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史研究 > 文献档案 > 文献整理
乾隆朝太医院事务档案(上)
作者:哈恩忠 责编:

来源:《历史档案》2021年04期  发布时间:2021-12-29  点击量:1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镇安将军常赉等为兵马全撤随营医员是否撤留事奏折

乾隆元年四月二十二日

镇安将军·内大臣常赉等谨奏,为请旨事。

窃查巴尔库尔官兵今已奉旨全撤,其军营效力之文武官弁等自应俱行带回。臣等将伊等在营行走,俟进口时咨呈署大将军臣查郎阿,酌量给咨赴部外。至于雍正十三年九月内换班到营之太医院吏目崔生伟、甘仁、姚韶,雍正九年六月内到营效力之刘裕铎等,随营行走,调理官兵,俱属勤慎。查雍正七年出征遣派医员,原因大兵远出,蒙世宗宪皇帝轸念官兵至意,故令派遣随营,以资调理。今大兵既经全撤,自当一同带回。但案查雍正十三年五月初二日准办理军机处咨,据太医院呈称,雍正十三年二月二十二日院使钱斗保面奉谕旨:现在军营大夫著换班,尔等议派大夫或有情愿去的,或二年三年一换,照旧例请旨。其换回大夫该议叙著议叙。再,贺孟、刘裕铎,尔等另奏请旨。钦此。钦遵。臣等查得西北二路随营医员共有十五人,谨遵恩旨,应派十五员前往换班。再,有现在军前效力贺孟、刘裕铎系有罪之人,毋庸换回。等因。于雍正十三年二月二十九日具奏。奉旨:丁世雄著仍留军前效力二年再行更换来京。余依议。钦此。钦遵。转咨遵照在案。今巴尔库尔征兵已将撤回,查哈密驻防尚有官兵五千名,其应否将该医员等暂留哈密,按年更换,抑或即令随营撤回之处,臣等未敢擅便,理合缮折具奏,伏候圣裁。为此,谨奏。

(朱批:)亦有旨了。

署宁远大将军查郎阿为太医院革职御医刘裕铎效力勤勉可遵诏回京等事奏折

乾隆元年四月二十六日

署宁远大将军臣查郎阿谨奏,为请旨事。

窃查前奉恩诏内开,各处效力赎罪人员向无定例,多致苦累,殊甚矜怜。著该管官查系已满三年者声明犯罪缘由,奏请酌量宽免。钦此。钦遵在案。查太医院革职御医刘裕铎系雍正九年奉旨前往巴尔库尔军营效力赎罪之员,自到营以来,凡有差遣,不辞劳苦,尽心竭力,加意医治,冲风冒雪,即酷冷严寒,不敢稍懈。在营在卡满汉官兵内,凡遇病症,刘裕铎医治痊愈者独多,甚为出力。且自备鞍马,军前效力,历今五载,已属力尽筋疲,实无力量行走,殊可矜怜。且与三年已满之恩诏相符。臣谨据实奏闻,可否宽免,令其回京,出自圣主特恩。又,查西路军营尚有雍正十三年派来换班之太医院吏目崔生伟、甘仁、姚韶等三员,今大兵全撤,似应一并令其回京。其派赴哈密驻防之兵非征兵可比,臣查询凉、肃各营,俱有平日熟识之医生随营,带赴哈密均属便易,则军营之太医似可毋庸留驻哈密。惟查哈密不比内地,一应药料价值昂贵数十倍,应将军营存余之药材俱运至哈密,交与提督樊廷等收贮备用。臣仰体我皇上轸恤防兵之至意,请将驻防官兵嗣后所需药材仍照前在内地动支公用银两制买递送驻防处所应用,庶远戍官兵益加感戴矣。

臣谨缮折恭奏,伏祈皇上圣鉴。为此,谨奏请旨。

(朱批:)总理事务王大臣议奏。

镇安将军常赉等为兵马全撤仍留吏目崔生伟调治额敏病患事奏折

乾隆元年六月二十七日

镇安将军·内大臣常赉等谨奏,为奏闻事。

窃查随营太医院吏目崔生伟、甘仁、姚韶,效力刘裕铎,臣等前以应留应回之处具奏请旨,奉朱批:已有旨了。钦此。钦遵。俟奉到谕旨之日,臣等遵照办理。查吏目崔生伟前因哈密贝子额敏患病恳讨大夫,臣等令其前往调治,业经奏明在案。今额敏之病虽据崔生伟禀称用药调治,病觉少好,但尚未大愈,现在调理。今兵马全撤,臣等仰体皇仁,仍留崔生伟在彼看视。如后奉有谕旨或令留驻,自无庸更调;或令回京,仍俟额敏病好之后再行料理起身。等因。

除移知哈密提督臣樊廷外,所有吏目崔生伟暂留哈密缘由,理合缮折奏闻。为此,谨奏。

(朱批:)好。

大学士总理兵部事务鄂尔泰等为核议效力军营太医院吏目议叙事题本乾隆二年二月初四日

总理事务·少保·保和殿大学士总理兵部事务·世袭一等子加十二级臣鄂尔泰等谨题,为请旨事。

准吏部咨称,准太医院咨呈称,本院缮折具奏内开,雍正十三年二月二十二日奉旨:现在军营大夫著换班,尔等议派大夫或有情愿去的,或二年三年一换,照旧例请旨。其换回大夫,该议叙著议叙。钦此。钦遵在案。今有出差军营九品吏目并额外吏目共十三员,俱已遵旨更换,陆续到京。臣等查得,九品吏目邵正文一员,系雍正九年二月内出差军营效力;再,额外吏目王瑞一员,系雍正六年三月内出差军营效力;陶起麟、张铸、岳国兴、邓维翰、吴铚、孔传宪等六员,系雍正七年五月内出差军营效力;刘植一员,系雍正七年十二月内出差军营效力;金国柱一员,系雍正九年八月内出差军营效力;王得功、陈吉泰、贺天禄等三员,系雍正十年二月内出差军营效力,今已更换回京。但邵正文等可否交部议叙之处,恩典出自圣裁。等因。于乾隆元年四月初十日交与奏事郎中张文彬等转奏。奉旨:交部。钦此。钦遵咨呈前来。查先经奉旨:嗣后文官在军前效力者著令兵部议叙,著为定例。钦遵在案,今太医院军营效力吏目等官议叙之处,应将原文咨送兵部议叙。等因。臣部查太医院官员,臣部从前无议叙之案,且雍正二年未奉旨以前军前效力文官俱由吏部议叙,应行吏部、太医院,将从前军营效力太医院官员作何议叙之例抄录过部去后。续准吏部咨称,雍正七年以前本部档案被焚,军前效力人员于雍正三年奉旨,令兵部议叙。其军前效力太医院官员无例可稽。等语。随复行查太医院,将从前军前效力太医院官员吏部议叙知照之原案查明过部去后。又,据太医院复称,从前出差军前医官并无吏部知照,原案无凭查复。等因咨呈到部。

该臣等议得,吏部咨称,据太医院呈称,所有本院出差军营九品吏目并额外吏目共十三员,俱已遵旨更换,陆续到京,可否交部议叙之处,出自圣裁。等因。奉旨:交部。钦此。等因。查先经奉旨,嗣后文官在军前效力者著令兵部议叙。钦遵在案。今太医院军营效力吏目等官议叙之处,应将原文咨送兵部。等因前来。查雍正十二年七月二十日奉上谕:策灵、查郎阿,尔等回至军营,酌量军营足敷防守边境之用,其余剩兵丁拣拨发回,并将报效官兵分为三等造册送部。其效力超越者列为一等,一切应升之处即用;平常效力者列为二等,酌量加恩;将未曾效力者列为三等。钦此。钦遵在案。今查太医院吏目邵正文等十三员虽无效力实迹,但在军营有年,其行走之处亦宜酌量奖赏。臣等查额外吏目王瑞系雍正六年出差,陶起麟、张铸、岳国兴、邓维翰、吴铚、孔传宪、刘植系雍正七年出差,伊等效力年分颇久,应照平常效力二等之例酌量各准其纪录二次。邵正文、金国柱系雍正九年出差,王得功、陈吉泰、贺天禄系雍正十年出差,伊等效力年分稍近,应请照列为三等之例,将伊等行走之处注册。再,邵正文已经革去吏目效力行走,俟得官日仍将军营行走之处注册。

臣等未敢擅便,谨题请旨。

(批红:)依议。

大学士管吏部事张廷玉等为御医汤裔和通呼尔哈之役阵亡遵旨议叙事题本乾隆二年七月二十三日

吏部等部总理事务·经筵讲官·少保兼太子太保·保和殿大学士兼管吏部尚书事加十级臣张廷玉等谨题,为遵旨议叙事。

准兵部咨称,内阁抄出雍正十三年九月二十三日总理事务王大臣、办理军机大臣等奉上谕:朕闻和通呼尔哈之役,诸路官兵及东路兵丁俱犹疑观望,亦有弃营先回者。只余京师右卫之旧满洲兵奋勇冲击,虽年少者亦皆死战不退,是以尽忠者甚众。此等效力阵亡大臣、官员、兵丁,忘身报国,殊为可悯,而未及加恩者,今尚有之。从前皇考所以未即加恩伊等者,特因准噶尔之事未定,欲令在外弁兵愈加黾勉图功,故暂缓之,以待事定再行加恩也。今遭皇考大故,准噶尔复奏请和好,朕不可不推广皇考隆恩。此等效力阵亡大臣、官员、兵丁未及加恩者,该部详确查明,将如何奖励加恩之处议奏。西路官员、兵丁内有似此效力阵亡未及加恩者,亦著查明,将如何加恩之处议奏。至于出众效力身得重伤、现在军营未经叙奏之兵丁,亦著该管大臣等查明具奏,候朕加恩。钦此。臣等议得,雍正九年在和通呼尔哈打仗阵亡官兵、跟役俱已得领赏恤银两,毋庸另议。其阵亡官员应得荫袭尚未承荫,应请行文八旗各处,将和通呼尔哈阵亡官员应得世职遵照原议,查明应行承袭之人,照例办理。等因移咨到部。

该臣等议得,准兵部咨称,奉上谕:朕闻和通呼尔哈之役,诸路官兵及东路兵丁俱犹疑观望,亦有弃营先回者。只余京师右卫之旧满洲兵奋勇冲击,虽年少者亦皆死战不退,是以尽忠者甚众。此等效力阵亡大臣、官员、兵丁,忘身报国,殊为可悯,而未及加恩者,今尚有之。从前皇考所以未即加恩伊等者,特因准噶尔之事未定,欲令在外弁兵愈加黾勉图功,故暂缓之,以待事定再行加恩也。今遭皇考大故,准噶尔复奏请和好,朕不可不推广皇考隆恩。此等效力阵亡大臣、官员、兵丁未及加恩者,该部详确查明,将如何奖励加恩之处议奏。西路官员、兵丁内有似此效力阵亡未及加恩者,亦著查明,将如何加恩之处议奏。至于出众效力身得重伤、现在军营未经叙奏之兵丁,亦著该管大臣等查明具奏,候朕加恩。钦此。臣等议得,雍正九年在和通呼尔哈阵亡官兵、跟役,俱已得领赏恤银两,毋庸另议。其阵亡官员应得荫袭尚未承袭,应请行文八旗各处,仍照原议,查明应行承袭之人,照例办理,令其承袭。等因移咨到部。臣部业将镶黄旗满洲一等公达福等一百七十二员照例给与应得世职。等因具题。奉旨:依议。钦此。钦遵在案。至兵部造送和通呼尔哈阵亡官员册内有太医院御医汤裔,臣部随行文太医院,查明御医汤裔籍贯并有无品级顶带之处去后。今据太医院复称,汤裔系江南寿州霍邱县人,七品御医,戴六品顶带之职。等因咨复前来。查定例内开,凡阵亡官员营总、参领以下,前锋校、护军校、骁骑校及有顶带官员以上,授云骑尉。等语。今七品御医汤裔系随营医士,虽从殁军营,较与奋勇交战官员阵亡者有间。臣等酌议,照殉难官员就本身品级给与恤典。查官员殉难,顺治三年题准,俱照本官应升品级酌量加赠。又题准,州判赠都司、经历,准荫一子入监读书。查都司、经历久经奉裁,应照对品,赠布政司经历。相应将七品御医汤裔遵照七品州判例加赠布政司经历,准荫一子入监读书。其应得赠衔敕命揭送内阁撰给。并按其加赠品级给与全葬之价,并给与一次致祭银两,遣官读文致祭,祭文内阁撰拟。

再,此本系吏部主稿,合并声明。

俟命下之日,臣部等部遵奉施行。臣等未敢擅便,谨题请旨。

(批红:)依议。

和亲王弘昼为遵旨查察太医院院使钱斗保等迟延吏目顾琏议叙升补事奏折

乾隆四年九月初十日

和硕和亲王臣弘昼谨奏,为遵旨查奏事。

乾隆四年八月三十日据太医院院使钱斗保等奏称,额外吏目顾琏原系民医,奉旨召募,前往军营驻防,赏授额外吏目,三年期满换班回京,吏部议叙遇缺即用。臣等细查,出差随军年久者十六员,臣等请旨将年久之员先行补用,再将顾琏等挨次归补,详细声明,于乾隆四年八月十九日具奏。奉旨:知道了。钦此。遵行在案。今据顾琏呈称,臣等悖旨朦蔽,另行奏请,将顾琏沉匿,不归额内。自思职卑力薄,难抗虎威。等情。出言无忌,逞狂告退。臣等细思,伊称悖旨朦蔽之论,臣等业已声明请旨遵行,并非悖旨朦蔽。况伊身系民医,得授额外吏目,虽出差军营,驻防三年回京,实非出差随军效力者可比。顾琏身受国恩,不思图报,竟因不归额内,遂率意辞职,出言不逊。似此狂肆刁恶之员断难姑容,相应参奏请旨将顾琏革职,以肃刁风,以正官方。等因具奏。奉旨:着和亲王查明具奏。钦此。钦遵。臣随调取太医院册档,查得乾隆二年二月十六日兵部移文内开,议得额外吏目王瑞系雍正六年出差,陶起麟、张铸、岳国兴、邓为翰、吴铚、孔传宪、刘植系雍正七年出差,伊等效力年分颇久,应照效力二等之例,各准其纪录二次;邵正文、金国柱系雍正九年出差,王得功、陈吉泰、贺天禄系雍正十年出差,伊等效力年分稍近,应请照列为三等之例,将伊等行走之处注册。等语。又,乾隆三年九月二十八日吏部移文内开,议得将军·和硕超勇亲王额驸策灵奏准,咨送列在一等之医生吏目顾琏、张德沛等二员,应行文太医院,俟有应升缺出即行升用;列在二等之医生吏目冯世奇,俟有应升缺出三缺之后升用。等语。又,该院登记额外吏目册档内开,雍正六年出差纪录二次之额外吏目王瑞于乾隆三年六月内补授九品吏目,雍正七年出差纪录二次之额外吏目孔传宪于乾隆二年九月内补授九品吏目,雍正九年出差注册之额外吏目金国柱于乾隆四年八月内补授九品吏目。等语。又,本年六月间额外吏目顾琏具呈内称,前蒙将军·和硕超勇亲王保举头等,以应升之缺即用,奏准在案。今本衙门有八品吏目二缺、九品吏目二缺,应将琏或补或升,伏祈晓谕。等情。本年八月十九日太医院院使钱斗保等奏称,查臣衙门额设七品御医十五员、八品吏目十五员、九品吏目十五员,遇有御医缺出例用八品吏目升补,八品缺出由九品吏目升补,其九品吏目缺出于食钱粮医士四十名内拣选奏补。今于乾隆三年换班回京之额外吏目,经吏部议叙,将一等之顾琏、张德沛遇缺即用,二等之冯世奇三缺之后升用。臣等窃思,医院衙门并无外升之缺,若先将议叙驻防三年一换之员归补,则从前军营效力年久之员不无壅滞。请嗣后遇有九品吏目缺出,将军营效力年久之额外吏目并医士等当差勤慎者拣选奏补,俟军营年久之员归完,再将换班人员次第补用。等因具奏。奉旨:知道了。钦此。等语。又,本年八月间顾琏复行在该院呈称,切琏于雍正十三年蒙恩特授额外吏目,往北路军营行走三年,因无过犯,稍有勤劳,故蒙将军保举头等到部,吏部以军功议叙,凡各衙门三年换班头等人员,俱以应升之缺即用奏请。奉旨:依议。钦此。咨行到案。今堂台悖旨朦蔽,另行奏请将琏等沉匿。琏自思职卑力薄,难抗虎威。况兼在营三年,日受极北奇寒,遍体残伤,举动艰难,诚恐辜负皇恩,情愿辞职退闲。等语。各在案。

查太医院额外吏目顾琏系从前派往军营驻防三年期满,于乾隆三年七月内换班回京之员。于三年九月内经吏部将该员议以应升缺出即行升用。迨至本年六月内,因未升用,该员在本署曾经具呈,而该院始于本年八月十九日奏请,以医院衙门并无外升之缺,若先将议叙驻防三年一换之顾琏等归补,则从前军营效力年久之员不无壅滞。嗣后遇有九品吏目缺出,将军营效力年久之额外吏目并医士等当差勤慎者拣选补用。等情具奏。该院使钱斗保等既以驻防三年一换之员先行归补,恐从前军营效力年久之员壅滞升途,理宜于吏部议叙顾琏等咨文到日即为奏请。迟至数月,该员激切具呈之后始行具奏。且前次军营换回额外吏目金国柱系效力年分稍近,列为三等注册之员,该院使等于本年八月内已补九品吏目在案。其兵部议叙前次额外吏目准其纪录二次之邓为翰及年久医士施惠又并未获升补。是该院使等将纪录及年久者尚未升补,何得将年分稍近注册之金国柱补授吏目,实皆钱斗保等办理不善,以致吏目顾琏情急具呈,言语冒渎,应将院使钱斗保,院判陈止敬、王炳,交与该部查议外。顾琏虽有此等情节,自当卑言分诉,乃并不遵堂属之分,敢以本管堂官悖旨朦蔽,自称职卑力薄,难抗虎威,狂言告退,殊属不合。查律载,凡统属官骂五品以上长官,杖八十。等语。应将顾琏照此律杖八十,系私罪应降三级调用。顾琏系额外九品吏目,无级可降,相应革职。至铨选之事,吏部定有章程,其太医院随营驻防曾经议叙以及在京供职人员作何升补始为平允之处,一并着该部妥议具奏,行文太医院遵行可也。

为此,谨奏请旨。

奉旨:钱斗保等著交部察议。顾琏不必革职。余依议。钦此。

大学士管吏部事张廷玉等为遵旨查察太医院院使钱斗保等迟延吏目顾琏议叙升补事题本乾隆四年十一月初二日

经筵讲官·太保·保和殿大学士·三等伯兼管吏部尚书事加十二级臣张廷玉等谨题,为遵旨查奏事。

准和硕和亲王弘昼咨前事内开,据太医院院使钱斗保等奏称,额外吏目顾琏原系民医,奉旨召募,前往军营驻防,赏授额外吏目,三年期满,换班回京,吏部议叙遇缺即用。臣等细查,出差随军年久者十六员,臣等请旨将年久之员先行补用,再将顾琏等挨次归补,详细声明,于乾隆四年八月十九日具奏。奉旨:知道了。钦此。遵行在案。今据顾琏呈称,臣等悖旨朦蔽,另行奏请,将顾琏沉匿,不归额内。自思职卑力薄,难抗虎威。等情。出言无忌,逞狂告退。臣等细思,伊称悖旨朦蔽之论,臣等业已声明请旨遵行,并非悖旨朦蔽。况伊身系民医,得授额外吏目,虽出差军营,驻防三年回京,实非出差随军效力者可比。顾琏身受国恩,不思图报,竟因不归额内,遂率意辞职,出言不逊。似此狂肆刁恶之员断难姑容,相应参奏请旨,将顾琏革职,以肃刁风,以正官方。等因具奏。奉旨:着和亲王查明具奏。钦此。钦遵。臣随调取太医院册档,查得乾隆二年二月十六日兵部移文内开,议得额外吏目王瑞系雍正六年出差,陶起麟、张铸、岳国兴、邓为翰、吴铚、孔传宪、刘植系雍正七年出差,伊等效力年分颇久,应照效力二等之例,各准其纪录二次;邵正文、金国柱系雍正九年出差,王得功、陈吉泰、贺天禄系雍正十年出差,伊等效力年分稍近,应请照列为三等之例,将伊等行走之处注册。等语。又,乾隆三年九月二十八日吏部移文内开,议得将军·和硕超勇亲王额驸策楞奏准,咨送列在一等之医生吏目顾琏、张德沛等二员,应行文太医院,俟有应升缺出即行升用;列在二等之医生吏目冯世奇,俟有应升缺出三缺之后升用。等语。又,该院登记额外吏目册档内开,雍正六年出差纪录二次之额外吏目王瑞于乾隆三年六月内补授九品吏目,雍正七年出差纪录二次之额外吏目孔传宪于乾隆二年九月内补授九品吏目,雍正九年出差注册之额外吏目金国柱于乾隆四年八月内补授九品吏目。等语。又,本年六月间额外吏目顾琏具呈内称,前蒙将军·和硕超勇亲王保举头等,以应升之缺即用,奏准在案。今本衙门有八品吏目二缺、九品吏目二缺,应将琏或补或升,伏祈晓谕。等情。本年八月十九日太医院院使钱斗保等奏称,查臣衙门额设七品御医十五员、八品吏目十五员、九品吏目十五员,遇有御医缺出例用八品吏目升补,八品缺出由九品吏目升补,其九品吏目缺出于食钱粮医士四十名内拣选奏补。今于乾隆三年换班回京之额外吏目,经吏部议叙,将一等之顾琏、张德沛遇缺即用,二等之冯世奇三缺之后升用。臣等切思,医院衙门并无外升之缺,若先将议叙驻防三年一换之员归补,则从前军营效力年久之员不无壅滞。请嗣后遇有九品吏目缺出,将军营效力年久之额外吏目并医士等当差勤慎者拣选奏补,俟军营年久之员归完,再将换班人员次第补用。等因具奏。奉旨:知道了。钦此。等语。又,本年八月间顾琏复行在该院呈称,切琏于雍正十三年蒙恩特授额外吏目,往北路军营行走三年,因无过犯,稍有勤劳,故蒙将军保举头等到部,吏部以军功议叙,凡各衙门三年换班头等人员,俱以应升之缺即用奏请。奉旨:依议。钦此。咨行到案。今堂台悖旨朦蔽,另行奏请将琏等沉匿。琏自思职卑力薄,难抗虎威。况兼在营三年,日受极北奇寒,遍体残伤,举动艰难,诚恐辜负皇恩,情愿辞职退闲。等语。各在案。查太医院额外吏目顾琏系从前派往军营驻防三年期满,于乾隆三年七月内换班回京之员。于三年九月内经吏部将该员议以应升缺出即行升用。迨至本年六月内,因未升用,该员在本署曾经具呈。而该院始于本年八月十九日奏请,以医院衙门并无外升之缺,若先将议叙驻防三年一换之顾琏等归补,则从前军营效力年久之员不无壅滞。嗣后遇有九品吏目缺出,将军营效力年久之额外吏目并医士等当差勤慎者拣选补用。等情具奏。该院使钱斗保等既以驻防三年一换之员先行归补,恐从前军营效力年久之员壅滞升途,理宜于吏部议叙顾琏等咨文到日即为奏请。迟至数月,该员激切具呈之后始行具奏。且前次军营换回额外吏目金国柱系效力年分稍近,列为三等注册之员,该院使等于本年八月内已补九品吏目在案。其兵部议叙前次额外吏目准其纪录二次之邓为翰及年久医士施惠又并未获升补。是该院使等将纪录及年久者尚未升补,何得将年分稍近注册之金国柱补授吏目,实皆钱斗保等办理不善,以致吏目顾琏情急具呈,言语冒渎,应将院使钱斗保,院判陈止敬、王炳,交与该部查议外。顾琏虽有此等情节,自当卑言分诉,乃并不遵堂属之分,敢以本管堂官悖旨朦蔽,自称职卑力薄,难抗虎威,狂言告退,殊属不合。查律载,凡统属官骂五品以上长官,杖八十。等语。应将顾琏照此律杖八十,系私罪应降三级调用。顾琏系额外九品吏目,无级可降,相应革职。至铨选之事,吏部定有章程,其太医院随营驻防曾经议叙以及在京供职人员作何升补始为平允之处,一并著该部妥议具奏,行文太医院遵行可也。为此,谨奏请旨。等因。于乾隆四年九月初十日交与奏事郎中张文彬等转奏。奉旨:钱斗保等著交部察议。顾琏不必革职。余依议。钦此。钦遵。于乾隆四年九月十二日移咨到部。

该臣等议得,和硕和亲王弘昼咨呈,据太医院院使钱斗保等奏称,额外吏目顾琏原系民医,奉旨召募,前往军营驻防,赏授额外吏目,三年期满,换班回京,吏部议叙遇缺即用。臣等细查,出差随军年久者十六员,臣等请旨将年久之员先行补用,再将顾琏等挨次归补,详细声明,于乾隆四年八月十九日具奏。奉旨:知道了。钦此。遵行在案。今据顾琏呈称,臣等悖旨朦蔽,另行奏请,将顾琏沉匿,不归额内。自思职卑力薄,难抗虎威。等情。出言无忌,逞狂告退。臣等细思,伊称悖旨朦蔽之论,臣等业已声明请旨遵行,并非悖旨朦蔽。况伊身系民医,得授额外吏目,虽出差军营,驻防三年回京,实非出差随军效力者可比。顾琏身受国恩,不思图报,竟因不归额内,遂率意辞职,出言不逊。似此狂肆刁恶之员断难姑容,相应参奏请旨,将顾琏革职,以肃刁风,以正官方。等因具奏。奉旨:着和亲王查明具奏。钦此。钦遵。查太医院额外吏目顾琏系从前派往军营驻防三年期满,于乾隆三年七月内换班回京之员。于三年九月内经吏部将该员议以应升缺出即行升用。迨至本年六月内,因未升用,该员在本署曾经具呈。而该院始于本年八月十九日奏请,以医院衙门并无外升之缺,若先将议叙驻防三年一换之顾琏等归补,则从前军营效力年久之员不无壅滞。嗣后遇有九品吏目缺出,将军营效力年久之额外吏目并医士等当差勤慎者拣选补用。等情具奏。该院使钱斗保等既以驻防三年一换之员先行归补,恐从前军营效力年久之员壅滞升途,理宜于吏部议叙顾琏等咨文到日即为奏请。迟至数月,该员激切具呈之后始行具奏。且前次军营换回额外吏目金国柱系效力年分稍近,列为三等注册之员,该院使等于本年八月内已补九品吏目在案。其兵部议叙前次额外吏目准其纪录二次之邓为翰及年久医士施惠又并未获升补。是该院使等将纪录及年久者尚未升补,何得将年分稍近注册之金国柱补授吏目,实皆钱斗保等办理不善,以致吏目顾琏情急具呈,言语冒渎,应将院使钱斗保,院判陈止敬、王炳,交与该部查议外。顾琏虽有此等情节,自当卑言分诉,乃并不遵堂属之分,敢以本管堂官悖旨朦蔽,自称职卑力薄,难抗虎威,狂言告退,殊属不合。查律载,凡统属官骂五品以上长官,杖八十。等语。应将顾琏照此律杖八十,系私罪应降三级调用。顾琏系额外九品吏目,无级可降,相应革职。至铨选之事,吏部定有章程,其太医院随营驻防曾经议叙以及在京供职人员作何升补始为平允之处,一并著该部妥议具奏,行文太医院遵行。等因。于乾隆四年九月初十日奉旨:钱斗保等著交部察议。顾琏不必革职。余依议。钦此。钦遵。相应移咨吏部遵照办理。等因前来。

查院使钱斗保等既以驻防三年一换之员先行归补,恐从前军营效力年久之员壅滞升途,自应于议叙顾琏等咨文到日即为奏请。乃迟至数月,经该员激切具呈之后始行具奏。且将军营换回效力年分稍近列为三等注册之额外吏目金国柱补授九品吏目,其兵部议叙前次额外吏目准其纪录二次之邓为翰及年久医士施惠并未获升补,殊属不合。查定例,督抚将不应题补调补之缺题补调补,照徇庇例降三级调用。等语。应将太医院院使钱斗保,院判陈止敬、王炳,均照督抚例降三级调用。查钱斗保有加三级,王炳有加四级,均应销去加三级抵降三级,免其降调;陈止敬有加一级,应销去加一级抵降一级,仍降二级调用。又奏称,铨选之事,吏部定有章程,其太医院随营驻防曾经议叙以及在京供职人员作何升补始为平允之处,一并著该部妥议具奏,行文太医院遵行。等语。查定例,太医院官员双月选补初授之官及推升之官,单月补授候补之官,俱由该衙门呈送题补。又,凡奉旨即用人员无论双单月即行选用。又,会典内开,凡太医院官员照礼部咨送题补,康熙二十六年题准定例太医院官员由该衙门具题咨送吏部复行具题补授,事属重复。嗣后除堂官具题外,其余官员照太医院具题咨送注册。等语。今和硕和亲王弘昼奏称,太医院随营驻防曾经议叙以及在京供职人员作何升补之处始为平允,交与臣部妥议。臣等随经行文太医院衙门将军营议叙原案,并称本衙门额设七品御医十五员、八品吏目十五员、九品吏目十五员,若有御医缺出由八品吏目升补,八品吏目缺出由九品吏目升补,九品吏目缺出由从九品顶带食粮医士四十名内拣选升补。续于雍正十三年并乾隆三年军营回京之额外吏目共十八员,遇有九品缺出,现在分补。如有三缺,其一缺归于额外吏目内当差勤慎者补用,其二缺将四十名医士内当差勤慎者升补。但额外吏目原无定数,本院职司医理,并无外升之员,俱由本衙门按缺升转,又无论俸年久之分,只按其医学优长,并在内庭以及各处传看差事俱要勤慎谨饬之员,拣选正陪,请旨补放。若一轮俸升转,难以鼓舞勤惰。等因。于十月初六日咨呈到部。查乾隆二年二月内经兵部议叙,雍正六、七两年出差之太医院额外吏目王瑞等八员,以年分颇久照效力二等之例,准其纪录二次。又,九、十两年出差之邵正文等五员,年分稍近,照效力三等之例注册。又,乾隆三年九月内臣部议复将军策楞奏准列为一等之吏目顾琏、张德沛等二员俟有应升之缺即行升用,其列在二等之吏目冯世奇俟应升缺出三缺之后升用,俱交该衙门办理遵照在案。除兵部议叙列为二等纪录二次之王瑞等八员应照例准其纪录二次注册,凡遇升转俱行随带毋庸议外,其顾琏、张德沛二员均系议叙奉旨即行升用之员,如遇应升缺出应先尽坐补。其升用已过三缺,应将议叙奉旨以三缺之后升用之冯世奇次第补用。倘该员等行走平常、效力庸惰,该院自当指参除名。如无劣迹可指,亦照原议分别补用,以示鼓励。是军营议叙人员升补之处,应行令该院仍遵照议叙原题办理。至该衙门在京供职人员应作何升补之处,查臣部现在开馆纂修则例,臣等应公同悉心酌议,将太医院官员应作何补放升转始为平允之处详悉奏明,载入则例,饬交该衙门遵守办理。恭候命下,臣部遵奉施行。

臣等未敢擅便,谨题请旨。

(批红:)钱斗保著销去加三级,抵降三级,免其降调。陈止敬著照部议所降之级,从宽留任。

余依议。

刑部尚书尹继善等为议复太医院吏目顾琏妄议条陈辱骂长官案事题本乾隆四年十二月十三日

经筵讲官·太子少保·议政大臣·刑部尚书·教习庶吉士加二级纪录三十一次臣尹继善等谨题,为议复具题事。

乾隆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据太医院咨呈内称,本院缮折具奏内开,窃臣等八月间因额外吏目顾琏肆狂无忌缮折请旨,将顾琏革职,以警刁风。荷蒙皇上格外隆恩,恐下情有抑,交与和亲王查议。随经和亲王议复,以臣等办理不善,顾琏照例革职。等因具奏。奉旨:钱斗保等交部察议。顾琏不必革职。续经吏部议处,将臣等照外任督抚徇庇例各降三级,查有级抵销,免其降调。奉旨:依议。钦此。钦遵在案。是臣等衙门一切升迁补用俱遵部议办理,臣等转得安然供职矣。为顾琏者当思皇上格外高厚之恩,勤慎当差,方称厥职。乃伊不思图报,自臣等奉旨察议之后,伊自为得志,倍逞刁风,愈加放肆。派伊该班,竟不入值,渐且煽惑众员,不遵约束。斯时臣等不敢再行奏牍者,臣等仰体皇上如天之仁,凡一切蠢顽无知之物,俱叨含覆载之中,尚冀伊之改过自新,以成皇上之矜全。不意顾琏怙恶不悛,近又妄议条陈七事,使臣等代伊转奏。及细阅伊之条陈,一为风影之谈,如医院升迁欲归部选是也;一为变乱章程欲改医院为四品京堂,不属礼部统辖是也;一则希非分之荣,欲求医院人员外升是也;一则为一己之私,欲使军营换班之吏目便邀不次之超升是也。余皆琐屑不堪之论。一腔悲愤,满纸怨尤,滔滔数千百言,冀渎天听。臣等细思,医院无条陈之例,顾琏非条陈之人。况伊所缮之折,添抹甚属不恭,臣等又未敢另录呈览,方以理谕。而顾琏固执不服,公然辱骂长官,谓臣等皆属庸懦无才之辈,不能明目张胆为众人开一外升之阶。是日该班人员共见共闻。臣等细思,凡大小衙门俱有堂属之分,伊不遵约该班,坐食君禄,已大干法纪,复又煽惑衙门,越职狂言,似此刁恶悖谬之员,若不据实参奏,臣等恐难约束众人,辜负皇恩矣。如顾琏断难一日姑容,不但臣等衙门不能甘受藐玩之心胸,即圣明辇毂之下亦难留此刁凌之气概。理合请旨,将顾琏革职,交部严加议处,以警将来。倘蒙俞允,事臣等方能统率,而各员不致效尤矣。等因。于乾隆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奏。本日奉旨:依议。钦此。钦遵。应将顾琏呈送。等因到部。

该臣等看得,据太医院参奏额外吏目顾琏妄议条陈、辱骂长官一案内称,窃臣等八月间因额外吏目顾琏肆狂无忌缮折请旨,将顾琏革职,以警刁风。荷蒙皇上格外隆恩,恐下情有抑,交与和亲王查议。随经和亲王议复,以臣等办理不善,顾琏照例革职。等因具奏。奉旨:钱斗保等交部察议。顾琏不必革职。续经吏部议处,将臣等照外任督抚徇庇例降三级,查有级抵销,免其降调。奉旨:依议。钦此。钦遵在案。是臣等衙门一切升迁补用俱遵部议办理,臣等转得安然供职矣。为顾琏者当思皇上格外高厚之恩,勤慎当差,方称厥职。乃伊不思图报,自臣等奉旨察议之后,伊自为得志,倍逞刁风,愈加放肆。派伊该班,竟不入值,渐且煽惑众员,不遵约束。斯时臣等不敢再行奏牍者,臣等仰体皇上如天之仁,凡一切蠢顽无知之物,俱叨含覆载之中,尚冀伊之改过自新,以成皇上之矜全。不意顾琏怙恶不悛,近又妄议条陈七事,使臣等代伊转奏。及细阅伊之条陈,一为风影之谈,如医院升迁欲归部选是也;一为变乱章程欲改医院为四品京堂,不属礼部统辖是也;一则希非分之荣,欲求医院人员外升是也;一则为一己之私,欲使军营换班之吏目便邀不次之超升是也。余皆琐屑不堪之论。一腔悲愤,满纸怨尤,滔滔数千百言,冀渎天听。臣等细思,医院无条陈之例,顾琏非条陈之人。况伊所缮之折,添抹甚属不恭,臣等又未敢另录呈览,方以理谕。而顾琏固执不服,公然辱骂长官,谓臣等皆属庸懦无才之辈,不能明目张胆为众人开一外升之阶。是日该班人员共见共闻。臣等细思,凡大小衙门俱有堂属之分,伊不遵约该班,坐食君禄,已大干法纪,复又煽惑衙门,越职狂言,似此刁恶悖谬之员,若不据实参奏,臣等恐难约束众人,辜负皇恩矣。如顾琏断难一日姑容,不但臣等衙门不能甘受藐玩之心胸,即圣明辇毂之下亦难留此刁凌之气概。理合请旨,将顾琏革职,交部严加议处,以警将来。等因具奏前来。除顾琏妄议条陈及不该班入值等轻罪不议外,其因该院堂官以理劝谕,乃敢不遵约束,反行辱骂,殊属乖张。应将顾琏依首领及统属官骂五品以上长官律杖八十,折责三十板。但查顾琏已经该堂官将伊狂妄不职之处奏请革职,奉旨:依议。钦遵在案。所有杖责之罪应照文武官革职有余罪,俱照有力图内数目纳赎例,准其纳赎。

臣等未敢擅便,谨题请旨。

(批红:)依议。

大学士管吏部事张廷玉为议复太医院吏目升补不论议叙及年久事题本乾隆五年五月初十日

经筵讲官·太保·保和殿大学士·三等伯兼管吏部尚书事加十二级臣张廷玉等谨题,为请旨事。

太医院奏前事内开,查臣衙门九品吏目缺出,于军前回京之额外吏目并在京供职人员拣选分补。续接吏部文开,军前三年一换之医员,列为头等者议及先尽坐补,二等者三缺之后升用。奉旨:依议。钦遵。行文到院。臣等窃思,若照吏部以军前三年一换之医员先尽坐补,而从前军营随征进剿年久之医员并在京供职人员归补无期。臣等职司医理,请旨敕下,将臣衙门凡有九品吏目缺出,不论议叙、未及议叙并年久之员,只按其医学堪用、勤慎小心者拣选,请旨补用,似为妥协。若论议叙以及年久之员先行归补,实难鼓舞勤惰之别。是否可采,臣等未敢擅便,伏候圣裁。谨奏请旨。乾隆五年三月十九日交与奏事郎中张文彬等转奏,奉旨:该部议奏。钦此。钦遵。于本月二十一日太医院将原折抄录咨呈到部。

该臣等议得,太医院奏称,查臣衙门九品吏目缺出,于军前回京之额外吏目并在京供职人员拣选分补。续接吏部文开,军前三年一换之医员,列为头等者议及先尽坐补,二等者三缺之后升用。等因。奉旨:依议。钦遵。行文到院。臣等切思,若照吏部以军前三年一换之医员先尽坐补,而从前军营随征进剿年久之医员并在京供职人员归补无期。臣等职司医理,请旨敕下,将臣衙门凡有九品吏目缺出,不论议叙、未及议叙并年久之员,只按其医学堪用、勤慎小心者拣选,请旨补用,似为妥协。若论议叙以及年久之员先行归补,实难鼓舞勤惰之别。等因前来。查乾隆四年十一月内和硕和亲王弘昼奏称,太医院军营驻防回京之员补授吏目办理不善,铨选之事吏部定有章程,其太医院随营驻防曾经议叙以及在京供职人员作何升补之处始为平允,该部妥议具奏,行文太医院遵行。等语。臣部议复,查太医院军营回京之额外吏目王瑞等八员,经兵部议叙,以出差年分颇久照效力二等之例,准其纪录二次;邵正文等五员出差年分稍近,照效力三等之例注册。又,经将军策灵奏准列为一等之吏目顾琏、张德沛等二员,臣部议叙俟有应升之缺即行升用;其列为二等之吏目冯世奇俟有应升三缺之后升用,俱交该衙门遵照办理在案。除兵部议叙之王瑞等八员应准其纪录二次注册,凡遇升转俱行随带毋庸议外,其顾琏、张德沛二员均系议叙奉旨即行升用之员,如遇应升缺出先尽坐补;其升用已过三缺,应将奉旨以三缺之后升用之冯世奇次第补用。倘该员等行走平常、效力庸惰,该院自当指参除名,如无劣迹可指,应照原议分别补用。是军营议叙人员补升之处,应行令该院仍遵照议叙原题办理。等因。奉旨:依议。钦遵在案。今据太医院奏称,臣衙门九品吏目缺出,于军前回京之额外吏目并在京供职人员拣选分补。续接吏部文开,军前三年一换之医员列为头等者议及先尽坐补,二等者三缺之后升用。臣等切思,若以军前三年一换之医员先尽坐补,而从前军营年久之员并在京供职人员归补无期。臣等职司医理,请将九品吏目缺出,不论议叙、未及议叙并年久之员,只按其医学堪用、勤慎小心者拣选补用。等语。查太医院官员专司医理,自应拣选医学优长之人充补方为有益。至各项议叙人员,亦系因其医学堪用,著有劳绩,始得邀恩议叙。是以臣部议复和硕和亲王弘昼折奏军营议叙人员升补之处,仍令遵照原议办理。查太医院九品吏目额设十五缺,约计每年可出三、四缺不等,其军营议叙人员列为一等者经臣部议以遇缺即行升用,列为二等者三缺之后升用。计一年之内议叙一等者方用一缺,二等者三缺之后始用一人,在京供职人员可得二缺,与两项人员俱得补用未为壅滞。况军营效力议叙系三年一换,三年之内亦只三员,为数无多。若如该院所奏,九品吏目缺出,不论议叙、未及议叙拣选补用,不特曾经著有劳绩之人与循分供职者漫无区别,无以鼓励勤劳,且既经该管官奏请议叙,臣部题明,奉旨准其分别升补,而该衙门则又视为具文,并不遵照原议办理,未免前后互异。况此等人员内果有不谙医学不堪充补者,无论有无议叙,该院原可指名查参。其医学堪用者,自不便将业经议叙之人不准补用,以致与原题不符。应将太医院所奏该衙门吏目缺出,不论议叙、未及议叙并年久医员概行补用之处毋庸议。恭候命下,臣部遵奉施行。

臣等未敢擅便,谨题请旨。

(批红:)依议。

觉和托为赴口外染病请遣太医院吏目金国柱调理事奏折

乾隆七年五月二十八日

奴才觉和托谨奏,为叩恳天恩事。窃奴才于本年五月十一日同庆丰司员外郎钟瑞前赴口外查看三旗所换乳牛,寒暑失调,进口之后忽染热伤风之症,奈边境并无良医,不知误服何药,至今咳嗽吐痰,昼夜不能成寐,身体殊觉软弱。奴才年已衰迈,此地庸医甚为可畏。太医院吏目金国柱,奴才在京向服其药甚效。伏乞敕遣金国柱赴口,俾奴才得以调理痊可,免为庸医所伤,皆圣主天恩所赐也,奴才不胜悚惧之至。为此,谨奏。

(朱批:)览。又一折留中。

大学士管吏部事张廷玉等为议复太医院《医宗金鉴》告成各项人员依例议叙事题本乾隆八年四月十一日

吏部等部·经筵讲官·太保·保和殿大学士·三等伯兼管吏部尚书事加十二级纪录三次臣张廷玉等谨题,为请旨事。

准照管医书馆事务·和硕和亲王弘昼等咨称,本馆于乾隆七年十二月十五日具奏前事等因一折,奉旨:交部议叙。钦此。钦遵。应将本馆经理、提调、总修、纂修、校阅、收掌以及誊录、供事、效力贡生等各员等第造具清册,咨送吏部照例定议,于乾隆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咨送到部。臣等以该馆所送议叙各员清册内未将纂修官·原任钦天监博士刘裕锡、誊录官·捐职州同福海等履历开送,于正月二十九日行查去后,复于二月初七、十四、二十、二十八,三月初二等日节次行催。今准医书馆咨呈,原任钦天监博士刘裕锡于雍正十年京察浮躁革职,捐职州同福海已经奏准咨回内务府委用,毋庸再行议叙。等因。于三月初七日咨复到部。该臣等会议得,照管医书馆事务·和硕和亲王弘昼等咨称,本馆于乾隆七年十二月十五日奏,臣等奉命纂修医书,遵即开馆遴员修辑,博采群书,参互考订,纂成《医宗金鉴》书九十本,分门十一科,节次进呈。荷蒙圣主鉴定发回,臣馆交武英殿刊刻在案。今全书业经告竣,所有襄事人员理宜均行散馆。其校对医书及未完事件宜交太医院堂官等料理。所有该院官士人等及纂修、誊录内贡监人等,除令回值当差咨回各该处,其誊录福海系内府杨作新佐领下捐职州同,应咨回内务府酌量委用外。伏查各馆书成有蒙恩议叙之例,今臣馆书已告竣,其总修、经理、提调、纂修、校阅、收掌、誊录、生监及供事人等,应否照例分别等次交部议叙。再,臣馆原奏誊录生监十二员,嗣因加紧赶修书写不敷,又出示召募得情愿效力生监十二人,并不支领桌饭银两,与誊录人等一体效力,亦属勤劳,可否一并邀恩议叙之处,出自天恩。奉旨:交部议叙。钦此。钦遵。应将本馆经理、提调、总修、纂修、校阅、收掌以及誊录、供事效力贡生等各员等第造具清册,咨送吏部,照例定议。等因前来。

查乾隆七年算书馆增修时宪算书告成,经臣等循照兵部则例馆告成之例,分别议叙在案。今太医院纂修《医宗金鉴》告成,应照算书馆以及兵部则例馆议叙之例,列款定议。

一、 算书馆时宪书告成议叙一等分修、提调、收掌、推算、校录、现任等官,俱准其纪录三次。今医书馆《医宗金鉴》告竣,应照例将列在一等之经理官·太医院院使钱斗保,左院判陈止敬,经理·提调官·内务府郎中·现任河东盐政吉庆,内务府郎中·现任凤阳关监督普福,内务府郎中兼佐领·云骑尉兴贵,太医院院判刘裕铎,纂修官·太医院御医李毓清、武维藩、花三格、施世德,太医院吏目何征图,太医院医士张圣格、李国勋,太医院恩粮屠文彬,经理·提调官·内务府总领福宁等,各准其纪录三次。纂修官·太医院医生吴灏应准其得官之日纪录三次。总修官·太医院右院判吴谦已经休致,应准其纪录三次注册。纂修官·原任钦天监博士刘裕锡系雍正十年京察浮躁革职,应毋庸议。

一、 算书馆时宪算书告竣议叙一等校录官·钦天监候补天文生,应行文该监,俟有食俸缺出,即将此项人员挨次咨部顶补。今医书馆《医宗金鉴》告竣,应照例将列在一等之收掌官·太医院额外吏目崔生伟、甘仁等应行文太医院,俟有本项缺出,即将此项人员咨部顶补。

一、 算书馆告成议叙案内并无候选县丞等官以及贡监生充补纂修、誊录议叙之例。查兵部则例馆告成议叙一等誊录、候选主簿等官俱准其归于双月升选十缺之后选用,监生、岁贡生以应考主簿、吏目二项令其兼掣,以掣得之缺归于双月升选十缺之后选用。今医书馆《医宗金鉴》告竣,应照例将列在一等副纂修官·考职县丞祁宏源、誊录官·捐职州同陈诚、考职县丞伍弘杰、考职吏目舒弘量等,准其以应得之缺归于双月升选十缺之后选用一人;纂修官·岁贡生孙埏柱、誊录官·监生改师立、唐明俊、姜起蛟、郑尚枟,汉军监生孙燕等,俱准其以主簿、吏目二项令其兼掣,以掣得之缺归于双月升选十缺之后选用一人。

一、 算书馆以及兵部则例馆议叙案内均无汉生员充补誊录议叙之例,惟贡监生在馆效力列在一等者准其以应考主簿、吏目二项令其兼掣,以掣得之缺归于双月升选十缺之后选用一人。今医书馆《医宗金鉴》告竣,应比照议叙贡监之例,将列在一等誊录官·生员张尔谵、李成琯、于铎、吴秉乾、刘文炯、马琰、孙宏度、雷开基等,以应考正八品等缺令其兼掣,以掣得之缺归于双月升选十缺之后选用一人。

一、 算书馆告成议叙案内并无满洲监生充补誊录议叙之例。查兵部则例馆告成议叙二等满洲誊录监生,免其考试入于各该旗议叙班内,俟前次议叙之员补用完日,再将伊等入于本班各项议叙人员轮用四缺之后用一员补用,后考试现任笔帖式时仍照例令其考试。今医书馆《医宗金鉴》告竣,应照例将列在一等之满誊录官·监生萨克慎免其考试入于各该旗议叙班内,俟前次议叙之员补用完日,再将伊等入于本班各项议叙人员轮用四缺之后用一员补用,后考试现任笔帖式时仍照例令其考试。至列在一等之誊录官·捐职州同福海,该馆既经奏明归于内务府补用,毋庸再行议叙等语,应毋庸议。

一、 算书馆时宪算书告成议叙二等分修、收掌、推算、校录、现任等官,俱准其纪录二次。今医书馆《医宗金鉴》告竣,应照例将列在二等之副纂修官·太医院八品吏目刘绅、甄瀚,九品吏目章垣采,八品吏目朱伯德,医士栗坚,九品吏目张隆,校阅官·太医院御医沈恒采、盛继祖、陈灿、施世琦,八品吏目朱廷锦,御医龚可法,医士周翯、姬斌等,各准其纪录二次;副纂修官·太医院御医今丁忧邓锡璋,校阅官·太医院八品吏目今告病朱嘉猷,应各准其补官日纪录二次;副纂修官·太医院医生孙铨、誊录官·太医院医生朱观,应准其得官之日纪录二次。

一、 算书馆时宪算书告成议叙二等校录官、钦天监候补天文生,行文该监,俟有食俸缺出,俟一等人员用完之日,即将此项人员挨次咨部顶补。今医书馆《医宗金鉴》告竣,应照例将列在二等之副纂修官·太医院额外吏目金世荣、顶带吏目肯国忠、校阅官·额外吏目陶起麟等,应行文太医院,俟有本项缺出,将一等人员用完之后,再将此项人员准其咨部顶补。

一、 算书馆以及兵部则例馆告成议叙案内均无汉生员充补誊录议叙之例,惟贡监生在馆效力列在二等者准其以应考主簿、吏目二项令其兼掣,以掣得之缺归于双月应班十四缺之后选用一人。今医书馆《医宗金鉴》告竣,应比照议叙贡监之例,将列在二等之副纂修官·生员任永年,誊录官·生员马玢、章继轮、冯洲等,俱准其以应考正八品等缺令其兼掣,以掣得之缺归于双月应班十四缺之后选用一人。至武生杨瑛,各馆议叙案内并无此项人员武职,亦无正八品之缺。臣部查武生捐纳专城把总者分发本省以把总补用,应将武生杨瑛准照武生捐纳专城把总之例发往直隶,交与该督,令其随标候补。如果弓马娴熟,谙练营伍,遇有把总缺出补用。

一、 算书馆时宪书告成议叙一、二等之供事,未考职书吏俱准役满免其考职,以从九品、未入流二项令其兼掣,以掣得之缺归于双月升选二十八缺之后选用,免其原籍文结,取具本馆移会并同乡京官印结投部,按伊等著役日期先后选用,仍照例饬令回籍。今医书馆《医宗金鉴》告竣,应照例将列在一等之未考职供事朱廷玉、胡作相,二等之未考职供事朱嘉文、陆升臣等,俱准其役满免其考职,以从九品、未入流二项令其兼掣,以掣得之缺归于双月升选二十八缺之后选用,免其原籍文结,取具本馆移会并同乡京官印结投部,按伊等著役日期先后选用,仍照例饬令回籍。

此本系吏部主稿。合并声明。

恭候命下,臣部等部遵奉施行。臣等未敢擅便,谨题请旨。

(批红:)依议。

大学士管吏部事张廷玉等为太医院吏目陈催驻防军营期满出具考语议叙事题本

乾隆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经筵讲官·太保·保和殿大学士·三等伯兼管吏部尚书事加十二级纪录三次臣张廷玉等谨题,为遵例出具考语等事。

准定边左副将军·和硕超勇亲王额驸策凌咨称,查军营行走官员三年期满更班时出具考语,移咨议叙。等语。今在军营行走太医院额外九品吏目陈催,自乾隆五年六月起至八年六月三年期满,例应换回。而陈催具呈情愿再走三年,本处业经咨请军机处,准其再留三年在案。今陈催三年期满,应照例将陈催列为一等,造册咨送,查照办理。等因。于乾隆八年十一月初七日移咨到部。

该臣等议得,定边左副将军·和硕超勇亲王额驸策凌咨称,查军营行走官员三年期满更班时出具考语,移咨议叙。等语。今在军营行走太医院额外九品吏目陈催,自乾隆五年六月起至八年六月三年期满,例应换回。而陈催具呈情愿再走三年,本处业经咨请军机处,准其再留三年在案。今陈催三年期满,应照例将陈催列为一等,造册咨送,查照办理。等因前来。查定例,派往驻防军营办理粮饷司员、笔帖式等三年期满更换回京,令该将军出具考语保题,列为一等;额外司员、笔帖式准其以应得之缺,不论双单月,不入班次,即行补用。等语。今军营行走之太医院额外九品吏目陈催三年期满,该将军既经出具考语,列为一等,应照例将列在一等之太医院额外九品吏目陈催行文太医院,遇有应得缺出,准其不论双单月,不入班次,即行补用。

恭候命下,臣部遵奉施行。臣等未敢擅便,谨题请旨。

(批红:)依议。

直隶提督保祝为病已痊愈御医邓锡璋等回京起程日期等事奏折

乾隆九年六月初六日

提督直隶·总兵官臣保祝谨奏,为奏明御医回京日期,仰祈睿鉴事。

窃臣前因陡病乏医,情危势迫,上渎圣慈,求医诊视,仰蒙恩命,赐医邓锡璋、邵正文先后至署同视。旬日,邵正文于五月初六日进都复命。今臣病已愈,邓锡璋将丸药合就,嘱臣常服,伊于六月初六日起程进都。

再,臣子傅景来署有日,各有差务,似亦未便久羁,随令其回京当差,并臣感激微忱另折陈明外。

所有御医起程及臣子赴都当差情由合并奏明,伏祈皇上睿鉴。谨奏。

(朱批:)览。

大学士管吏部事张廷玉等为议复太医院役满书吏洪灏送部候选事题本

乾隆十年六月二十五日

经筵讲官·太保·保和殿大学士·三等伯兼管吏部尚书事加十三级纪录三次臣张廷玉等谨题,为奏闻请旨事。

准太医院咨呈称,本院奏前事内开,窃查臣衙门原设经制书吏四名,后因养赡无资,召募不能足数,只得归并南北两房二吏兼办,曾经吏部查明定为繁缺。雍正六年有奉旨赏给地亩租银,为该吏等饭食之需。嗣于乾隆三年援引恩诏,将地亩赏还吴谦之后,并无外解饭食银两,又无官给纸张,诸皆该吏等自行赔垫,而所办一切奏折以及各衙门来往文移、销算药价并传单等日无宁晷。然该吏等虽定为繁缺,五年役满不获即选。今南房书吏洪灏于本年四月初七日呈报役满,并请另行召募充补。臣等查该吏在院五年,办事勤谨,并无过犯,例应呈送吏部候选。但该吏役满以来,现在召募尚无承充之人。臣等诚恐致误公务,再四思维,暂将现在役满书吏洪灏着其暂行留办,俟召募得人,将伊送部选用。查臣院衙门所办一切奏折、药价钱粮来往文移传单等事,俱属紧要,若召募无人承充,势必掣肘。臣等目击既真,因为办公起见,不敢缄默。合无仰恳皇仁,念臣衙门书吏原系四缺归并两人兼办,又无饭食纸张,该吏等辛勤繁苦,诸多赔垫,俟伊等役满呈送候选之日,容臣等察其平素勤谨并无过犯者,出具考语,呈送吏部,照伊等应得杂职不入班次扣限即用。倘有过犯者,分别从重治罪。如蒙俞允,臣等将现在役满留办书吏照奏准之例,送部选用。如此,则勤惩益明,庶召募不致乏人,而承充书吏愈知鼓励,于衙门公务实有裨益矣。等因。于乾隆十年五月二十四日具奏。奉旨:该部议奏。钦此。钦遵。于乾隆十年五月二十八日咨呈到部。该臣等议得,太医院奏称,窃查臣衙门原设经制书吏四名,后因养赡无资,召募不能足数,归并南北两房兼办,经吏部定为繁缺。今南房书吏洪灏于本年四月初七日呈报役满,例应呈送吏部候选。但该吏役满以来,现在召募尚无承充之人。臣等恐致误公,将该书吏暂行留办,俟召募得人,送部选用。查臣院衙门所办一切药材钱粮来往文移传单等事俱属紧要,若召募无人承充,势必掣肘。臣等因为办公起见,合无仰恳皇仁,念臣衙门书吏原系四缺归并两人兼办,辛勤繁苦,诸多赔垫,俟伊等役满容臣等察其平素勤谨并无过犯者,出具考语,呈送吏部,照伊等应得杂职不入班次扣限即用。等因具奏前来。

查太医院衙门额设书吏四名,经臣部于乾隆二年因各部院衙门事务原有繁简,承办书吏亦有劳逸,奏请将各衙门额设书吏令各该堂官秉公确查,分晰繁简,咨报臣部,汇齐酌定。续据太医院分晰繁缺书吏二名、简缺书吏二名,臣部将繁缺二名归并太常寺等衙门事繁书吏内,五年役满于京捐之后选用一人。其简缺二名仍令考职后,归于京应班内铨选题定在案。今太医院奏称,该衙门书吏有承办一切奏、折销算药价来往文移及传单等事件,请将繁缺书吏二名五年期满出具考语,咨送臣部,以伊等应得杂职不入班次即用。等语。但查太医院本属事简衙门,其承办书吏即有一切奏折等事,较之内阁、六部等衙门书吏,繁简自属悬殊。今该院书吏五年役满,亦准与太常寺等衙门事繁书吏一体分班选用,已足以示鼓励。应将太医院所奏书吏五年役满不入班次扣限即用之处毋庸议。至太医院奏称,南房书吏洪灏于本年四月初七日呈报役满例应呈送吏部候选,但该吏役满以来,现在召募尚无承充之人,请将该书吏暂行留办,俟召募得人再行送部选用。等语。查臣部于乾隆二年议复御史周绍儒条奏书吏五年役满,倘有不退等弊,久经定例,将该吏杖徒治罪。是以各该衙门间有以该吏役满经手事件未完咨明留办者,现在俱经臣部照例咨驳,令其速行另募补缺,以杜留恋之端。等因。奉旨钦遵在案。是各衙门事繁书吏五年役满,如果办事勤慎,并无过犯,即应咨送候选,并无役满后再行留办之例。应令太医院饬令南房役满书吏洪灏退役送部候选,其悬缺另行募补可也。

恭候命下,臣部遵奉施行。臣等未敢擅便,谨题请旨。

(批红:)依议。

山西巡抚阿里衮为身体渐愈御医邵正文回任供职事奏折

乾隆十一年十月初三日

臣阿里衮谨奏,为奏送御医回任供职,恭谢天恩事。

窃臣自患病以来,仰蒙圣主矜怜,专遣太医院判刘裕铎来晋诊视,续又上荷鸿慈,复遣御医邵正文协同治疗,天恩稠叠,衔感难名。惟幸臣之病势近来日渐轻减,业经奏明在案。伏查御医邵正文乃随营办差之员,臣之症候自觉逐一渐减,而邵正文与刘裕铎方脉意见亦复相同。

臣现有刘裕铎在晋调理,所有随营御医邵正文臣何敢一并稽留,谨于十月初三日造令回任供职外,理合恭折奏明,并谢天恩。谨奏。

乾隆十一年十月初六日奉朱批:知道了。闻汝痊可,甚欣慰焉。钦此。

大学士管吏部事傅恒等为太医院吏目陈催随军年满两次照例咨送考语议叙事题本

乾隆十五年三月二十五日

经筵讲官·太保·保和殿大学士·□□□□□侍卫·内大臣兼管吏部尚书□□事务·总管内务府大臣管理三库事务·御前大臣兼管理藩院事务·一等忠勇公军功加三级臣傅恒等谨题,为照例咨送考语事。

准原任定边左副将军·和硕超勇亲王·固伦额驸策凌咨称,军营部院官员三年期满换班时,本处分别等第,出具考语,送部照例议叙。查得现在军营太医院九品吏目陈催应于乾隆十一年八月内更换,伊又恳乞再住三年效力。本处请示军机处,随准复称,准其再住三年,即将吏目陈催分别等第,出具考语,咨部议叙在案。今自办理军机处文到之日起,扣至乾隆十四年九月止,陈催又满三年,例应咨请议叙。相应将陈催列为头等,出具考语,造册送部查照办理。等因。于乾隆十五年二月十八日移咨到部。

该臣等议得,原任定边左副将军·和硕超勇亲王·固伦额驸策凌咨称,军营部院官员三年期满换班时,本处分别等第,出具考语,送部照例议叙。查得现在军营太医院九品吏目陈催应于乾隆十一年八月内更换,伊又恳乞再住三年效力。本处请示军机处,随准复称,准其再住三年,即将吏目陈催分别等第,出具考语,咨部议叙在案。今自办理军机处文到之日起,扣至乾隆十四年九月止,陈催又满三年,例应咨请议叙。相应将陈催列为头等,出具考语,造册送部查照办理。等因前来。查定例,派往驻防军营办理粮饷司员、笔帖式三年期满更换回京,令该将军出具考语保题,列为一等之现任司员、笔帖式俱准其照军功例加一级随带。等语。查该员于乾隆十一年十月内三年期满,已经议叙加一级随带在案。今该将军既称该员又满三年,列为头等,咨请议叙。应将太医院九品吏目陈催照例准其加一级随带。

恭候命下,臣部遵奉施行。臣等未敢擅便,谨题请旨。

(批红:)依议。

总管内务府为太医院滥用人参疗病院使刘裕铎等漫无觉察照律查议事奏折

乾隆十七年四月十八日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查议事。

臣等查药内人参并非一切病症俱属可用之物,若用得其宜则为有益,倘不得其宜,则不但不能治病或闭塞风寒,转致滋累。太医院诊候用药理宜小心详慎,今惟恃人参可以疗病,于不当用参之处往往混行开用,以致滥费,而必需用参者转或不用。该堂官等漫不经心,毫无觉察,伊等职司何事?甚属不合。应请将院使刘裕铎,院判花三格、邵正文等照不应重律俱降三级,仍留本任,以为任意用药者戒。

为此,谨奏请旨。

(粘条:)等因于乾隆十七年四月十八日具奏。奉旨:知道了。钦此。

太医院院使花三格为失察太医院滥用人参疗病抵销加级纪录事致内务府堂启

【乾隆十七年十二月初六日】

太医院院使花三格谨启,为恳恩事。

切格因医院人等误用人参失于觉察,于四月十八日奉旨降三级留任在案。至前任院使刘裕铎业经病故,右院判邵正文并无加级、纪录,切格有加一级、纪录五次已行文吏部请例抵销后。据部文内开,但查此案,系内务府议处之案,应否将任内加级抵销之处事隶内务府办理。医院随即咨呈内务府。嗣据内务府亦行文吏部,将加级、纪录应否抵销之处,俟查送到日,以便咨复太医院。等因到部。查定例内开,凡官员如遇降级罚俸案件,如有加级、纪录,例准抵销。等语。今太医院院使刘裕铎等所加之级例应准其抵销,相应咨复内务府。等因。相应移送御药房,转行太医院照依办理。本院即遵照来文,将左院判花三格有加一级、纪录五次应销去加一级、纪录四次抵降二级,仍降一级留任。又,行文吏部后,据部文内开,查官员遇有议处案件,例应将加级、纪录抵销者,本部俱于议降议罚题本内声明议抵。今太医院左院判花三格降三级留任系内务府定议具题奉旨之案,其销去加级、纪录抵销降级亦应具题奉旨抵销。今本部不便据咨抵销,相应咨复太医院。等因到院。相应移会御药房转行都虞司查照部咨呈堂具题办理可也。至加级、纪录抵销降级应题不应题之处,祈大人定夺。

再,此案系院判任内之事,今奉旨升任院使。至所食俸禄系从五品,查定例从五品与正五品同。为此一并启闻。谨启。

吏部尚书史贻直等为太医院吏目侯玉随军期满按例咨送考语议叙事题本乾隆十八年八月二十五日

经筵讲官·太子太保·文渊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管理工部事务·暂行兼管吏部事务臣史贻直等谨题,为遵例出具考语咨送事。

准定边左副将军·查萨克和硕亲王诚衮扎卜等咨称,军营部院官员三年期满换班时,俱分等次,出具考语,咨送照例议叙。查军营太医院衙门九品吏目侯玉于乾隆十五年正月到军营之日起,扣至乾隆十八年正月,三年期满,报明该衙门派员换班,于本年四月十五日回京。理合照例出具考语议叙,将侯玉作为一等,出具考语,造册咨送,查照办理。等因。于乾隆十八年七月二十四日移咨到部。

该臣等议得,定边左副将军查萨克和硕亲王诚衮扎卜等咨称,军营部院官员三年期满换班时,俱分等次,出具考语,咨送照例议叙。查军营太医院衙门九品吏目侯玉,于乾隆十五年正月到军营之日起,扣至乾隆十八年正月,三年期满,报明该衙门派员换班,于本年四月十五日回京。理合照例出具考语议叙,将侯玉作为一等,出具考语,造册咨送,查照办理。等因前来。查定例派往驻防军营办理粮饷司员、笔帖式三年期满更换回京,令该将军出具考语保题,列为一等之现任司员、笔帖式,俱准其照军功例加一级随带。等语。今该将军既称该员三年期满,列为头等,咨请议叙,应将太医院九品吏目侯玉照例准其加一级随带。恭候命下,臣部遵奉施行。臣等未敢擅便,谨题请旨。

(批红:)依议。

户部为太医院随祭陵寝御医等人支领盘费事致内务府咨文

乾隆十九年三月二十八日

户部为得给盘费事。

贵州司案呈,本年三月初十日准内务府咨称,此次五阿哥恭谒孝贤皇后陵寝,去派出太医院御医、吏目三员,每员日给银二钱;官兵五十一名,每名日给银一钱三分。计七日,共银五十两六钱一分,赴部支领。等因前来。相应札付银库郎中,验明印领,照数给发,并行文内务府,将前项领过人、银数目咨复过部存案可也。

须至咨者,右咨内务府。

太医院为左院判邵正文原任降级之案开复事致内务府咨呈

乾隆二十年四月十八日

太医院为呈明事。

查得本院左院判邵正文于乾隆十七年四月内右院判任内,经内务府议处,降三级留任在案。但查右院判邵正文于乾隆十九年九月二十六日奉特旨升授左院判,至右院判任内降级之案已满三年,任内并无事故,照例准其开复。除咨呈吏部查办外,今准吏部札称,查此案系内务府办理之案,本部未便办理,相应将原文札回。等因到院。查左院判邵正文于右院判任内降级之案至今已满三年,任内并无事故,照例应准其开复。相应咨呈贵府查照施行。

须至咨呈者,右咨呈内务府。

太医院为确查左院判邵正文原任降级三年期内无另案降级等事致总管内务府咨呈

乾隆二十年五月十八日

太医院为咨查事。

准贵府文开,慎刑司案呈,据太医院移称,左院判邵正文右院判任内缘用参不当,于乾隆十七年四月十八日降三级留任在案。今三年已满,任内并无事故,请将从前所降之级照例开复。等因前来。查邵正文系太医院院判,从前降三级留任,虽经本府议奏之案,该员自乾隆十七年四月至本年四月三年之内有无事故降级罚俸,本府无凭可查,碍难查办。相应移咨吏部并太医院,将邵正文自降级以后三年之内,复有无于另案降级、罚俸、停俸及该员于何年月日升任左院判,经已升任伊从前所降之级应否随带于新任或已销除之处,俱查明作速咨复本府,以便查办。等因到院。查本院右院判邵正文于乾隆十九年九月二十六日奉特旨升授左院判,所有右院判任内降三级留任之案已满三年,至三年之内并无另案降级、罚俸、停俸。所有从前降级应否随带于新任或已销除之处,应听吏部咨复。相应咨呈贵府查照施行。

须至咨呈者,右咨呈总管内务府。

总管内务府为遵旨议处太医院宫值御医王炳等事奏折

乾隆二十年七月二十四日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遵旨严加议处事。

乾隆二十年七月十七日奉旨:近来宫值御医等诊视脉理甚属怠忽不堪,著交总管内务府大臣严加议处。钦此。钦遵。查王炳、邵正文、孙延柱、查永泰、栗坚、王育、张如璠学艺既属平庸,每遇诊脉复又观望,互相推诿,相沿陋习,甚属不堪,应将伊等均照溺职例革职。若概行革退,伊等反得侥幸闲散,可否仍令在院效力赎罪行走之处,出自圣恩。

为此,谨奏请旨。

乾隆二十年七月二十四日具奏,奉旨:王炳等俱着革职留任。钦此。

吏部为抄录太医院院使王炳等开复上谕事致内务府咨文

乾隆二十一年七月十九日

吏部为钦奉上谕事。

考功司案呈,内阁抄出汉字旨意一道。相应抄单知照可也。

须至咨者,右咨内务府。

计粘单一纸

附件吏部抄录太医院院使王炳等从前革职之案着开复事上谕

乾隆二十一年七月十六日

乾隆二十一年七月十六日奉旨:太医院院使王炳,院判邵正文,御医孙延柱、查永泰、栗坚、王育、张如璠等,所有从前革职留任之案,俱著加恩开复。钦此。

果亲王为太医院圆明园值班医员擅自下班事奏折

乾隆二十四年六月

和硕果亲王臣弘瞻谨奏,为参处事。

臣于本月十九日因偶中暑热,午刻传大夫一员诊视,不意太医院值房大方脉竟无一人,来一学徒赵连玺,讯据换班之医员未到,而该班者竟自下班。伏思圆明园医员住班,原为以备上传或内外各处人等倘有一时病症随传随到,以救人为要。伊等接班之医员未到,而住班者竟自进城,以致空班,甚属不合,相应交该处查明议处。其堂官平日漫无约束稽察,咎实难辞,请一并交内务府查议外。又,查太医院值房与药房相近,嗣后值班之医员人数、花名,每日呈报药房,以备不时查考。

每逢换班之日,下班、接班之人同到药房报明,方准下班。如此,则于官差不致有误矣。

为此,谨奏请旨。

总管内务府为太医院圆明园值班医员擅自下班拟依例罚俸事奏折

乾隆二十四年闰六月三十日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议处事。

乾隆二十四年闰六月二十一日据和硕果亲王奏称,臣于本月十九日因偶中暑热,午刻传大夫一员诊视,不意太医院值房大方脉竟无一人,来一学徒赵连玺,讯据换班之医员未到,而该班者竟自下班。伏思圆明园医员住班,原为以备上传或内外各处人等倘有一时病症随传随到,以救人为要。伊等接班之医未到,而住班者竟自进城,以致空班,甚属不合,相应交该处察明议处。其堂官平日漫无约束稽察,咎实难辞,请一并交内务府查议外。又,查太医院值房与药房相近,嗣后值班之医员人数、花名,每日呈报药房,以备不时查考。每逢换班之日,下班、接班之人同到药房报明,方准下班。如此,则于官差不致有误。等因具奏。奉旨:这所奏旷班医官,著交内务府议处。该堂官亦著一并查议具奏。其值班医官职名不必交药房稽查,果亲王即酌量稽查。钦此。钦遵。随将应行议处之值班、接班医官职名,并应行查议之该堂官职名,有无加级、纪录、另案降罚之处,交太医院查报去后。兹据呈称,查十九日住班中宫值系医士陈维禧,是日奉旨前往南府看差,接班恩粮吴伟到时即赴果亲王花园医治用药。六值恩粮杨嵩禧万寿山看差,效力医生赵连玺亦曾到园用药。此内惟住班恩粮李思永接班,医士王文秀下班,接班少迟。至本院堂官向系轮流值日,院使王炳于本月十七日奉旨派出随侍木兰,十八日进城办理俸银、马匹行文事务,右院判施世琦丁忧,均无庸开送职名。十九日值日堂官系左院判孙埏柱。等因呈报前来。

查定例内开,各部院衙门章京、笔帖式轮流当月,如互相推诿以致旷班者,将未经转交离署之员照旷班例罚俸一年,推诿不接班之员照推诿例罚俸一年。等语。今据太医院呈称,院判施世琦丁忧,医士陈维禧、恩粮杨嵩禧各经奉差,恩粮吴伟已经赶到,即赴果亲王花园医治用药,效力医生赵连玺在彼住班并无旷班遗误,均应毋庸议外。查医官轮流值班,原为听候不时传唤差使,每当换班之日,自应互相睹面交代后再行下班。乃恩粮医士李思永系是日应行下班之人,并不等候接班之人交代辄行下班;医士王文秀系是日应行接班之人,不即前往接换,迁延迟滞,以致旷班,均属不合,应将医士李思永、王文秀均照旷班、推诿例,各罚俸一年。伊等系食钱粮,应各罚钱粮一年。至太医院堂官有稽察医员之责,其医士等旷班之处平日满无觉察,咎实难辞,应将左院判孙埏柱照旷班员役失于查出者罚俸三个月例,罚俸三个月。再,查院使王炳虽系派出随侍木兰之员,但尚未起程,其失查员役旷班例应议处,乃臣衙门行文催查至再,惟以派出随侍木兰为辞,希冀侥免,抗不开送职名,殊属不合,应请将院使王炳除照例罚俸三个月外,再加罚俸六个月,以示儆戒可也。

为此,谨奏请旨。

(粘条:)于乾隆二十四年闰六月三十日交奏事员外郎伊星阿等具奏,本日奉旨:依议。钦此。

应行办理之处俱系本司承办。等因。笔帖式穆特布玺来说。

太医院院使王炳等为诉告新收药材分赔价银原委等事奏折

乾隆二十五年三月初四日

太医院院使臣王炳等谨奏,为吁恳天恩,俯赐矜全事。

窃臣等至微极贱,荷蒙皇上豢养有年,凡应行办理事件敢不实心慎重,以期仰报高深于万一。今接药库来文,果亲王奏复去年冬季新收药味应得价银,着令臣等分赔十分之一。等因具奏。奉旨:知道了。钦此。行知到院。伏查药库新收药味,其分取支用不止臣衙门一处,臣等所司不过凭方取药一条,即间有奉差出外应行药味者,若按数计算,断不致有四百六十二两之多。其他处取用,臣等又例不得过问,药库不为分晰,笼统以新收之数尽归臣等名下支用,实属屈抑。即使嗣后慎加省用,究于何处见其撙节。况一季之内必有所存余药,自当明白声叙,不应含混完结。臣等技业小臣,仰藉天恩,赏给俸禄钱粮,以资内廷当差。去岁已经被参罚俸,今又以如此含糊之事奏令赔补,圣明在上,若不备细陈奏,势将累无底止。至臣等屡经被参之由,初缘果亲王不时传唤,各科承值人员如遇他处看差到去稍迟者即为旷误班期,或有时指名传唤堂官,臣等日侍内廷不能分身前往亦为抗拒,并于承看大内差务谕令启知,臣等更不敢私行具启。再如臣衙门吏目马瑞图前经奉旨差往易州,看视总管佛伦疮症,并未领取官参、肉桂,回京之日将马瑞图传至药库,口称王谕,传谕堂官,将人参、肉桂分写佛伦方内,以凭销算。臣等回称并未经手领用,断不敢通同朦混,究不知此项人参、肉桂作何归结。此皆臣等过于认真,以致触怒果亲王,是以屡行参处。虽叠蒙皇上曲赐矜全,臣等实赧颜无地。昨日又经参奏,后蒙天恩,将原折赐阅。臣等闻命之下,感激涕零,若不泣诉圣明之前,则微末小臣实无可生之路矣。

谨冒死渎奏,臣等不胜惶悚战栗之至。

为遵旨询问果亲王太医院新收药材分赔价银等事奏片

【乾隆二十五年三月初六日】

臣等遵旨将院使王炳等奏折交果亲王阅看。据奏,上年冬季新收药味一千零伍拾斤,价银四百六十二两,照一成核减,奏明移咨太医院查照办理去后。太医院并未分晰应赔若干药味之处,请示管理药房办理。即以四百六十二两计算,该院亦只赔四十六两二钱,何得称尽归太医院赔补。且该院各科承值人员向来从无传唤之事,该堂官日侍内廷亦并不曾传唤,又何得有传唤不到即为抗拒之语。至所奏承看大内差务谕令启知,更属妄诞,并无其事。再,马瑞图奉旨差看佛伦疮症,曾令携带参、桂,以备需用。彼时亦并未用,现在亦未入开销。王炳等奏称药库口传王谕,令将参、桂开入佛伦方内销算,并无凭据。王炳等不过因有泰参奏伊等旷徇之事,故有此奏。其所指各情节,谨据实奏闻。等语。谨奏。

为询问太医院院使王炳等新收药材分赔价银等事奏片

【乾隆二十五年三月初六日】

臣等询问院使王炳的。据称,果亲王奏内冬季药味共一千零五十斤,价银四百六十二两未必尽属势所必需。查本衙门按症立方,各家著人持方赴库取药,自有方存药库可据。奏内令赔补十分之一,炳等以取用药味不止本衙门一处,并不分晰数目,实属屈抑,原未有全赔银两之语。至不时传唤医员并指传堂官一事,现在孙埏柱、施世琦俱经传唤,并未到去。其各科人员如大方脉吴伟、王文秀、曹廷梅、张维新等,俱经赴府赴园看视病症。即如本月初三日,现传外科吏目刘正方、小方脉吏目陈增赴府看差,此即明据。其传唤之人,或库官,或太监,或苏拉,日久人多,难以悉记。再,炳等承看大内差务谕令启知,实系果亲王面谕,不敢虚诬。除不遵行外,不便暗记档案。至于人参、肉桂谕令开入佛伦方内一事,实系包衣大赵、二黑将马瑞图屡传至药库,口称王谕,令传知堂官开销参、桂。马瑞图将王谕记回禀知,是以将实系未经领用不敢开销之处备具印文移复在案。本衙门现有印档可据,药库已有印文存验。况此项参、桂如果马瑞图带去,何以至今并不催缴。等语。谨奏。

(粘条:)乾隆二十五年三月初六日交总管太监王常贵转奏,奉旨:知道了。果亲王不用管药房。钦此

总管内务府为遵旨察议太医院用药用人诸弊事奏折

乾隆二十五年三月二十日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请旨事。

乾隆二十五年三月初二日和硕果亲王奏称,查得太医院院使、院判、御医、吏目、医士、恩粮、效力人等,共计一百五十余员,其升转、告休、病退等故,俱由该堂官自行办理,药房概不与闻。至于内外各处人员所用药味,俱凭该员所报药方按数支发,其多寡数目虽经臣节次晓谕驳诘,究属无凭。大凡该堂官所看人员、所立方剂,该属每多附和。向蒙圣明洞鉴,曾降谕旨,俾堂官、医员嗣后务须屏除从前瞻顾之陋习,凡遇诊视病症必各抒己见,竭力医治,无得仍蹈前辙,互相附会。奈日久奉行渐弛,以致病者往往经年累月,不见收功。臣究其故,闻得近年以来,该堂官于同类中多所援引姻戚子弟,互相朋比。如曹廷梅者,系院使王炳之婿;刘世基者,系院判施世琦之妻舅。虽例无回避,但不数年间,何得辄补吏目、医士。又如外科马士俊、马瑞图、马瑞麟,系父子叔侄,今俱充为吏目、医士,尤属情弊显然。更有武明贵者,现充正骨科医士,乃身在南城宴乐居贸易,夫既身膺名器,何得任其南城开设饭铺,殊属有玷官箴。再,查得太医院遇有缺出挑补时,固当以其技艺为准,不必论以年限,然竟有才充未久而辄越行走多年之人。其他行走属员于该堂官稍有不合者,在御医、吏目等未免有派累之苦,在医士、恩粮、效力人等未免阻其升进之阶,是以或因病告退,或自行请休,其实仍在外行医,其中难保无一二脉理明通之人。显系该堂官并不仰体皇上济人利物之圣心,一惟瞻徇袒护所致。臣请该堂官交内务府严察分别治罪外,嗣后太医院凡有升补、差委、告退等故,著该堂官声明药房、臣,公同查办。如此,则该堂官自不能高下其手,即药味之多寡得以稽查,钱粮亦不致浮冒。等因具奏。奉旨:著内务府察议具奏。钦此。钦遵。

查原奏内称,该堂官于同类中多所援引姻戚子弟,互相朋比。如院使王炳之婿曹廷梅、院判施世琦之妻舅刘世基。又如马士俊、马瑞图、马瑞麟父子叔侄,今俱充为吏目、医士。又称正骨科医士武明贵开设饭铺,有玷官箴。等语。臣等查得,曹廷梅、刘世基系王炳、施世琦亲属,马士俊、马瑞图、马瑞麟系父子叔侄,虽例无回避,伊等俱系亲属,其中互相援引之弊势所不免。若交该堂官自行甄别去留,仍恐不无瞻徇袒护。伏思医官等技艺之优劣,臣等虽不能深知,但看得现今太医院人员内技艺日见其颓,每遇诊视疾病不能指实症候,即时医治痊可者不一而足。此皆由该堂官等平时漫不经心失于查察之所致。今既经和硕果亲王参奏,应将堂官王炳、孙埏柱、施世琦均照失查例,各罚俸一年。伊等虽有纪录,不准抵销,以示炯戒。嗣后挑补医士,务令该堂官秉公遴选,分别查办。倘仍事援引不行秉公办理,别经查参,将该堂官从重治罪。至武明贵系微末医士,且其开设饭铺贸易营生例无明禁,其所参武明贵开设饭铺有玷官箴之处毋庸议。再,查太医院医士等升补、差委、告退等事,事隶该院,由来已久,嗣后若令其声明药房公同查办,诚恐各怀意见,不惟彼此掣肘,而该堂官反得藉此推诿谢责。其所奏嗣后凡有升补、差委、告退等故,著该堂官声明药房公同查办之处,亦应毋庸议可也。

为此,谨奏请旨。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4103号-1京ICP备19034103号-2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40053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