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林漫步 > 研究刊物 > 炎黄文化研究
在“朱子文化研究中心”揭幕仪式与“海峡两岸书院文化高峰论坛”上的讲话
作者:王俊义 责编:

来源:  发布时间:2009-01-12  点击量:100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尊敬的各位专家学者,尊敬的各位领导、女士们、先生们! 

今天,由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和武夷学院共同创建的“朱子文化研究中心”,在碧水丹山、风光秀丽的、既是朱子学的发源地,又是列入“世界人文与自然”双“遗产名录”的武夷山麓举行成立揭幕仪式;与之同时,由武夷学院和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福建社科院、中国社科院哲学所宋明理学研究中心等单位联合举办的“海峡两岸书院文化高峰论坛”,也在这里召开。这对于朱子学研究,对宋明理学及书院文化研究来说,可谓是双喜临门,吉星高照,实在是莫大的盛事与喜事。在这里,请允许我代表会议主办单位之一的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的许嘉璐会长、张文彬第一副会长,以及研究会的学术委员主任并兼任朱子文化研究中心名誉主任的张岂之教授等,对“朱子文化研究中心”的成立,及“两岸书院文化高峰论坛”的召开表示热烈祝贺!同时,也对蒞临会议的各位领导和各位专家学者特别是远道来自台湾、香港的朋友,表示崇高的敬意和由衷的欢迎! 

众所周知,朱熹作为中国历史上的一位思想文化巨人,在中国乃至世界思想文化史上的成就和影响,是举世共识和公认的。正如学术界前辈、著名中国思想史学家蔡尚思先生所赞颂的:“东周有孔丘,南宋有朱熹。中国古文化,泰山与武夷”。朱熹确乃是继“至圣先师”孔夫子之后,“致广大,尽精微,综罗百代”,集其之前思想文化之大成的伟哉夫子!惟其如此,对朱熹,对朱子学的研究早就成为世界范围内颇有影响的重要课题。除中国海峡两岸学者外,欧美及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各个国家的学者,也都从不同视角、不同层面对之进行研究,且已取得丰硕的成果,逐渐成为一门显学,这是无庸置疑的。不过,实事求是地说,对朱熹与朱子学的研究,还远远没有终结。朱熹的学说和思想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其留给后人的丰厚宝贵的思想文化遗产,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丰富宝藏,还需要向广度和深度方面拓展,去进一步挖掘和研究。同时,在研究的思维方式和研究方法上也需要创新。是否可以说,学术界过去对朱子学的研究,偏重于对其哲学体系是唯物、唯心的判断,侧重于对太极、阴阳、心、性、理、气等概念的阐释,多建立在解释学的方式方法基础上,从更广阔的文化视野上对朱熹进行综合系统的研究与深入浅出的普及都还有相当的空间。特别是在我们国家和民族十分重视中华传统文化,大力强调文化的发展与繁荣,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今天,如何从文化意义上,开创朱子学研究的新领域、新水平、新境界,继往开来,在新世纪、新时期把朱子学研究推向一个新的阶段,值得海内外学术界共同关注和思考。正是有鉴于此,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与武夷学院,在共同的理念下形成共识,决定以武夷学院为依托而建立“朱子文化研究中心”。 

就“朱子文化研究中心”的发起建立单位来说,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是一个全国性的民间学术文化团体,她自1991年建立以来,在学识渊博、德高望重的周谷城、萧克、费孝通已故历任会长及现任会长许嘉璐先生的领导下,以弘扬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建设现代新文化,促进海内外炎黄子孙的团结和统一,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宗旨。建会以来组织开展了不少有影响的学术文化活动。如编纂出版百卷本的《中华文化通志》,及举办“中华文化与廿一世纪世界论坛”等。武夷学院是建立在朱子学发源地的武夷山的一所新型的高等学府。她凭籍武夷文化、“道南理窟”的丰厚文化底蕴,依据天时、地利、人和的得天独厚的优势,以弘扬和开拓朱子文化为己任,这些年来,领导组织了一批有创造力的研究队伍,编辑出版了很有质量的学术研究成果,召开过多次高层次的学术研讨会和举办朱子文化节,团结凝聚了海内外对朱子、对宋明理学深有研究的专家学者,为深入研究朱子文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现在又想用更大的力气,下更大的功夫,把朱子文化研究向更广阔的领域拓展,推向一个新的境界、新的高度。因与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共同创建了“朱子文化研究中心”。 

“朱子文化研究中心”作为以朱子学为主要研究对象的一个学术研究机构,其基本宗旨是深入开展朱子学研究,为繁荣和发展我国的哲学社会科学,促进中外学术文化交流,推进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而努力。为实现这一宗旨,其建立后将有计划地组织开展朱子学领域的国内外学术交流活动。特别是着重组织推动面向二十一世纪的学术研究。我们诚恳祈望海内外学术界给我们予指导和支持,能和我们携手合作,把朱子学研究继往开来,推向一个新阶段、新高度。 

令人欣喜和欣慰的是,今年适逢朱熹创建的武夷精舍825周年。朱熹一生与书院有不解之缘,他先后直接创办的书院有寒泉精舍、晦庵草堂,武夷精舍与考亭书院。还修复重建过著名的白鹿洞书院、岳麓书院等,他曾经读书、讲学或撰记与题写诗、词、额的书院更是不计其数。朱熹一生从19岁登第初仕到71岁逝世,约50年,其间“仕于外者仅九考,立于朝者四十日”。其馀40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书院从事讲学与著述,其“讲论经典,商略古今,率至夜中”,甚至“一日不讲学,则惕然常以为忧”。他一生的绝大部分著述都是在书院写成和校定的。我常常想,朱熹之所以成为一个伟大的教育家、思想家、哲学家,成为中国思想文化巨人,考亭学派的创始人和理学的集大成者,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其中则和他安贫乐道,世经沧桑几十年如一日的书院经历有密切关系。我们要研究朱熹思想学说的形成和发展,就不能不深入研究他的书院阅历。而武夷精舍则是朱熹生平创建的第三所书院,其于淳熙十年(1183)建成于武夷山五曲的隐屏峰下。从淳熙十年书院建成到绍熙元年(1190)朱熹知漳洲任,这8年的时光,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武夷精舍从事授徒讲学、写作著述和开展学术活动。今天,是“朱子文化研究中心”揭幕成立的第一天,也是组织开展的第一次活动,就是“海峡两岸书院文化高峰论坛”。来自海内外研究书院文化的专家学者,可谓高朋满座,名家云集。在这里切磋琢磨书院文化。此时、此刻、此地(与朱熹的武夷精舍同一空间)怎能不使我们发思古之幽情,遥想远在八百多年前的朱老夫子,在武夷精舍如何谆谆善诱、诲人不倦的授徒讲学;如何精益求精、孜孜不懈地撰写著述,以此继往开来,传承创新中国的思想文化。这也自然激起我们这些后来人对朱夫子的无限敬仰与缅怀。那就让我们弘扬朱子建立书院的思想与实践,来脚踏实地、认真深入地研究始于唐代,盛于宋代特别是南宋,绵延元、明、清直至近代社会转型时期,由传统的书院过度到近现代学堂,在中国教育史、学术思想史、文化史上曾发生过重要作用和影响的书院文化吧! 

最后,我要再一次祝贺“朱子文化研究中心”的成立,祝贺“海峡两岸书院文化高峰论坛”的召开及圆满成功!恭祝全体与会者生活愉快,身体健康,吉祥如意,阖家幸福! 

 

 

(本文由作者提供,中华文史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4103号-1京ICP备19034103号-2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40053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