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林漫步 > 研究刊物 > 炎黄文化研究
对“炎帝故里在会同”新说之我见
作者:王俊义 责编:

来源:  发布时间:2009-05-15  点击量:123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由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与湖南省怀化市会同县人民政府联合举办的炎帝故里文化研讨会,终于顺利召开了。来自各地、各个学科的诸多专家应邀与会发表高论,可谓群贤毕至,名流云集。我作为长期在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做学术组织工作,也是筹办此次会议的参与者,自然充满喜悦之情,衷心祝贺会议圆满成功。与之同时,自身作为一名历史文化的研究工作者,也想籍此机会,对会议主题讨论的相关问题谈点个人浅见,以求教于方家。 

一、          举办会同炎帝故里文化研讨会的缘起 

做任何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总应有一个明确的目的,那么为什么 

要举办这次研讨会呢?我想从联合办会的单位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的角度有必要先说一下这次会议的缘起。 

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是1991年成立的一个全国性的民间学术文化团体,我们的创会长、著名儒将萧克将军在成立大会的主旨讲话中就明确了研究会办会的宗旨:“目的在于研究炎黄以来几千年传统文化,进一步了解国情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主客观条件,使马克思主义和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的实际结合得更好,在于继承和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振奋民族精神、提高全民族的自尊心和自信心,在于增强海峡两岸骨肉同胞的联系,加强海内外炎黄子孙的相互理解和友谊,推动祖国的统一大业,使中华炎黄文化为世界文明作贡献,这是一项极有意义的工作,是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①] 研究会自1991年成立后近二十年来,就是遵照萧老确立的办会宗旨开展各项工作的。 

“研究炎黄以来几千年来的中华文化”,就是要研究以炎黄二帝为源头的中华文化。这就首先要研究炎黄二帝及其时代的文化。为推动这项事情,多年来我们做了不少工作,诸如组织编纂资料汇编性的八卷本,400多万字的《炎黄汇典》这是炎黄文化研究基础性的工作;创办《炎黄文化研究》丛刊,研究炎黄文化并反映全国各地炎黄文化的研究成果;组织和举办炎黄二帝及其时代的学术研究会,参加各地举办的祭祀大典等,先后与陕西、湖南、湖北、河南、河北、山西等有炎黄二帝遗址遗迹所在地举办的各种活动,估计有四、五十次之多。 

近年来,湘西会同县及附近,发现了一些与炎帝神农氏的古史传说和相关的遗址遗迹,当地学者经过整理、分析和研究,得出了“炎帝故里在会同”的结论,为使这种说法得到学术界支持和认同,县政府的领导和有关同志,自2007年以来多次到研究会来,希望与之联合召开学术研讨会。如同我们和其他地区一起举办研讨会一样,这是件有意义的事情,也符合研究会的宗旨,遂达成了联合办会意向。 

对举办此次研讨会,研究会的态度是严肃认真的,为了解有关情况,我们曾委托兼任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的先秦史专家王振中研究员,他又联络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先秦史研究室的研究员,中国先秦史学会秘书长宫长为先生一起到会同专程进行实地考察,研究会听取了他们的考察汇报后,确认这里具备召开研究讨会的基础和条件,因达成联合办会的共识,着手进行会议的筹备工作。 

既然召开学术研讨会,就应遵循学术研讨的规则,就要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学术方针,鼓励与会的专家学者各抒己见,畅所欲言,互相尊重,求同存异。过去,研究会在与其他有炎黄二帝遗址遗迹的地方联合举办研讨会的过程中,有些地方也曾向研究会提出,能以研究会的名义在当地举行某某故里、某某陵庙掛牌仪式;或以研究会的名义公开发表宣言,在舆论媒体上宣告,某地是某某故里;某某陵庙。对此,研究会均婉言谢绝。因为历史上的炎帝、黄帝及其所处的时代,是国原始社会的史前时期,当时尚无文字,有关文献记载都是辑录的口耳传说,如何评价和认定传说中的历史事件和人物,无论其生地、葬地及涉及的相关问题,都属于学术研究范围,都应由学者们,依据史实和科学的态度方法进行研究和论证,而不能由各级领导与行政部门做结论。何况,作为民间学术文化团体的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也没有什么命名掛牌的权力,更不能先入为主的将某种结论强加给具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的与会专家学者。 

如何看待和评论“炎黄故里在会同”这一新说,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同样持如上态度,譬如会同地域提供的炎帝及炎帝文化的材料是否充分?炎帝神农氏氏族是否在这一带活动,其迁徙、流动的情况如何?炎帝故里在会同的新说能否成立?会同县境的连山是否就是连山氏首创的《连山》易的盛地,这里是否就是炎帝文化的发源地?对于炎帝故里及炎帝文化研究如何进一步深入开展?还有其它相关问题,与会的专家学家者都可各抒己见,讨论争鸣。相信这次学术文化研讨会能在宽松、和谐、民主、团结的氛围中进行。 

二、          会同地域确有炎帝文化质素 

     是否为炎帝故里与炎帝文化发源地尚需深入研究 

炎帝与黄帝同为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是中国古代文明的像征,也是团结凝聚中华民族的精神纽带和桥梁,中华民族自古就有“敬宗法祖”、“慎终追远”的传统,几千年来对炎黄二帝的祭祀绵延不断。伴随上世纪八十年代兴起的炎黄文化热,来自海内外的炎黄子孙对炎帝、黄帝的祭祀朝拜更是络驿不绝。加之,中国自古以来就以农立国,炎帝作为传说中我国原始农业的创始人,被尊之为农神,其部落氏族本来就南北迁徙,足迹遍布各地,炎帝文化的辐射影响更是遍布神州,因此,祖国各地都有炎帝的遗迹与传说,近来在湘西会同发现对炎帝的古史传说与相关遗迹并不奇怪。 

会同当地的学家者对发现搜集的材料进行了分析研究,得出“炎帝故里在会同”的新说,认为“炎帝的出生地就在湘西流域的会同县境”,而且连山古镇还是炎帝连氏首创《连山》易的圣地,自然也就是炎帝文化的发源地了。笔者认真阅读了会同提供了证据材料,反复思考了“炎帝故里在会同”的结论,认为确有一定道理,确可作为一种新说,应当引起学术界的重视和关注,因为学术研究就是在不断有新的发现和新的观点涌现中前进的。 

早在西汉初年的《淮南子》中就记载炎帝 足迹与影响之所至:“其地南至文趾(指岭南地方),北至幽都(北方幽燕一带),东至晹谷(指齐鲁一带),西至三危(指今甘肃敦煌三危山一带),莫不听从”,[②] 说明炎帝所至之处及炎帝文化影响辐射所及的地域十分广阔。长江中游的湖湘大地,是中国古代文明的发源地,洞庭湖流域的彭头山考古发掘及湘南道县玉蟾岩的考古发掘,又都出土有公元7000年-10000年前的稻壳稻米,说明这里也是中国乃至世界稻作物的原生地,炎帝神农氏作为中国古代农业的创始人,其氏族成员在这一带生产和生息是可能的。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由多民族融合组成的,中华文明也是以汉族为主体的各个民族共同创造的,中国古代文明起源地,不仅有黄河流域,也有长江流域,多元一体与满天星斗是中华民族组成与中国文明起源的突出特征。关于炎帝的出生地与炎帝文化的发源地,自古以来就有“南炎北黄”之说。古代文献中炎帝出自南方的记载可谓枚不胜举。我国史学界的前辈学者蒙文通先生也将中华上古民族分为江汉民族,河洛民族与海岱民族,并将炎帝及其后裔祝融、共工列入南方的民族系统,[③] 持类似观点的老一辈学家者中还有傅斯年、王献唐等,。活跃在当今学术舞台上的李学勤先生也有“黄帝、炎帝代表了两个不同地区。一个是中原地区的传统,一个是南方的传统。这种地区观念对我们研究古史传说很有意义”[④] 力主“南炎北黄”说的当今学家者中还有湖南省博物院的资深研究员刘彬徽先生,他认为:“黄帝乃北方中原文化的代表,炎帝是洞庭湖平原地区的文化代表”,“南炎北黄,有持此看法,才能正确认识我国远古文化和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⑤] 南炎北黄论,自然肯定炎帝文化在江南,炎帝文化发源地在会同县境不过是更加具体而己。 

前面还只是从大的背景、大的范围来看会同县提出的新说,更重要的是论者还提出了一些炎帝故里在会同的直接证据,如地名、地质地貌的根据:古文献中炎帝又称“连山氏”,会同则有“连山”之山,和地名为“连山”乡镇。炎帝又称“火神”和“太阳神”,会同有“火神坡”、“太阳坪”的地名。古文献中有《连山》、《归藏》、《周易》古三易之说,又有神农氏、列山氏创《连山》易之说,而《连山》易很可能就是以会同境内之连山而得名,而且会同还有八座古庙和一座古庵,这些地质地貌也印证了易学中的“九宫八卦”。持论者还认为近年来在贵州水族地区发现的水书《连山易》就是久已失传的炎帝神农氏所创的《连山》易。能说明会同是炎帝故里的证据还有一些,在阳国胜先生为会议提供的证据材料中已有详列,这里不再一一重述。 

按照古史传说、文献记载与近年来的考古发掘,中国文明从渔猎、畜牧到农耕文明兴起,曾经历了漫长过程,作为这古农业文明的创始者的炎帝神农氏氏族的兴衰,时间跨度也很长,其兴起还早于黄帝轩辕氏,延续的时间有“八世”、“十世”和“十七世”之说。在此漫长的过程中,基于各种原因,又“迁徙往来无常处,必然在神州大地的南北各处留下足迹印痕。湘西会同地域及其周围,既有和炎帝及炎帝文化直接间接的文献记载、民间传说及山水地名与相关联的地质地貌,似可说明炎帝神农氏,或者其氏族成员与后裔,曾在此地生息与活动,至于说这一地域受有炎帝文化的辐射和影响更是自不待言。因此,我认为会同确有炎帝及炎帝文化质素,当地学者阳国胜先生等为弘扬炎帝文化,多年来辛勤搜集有关资料,孜孜不懈地进行研究,并提出自己的新说,精神可敬可嘉,功不可没。但据其提供的材料,就断然肯定:“距今6000年左右,第一个统帅神农氏族进入鼎盛时期军事联盟的首领——炎帝”,就“出生在湘西沅水流域境内的连盆地”,甚至根据会同有连山,又根据水书《连山易》,认为“会同县境内的连山古镇就是炎帝连山氏首创《连山》易的圣地”,会同县炎帝文化发源地,这样的结论似乎根据尚不充足,论证也不够严密,有些论据还很需要斟酌。这里,不妨从对会同新说予以补充的角度,提出几点意见,供会同县的同志和学界同仁研究参考。 

其一,提出新说的先生以“南炎北黄”说作为持论之主要依据,并以环洞庭湖周围地区是中国农耕文化的发源地,环洞庭湖地区在中国古代文明中有重要地理作为佐证。但这只是从大的历史背景、大的地域范围而言,并没有具体证明其与会同县境的直接联系。全湖南省的地域面积有二十一万平方米之广。有湘北、湘南、湘东、湘西之分。洞庭湖作为中国的第二大淡水湖,其所处的地理位置在湖南北部偏东,会同则远在湘西北部边境。即就洞庭湖西泮的澧县发掘的彭头山遗址,出土有稻壳,而且是栽培稻,说明当时己有大量稻谷出现,考古学家认定彭头山遗址处于公元前五千年至公元前七千年,说明洞庭湖确是稻谷农业的发源地,但该遗址与会同县有很远的距离。再者,湘南道县玉蟾岩遗址,还出土有公元前一万年左右的稻米,虽然尚说不清是野生稻或栽培稻,而且仅发现一两粒,[⑥] 确进一步证明湖南是稻谷农作物的原生地,在中国古代文明中居有重要地位。但道县在湖南南端,会同在湘西,虽然彭头山与王蟾岩都发现有远在七千年至一万年前的稻壳与稻米,却都不能由此证明会同县境就是六千多年前炎帝的出生地和故里。 

其二,证明炎帝故里在会同的文献资料及考古资料和祭祀资料也不充分甚至阙如。目前引用的文献资料,多是与炎帝故里在他处共同引用的资料,如《国语·晋语》和《山海经》及《淮南子》、《帝王世纪》等。直接证明炎帝故里在会同的独特资料虽有一些,如“神农生于黔中,”然类似材料则不多,至于炎帝故里在会同的地方志记载根本没有提及。倘若历史上早就有炎帝故里在会同的传说,那么湖南省、怀化市、会同县的省、府、县的志书中理应有记载和反映,应注意搜集有否。与之相关的是也缺乏对炎帝的祭祀材料,假若会同县早在历史上就被认为是炎帝故里,按照中华民族“敬宗法祖”的传统,无论是官方或者是民间,必然会在这里有祭祀活动,也会有炎帝陵、炎帝庙的遗迹。如湖南炎陵县,陕西宝鸡市及山西高平市,都有自古以来对炎帝祭祀的记载与传说,甚至有自南北朝,历经隋、唐、宋、元、明、清各朝各代在那里举行祭祀大典的碑刻留世。虽然会同县境邻近的洪江市发掘的洪江高庙遗址,发现有祭祀用的陶器等遗物,却没有说明该地的祭祀与炎帝有何联系。据考古文化论证,炎帝时代大致处于新石器时代的仰韶文化时期,陕西宝鸡等地有大量仰韶文化遗址并有不少发掘遗物,反映了炎帝时期的社会特点,而会同提供的《会同文化志》中,说明会同有“新石器至商代遗址八处(都尚未发掘)”,因而也就没有相应的考古文化史料相佐证。 

其三,持炎帝故里在会同最为直接相关的材料是“会同连山有炎帝创《连山》易的证据”。阳国胜先生还撰有——《水书<连山易>研究——炎帝故里在会同的核心证据》的长篇论文,这一点是其他地区所没有的材料。所以论者将其视为“核心证据”,这一论点能否成立也就更加举足轻重。尽管这涉及到《易》学和水书问题,笔者既对《易经》缺乏应有研究,对水书更是一窃不通,但从一般经学常识与古典文献学的知识的角度,却也感觉这一“核心证据”是很值得推敲和斟酌的。 

在古典文献中确有《连山》、《归藏》、《周易》三易之说。如郑玄在《易赞》及《易论》中说:“夏曰《连山》、殷曰《归藏》、周曰《周易》。《周易》作为儒家六经的重要经典之一是人们熟知的。相传伏羲画八卦,文王又演六十四和三百八十四爻。或者说是伏羲重卦,神农氏演六十四卦等。这说明《周易》的经文是中华先民长期积累的产物,不断演化的结果。而关于《连山》和《归藏》是何人所作,什么时代的产物,在一些文献中则说法不一,如《山海经》云:“伏羲氏得河图,夏后因之,曰《连山》;黄帝氏得河图,商人因之,曰《归藏》”;王充在《论衡·正说》中又说:“古者烈山氏之王得河图,夏后因之,曰《连山》;归藏氏之王得河图,殷人因之,曰《归藏》”。类似说法还有不少,兹不列举。1973年湖南马王堆汉墓出土有帛书《周易》,1993年湖北江陵王家台秦墓又出土秦简《归藏》,都为早期古《易》起源和发展提供了重要材料,也透露了《连山》易与《归藏》易在秦汉之际可能有传本。[⑦] 不过那时的传本也只能是秦汉时人托伏羲、神农、黄帝之名而作,如同《黄帝内经》等书一样。而且此二书的传本早在晋代就已失传。但在现今仍传世的《古三坟书》收有《连山》和《归藏》,认为《连山》为伏羲作,《归藏》为神农作,《乾坤》为黄帝作。书中还杂以河图,学界认为此乃宋人伪造。清代学者马国翰的《玉函山房辑佚书》中,也辑有《连山》和《归藏》,学界也认为并不可信。由上可见,《连山》出自何人、何氏?古史传说中,既有说出自伏羲者,也有说出自神农者,即使是谓《连山》出自神农者,也只是说:“神农氏得河图,夏后因之”,才成《连山》,并未明确说神农炎帝已有系统的《连山易》。可以想见,在当时尚无文字,最多不过有文字的雏形——简单的符号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像有些古人说的“《连山》八万言”之类的《连山易》。在现今传世的古书中所收的《连山》与《归藏》学界又多认为是伪作。面对这样的情况,因为会同有连山和连山堡之地名,又有《连山》出自神农氏之传说,就将之作为“炎帝故里在会同”的证据,似乎缺乏足够的说服力。 

为了进一步论证“炎帝故里在会同”,如前所说阳国胜先生还写有《<水书>“连山易”研究——炎帝故里在会同的核心证据》一文,作者依据在贵州民间发现的《连山易》手抄本,又到该地进行实地考察,学习和辨识水书文字,而后得出结论:①《连山易》并未失传,贵州民间流传的手抄本《连山易》就是古之《连山》;②《连山易》就是炎帝神农时代的一部以天文历法为主的“百科全书”;③据水书《连山易》提供的蛛丝马迹找到了连山易的原创地,今湘西沅水上游地区会同县境的连山古镇。会同连山就是炎帝连山氏首创《连山》易的盛地。[⑧] 

倘确如上述,那将是易学研究和炎帝文化研究的重大学术突破,然而问题却不会像论者所说的那样简单。关键是怎么能确定贵州发现的民间手抄本《连山易》就是已失传一千多年的古《连山》。新华社曾于2005114自贵州发出电讯称:“贵州省荔波县档案局前从民间收集到一部珍贵水族《连山易》。”但当时“学界有关专家大多持谨慎、怀疑态度。”。而阳国胜先生怎么在今天能十分肯定的说:水族水书的《连山易》就是炎帝神农氏首创的古《连山》呢?民间水书《连山易》究竟是什么时代的手抄本,抄自何人之手,具体情况又是如何呢? 

从阳国胜先生《水书<连山易>研究》论文介绍的情况得知:水书《连山易》乃由贵州省“三都水族自治州76岁的水书先生谢海潮捐献的。谢是此《连山易》的第七代传人,此本是民国年间抄写的。谢的家族每代抄写后都要将上一本烧掉祭祖”。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4103号-1京ICP备19034103号-2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40053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