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综览 > 历史千年
从考古遗迹看广州历代之治水
作者: 责编:

来源:“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公众号  发布时间:2018-10-16  点击量:377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广州近海,自古以来每年都有台风光顾,经常都会下暴雨。前些天的台风“山竹”过境,广州人不出户就已经能看海了。今天就和大家聊聊,古代广州来台风时,也会被淹吗?古代广州有哪些防涝排水的措施呢?


古代中国排水的经验

古代排水系统主要用于防洪、治河、灌溉、城市供水和废水处理等。只有在民居聚居的都城才会有比较完备的排水设施,将污水和雨水排入沟渠,导入自然水体,同时还兼具了防洪排涝的作用。

考古证据表明,早在公元前2300年就有了城市排水系统的建造,在河南平粮台古城遗址中发现的最早排水设施是利用陶器制作的铺设在街道下面的陶管地下排水系统。大约公元前2000年,大禹因治水有功登上王位,他所倡导的“水在于疏而不在于堵”也是中国最早的排水理念。

                                             

平粮台古城遗址中的陶排水管道


汉代作为中国历史上比较繁荣的时代,其都城长安城占地35平方公里,考古发现该城建有一套复合的排水系统,具备供水、排水、蓄水、船运等功能,由绕城河道(长26公里)、穿城河道(9公里)以及众多池塘连为一体。生活区蓄积起来的雨水和废水经过地下沟槽、管道进入由多种城市排水设施组成的主系统。这种排水系统在中国历史上的城市建设中被广泛采用,今天的南越王宫署遗址中还可以看到汉代的排水管道、渗井等排水设施。

北宋时期的都城汴京是汉朝以后中国古代城市水系统建设的典型例子,这时的水系统由“河流、护城河、池塘和排水沟网”组成,后世多采用这一排水模式,著名的紫禁城即为这种模式发展的典型例子,五百余年来几乎没有暴雨积水的记载,这些古老的排水系统时至今日仍发挥着作用。在2011年北京暴雨洪灾事件中,暴雨洪涝主要集中在西三环和西四环之间,而二环内的古城区因为有古老的排水系统而受灾较轻,紫禁城则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古代排水系统的防涝功能由此可见一斑。

紫禁城排水系统示意图


广州古城位于珠江水系的西、北、东三江汇合处,是一座因水而生、因水而兴、因水而困、因水而荣的港口城市。建城两千多年来,广州城的发展与水息息相关, “六脉皆通海,青山半入城”是古代广州人对理想城市格局的描述。

由于水系发达、雨水充沛,因此古代广州可以说是一座“河道如巷、水系成网”的水城,城市的排水设施也充分利用这些水系,形成了以珠江为主干,以地上河道、濠涌、湖泊、沼泽为支线,以地下水系为纽带的水井体系。目前的考古发现中,南越国时期的木构水闸、南汉国时期的水关遗址,以及宋以后沿用至今的六脉渠均为古代广州用于防洪防涝的排水设施。


古代广州治水的经验

在古代广州,同时起到排水和防洪作用的系统有:城濠、湖泊、六脉渠、干支两级排水沟、渗井、纳潮等系统。筑城墙不仅仅是为了防御敌人,也是防御洪水的来袭,为了方便排泄积水积涝,城墙还要设水关门闸。


南越国时期的排水设施

水关是古代城墙下供河水进出的隧道建筑,位于光明广场负一层的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就是南越国时期为了防止海潮倒灌而在江岸边建设的水闸。

木构水闸是两千年前广州城水利体系的枢纽工程,面积达3600平方米,同时也是世界上目前已发现的保存最完好、年代最早、规模最大的古水闸遗址。

水闸所处的位置位于当时的珠江北岸线,其布局中间窄、两头宽,从北往南分“引水渠”、“闸室”和“出水渠”三部分,是一座由大批排列有序、纵横交错的“八”字型木结构建筑组成的水利设施。

由于水闸所处地势北高南低,闸室平面朝着珠江“八”字型敞开,洪水季节时城内的水可由城内排向城外;当珠江潮水升高时,水闸可闭合闸板防止倒灌;而当城内缺水时又可提起闸板汲江水入城内。因此其功能集防洪、防潮及排水的作用。

即使从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南越国时期的这座木构水闸也是经过精心设计和修建的,其选址、布局、施工和功能与现代水闸的原理基本一致,具有较高的科技水平。而且从整个水闸规模来看,其本身所能承受的冲击力不是太大,也可推测出南越国时期的广州城较少出现洪涝灾害。

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


除了大型的水关工程,南越国时期的下水管道也开始得到普遍使用,在南越王宫署遗址中便发现了一套立体的排水设施。南越宫苑内列有整齐的排水管道,形成一整套纵横交错的地标地下排水设施,可将地表雨水、生活雨水迅速地排到地势低洼处,引向宫苑外。为了防止垃圾堵塞地下排水暗渠,宫署内还使用渗水地漏。

由此可见,早在两千多年,广州城的建设就极为重视排水设施的建设。

南越国宫署遗址出土的渗水地漏及宫苑地下圆形陶管


南汉国时期的水关

南汉水关遗址发现在德政中路的西侧,此处为广州城的行春门,即东门。遗址建筑整体为长条形砖砌券顶的隧洞,砖筑呈八字形的敞口,入水口位于北面,宽度与券洞相同,出水口在南面。出入水口两头还有置有厚板与木柱构成的接引段,即在水口两旁竖立几根木桩,并内衬以厚木板。

虽然行春门水关建筑整体为砖结构,但最下层基础为密布的木桩,木桩之间用碎石夯实。木桩上面有有衬石枋,其上又铺设地面石。木桩、衬石枋、石板三者紧密相连,整体坚固合理。

行春门水关建于南汉乾和年间,其作用主要有两个:一是引水入广州城,供城内居民饮用和洗涤;二是防止洪水和潮汐共同冲击导致的水患。这座水关在南汉时期曾经理过数次大修,由此可见当时广州城在防洪、防涝的排水设施上的智慧和用心,且其形制、作用原理和功能上均接近元中都水关,说明当时广州城的水关建设技术已接近三百年后的水平。

南汉水关复原图


水关底砖与券拱

(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图)


宋至明清时的六脉渠

《羊城古钞》记载:“古渠有六,贯串内城,可通舟楫。使渠通于濠,濠达江海,城中可无水患,实会垣之水利。”这里指的是六脉渠对治理广州水患的重要作用。

六脉渠是用砖石砌成、上盖石板的大方渠,始自五代,形成于宋代,并使用至明清,宋代时指的是古代广州城内人工修建的六条蜿蜒曲折顺地势高低布置的城内排水渠道,到了明清随着城市的扩张、原有渠道的堵塞,六脉渠的分布也发生了变化,但六脉渠的存在基本保证了广州城免受暴雨和洪水的侵害。

宋代开始凿护城壕,并将城内已有渠系进行系统的整治,并命名为六脉渠,取中医“六脉畅通”之意,将水渠比作人的血管,可见其在城市发展过程中的重要性。宋代广州城由三城(中、东、西城)组成,这个时期的六脉渠顺地势呈南北走向,有五条集中在西城,其分布与走向大致上分成“左三脉”和“右三脉”。元代六脉渠基本与此一致。

由于明代广州城三次改造和扩建,因此明代市内的渠道虽沿袭“六脉渠”之名,但位置已经发生了改变。这个时期的六脉渠是干渠,此外还有无数像毛细血管的街渠流入六脉渠,再排出城濠,形成了由四级水体组成的广州城排水系统:街渠→六脉渠→城濠→珠江。

到了清代,广州城的城市形态和渠道走向基本延续明代,但渠道淤塞情况更为严重,位置复杂多变,这个时期治理水患的官员也在努力恢复原本“六脉渠”的排水系统,但是无法完全解决水患,只能屡疏屡湮。

民国时期,由于民房侵渠、大规模的市政建设,导致六脉渠最终衰落,被改造为暗渠,成为排污的下水道。

至此,而广州城“六脉通而城中无水患”的历史已经终结。

广州城水系变迁示意图


为何广州容易遭水患?

广州城位于亚热地地区,且位于珠江三角洲水网之中,局部地势低洼,降雨集中,因此广州城水患的方式主要是内涝,短时间突然袭来的暴雨和山洪无法迅速排出城外从而造成灾害,造成内涝的原因一般认为是上游的洪水以及海上潮汐共同作用的结果。

关于广州城水患,最早记载是东晋(393年)时的“三月始发大水”,此后关于水患的记载都极为稀少,直至嘉靖中期之后记载明显增多,大约每50年会出现30±5次的水患记载。由此可见,古代广州城每逢暴雨便会“水浸街”情景并非一直如此。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时代越往后,人口、建筑越来越密集所致,另一方面与排水设施的科学布局也有着极为重要的关系。

作为广州城“大动脉”的六脉渠在明清时候由于民房侵渠而逐渐淤塞废弃,原本排水畅通的城市格局发生了变化,最终导致了明中期以后广州城水患的加剧。历史上广州城最严重的一次水患发生在1915年,各地堤坝全部溃决,为两百年一遇,俗称“乙卯大水”,大水从7月11日到7月18日持续七天,珠三角地区受灾人数达到379万人,此时城内的排水系统完全无法发挥作用。到了今天,更是花费几百亿专项资金整治排水系统都无法避免广州城“水浸街”的命运。

1915年广州城“乙卯大水”


从南越国时期的木构水闸、南越国宫署的下水道设施、南汉国的水关以及宋以后科学系统的“六脉渠”,事实证明居住在广州城的居民们对排水防涝一直有着高度的警惕和先进的科学技术,只是随着现代化的发展,人地矛盾越来越严重,排水系统跟不上大兴土木的脚步,以至于如今的广州城居民每逢大雨都要面临水浸街的困扰。

“六脉皆通海,青山半入城”,但愿这种理想的人文居住环境能再度成为现实。



参考文献

关菲凡 广州城六脉渠研究

冯永驱 世界上最早的木构水闸

余蔚茗 中国古代排水系统初探

郑晓云 古代中国的排水历史智慧与经验

刘   卫 广州古城水系与城市发展关系研究

唐文雅 广州地区历史上的水患特征及当今对洪涝灾害的防御


hackIE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4103号-1京ICP备19034103号-2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40053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