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史研究 > 文献档案 > 文献整理
光绪朝大阿哥溥儁档案
作者: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责编:

来源:《历史档案》2021年01期  发布时间:2021-05-07  点击量:230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着贝勒载漪之第二子命名为溥儁事谕旨

光绪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光绪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由内阁抄出,奉旨:贝勒载漪之第二子着命名溥儁。钦此。

端郡王门上为光绪二十年溥儁应入小考事呈报

光绪二十年八月

多罗端郡王门上为呈报事。

准宗人府文称,本年应入小考之王公子弟十岁以上应封宗室并未及岁之贝勒、贝子、公,不兼职任世职章京、荫生等,均应考试。等语。今本王之第二子溥儁现年十岁,应入小考,相应开具三代,呈报宗人府查照办理可也。

曾祖和硕瑞怀亲王,祖多罗瑞敏郡王,父多罗端郡王。

端郡王门上为光绪二十年溥儁应入大考事呈报

光绪二十年八月

多罗端郡王门上为呈报事。

光绪二十年端郡王第二子溥儁应入大考事。

准宗人府文称,查王公子弟十岁以上应封宗室,并未及岁之贝勒、贝子、公、世职章京、荫生大考,向于每年十月内奏请钦派王大臣考试一次。等语。今本王之第二子溥儁现年十岁,应行入考,相应开具三代,呈报宗人府查照办理可也。

曾祖和硕瑞怀亲王,祖多罗瑞敏郡王,父多罗端郡王。总管内务府为领取进贡端郡王之子溥儁等应得回赏福字等物品事致宗人府等处片

光绪二十年十一月初九日

总管内务府为片行事。

光绪二十年十一月初九日本府大臣面奉懿旨,交出此次进贡之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等八员,掌京城扎萨克达赖喇嘛印务土观呼图克图等四十三员,御前行走阿拉善扎萨克和硕亲王多罗特色楞等二十四员,各回赏福字一方,寿字一方,如意一柄,蟒袍面一件,大卷尺头二匹。等因交出。相应片行贵府、院、处务于即日出具印领,派员赴本府庆典处领取分放。因用印不及,径行白片可也。

须至片者,右片行宗人府、理藩院、侍卫处。

赏给翎支缎匹清单光绪二十年十一月十四日

奉恩辅国公溥钊旨着赏给缎匹。应封宗室溥继旨着赏给翎支缎匹,旨着赏给缎匹。应封宗室溥儁旨着赏给翎支缎匹,旨着赏给缎匹。应封宗室溥琳旨着赏给翎支缎匹,旨着赏给缎匹。应封宗室溥

旨着赏给翎支缎匹,旨着赏给缎匹。七品荫生宪章旨着赏给翎支缎匹,旨着赏给缎匹。

端郡王载漪为派护卫领取溥儁等赏项事致宗人府门文

光绪二十年十一月

多罗端郡王为出具门文事。

据宗人府庆典处准内务府文称,光绪二十年十月二十九日本府大臣面奉懿旨,交出此次进贡之溥儁、毓峖等各赏福字一方,寿字一方,如意一柄,蟒袍面一件,大卷尺头二匹。等因前来。令本门上派二等护卫顺寿持具门文赴贵府领取可也。

端郡王门上为查明光绪十三年正月至二十一年七月应入应改事件事呈报

光绪二十一年七月

多罗端郡王门上为呈报事。

黄档房知会内称,所有光绪十三年正月初一日起,至本年七月底止,一切应入应改事件,均应纂入等语。今本王于光绪十三年十二月十六日奉旨派管宴大臣,光绪十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奉旨管理健锐营,光绪十五年四月二十六日奉旨赏加郡王衔,光绪十五年六月二十三日奉旨补正白旗领侍卫内大臣,光绪十五年八月初八日奉旨补阅兵大臣,光绪十六年正月初八日奉旨总理行营,光绪十六年四月十二日奉旨稽查七仓事务,光绪十七年正月二十八日奉旨补查城大臣,光绪十七年十一月初五日奉旨在御前大臣上学习行走,光绪十七年十一月十一日奉旨调补正黄旗领侍卫内大臣。又,本王之第一子、头等镇国将军溥僎于是年十二月十九日婚娶镶蓝旗满洲兆珏佐领下即选道惠纶之女兀扎喇氏为妻。又,本王于光绪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奉旨补后扈大臣,光绪十八年六月十四日奉旨稽查火药局事务,光绪十八年七月二十五日奉旨补放崇文门正监督。又,本王之子头等镇国将军溥僎之妻于光绪十九年二月十四日午时生第一子名毓峖。又,本王于是年六月十九日奉旨管理新旧营房,是年八月二十九日奉旨补授宗人府左宗人,是年九月初六日奉旨补授御前大臣,十年九月十四日奉旨管理左翼觉罗学。光绪二十年正月初一日奉懿旨晋封端郡王,是日本王之子溥僎奉懿旨晋封头等镇国将军。又,溥僎于是年三月初三日奉旨补备引大臣。又,本王于是年七月十六日奉旨管理神机营事务。又,本王滕妾赵延之女赵佳氏于是年十月初五日亥时生第一女。又,本王于是年十一月初三日奉旨管理火器营。又,本王第二子溥儁于十年十一月十四日奉旨赏戴花翎。又,本王之第一子溥僎于光绪二十一年二月初五日奉旨补前引大臣。又,溥僎之妻于十年四月初八日酉时生第一女。

相应呈报黄档房可也。

端郡王门上为溥儁应入光绪二十二年大考事呈报

光绪二十二年八月

多罗端郡王门上为呈报事。

准宗人府文称,查王公子弟十岁以上应封宗室并未及岁之贝勒、贝子、公、世职章京、荫生大考,向于每年十月内奏请钦派王大臣考试一次,现届查办之期。等因前来。今本门上宗室溥儁年十二岁,应行入考,相应开具三代,呈报宗人府查照办理可也。

曾祖和硕瑞怀亲王,祖多罗瑞敏郡王,父多罗端郡王。

端郡王门上为溥儁应入光绪二十四年小考事呈报

光绪二十四年八月

多罗端郡王门上为呈报事。

准宗人府文称,查本年应入小考之王公子弟十岁以上应封宗室并未及岁之贝勒、贝子、公、世职章京、荫生均应入考。等因。今本王之第二子溥儁年十四岁,应行入考,相应呈报宗人府可也。

端郡王门上为溥儁应入光绪二十四年大考等事呈报

光绪二十四年九月

多罗端郡王门上为呈报事。

准宗人府咨称,查王公子弟十岁以上应封宗室并未及岁之贝勒、贝子、公、世职章京、荫生大考,向于每年十月内奏请钦派王大臣考试一次。等语。今本王之第二子宗室溥儁年十四岁,应行入考,相应开具三代,并声明业经带过引见,为此呈报宗人府可也。

曾祖和硕瑞怀亲王,祖多罗瑞敏郡王,父多罗端郡王。

着赏给溥儁等头品顶戴事上谕光绪二十五年正月十三日

光绪二十五年正月十三日内阁钦奉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皇太后懿旨:载濂之子溥偁、载漪之子溥儁、溥伦之子毓嶟、溥僎之子毓峖均着加恩赏给头品顶戴。钦此。

端郡王门上为溥儁应入小考事呈报

光绪二十五年八月

多罗端郡王门上为呈报事。

准宗人府文称,查王公子弟十岁以上应封宗室,并未及岁之贝勒、贝子、公、世职章京、荫生及不兼职任之世职章京小考,现届查办之期。等因前来。今本王第二子宗室溥儁年十五岁,应行入考,相应开具三代,呈报宗人府可也。

曾祖和硕瑞怀亲王,祖多罗瑞敏郡王,父多罗端郡王。着以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承继为穆宗毅皇帝之子事上谕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内阁奉朱谕:朕以冲龄入继大统,仰承皇太后垂帘听政,殷勤教诲,巨细无遗。迨亲政后,复际时艰,亟思振奋图治,敬报慈恩,即以仰副穆宗毅皇帝付托之重。乃自上年以来,气体违和,庶政殷繁,时虞丛脞。惟念宗社至重,是以吁恳皇太后训政,一年有余,朕躬总未康复,郊坛宗社诸大祀弗克亲行。值兹时事艰难,仰见深宫宵旰忧劳,不遑暇逸,抚躬循省,寝馈难安。敬念祖宗缔造之艰,深恐弗克负荷。且追维入继之初,恭奉皇太后懿旨,俟朕生有皇子,即承继穆宗毅皇帝为嗣。此天下臣民所共知者也。乃朕痼疾在躬,艰于诞育,以致穆宗毅皇帝嗣续无人。统系所关,至为重大,忧思及此,无地自容,诸病何能望愈。用是叩恳圣慈,于近支宗室中慎简元良,为穆宗毅皇帝立嗣,以为将来大统之归。再四恳求,始蒙俯允,以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承继为穆宗毅皇帝之子。钦承懿旨,感幸莫名。谨当仰遵慈训,封载漪之子溥儁为皇子,以绵统绪。将此通谕知之。钦此。

着溥儁在弘德殿读书等事上谕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内阁奉上谕:大阿哥正当典学之年,嗣后大内着在弘德殿读书,驻跸西苑着在万善殿读书。派崇绮充师傅授读,并派徐桐常川照料。钦此。

着派溥儁至大高殿等处恭代行礼事上谕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内阁奉上谕:明年正月初一日,大高殿、奉先殿、寿皇殿三处着派大阿哥溥儁恭代行礼。钦此。

为恭备大阿哥位下分例着交各司处开单报堂事等堂谕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由堂抄出堂交,奉世、立大人谕,所有应行恭备大阿哥位下分例,着交各司处将应备一切事宜详细开单,刻即报堂。特谕。莫误。此交该作抄去,务须详细查明有无应行预备一切事宜,赶紧查明呈报档房,以凭报堂,千万莫误。

特交:金玉作桂林、铜

作毓群、匣裱作文顺、油木作熙索、灯裁作连祥。

由堂抄出堂交,堂郎中奉各堂大人谕,所有应行预备大阿哥一切差务,着传知各司处,将有无应行预备之处,限三日内详报堂。莫误。

此交:金玉作、铜

作清泰,匣裱作文兴,油木作清惟,灯裁作做钟处扎普占。

着大阿哥溥儁及王贝勒等元旦在皇极门内行礼事懿旨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内阁钦奉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皇太后懿旨:礼部奏元旦令节行礼礼仪各折片,明年元旦皇帝在宁寿宫行礼后,予仍御皇极殿受贺,大阿哥溥及王、贝勒等在皇极门内行礼,二品以上文武大员在皇极门外行礼。钦此。礼亲王世铎等为敕封皇子恭贺皇上事奏折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和硕礼亲王臣世铎等诸王、贝勒、文武大臣等跪奏,为恭折上贺,仰祈圣鉴事。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钦奉朱谕:为穆宗毅皇帝立嗣,封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为皇子。等因。钦此。臣等跪聆之下,欣幸莫明。

伏以肇宝祚之昌,期万年 禄;衍银潢之庆,泽百世本支。爱立亲亲,遍垓埏而颂祷;礼行贵贵,传统绪以灵长。钦惟懋昭圣德,厚正人伦。念大宝之躬膺,萝图是纂;思后昆之垂裕,瓞绪长绵。爰重燕谋,载颁凤诏。仰惟穆宗毅皇帝治奉三无,功弥九有。宗祧付托,早深眷顾之怀;基业光昌,乃见亲贤之选。庆关庙社,喜溢宫廷。俾炽而昌,衍嘉祥于枫陛;克开厥后,慰殷盼于萱闱。臣等大典欣逢,隆恩渥被。偕同僚而舞蹈,喜见东宫典学之年;遍率土而瞻依,幸际南面称觥之盛。

所有臣等欣忭下忱,谨合词缮折恭贺天喜,伏祈皇上圣鉴。谨奏。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具奏,奉旨:知道了。钦此。

直隶总督裕禄为敕封皇子恭贺皇太后事奏折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头品顶戴北洋大臣·直隶总督奴才裕禄跪奏,为恭折上贺,仰祈慈鉴事。

窃恭阅邸钞,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钦奉朱谕:为穆宗毅皇帝立嗣,封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为皇子。等因。钦此。奴才跪聆之下,欣幸莫明。

伏以彤闱集庆,颂孙曾而百世其昌;紫极凝厘,念宗

而万年有道。咏徽音于椒殿,婺宿腾辉;启瑞应于萝园,前星朗耀。钦维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皇太后陛下坤珍式阐,豫顺延和。垂懿训于两朝,尊亲备福;衍宗支于九庙,统绪钦承。肇建青宫,主器仰汤孙之重;承欢丹陛,含饴慰尧母之心。奴才幸际昌期,欣逢盛典。仰惟穆宗毅皇帝业盛中兴,猷敷建极。璇源再浚,耿光扬圣世之谟;玉叶重荣,从统惬敷天之望。从此云礽有托,绵瓜瓞而寰海咸清;日进无疆,绍箕裘而皇图永固。

所有奴才欣幸下忱,谨缮折恭贺天喜,伏乞皇太后慈鉴。谨奏。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三十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直隶总督裕禄为敕封皇子恭贺皇上事奏折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头品顶戴北洋大臣·直隶总督奴才裕禄跪奏,为恭折上贺,仰祈圣鉴事。

窃恭阅邸钞,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钦奉朱谕:为穆宗毅皇帝立嗣,封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为皇子。等因。钦此。奴才跪聆之下,欣幸莫明。

伏以帝统相承,夙重建储之令典;皇图式廓,宜占主器之羲爻。衍玉叶以延祥,固本支于百世,选银潢而授箓,传统绪于万年。钦惟皇帝陛下道洽三无,恩推九有。绍丕基于先圣,每怀付托之非有;思垂裕于后昆,俾永灵长于无极。青宫早建,慰臣民拱极之情;紫禁常依,博圣母含饴之乐。仰维穆宗毅皇帝泽普如春,功昭函夏。贻谋燕翼,如旭日之再中;宣布鸾奏,卜普天之同庆。祚延宗社,喜溢宫闱。奴才忝领畿疆,恭逢盛典。向尧阶而舞蹈,喜睹亲亲贵贵之仪;睦舜陛以趋跄,愿祝继继绳绳之盛。

所有奴才欣幸下忱,谨缮折恭贺天喜,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三十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东河总督任道镕为敕封皇子恭贺皇太后事奏折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头品顶戴河东河道总督臣任道镕跪奏,为恭折上贺,仰祈圣鉴事。

窃臣于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恭读电抄朱谕:钦承懿训,以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承继为穆宗毅皇帝封为皇嗣,以绵统绪。等因。钦此。臣等跪聆之下,欣幸莫明。

钦惟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皇太后恩周万汇,庆洽中兴。手定太平,慈训常昭于累叶;躬扶景运,帝基克绍夫千秋。居璇宫而肃母仪,皇皇穆穆;披玉牒以传宗社,继继绳绳。主鬯预储,裕贻谋于燕翼;含饴式乐,征衍庆于螽斯。凡被照临,同殷颂戴。臣茭防职领,葵向心倾。值金瓯玉烛之时和,起荣光而纪瑞;随壤击衢歌以进颂,祝皇极于无疆。

所有微臣欢忭下忱,谨缮折叩贺圣喜,伏乞皇太后慈鉴。谨奏。

(朱批:)知道了。

东河总督任道镕为敕封皇子恭贺皇上事奏折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头品顶戴河东河道总督臣任道镕跪奏,为恭折上贺,仰祈圣鉴事。

窃臣于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恭读电抄朱谕:钦承懿训,以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承继为穆宗毅皇帝封为皇嗣,以绵统绪。等因。钦此。钦惟皇上乾坤启泰,天地无私。勤宵旰而多劳,以安国步;维宗社为至重,特沛纶音。圣人宏达,孝之规垂后昆而锡祜;至德笃友,于之爱建宗子于维城。此实巍焕难名,仰休征于旷代;愿祝勋华愈盛,绵宝箓于无疆。臣职领东河,心倾北阙。歌亿万年灵长之祚,迓元会而呈祥;综二千里兖豫之氓,滨宣防而介福。

所有微臣欢忭下忱,谨缮折叩贺天喜,伏乞皇上睿鉴。谨奏。

(朱批:)知道了。

河南巡抚裕长为敕封皇子恭贺皇太后事奏折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头品顶戴河南巡抚奴才裕长跪奏,为恭折上贺,仰祈圣鉴事。

窃奴才于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恭奉电传上谕:钦承懿训,以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承继为穆宗毅皇帝封为皇嗣,以绵统绪。等因。钦此。仰见圣慈帝孝,千载一时,薄海臣民,同深欢忭。

钦惟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皇太后道协恒贞,德齐坤厚。璇闱式教,合尧文舜典为一书;玉叶封储,衍圣子贤孙于万禩。帝祝萱宫之寿,称兕觥而酌酒欢承;师传兰舍之经,谋燕翼而含饴乐遂。圣德允符乎乾健,定顺序而安舒;慈怀益慰夫颐和,介永绥之福禄。彤章远播,黎庶同欣。奴才忝握疆符,恭逢钜典。揽河洛图书之丽,聿征盛世嘉祥;听承平雅颂之盛,敬效康衢讴祝。

所有奴才欢忭下忱,理合缮折叩贺圣喜,伏乞皇太后圣鉴。谨奏。

(朱批:)知道了。

河南巡抚裕长为敕封皇子恭贺皇上事奏折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头品顶戴河南巡抚奴才裕长跪奏,为恭折上贺,仰祈圣鉴事。

窃奴才于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恭奉电传上谕:钦承懿训,以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承继为穆宗毅皇帝封为皇嗣,以绵统绪。等因。钦此。仰见皇上至孝悦亲,大公笃爱。跪读之下,欣忭莫名。

钦惟皇上乾符立极,鼎祚永昌。恪奉慈仪,以养志承欢为要道;睠怀宗祏,作迪前启后之宏谋。慎选贤良,迈训储于唐室;礼隆保傅,稽教胄于虞廷。庇葛磊而福履常绥,天眷佑褆躬之健;衍椒蕃而贞恒不息,皇图巩郅治之隆。九有胪欢,万方普庆,仰瞻圣德,颂遍寰区。奴才忝抚中圻,恭逢盛典。际百五日韶光初转,正随嵩岳以山呼;愿亿万年景运无疆,敬效华封之巷祝。

所有奴才欣忭下忱,理合缮折叩贺天喜,伏乞皇上睿鉴。谨奏。

(朱批:)知道了。

为大阿哥诣皇太后前请安等事宜行程路线事致内务府知照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大阿哥明日诣皇太后前请安毕,巳初德昌门外迤东乘马,出西苑门,进西华门,至隆宗门外下马,进内右门,出苍震门,进蹈和门,至阅是楼随侍毕,午初至养性殿抱厦上等候。与王大臣等诣皇太后前请安毕,出蹈和门,进苍震门,出内右门,至隆宗门外乘马,出西华门,进西苑门,至德昌门迤东下马,至颐年殿随侍毕,还本住处。相应知照贵衙门可也。

须至知照者。右知照内务府。

首领祥福为传知张得安为乾清宫六品官职总管兼当大阿哥谙达差使等事传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十二月二十四日首领祥福奉旨:总管宋进禄等为中海六品官职总管,张得安为乾清宫六品官职总管兼当大阿哥谙达差使。钦此。将伊官职照例咨部。其张得安系镶黄旗双顺管领下,每月现食七两钱粮米,仍照常得给。差首领滕进喜传。

领侍卫内大臣处为大阿哥诣皇太后前请安道新喜等事宜行程路线事致内务府咨文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三十日

领侍卫内大臣处为咨行事。

皇太后明日召见毕,辰初乘轿出蕉园门、东三座门,进景山西门,至寿皇殿拈香行礼毕,乘轿由西山道出北上门,进神武门、顺贞门,还宫。辰正二刻乘轿出苍震门,进蹈和门,还乐寿堂,升宝座,受礼毕,至阅是楼看戏。用膳毕,巳正二刻,乘轿出宁寿门、皇极门、锡庆门,由协和门、熙和门,出西华门,进西苑门,至颐年殿看戏。用膳毕,还仪鸾殿。钦此。

又,大阿哥明日诣皇太后前请安,道新喜毕,辰初出德昌门外下马,出景运门,进诚肃门,至奉先殿恭代拈香。行礼毕,至诚肃门外乘马。至锡庆门外下马,进皇极门,至宁寿门东边等候。皇太后升皇极殿宝座,与诸王大臣等行三跪九叩礼毕,出皇极门,至锡庆门外乘马。至蹈和门外下马,至乐寿堂等候,皇太后前随从跪递如意毕,出蹈和门,进苍震门。至乾清宫丹阶下等候。皇上升乾宫宝座,与王大臣等在檐前行三跪九叩礼毕,巳初二刻出顺贞门外乘马,出神武门,至大高殿东栅栏外下马。至大高殿恭代拈香行礼毕,出东随墙门,进景山西门。至寿皇殿恭代拈香行礼毕,由西山道出北上门,进神武门、顺贞门,出苍震门,进蹈和门。至阅是楼随侍毕,出蹈和门,进苍震门,出内右门,至隆宗门、颐年殿随侍毕,还本住处。

右咨内务府。

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为立端郡王之子溥儁为皇子事致各国使臣照会稿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

为照会事。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钦奉朱谕:朕以冲龄入继大统,仰承皇太后垂帘听政,殷勤教诲,巨细无遗。亟思振奋图治,敬报慈恩,即以仰副穆宗毅皇帝付托之重。乃自上年以来,气体违和,庶政殷繁,时虞丛脞。且追维入继之初,恭奉皇太后懿旨,俟朕生有皇子,即承继穆宗毅皇帝为嗣。此天下臣民所共知者也。乃朕痼疾在躬,艰于诞育。统系所关,至为重大。用是叩恳圣慈,于近支宗室中慎简元良,为穆宗毅皇帝立嗣,以为将来大统之归。再四恳求,始蒙俯允,以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承继为穆宗毅皇帝之子。钦承皇太后懿旨,感幸莫名。谨当仰遵慈训,封载漪之子溥儁为皇子,以绵统绪。等因。钦此。本衙门维中国与贵国素敦睦谊,兹值封立皇子,理合备文布告。除由本国出使贵国大臣照会贵国政府外,相应照会贵爵大臣可也。

须至照会者。

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为立溥儁为皇子等事致出使大臣杨儒等电报光绪二十六年正月初四日

上年十二月廿四钦奉朱谕:朕以冲龄入继大统,仰承皇太后垂帘听政,亟思奋兴图治,敬报慈恩,即以仰副穆宗毅皇帝付托之重。追维入继之初,恭奉皇太后懿旨,俟朕生有皇子,即承继穆宗毅皇帝为嗣。此天下臣民所共知者。乃朕痼疾在躬,艰于诞育。统系所关至重。用是叩恳圣慈,于近支宗室中慎简元良,为穆宗毅皇帝立嗣,以为将来大统之归。再四恳求,始蒙俯允,以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承继为穆宗毅皇帝之子。谨当仰遵慈训,封载漪之子溥儁为皇子,以绵统绪。等因。钦此。又廿八日钦奉皇太后懿旨,明年皇帝三旬寿辰,应行典礼着各衙门查例具奏。钦此。除由本署照会各驻使并咨达外,应先电知贵大臣钦遵,仍俟咨到,再照会外部。豪。并转吕、罗、裕三,伍、徐两使

注:

即出使大臣吕海寰、罗丰禄、裕庚、伍廷芳、徐寿朋。

着责成徐桐等保奏品学兼优者侍奉大阿哥读书事上谕光绪二十六年正月初五日

光绪二十六年正月初五日内阁奉上谕:前经降旨令崇绮充大阿哥师傅,在内授读,并派徐桐常川照料。现在大阿哥典学伊始,读书课程关系紧要,着责成徐桐、崇绮选择品学兼优者二三员据实保奏,候旨简用。钦此。

安徽巡抚邓华熙为敕封皇子恭贺皇太后事奏折

光绪二十六年正月初六日

头品顶戴调补山西巡抚·安徽巡抚臣邓华熙跪奏,为恭贺天喜,仰祈圣鉴事。窃臣恭阅电传邸钞,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奉上谕:朕自冲龄入承大统,上年以来,气体违和,敬念祖宗缔造之艰,深恐弗克负荷。追维入继之初,恭奉皇太后懿旨,俟朕生有皇子,即承继穆宗毅皇帝为嗣。关系至为重大。忧思及此,叩恳圣慈,于近支宗室中慎简贤良,为穆宗毅皇帝立嗣。再四恳求,始蒙俯允,以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承继为穆宗毅皇帝之子,以绵统绪。等因。钦此。凤纶宣布,凫藻胪欢。

钦惟我皇太后德厚坤元,流光泰运。璇宫宣训,施母教而式扩鸿图;宝册敷文,裕孙谋而喜赓燕翼。温诏秉承夫慈命,择亲藩笃庆之贤;元良教育于英年,绵列圣递传之绪。先帝神安于天上,鸿祚绵长;下民望惬于寰中,蛾忱倾向。臣忝膺疆寄,欣际时和,钦皇嗣之延庥,享天心之丕应,奉彝训而昭聪听,万斯年之绳武肇基,演福畴以验会归。五者备而休征咸叙。

所有微臣欢忭下忱,谨缮折叩贺天喜,伏乞皇太后圣鉴。谨奏。

光绪二十六年正月二十三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安徽巡抚邓华熙为敕封皇子恭贺皇上事奏折

光绪二十六年正月初六日

头品顶戴调补山西巡抚·安徽巡抚臣邓华熙跪奏,为恭贺天喜,仰祈圣鉴事。

窃臣恭阅电传邸钞,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奉上谕:朕自冲龄入承大统,上年以来,气体违和,敬念祖宗缔造之艰,深恐弗克负荷。追维入继之初,恭奉皇太后懿旨,俟朕生有皇子,即承继穆宗毅皇帝为嗣。关系至为重大。忧思及此,叩恳圣慈,于近支宗室中慎简贤良,为穆宗毅皇帝立嗣。再四恳求,始蒙俯允,以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承继为穆宗毅皇帝之子,以绵统绪。等因。钦此。云章播告,海宇腾欢。

钦惟我皇上治道大昌,圣谟遵述。九五福禹畴锡畀,咸钦继绪不忘;亿万年轩纪升平,允卜康强逢吉。乃至孝兼乎至悌,遵承先帝之传心;而知人本乎知天,慎简宗藩于同气。宝箓昭垂乎来许,人民舞蹈于宸区。臣忝领专圻,

班遥□,喜闻旷典,鸿绪长延。其贤即在其亲,不特一人有庆;以续尤征以似,咸赓百世本支。遐迩欢腾,万民葵向。

所有微臣欣忭下忱,谨缮折叩贺天喜,伏乞皇上圣鉴。谨奏。光绪二十六年正月二十三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为钦定大阿哥入学读书时间事上谕

光绪二十六年正月初七日

光绪二十六年正月初七日内阁奉上谕:大阿哥于正月二十七日申刻入学读书。钦此。

云贵总督崧蕃为敕封皇子恭贺皇太后事奏折

光绪二十六年正月初九日

头品顶戴云贵总督奴才崧蕃跪奏,为恭折叩贺天喜,仰祈圣鉴事。

窃奴才由电钞恭奉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上谕,钦悉皇太后、皇上敕封皇子,承继穆宗毅皇帝为嗣。普天同庆,率土胪欢。奴才奉职在外,不获随班躬亲拜舞,谨稽首顿首摅忱上贺。

钦惟皇太后德备福基,祥征寿寓,溯诒谋远,大纪炽昌。共仰天潢,衍云礽于百世;群钦绳武,绵宝箓于万年。受 禄而引翼维祺,薄海听治平之颂;序宗盟而世济其美,皇图增有道之长。

谨恭折叩贺天喜,伏乞皇太后圣鉴。谨奏。

光绪二十六年三月初十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云贵总督崧蕃为敕封皇子恭贺皇上事奏折光绪二十六年正月初九日

头品顶戴云贵总督奴才崧蕃跪奏,为恭折叩贺天喜,仰祈圣鉴事。

窃奴才由电钞恭奉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上谕,钦悉皇上敕封皇子,承继为嗣。跪聆之下,欢忭莫名。奴才远握疆符,不获躬亲拜祝,谨望宸垣,叩头上贺。

伏维皇上执冲含和,深谋远虑,上极天而下际地,内维持而外纽纲。凤掖承欢,维圣人以孝治天下;麟振衍庆,斯元储以德冠宗亲。从此圣圣相承,长祝无疆于仁寿;将见彬彬济美,咸赓有象于升平。普天共沐恩波,望黼扆而群钦保赤;率土皆沾恺泽,集童叟而敬读誊黄。

谨恭折叩贺,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光绪二十六年三月初十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掌山东道监察御史余诚格为沪局电报总办经元善聚众妄为等事奏折光绪二十六年正月初九日

掌山东道监察御史臣余诚格跪奏,为电局委员聚众妄为,危词挟制,督办通同一气,纵令潜逃,请严旨敕交,以伸国宪,恭折仰祈圣鉴事。

窃臣伏读去腊二十四日上谕为穆宗毅皇帝立嗣,力践初元之议,上安九庙之灵,薄海臣民同声忭庆。乃外间纷传,二十六日有沪局电报总办经元善纠众一千余人,电致军机处,谓各国有调兵干预之举,情事甚急,宜请圣躬力疾临朝。等语。枢臣愤其狂悖,正拟革拿查办间,而经元善即于二十八日携眷潜逃。都下臣民罔不愤恨。查经元善乃一不识字之细崽出身,忽借办赈为名,自附于善人,实则勒捐吞赈,以遂其盗财肥家之计,江南之人目为善匪。电局督办盛宣怀久与昵比,乃以沪局要地总办重权委之。此次经元善拾康梁二逆之余唾,昌言恫喝,目无朝廷。招集匪徒,勾挑外衅,以普天同庆之盛举,作兴兵构怨之危词。论其居心,实堪寸磔。且元善既敢于发电,必不无端撤回,亦必不忽然逃遁。枢垣方密议查办,元善远隔数千里,何由顷刻即知?其为盛宣怀暗通消息显而易见。是以二十六日聚众发电,二十七日即请撤回矣;不得撤回,二十八日遂席卷电局之资而遁矣。盛宣怀身受国家厚恩,由道员而擢居清秩,办事迄无成效。朝廷久予优容,而乃不知报称,始终庇其私人,纵令逃逸,是存何心。中外目为第一汉奸,实非虚语。相应请旨,严饬盛宣怀勒限一月,迅将经元善交出,尽法惩治。如逾限不交,即治盛宣怀以应得之罪。

臣为靖人心、息邪说、惩党恶、伸国法起见,是否有当,谨恭折具陈,伏乞皇太后、皇上训示。谨奏。

着盛宣怀查拿危词要挟之经元善事上谕光緒二十六年正月初九日

军机大臣字寄大理寺少卿盛,光绪二十六年正月初九日奉上谕:有人奏电局委员聚众妄为,危词挟制,督办通同一气,纵令潜逃,请严旨勒交,以伸国宪一折,上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特颁朱谕,为穆宗毅皇帝立嗣,薄海臣民同深庆幸。乃有上海电报局总办委员、候补知府经元善胆敢纠众千余人,电致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危词要挟,论其居心与叛逆何异。正在查拿间,闻经元善即于二十八日挈眷潜逃,难保非有人暗通消息,嗾使远遁。盛宣怀督办各省电报,受国厚恩。经元善为盛宣怀多年任用之人,自必熟其踪迹。着勒限一个月,将经元善交出治罪,以伸国法而靖人心。傥不认真查拿,一任畏罪远扬,定惟盛宣怀是问。原折着抄给阅看。将此谕令知之。钦此。遵旨寄信前来。领侍卫内大臣处为大阿哥诣孝全成皇后御容前拈香行礼往返行程事致内务府知照光绪二十六年正月初十日

领侍卫内大臣处为知照事。

大阿哥明日辰初出德昌门外迤东乘马,出西苑门,进西华门,至隆宗门外下马,进内右门。诣孝全成皇后御容前随从拈香行礼毕,出内右门,至隆宗门外乘马,出西华门,进西苑门,至德昌门外迤东下马,还本住处。相应知照贵衙门可也。

须至知照者。

两江总督刘坤一为敕封皇子恭贺皇太后事奏折

光绪二十六年正月初十日

头品顶戴两江总督臣刘坤一跪奏,为叩贺天喜,仰祈圣鉴事。

窃臣恭阅邸抄,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奉朱谕:以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承继为穆宗毅皇帝之子,仰遵慈训,封溥儁为皇子,以绵统绪。等因。钦此。钦惟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皇太后量侔圜矩,泽普垓埏。播戬兵和众之勋,八荒底定;广泳沫游原之颂,九译来宾。遗大投艰,振钟虡不移之伟烈;保邦制治,定车书一统之宏谟。媲郅治于飞龙砥道,则荡平共庆;持小心于驭马璇宫,则宵旰弥勤。洵乎接踵炎黄,超踪任姒矣。兹乃轸十庙创垂之绪,措万年磐石之基,早育储徽,慎维国本。方汉明德之诞膺多福,长乐含饴;迈宋高后之坐镇时艰,少阳表瑞。主器莫若长子,匕鬯无惊;承祧赖有元良,宗祊式固。臣忝膺疆寄,敬仰徽音。喜毓粹于青宫,谨循视膳问安之礼;钦承光于紫极,豫卜守文继体之长。

所有微臣忭庆下忱,理合恭折叩贺天喜,伏乞皇太后圣鉴。

再,臣奉旨陛见,现已交卸篆务,此折系借用两江总督关防拜发。合并陈明。谨奏。

(朱批:)知道了。

两江总督刘坤一为敕封皇子叩贺皇上事奏折

光绪二十六年正月初十日

头品顶戴两江总督臣刘坤一跪奏,为叩贺天喜,仰祈圣鉴事。

窃臣恭阅邸抄,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奉朱谕:以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承继为穆宗毅皇帝之子,仰遵慈训,封溥儁为皇子,以绵统绪。等因。钦此。钦惟我皇上体元御宇,建极绥猷。荷重熙累洽之基,丕承堂构;萃食德饮和之众,普集共球。道击鼓而义击钟,扩大禹拜言之量;望如云而就如日,峻伊耆光被之勋。保泰持盈,夙夜懔春冰之戒;迩安远至,垓埏歌夏雨之甘。固已巩国脉于苞桑,敷湛恩于汪濊矣。兹乃念列圣继承之业,廑万年统绪之传,慎简元良,永绥根本。震方主器,备仪天俪景之祥;宸掖承欢,毓轶诵韬庄之德。敷天庆洽,率土讴兴。昔汉元延之嗣定陶,尚赖引援于外戚;宋嘉祐之立宗实,亦资匡赞于辅臣。岂若我皇上独断渊衷,早储副德,春坊典学,执中上衍,心传博望,招贤庶物,群瞻首出。斯则绍庭陟降,孚十庙之式凭;卜世绵长,合万方而攸赖者也。

所有微臣忭庆下忱,理合恭折叩贺天喜,伏乞皇上圣鉴。

再,臣奉旨陛见,现已交卸篆务,此折系借用两江总督关防拜发。合并陈明。谨奏。

(朱批:)知道了。

署理两江总督鹿传霖为敕封皇子恭贺皇太后事奏折光绪二十六年正月初十日

头品顶戴署理两江总督·江苏巡抚臣鹿传霖跪奏,为恭叩天喜,仰祈慈鉴事。

窃臣恭阅邸抄,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上谕:朕自冲龄入承大统,仰承皇太后垂帘听政,殷勤教诲,巨细无遗。迨亲政后,复际时艰,亟思振奋图治,敬报慈恩,即以仰副穆宗毅皇帝付托之重。乃自上年以来,气体违和,庶政殷烦,时虞丛脞。惟念宗社至重,是以吁恳皇太后训政。一年有余,朕躬总未康复。郊坛宗社诸大祀弗克亲行。值兹时事艰难,仰见深宫宵旰忧劳,不遑暇逸,抚躬循省,寝馈难安。敬念祖宗缔造之艰,深恐弗克负荷。且追维入继之初,恭奉皇太后懿旨,俟朕生有皇子,即承继穆宗毅皇帝为嗣。此天下臣民所共知者也。乃朕痼疾在躬,艰于诞育,以致穆宗毅皇帝嗣续无人。统系所关,至为重大。忧思及此,无地自容。诸病何能望愈。用是叩恳圣慈,于近支宗室中慎简贤良,为穆宗毅皇帝立嗣,以为将来大统之归。再四恳求,始蒙俯允,以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承继为穆宗毅皇帝之子。钦承懿旨,感幸莫名。谨当仰遵慈训,封载漪之子溥儁为皇子,以绵统绪。将此通谕知之。钦此。臣伏读之下,欢忭实深。

钦惟皇太后芬德鬯敷,蕃釐崇蔚。鸿慈茂育,仁恩普被夫天潢;骏惠宏宣,睿虑远周夫地轴。爰以统延继绪,实国家根本所关;要惟道重元良,系中外臣民之望。筮日而陈牲告庙,典礼攸隆;及时而就傅亲师,权衡悉当。筵开齿胄,直追盛世于勋华;庆衍翼谋,远绍休嘉于丰镐。延长宝箓,焜燿珠囊。臣奉职朱方,依光紫禁。率典章而由旧,思巩瑶图;睹册命之维新,愿供金版。窃祝崇圜绍矩,统系于千万年,从兹衣德絣庥,敕几康于一二日。所有忭贺下忱,谨缮折恭叩天喜,伏乞皇太后慈鉴。谨奏。

光绪二十六年正月二十五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署理两江总督鹿传霖为敕封皇子恭贺皇上事奏折

光绪二十六年正月初十日

头品顶戴署理两江总督·江苏巡抚臣鹿传霖跪奏,为恭叩天喜,仰祈圣鉴事。

窃臣恭阅邸抄,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上谕:朕自冲龄入承大统,仰承皇太后垂帘听政,殷勤教诲,巨细无遗。迨亲政后,复际时艰,亟思振奋图治,敬报慈恩,即以仰副穆宗毅皇帝付托之重。乃自上年以来,气体违和,庶政殷烦,时虞丛脞。惟念宗社至重,是以吁恳皇太后训政。一年有余,朕躬总未康复。郊坛宗社诸大祀弗克亲行。值兹时事艰难,仰见深宫宵旰忧劳,不遑暇逸,抚躬循省,寝馈难安。敬念祖宗缔造之艰,深恐弗克负荷。且追维入继之初,恭奉皇太后懿旨,俟朕生有皇子,即承继穆宗毅皇帝为嗣。此天下臣民所共知者也。乃朕痼疾在躬,艰于诞育,以致穆宗毅皇帝嗣续无人。统系所关,至为重大。忧思及此,无地自容。诸病何能望愈。用是叩恳圣慈,于近支宗室中慎简贤良,为穆宗毅皇帝立嗣,以为将来大统之归。再四恳求,始蒙俯允,以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承继为穆宗毅皇帝之子。钦承懿旨,感幸莫名。谨当仰遵慈训,封载漪之子溥儁为皇子,以绵统绪。将此通谕知之。钦此。臣伏读之下,欣忭实深。

钦惟皇上泽延黄屋,礼重青宫。御凤扆以承天,萝图衍瑞;扬龙旗而飨禘,松栋凝祥。属以似续久虚,恐隳付托之重,因之访延独挚,特求宗室之贤。念大统之攸归,惟圣主睠怀天显;率诸臣而吁请,赖慈仁深念时艰。盖德裕重明,固今日麟振之美;而典崇主鬯,实先期燕翼之谋。知添喜于尧门,含饴至乐;仰承庥于舜陛,诏谷延长。喜起皇风,轩鼚帝载。臣篆摄两江,神驰九陛。若木系神明之统,率土群瞻;棣华存根本之图,普天同庆。代击壤歌衢而上颂,唯齐呼万岁者三;合孕虞育夏以胪欢,愧未及百分之一。

所有欣贺下忱,谨专折恭叩天喜,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光绪二十六年正月二十五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云南巡抚丁振铎为敕封皇子恭贺皇太后事奏折

光绪二十六年正月十二日

云南巡抚臣丁振铎跪奏,为恭折恭贺天喜,仰祈圣鉴事。

窃臣由电钞钦奉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十四日上谕,谨遵慈训,封皇子以绵统绪,等因。钦此。臣维汉家明德,摅夙愿于含饴;宋代宣仁,著徽称于负扆。犹且芬流彤史,辉映青编。矧维皇太后运启中兴,治臻上理。椒闱式范,黄舆重辑金瓯;萦陛凝釐,紫极长绵玉筴。积庆已彰乎燕翼,轨赞尧门;诒谋更嬗乎麟振,纶宣姒幄。皇上祗遵懿训,垂裕后昆。则友因心,鸿绪以大宗为重;承颜绕膝,象贤邀太母之怜。行詹瓜瓞蕃增,祥甄天属;更祝桐枝蔚起,泽衍云礽。卜世卜年,远愈乎姬箓;善继善述,仰钻乎轩囿。绳武可期,溯璇源于丰芑;衣言克绍,司玉鬯而乾符。臣忝抚南疆,未获嵩呼而就列;翘瞻北极,弥殷华祝以摛忱。

谨恭折叩贺,伏乞皇太后圣鉴。谨奏。

光绪二十六年三月十四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云南巡抚丁振铎为敕封皇子恭贺皇上事奏折

光绪二十六年正月十二日

云南巡抚臣丁振铎跪奏,为恭折叩贺天喜,仰祈圣鉴事。

窃臣接读电抄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十四日钦奉上谕,统系所关,至为重大,用是叩恳圣慈,于近支宗室中继简贤才,为穆宗毅皇帝立嗣。等因。钦此。仰见宸谟深远,至正至公。薄海臣民同声忻服。

钦惟皇上垓埏遍泽,宵旰焦劳。功迈唐宗,貌瘦而肥天下;欢承文母,翼诒以裕后昆;推则友之盛心,震宜主鬯;衍无疆之洪祚,泰启贞符。丕显丕承,溯前徽于丰镐;以似以续,绵景运于羲轩。更詹瑞毓璇宫,郊禖燕至;仰见祥征宝胄,华渚虹流。瓜瓞银潢,百世本支未艾;苞桑磐石,万年统绪长延。道合元良,义兼继述。臣远羁疆索,曷罄轩鼚。颂重轮重润之章,凫愉八表;赓维翰维城之什,骈祝三多。

所有微臣忻忭下忱,谨缮折叩贺天喜,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光绪二十六年三月十四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领侍卫内大臣处为大阿哥至奉先殿寿皇殿拈香往返行程事致内务府咨文

光绪二十六年正月十三日

领侍卫内大臣处为咨行事。

大阿哥明日辰初出德昌门外迤东乘马,出西苑门,进西华门,至隆宗门外下马,出景运门,进诚肃门,至奉先殿恭代拈香。行礼毕,出诚肃门,进景运门、内左门,出顺贞门、神武门,进北上门,由西山道至寿皇殿恭代拈香。行礼毕,出景山西门外乘马,由北长街进西苑门,至德昌门外迤东下马,还本住处可也。

须至咨者,右咨内务府。

领侍卫内大臣处为大阿哥至大高殿等处恭代拈香行礼行程事致内务府咨文光绪二十六年正月十四日

大阿哥明日辰初出德昌门外迤东乘马,出西苑门,由北长街至大高殿西栅栏外下马,至大高殿供元宵,恭代拈香。行礼毕,出东随墙门,进景山西门,由西角门至寿皇殿,供元宵,恭代拈香。

行礼毕,出西角门,至景山西门外乘马,由北长街进西苑门,至德昌门外迤东下马,还本住处。

须至咨者,右咨内务府。

吉林将军长顺等为敕封皇子叩贺皇太后事奏折光绪二十六年正月二十七日

奴才长顺、成勋、双龄、嵩昆、保成、凤翔、英联跪奏,为豫立皇嗣,恭申贺悃,仰祈圣鉴事。

窃奴才等恭阅邸钞,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钦奉朱谕:为穆宗毅皇帝立嗣,封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为皇子。等因。钦此。跪聆之下,欣幸莫名。

伏以商书遴重元良,汉史世建储副。自古帝王膺图受箓,继往开来,未有不顾守器之重,先正承华之位者也。钦惟皇上承天翊运,继体贻谋,推舜禹不舆之怀,宣文武重光之德。奉慈谟以绵延宗绪,慎选银潢;永景祚而缅念先朝,豫颁玉契。天无私覆,地无私载,帝量与之同;月有重轮,星有重辉,国本于焉立。因时制礼,慰列圣降鉴之心;笃庆承光,博太母含饴之乐。仰见穆宗毅皇帝乃神乃圣,付托得人;我皇上至孝至仁,礼让为国。兆万世无疆之福,实一人有庆之符。喜溢宫闱,欢腾华裔。奴才等恭逢盛典,幸际昌期,未参园绮清游,均辱边疆重职。伏愿皇源远浚,巩黄图有道灵长;侧闻宝册遥辉,拱紫极难禁舞蹈。

所有奴才等欣幸下忱,谨缮折恭贺天喜,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朱批:)知道了。

钦天监为雍和宫后安供大阿哥本命星君牌位开送大阿哥本命日期事致内务府咨文

光绪二十六年正月二十八日

钦天监为咨查事。

准办理雍和宫事务处咨称,恭照雍和宫后佛楼斗坛应安供大阿哥本命星君牌位,相应行文钦天监,敬将大阿哥本命年月日期敬谨开付本处,以便缮折奏闻安供。等因前来。相应咨行贵府,务于文到五日内,将大阿哥本命年月日时敬谨开送过监,以便转复雍和宫办理可也。

须至咨者,右咨内务府。

总理衙门为立端郡王之子溥儁为皇子事致各出使大臣咨稿

光绪二十六年正月

俄国股呈为咨行事。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钦奉朱谕:朕以冲龄入继大统,仰承皇太后垂帘听政,殷勤教诲,巨细无遗。亟思振奋图治,敬报慈恩,即以仰副穆宗毅皇帝付托之重。乃自上年以来,气体违和,庶政殷繁,时虞丛脞。且追维入继之初,恭奉皇太后懿旨,俟朕生有皇子,即承继穆宗毅皇帝为嗣。此天下臣民所共知者也。乃朕痼疾在躬,艰于诞育。统系所关,至为重大。用是叩恳圣慈,于近支宗室中慎简元良,为穆宗毅皇帝立嗣,以为将来大统之归。再四恳求,始蒙俯允,以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承继为穆宗毅皇帝之子。钦承皇太后懿旨,感幸莫名。谨当仰遵慈训,封载漪之子溥儁为皇子,以绵统绪。等因。钦此。本衙门查封立皇子大典,理应备文布告各国,以昭郑重。

除照会各国驻京使臣外,相应咨行贵大臣知照各国外部大臣可也。

须至咨者,各出使大臣。

总理衙门为立端郡王之子溥儁为皇子事致各国使臣照会稿

光绪二十六年正月

俄国股呈为照会事。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钦奉朱谕:朕以冲龄入继大统,仰承皇太后垂帘听政,殷勤教诲,巨细无遗。亟思振奋图治,敬报慈恩,即以仰副穆宗毅皇帝付托之重。乃自上年以来,气体违和,庶政殷繁,时虞丛脞。且追维入继之初,恭奉皇太后懿旨,俟朕生有皇子,即承继穆宗毅皇帝为嗣。此天下臣民所共知者也。乃朕痼疾在躬,艰于诞育。统系所关,至为重大。用是叩恳圣慈,于近支宗室中慎简元良,为穆宗毅皇帝立嗣,以为将来大统之归。再四恳求,始蒙俯允,以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承继为穆宗毅皇帝之子。钦承皇太后懿旨,感幸莫名。谨当仰遵慈训,封载漪之子溥儁为皇子,以绵统绪。等因。钦此。本衙门维中国与贵国素敦睦谊,兹值封立皇子,理合备文布告。除由本国出使贵国大臣照会贵国政府外,相应照会贵爵大臣可也。

须至照会者,各国使臣。

江西巡抚松寿为预立皇嗣叩贺皇太后事奏折

光绪二十六年二月初四日

江西巡抚奴才松寿跪奏,为恭折上贺,仰祈慈鉴事。

窃奴才恭阅邸钞,光绪二十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钦奉朱谕:朕自冲龄入继大统,仰承皇太后垂帘听政,殷勤教诲,巨细无遗。迨亲政后,复际时艰,亟思振奋图治,敬报慈恩,即以仰副穆宗毅皇帝付托之重。乃自上年以来,气体违和,庶政殷繁,时虞丛脞。惟念宗社至重,是以吁恳皇太后训政。一年有余,朕躬总未康复,郊坛宗社诸大祀弗克亲行。值兹时事艰难,仰见深宫宵旰忧劳,不遑暇逸,抚躬循省,寝馈难安。敬念祖宗缔造之艰,深恐弗克负荷。且追维入继之初,恭奉皇太后懿旨,俟朕生有皇子,即承继穆宗毅皇帝为嗣。此天下臣民所共知者也。乃朕痼疾在躬,艰于诞育,以致穆宗毅皇帝嗣续无人。统系所关,至为重大。忧思及此,无地自容。诸病何能望愈。用是叩恳圣慈,于近支宗室中慎简元良,为穆宗毅皇帝立嗣,以为将来大统之归。再四恳求,始蒙俯允,以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承继为穆宗毅皇帝之子。钦承懿旨,感幸莫名。谨当仰遵慈训,封载漪之子溥儁为皇子,以绵统绪。将此通谕知之。钦此。奴才跪聆之下,莫名欣忭。

伏以主器必归长子,自古为昭;绍衣喜得神孙,普天同庆。钦惟皇太后坤元载福,豫顺凝釐。长乐朝仪,修世子家人之礼;宣仁政治,迈周姜京室之规。恭值皇上纯孝性成,友于谊笃,永怀宝命。当冲龄践祚之初,即奉徽音,定他日宗储之计。际此春郊禖祝,瑞应犹虚;太室祧承,诜振尚阙;兼以尊亲致养,乐少含饴。因之斋栗吁求,礼从择继。皇太后不忍使先帝之前言不践,尤不忍使今皇之至德不彰,曲予慈俞,用光钜典。沛简贤之明诏,星云纠缦于中天;隆教胄之上仪,日月就将于圣学。从此祥钟储贰,协万年得统之符;行看泽衍曾元,臻五代同堂之盛。恩覃玉叶,瑞溢璇宫。奴才幸际熙朝,欣逢盛事。窃见苞桑国本,皆累年辛苦之经营;即兹丰芑诒谋,犹两代恩勤之鞠育。合寰瀛而颂德,共喜见文孙有道之祥;忝节钺以蒙庥,愿永襄圣代无疆之治。所有奴才欣幸忭舞下忱,谨专折恭叩天喜,伏乞皇太后慈鉴。谨奏。

(朱批:)知道了。

江西巡抚松寿为预立皇嗣叩贺皇上事奏折

光绪二十六年二月初四日

江西巡抚奴才松寿跪奏,为恭折上贺,仰祈圣鉴事。

窃奴才恭阅邸钞,光绪二十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钦奉朱谕:朕自冲龄入继大统,仰承皇太后垂帘听政,殷勤教诲,巨细无遗。迨亲政后,复际时艰,亟思振奋图治,敬报慈恩,即以仰副穆宗毅皇帝付托之重。乃自上年以来,气体违和,庶政殷繁,时虞丛脞。惟念宗社至重,是以吁恳皇太后训政。一年有余,朕躬总未康复,郊坛宗社诸大祀弗克亲行。值兹时事艰难,仰见深宫宵旰忧劳,不遑暇逸,抚躬循省,寝馈难安。敬念祖宗缔造之艰,深恐弗克负荷。且追维入继之初,恭奉皇太后懿旨,俟朕生有皇子,即承继穆宗毅皇帝为嗣。此天下臣民所共知者也。乃朕痼疾在躬,艰于诞育,以致穆宗毅皇帝嗣续无人。统系所关,至为重大。忧思及此,无地自容。诸病何能望愈。用是叩恳圣慈,于近支宗室中慎简元良,为穆宗毅皇帝立嗣,以为将来大统之归。再四恳求,始蒙俯允,以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承继为穆宗毅皇帝之子。钦承懿旨,感幸莫名。谨当仰遵慈训,封载漪之子溥儁为皇子,以绵统绪。将此通谕知之。钦此。奴才跪聆之下,莫名欣忭。

伏以膺国黄屋,乃帝者之上仪;主器青宫,实盛朝之令典。钦惟皇上下武嗣兴,中阳启运。璇枢配极,克宏似续之规;金戺承欢,自叶继绳之吉。乃以春郊弧韣,偶迟瑞应于高襟;天府箕裘,弥廑迪光于文子。兼以轩弓久闷,圣灵之嗣服犹虚;瑞鼎可觞,寿母之含饴未遂。凡兹至计,实轸皇情。爰吁求皇太后特简元良,用成钜庆。璇宫长乐,既喜溢乎抱孙;玉座灵和,复祥钟乎教胄。岂非圣孝圣弟冠绝古今,故能择爱择贤悉臻美善。本支百世,系中朝匕鬯之祥;融泄一堂,极内殿云礽之威。奴才忝膺节钺,未报殊恩,仰睹阙廷,欣逢茂举。辉煌凤诏即兴王启圣之符,博望龙栖是世子招贤之苑。翘瞻乾象,喜事随朗耀之前星;勉竭驽骀,冀永翊光华之圣治。

所有奴才欣幸忭舞下忱,谨专折恭叩天喜,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朱批:)知道了。

上驷院堂为预备大阿哥入学读书所需乘用马匹及司鞍等项事等咨呈

光绪二十六年二月初五日

上驷院堂呈为咨呈事。

本院谨奏,为奏闻事。恭查奴才衙门例载,每遇阿哥入学读书时,预备乘用马十五匹。至十岁时再行添设马十匹,并由奴才衙门牧丁内拣挑司鞍二名,司辔八名,以备应差,历经遵办在案。今大阿哥现在入学读书,遵例预备乘用马二十五匹,并由奴才衙门牧丁内拣挑司鞍二名,司辔八名,以备乘应各差。所有奴才等遵例预备乘用马匹以及拣挑司鞍、司辔等备差各缘由,理合恭折奏闻。为此谨奏。等因。于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具奏,奉旨:知道了。钦此。钦遵。相应咨呈总管内务府转交办理外,并将本院挑定司鞍二名、司辔八名造具花名汉字清册一本,一并知会总谙达处查照可也。

为此具呈。

计开:司鞍二名:常清,镶黄旗庄达佐领下。恩保,正白旗文瑞管领下。

司辔八名:长生,镶黄旗宝震管领下。荣华,正白旗恒宽管领下。松龄,正黄旗钟霈管领下。春山,正白旗恒琛管领下。长义,正白旗文淇佐领下。廷斌,正白旗福魁管领下。德桂,镶黄旗延祥管领下。文源,镶黄旗椿寿管领下。

光绪二十六年正月二十六日崇大人点妥。毓、明大人已回讫。

请挑司鞍二名、司辔八名:长生,镶黄旗宝震管领下。荣华,正白旗恒宽管领下。瑞玉,现在患病,正黄旗常贵管领下。松龄,正黄旗钟霈管领下。常清,镶黄旗庄达佐领下。春山,正白旗恒琛管领下。恩保,正白旗文瑞管领下。长义,正白旗文淇佐领下。廷斌,正白旗福魁管领下。德桂,镶黄旗延祥管领下。文元,镶黄旗椿寿管领下。

上驷院左司为采买大阿哥乘用朱轮绿围车所需骡头事呈稿

光绪二十六年二月十三日

上驷院左司呈为呈明咨行事。

本院片奏,奴才衙门现由总管内务府抄出,奉懿旨:赏用大阿哥朱轮绿围车一辆。等因。钦此。伏查车辆由内务府车库成做,其应差骡头自应奴才衙门预备。奴才等已于现养骡头内挑选平稳驯良骡四头,以备承差。嗣后此项骡头即请由左右两翼税务监督处采买交纳。谨此附片奏闻。等因。于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具奏,奉旨:知道了。钦此。钦遵。相应抄录原奏咨行户部严饬两翼外,并咨行左右两翼务于文到日赶紧采买身大

壮口轻良善骡四头,赴本院西骡圈交纳,以备练习演试应差,毋得迟误可也。

为此具呈。

上驷院为大阿哥现在入学读书预备乘用马匹等事致总管内务府等咨呈

光绪二十六年二月十七日

上驷院为咨呈事。

本院谨奏,为奏闻事。恭查奴才衙门例载,每遇阿哥入学读书时,预备乘用马十五匹。至十岁时再行添设马十匹,并由奴才衙门牧丁内拣挑司鞍二名,司辔八名,以备应差,历经遵办在案。今大阿哥现在入学读书,遵例预备乘用马二十五匹,并由奴才衙门牧丁内拣挑司鞍二名,司辔八名,以备乘应各差。所有奴才等遵例预备乘用马匹以及拣挑司鞍、司辔等备差各缘由,理合恭折奏闻。为此谨奏。等因。于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具奏,奉旨:知道了。钦此。钦遵。相应造具司鞍、司辔花名清册咨呈贵府转交办理可也。

须至咨呈者,右咨呈总管内务府。

车库值年内管领文昭等为领大阿哥传用红银朱油车辆等项所需银两事等呈稿

光绪二十六年二月二十三日

车库值年内管领文昭等呈为请领银两事。

恭备大阿哥传用红银朱油车一辆,职等敬谨承应。惟查得原有备用车修理见新齐整,所有新添造绿洋泥面夹外围顶帘一分,添造目白串绸棉里围帘一分,添造大红鱼儿妆缎座褥靠背一分,添造青丝绸络大绦一分,添造青鞍座子一分,添造蓝油布面夹鞍罩子一分,随车新添造官鞍子全分,通共用实银五百八十六两七钱六分,支领过银三百两。今我领赏银二百八十六两七钱六分,谨将用款细数清单附稿呈明。伏候堂台批准,请由广储司银库照数发给可也。

为此具呈。

奉堂谕,传派承办(粘条:大阿哥现乘用)原有备用车修理见新齐整(车辕损伤,批列钻坎油饰什件,短欠添补修理齐整)一辆,合用银六十九两五钱二分。

新添造绿洋泥面夹外围顶帘(周身镶边缎边代镶托呢,间做四件玻璃窗户等项)一分,合用银七十八两六钱。

随添造车厚玻璃五块,合用银十两二十钱。

随添造月白串绸棉里围帘(实行斜象眼,内续白线花)一分,合用银四十七两七钱六分。

随添造大红鱼儿妆缎座褥靠背(红洋标布里,内续白线花)一分,合用银九十四两零八分。

新添造青丝线网络大绦(随五谷丰登牌穗)一分,合用银五十九两四钱。

随添用月白串绸风衣子一分,合用银十四两一钱六分。随添造绿洋泥面车底兜一分,合用银十四两一钱六分。

随添造红素缎面搭位库(天青缎,厢沿边,挂青卧机绦子)一分,合用银十两零六钱八分。

随添蓝粗洋布面总汉套,合用银二十三两六钱四分。

随添造红油绸子托泥布一块,合用银十两零八钱。

随添造雨顶油围帘扇单一分,合用银四十七两七钱六分。

随添造黄布担子、洋绉掸子各一把,合用银三两。

修理红银珠油全车一辆,随添造里外围片雨具,全分,工料合实用银四百八十三两七钱六分。

随车新添造青鞍座子,随轧银系十件一分,合用银二十二两八钱。

随添用透油古子皮鞍

搭腰拉套一分,合用银二十五两九钱。

随添造青渣线色黄布啾嚼扯手黄缰一分,合用银二十二两二钱。

随添造黄布包边官毡屉一分,合用银九两八钱。

随添造净棕套包黄布包面随肚带一分,合用银八两五钱。

随添造蓝油布面夹鞍罩子一分,合用银十三两八钱。

随车新添造官鞍子全分工料共合用银一百零三两。

以上修理红银朱油全车一辆,绿洋泥面外围片顶帘全分,青丝线网络大绦押风穗一分,蓝油布雨具随花缎铺垫一分,新添造轧银丝十件古子皮官鞍全分,工料通共合用银五百八十六两七钱六分。

领侍卫内大臣处为大阿哥诣孝全成皇后御容前行礼往返行程事致内务府知会

光绪二十六年二月二十七日

领侍卫内大臣处为知会事。

大阿哥明日辰初出德昌门外迤东乘马,出西苑门,进西华门,至隆宗门下马,进内右门,至承乾宫,诣孝全成皇后御容前随从拈香。行礼毕,出内右门,至隆宗门外乘马,出西华门,进西苑门,至德昌门外迤东下马,还本住处。

右知会内务府。

上驷院为大阿哥入学读书遵例预备乘用马匹等承差应给马银等事致内务府等咨呈

光绪二十六年二月二十八日

上驷院呈为咨行事。

右司案呈,由本院堂抄,于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本院谨奏。为奏闻事。恭查奴才衙门例载,每遇阿哥入学读书时,预备乘用马十五匹,至十岁时再行添设马十匹,并由奴才衙门牧丁内拣选司鞍二名,司辔八名,以备应差,历经遵办在案。今大阿哥现在入学读书,遵例预备乘用马二十五匹,并由奴才衙门牧丁内拣挑司鞍二名,司辔八名,以备乘应各差。所有奴才等遵例预备乘用马匹以及拣挑司鞍、司辔等备差各缘由,理合恭折奏闻。钦此。钦遵。查牧丁常清等十名,于光绪二十六年二月初三日挑补司鞍二名、司辔八名。除添裁钱粮米石外,得给马银二两,并将伊等旗分佐领花名缮写连单,一并咨呈内务府转交各该处照例办理可也。

须至咨呈者,右咨呈内务府。

计粘单

司鞍二名:正白旗文瑞管领下常清,镶黄旗庄达佐领下恩保。

司辔八名:镶黄旗宝震管领下长生,延祥管领下德桂,椿寿管领下文源。正黄旗钟霈管领下松龄。正白旗恒宽管领下荣华,恒琛管领下春山,正白旗文淇佐领下长义,福魁管领下廷斌。

随从阿哥司鞍司辔等添给马银清单光绪二十六年二月二十八日

查例载,嘉庆四年四月本院奏准,随从阿哥之司鞍、司辔等差务较重,除所食钱粮外,毫无得项,实属拮据。请每月各添给马银二两。

总理御茶膳房为侍卫士俊等现重大阿哥讳字音呈请更名等事致内务府咨呈

光绪二十六年三月初一日

总理御茶膳房为呈请更名事。

据镶黄旗锡恩管领下皇上茶房三等侍卫士俊现重大阿哥下讳之字音,理应避忌,呈请更名士惠。再,正白旗常瑞管领下茶房蓝翎侍卫普俊现重大阿哥名讳之字音,理应避忌,呈请更名吉顺。再,镶黄旗文绅佐领下柏唐阿英俊现重大阿哥下讳之字音,理应避忌,呈请更名英寿。等因。禀请前来。理合呈准。其所食俸禄钱粮米石均仍照常得给。相应咨呈贵府转饬各该司办理可也。

须至咨呈者,右咨呈内务府。

领侍卫内大臣处为大阿哥至御容圣容前随从行礼往返行程事致内务府知照

光绪二十六年三月初五日

领侍卫内大臣处为知照事。

大阿哥明日辰初出德昌门外迤东乘马,出西苑门,进西华门,至隆宗门下马,进内右门。至御容圣容前随从行礼毕,出内右门,至隆宗门外乘马,出西华门,进西苑门,至德昌门外迤东下马,还本住处。

须至知照者,右知照内务府。

领侍卫内大臣处为大阿哥诣孝贞显皇后神牌前行礼往返行程事致内务府知会

光绪二十六年三月初九日

领侍卫内大臣处为知会事。

大阿哥明日卯初三刻出罩子门外乘马,由石路进西直门、西安门、西三座门,出东三座门,进神武门,至顺贞门外下马,进顺贞门,至建福宫。诣孝贞显皇后神牌前随从行礼毕,至顺贞门外乘马,出神武门,进东三座门,出西三座门、西安门、西直门,由石路至东宫门外下马,进罩子门,还本住处。

右知会内务府。

打牲乌拉总管云生为预立皇嗣叩贺皇太后圣喜事奏折

光绪二十六年三月十二日

奴才云生跪奏,为豫立皇嗣,恭申贺悃,仰祈圣鉴事。

窃奴才于三月初六日遵奉将军长顺行知,准兵部咨,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钦奉朱谕,为穆宗毅皇帝立嗣,封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为皇子。等因。钦此。跪聆之下,欣幸莫名。

钦惟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皇太后懿训昭垂,慈谟深远。青宫肇建,体祖宗降鉴之心;紫极凝釐,慰臣庶拱环之切。萝图庆集,绵宗社于千秋;瓜瓞祥呈,绍箕裘于万代。含饴乐至,率土欢腾。奴才内仆分司,边陲忝守。伏愿璇源远浚,永景祚而百世其昌;侧闻宝册遥晖,率丁民而三呼作庆。

所有奴才欣幸下忱,谨缮折恭贺圣喜,伏乞皇太后慈鉴。谨奏。

(朱批:)知道了。

打牲乌拉总管云生为预立皇嗣叩贺皇上事奏折

光绪二十六年三月十二日

奴才云生跪奏,为豫立皇嗣,恭申贺悃,仰祈圣鉴事。

窃奴才于三月初六日遵奉将军长顺行知,准兵部咨,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钦奉朱谕,为穆宗毅皇帝立嗣,封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为皇子。等因。钦此。跪聆之下,欣幸莫名。

伏以历祚相承,夙重元良之选;璇源远浚,古崇建储之谟。盖主鬯必先得人,斯承华可以继照。钦惟皇上友于爱笃,仁孝天成。衍玉叶以延祥,庆孙曾则欢承圣母;选银潢而颁契,绍宗绪则缅念先朝。巩固皇基以丕丕,垂裕后昆于永永。祚延宗社,喜溢宫闱。奴才忝守边陲,欣逢盛典。

引望尧阶高远,如睹亲亲贵贵之仪;愿从舜陛趋跄,更祝继继绳绳之盛。

所有奴才欣幸下忱,谨缮折恭贺圣喜,伏乞皇上慈鉴。谨奏。

(朱批:)知道了。

总理谙达处为大阿哥入学所悬蒙古谙达等缺着文惠等补授等事致内务府知照

光绪二十六年三月十三日

总理谙达处为知照事。

大阿哥入学所悬谙达哈哈珠色等缺,例应挑补足额。本处拣定正陪于三月初五日带领引见。奉朱笔:蒙古谙达一缺着理藩院员外郎文惠补授;弓箭谙达二缺着二等侍卫克崇额、前锋参领清泰补授;跟随谙达五缺着三等侍卫荣恩,前锋参领音德布,护军参领全顺、文元,副护军参领双庆补授。钦此。同日递哈哈珠色八缺,奉朱笔圈出布尔春、赓音、恒福、和英、荣骥、胜麟、瑞秀、景翰。钦此。钦遵。相应知照贵府。所有应行应办之处查照陈案办理可也。

须至知照者,右知照内务府。

苏拉处值年内管领为支领备皇上大阿哥驻跸颐和园传用大车抬夫等项所需银两等事呈稿光绪二十六年三月十九日苏拉处值年内管领钟霈等呈为呈明支领代办银两事。本年三月初七日恭备皇上、大阿哥前往颐和园驻跸,所有御膳房御茶房、懋勤殿、内殿、做钟处、御药房、祭神房等处传用大车、抬夫等项差务,用款甚巨。职等实无力借垫,惟恐贻误要差。惟有仰恳堂台批准,先行支领银二千两,请交广储司银库发给,俟差竣再行据实核销,不敷找领可也。

为此具呈。

领侍卫内大臣处为大阿哥诣奉先殿寿皇殿拈香行礼行程事致内务府知会

光绪二十六年三月二十二日

领侍卫内大臣处为知会事。

大阿哥明日卯初二刻出罩子门外乘马,由石路进西直门,由西安门进西三座门,出东三座门,进神武门,至顺贞门外下马,进顺贞门,出内左门,由景运门进诚肃门,至奉先殿恭代拈香。行礼毕,出诚肃门,仍由景运门,进内左门,出顺贞门、神武门,进北上门,至寿皇殿恭代拈香。行礼毕,出北上门,进神武门、顺贞门,至乾清宫,诣穆宗毅皇帝圣容前恭代拈香。行礼毕,至顺贞门外乘马,出神武门,进东三座门,出西三座门,由西安门出西直门,由石路至东宫门外下马,进罩子门,还本住处。

右知会内务府。

着大阿哥溥儁等分诣觉生寺等处拈香祈雨事上谕

光绪二十六年四月初四日

光绪二十六年四月初四日内阁奉上谕:前因本年春间雨泽稀少,叠派恭亲王溥伟等虔诚祈祷。现在节届立夏,农田待泽尤殷,朕心倍深焦盼,允宜再行竭诚祈祷。本月初六日着派恭亲王溥伟虔诣大高殿恭代拈香,觉生寺着派大阿哥溥儁,时应宫着派贝勒载濂,昭显庙着派贝勒载润,宣仁庙着派贝子溥伦,凝和庙着派镇国将军载振,同于是日分诣拈香,以迓和甘。钦此。

领侍卫内大臣处为大阿哥至觉生寺拈香并诣皇太后前请安行程事致内务府知会

光绪二十六年四月初五日

领侍卫内大臣处为知会事。

大阿哥明日卯正出罩子门外,乘马由石路至觉生寺,恭代拈香毕,仍由石路至东宫门外下马,进罩子门,至乐寿堂诣皇太后前请安,至玉澜堂诣皇上前请安毕,还本住处。

须至照会者,右知会内务府。

着荆州将军祥亨以都统候补充大阿哥清文谙达事上谕光绪二十六年四月初六日

光绪二十六年四月初六日内阁奉上谕:本日召见之前,荆州将军祥亨着以都统候补充大阿哥清文谙达。钦此。

祥亨在教习大阿哥清文谕旨内缮作清文谙达事奉旨单光绪二十六年四月初六日

查同治年间尚书爱仁等均系奉旨在弘德殿教习清文,此次派出祥亨在弘德殿教习大阿哥清文,谕旨内是否缮写教习清文,抑缮作清文谙达,伏候命下,钦遵缮写。谨奏。奉旨:缮写清文谙达。钦此。

着派大阿哥溥儁等分诣觉生寺等处拈香祈雨事上谕光绪二十六年四月十一日

光绪二十六年四月十一日内阁奉上谕:前因京师入春以来雨泽稀少,迭派恭亲王溥伟等分诣大高殿等处拈香,复派大阿哥溥儁虔诣觉生寺拈香。仰荷昊慈眷佑,渥沛甘霖,朕心实深寅感。本月十三日,仍派恭亲王溥伟虔诣大高殿恭代拈香报谢,觉生寺仍派大阿哥溥儁,时应宫仍派贝勒载濂,昭显庙仍派贝勒载润,宣仁庙仍派贝子溥伦,凝和庙仍派镇国将军载振,同于是日分诣拈香报谢。现在农田正在播种,待泽尚殷,仍冀频邀鸿贶,甘澍应时,以慰农望。钦此。

大阿哥诣觉生寺恭代拈香报谢往返行程单光绪二十六年四月十二日

大阿哥明日卯正出罩子门外乘马,由石路至觉生寺恭代拈香报谢毕乘马,仍由石路至东宫门外下马,进罩子门,还本住处。

领侍卫内大臣处为知照大阿哥诣孝静成皇后御容前随从行礼往返行程事致内务府知照

光绪二十六年五月初十日

领侍卫内大臣处为知照事。

大阿哥明日卯初三刻出罩子门外乘马,由石路进西直门、西安门,进西三座门,出东三座门,进神武门,至顺贞门外下马,进顺贞门,至毓庆宫,诣孝静成皇后御容前随从行礼毕,至顺贞门外乘马,仍由旧路至东宫门外下马,进罩子门,还本住处。

须至知照者,右知照内务府。

为皇太后召见用膳等事宜并大阿哥诣皇太后前请安等事宜行程事上谕光绪二十六年五月十二日

皇太后于明日召见用膳毕,乘轿出东宫门,由石路至倚虹堂少坐。乘轿进西直门、西安门、西三座门、福华门、瀛秀园门,还仪鸾殿。午正伺候。钦此。

大阿哥于明日诣皇太后前请安毕,午初出罩子门外乘马,由石路进西直门、西安门、西三座门,至福华门外迤西下马,还本住处。

为派大阿哥溥儁诣大高殿拈香祈雨事上谕光绪二十六年五月十六日

光绪二十六年五月十六日内阁奉上谕:本年京师入夏以来虽经得有微雨,尚未深透。现在节逾芒种,农田待泽孔殷,朕心实深焦盼。本月十八日着派大阿哥溥儁前诣大高殿恭代拈香,虔申祈祷。钦此。

领侍卫内大臣处为大阿哥诣大高殿拈香往返行程事致内务府知照光绪二十六年五月十七日领侍卫内大臣处为知照事。大阿哥明日卯正出德昌门外迤东乘马,出西苑门,由北长街至大高殿西栅栏外下马,至大高殿恭代拈香毕,至西栅栏外乘马,仍由北长街进西苑门,至德昌门外迤东下马,还本住处。

须至知照者,右知照内务府。

为代进两江总督刘坤一送皇太后龙袍等事奏片光绪二十六年九月十四日

据两江总督刘坤一咨称,谨送江苏织造织绣皇太后龙袍一件,龙褂一件;皇上龙袍一件,龙褂一件,江宁织造织绣瑾妃蟒袍一件、龙褂一件、

衣二件,余俟接续赶办。至皇后、大阿哥龙袍各件,系归杭州织造认办,一俟解到再行赍送。等因。兹将刘坤一送到龙袍三箱代为恭进。谨奏。

光绪二十六年十月初三日奉旨:知道了。钦此。

穆宗毅皇帝位下皇子溥儁事件单

【光绪二十六年】

穆宗毅皇帝位下。皇子溥儁。光绪十一年乙酉十二月初二日亥时多罗端郡王载漪之继福晋博尔济吉特氏所出。现年十六岁。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奉朱谕:朕以冲龄入继大统,仰承皇太后垂帘听政,殷勤教诲,巨细无遗。迨亲政后,复际时艰,亟思振奋图治,敬报慈恩,即以仰副穆宗毅皇帝付托之重。乃自上年以来,气体违和,庶政殷繁,时虞丛脞。惟念宗社至重,是以吁恳皇太后训政。一年有余,朕躬总未康复,郊坛宗社诸大祀弗克亲行。值兹时事艰难,仰见深宫宵旰忧劳,不遑暇逸,抚躬循省,寝馈难安。敬念祖宗缔造之艰,深恐弗克负荷。且追维入继之初,恭奉皇太后懿旨,俟朕生有皇子,即承继穆宗毅皇帝为嗣。此天下臣民所共知者也。乃朕痼疾在躬,艰于诞育,以致穆宗毅皇帝嗣续无人。统系所关,至为重大,忧思及此,无地自容。诸病何能望愈。用是叩恳圣慈,于近支宗室中慎简元良,为穆宗毅皇帝立嗣,以为将来大统之归。再四恳求,始蒙俯允,以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承继为穆宗毅皇帝之子。钦承懿旨,感幸莫名。谨当仰遵慈训,封载漪之子溥儁为皇子,以绵统绪。将此通谕知之。钦此。是日奉上谕:大阿哥正当典学之年,嗣后大内着在弘德殿读书,驻跸西苑着在万善殿读书。派崇绮充师傅授读,并派徐桐常川照料。钦此。

着撤去溥儁大阿哥名号事上谕光绪二十七年十月二十日

光绪二十七年十月二十日内阁奉上谕:朕钦奉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皇太后懿旨,已革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前经降旨立为大阿哥,承继穆宗毅皇帝为嗣,宣谕中外。慨自上年拳匪之变,肇衅列邦,以致庙社震惊,乘舆播越,推究变端,载漪实为祸首,得罪列祖列宗。既经严谴,其子岂宜膺储位之重。溥儁亦自知惕息惴恐,吁恳废黜,自应更正前命。溥儁着撤去大阿哥名号,并即出宫,加恩赏给入八分公衔俸,毋庸当差。至承嗣穆宗毅皇帝一节,关系甚重,应俟选择元良,再降懿旨,以延统绪,用昭慎重。将此通谕知之。钦此。

着溥儁回京后在载瀛府第居住事懿旨光绪二十七年十二月初三日

军机大臣面奉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皇太后懿旨:溥儁回京后着在载瀛府第居住,妥为照顾,并随时管教,不准与外人接交。傥出外滋生事端,定惟载瀛是问。钦此。二等镇国将军载瀛为接收溥儁事呈报

光绪二十七年十二月十五日

不入八分辅国公衔镇国将军载瀛为呈报事。

前于十二月初五日收到贵府所交懿旨一道、交片一件。是日经河南候补道马水修、大挑知县全禄、候补典史王梓贤等将入八分辅国公衔溥儁由河南护送前来。载瀛敬谨遵旨接收。相应呈报宗人府黄档房可也。

宗人府为撤去溥儁大阿哥名号星源集庆穆宗毅皇帝位下男册应否仍行缮办事奏折

光绪二十七年

谨奏,为奏闻请旨事。

恭照上年十月二十四日内阁抄出奉上谕:朕钦奉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皇太后懿旨,已革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前经降旨立为大阿哥,承继穆宗毅皇帝为嗣,宣谕中外。慨自上年拳匪之变,肇衅列邦,以致庙社震惊,乘舆播越,继溯变端,载漪实为祸首,得罪列祖列宗。既经严谴,其子岂克膺储位之重。溥儁着撤去大阿哥名号,并即出宫,加恩赏给入八分公衔俸,毋庸当差。等因。钦此。钦遵抄出到臣衙门。查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内奉朱谕,以多罗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承继为穆宗毅皇帝之子,封为皇子,以绵统绪。当经臣等奏请恭办《星源集庆》汉字横格内增添穆宗毅皇帝位下男册横格一本。

伏查历届纂修玉牒档内,凡宗室,过继后因事归宗者,其承继房、承继子之名仍留。惟详载于何年月撤回、归宗缘由,盖存始终慎重之意。今溥儁钦奉谕旨撤去大阿哥名号,未有归本宗之明文。臣衙门恭办《星源集庆》,穆宗毅皇帝位下男册横格一本应否仍行缮办,抑或撤下,将溥儁之名归入已革端郡王名下之处,臣等未敢擅便。

理合恭折具陈,伏乞皇太后、皇上训示遵行。谨奏请旨。

镶红旗满洲都统荣禄等为载漪并其子等衔名移于镶白旗本支等事致宗人府咨呈

光绪二十八年十一月十九日

厢红旗满洲都统荣、副都统英、善等为呈报事。

本旗包衣头甲喇参领等案呈,本甲喇前于本年正月间准宗人府文称,已革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赏给入八分公衔俸咨行到旗。本旗自本年春季分起将该公衔俸银俸米遵办在案。今七月间又准贵府文称,将已革端郡王载漪照例仍归本支等因前来。今本旗查已革端郡王载漪原系厢白旗满洲旗分本支,今本旗遵照来文,将已革端郡王载漪并伊长子镇国将军溥僎、次子入八分公衔俸溥儁等衔名移于厢白旗满洲旗分本支查照外,再载漪之后裔若有红名并眷属,应由贵府饬知该族移于该旗。再,溥儁俸银俸米本旗自明年春季分裁撤之处,一并呈报贵府可也。据参领等保呈前来,相应照依所呈呈报宗人府可也。

须至咨呈者,右咨呈宗人府。

贝勒载瀛门上司仪长富刚为查明溥儁并无添生子女等事呈报

光绪三十二年正月二十三日

多罗贝勒载瀛门上司仪长富刚为呈报事。今准黄档房知会多罗贝勒载瀛,镇国将军溥僎、溥修,入八分公衔俸溥儁,二品顶戴副都统溥倬,头品顶戴溥偁、毓峖,及端郡王载漪、前郡王衔贝勒载濂、前不入八分辅国公载澜,均自光绪二十三年正月初一日起,至本年六月底止,添生子女、娶妻嫁女及晋封升迁管辖过继更名等项事件,查明分晰造具清汉册限一月内造册呈报。等语。本门上查得,前端郡王载漪、镇国将军溥僎现未在京,无从查考。惟入八分公衔俸溥儁自光绪二十七年十月至本年正月,并无事故。为此呈报黄档房查照办理可也。

(责任编辑 哈恩忠)

【学术动态】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成功申报国家社科基金冷门绝学研究专项

日前,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以下简称一史馆)满文文献研究团队申报的《满文历史文献名词术语总汇》课题,成功入选2020年度国家社科基金冷门绝学研究专项立项名单。

冷门绝学研究专项是为冷门学科中文化价值独特、学术门槛很高、研究难度极大、研究群体很小甚至后继乏人的濒危学科专门设立的研究项目,团队项目资助力度参照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

2020年度全国仅有20个入选。一史馆的成功申报,体现了国家对满文历史文献研究的高度重视和对一史馆满文团队学术能力的认可,也为一史馆满文人才培养搭建了新的平台。

由吴元丰担任首席专家的《满文历史文献名词术语总汇》课题项目,将立足一史馆馆藏清代满文档案,广泛利用国内外档案馆、图书馆、博物馆的满文文献,从中搜集整理相关名词和术语,完成编纂《满文历史文献名词术语总汇》工具书、建立“满文历史文献名词术语数据库”等成果。该项目从满文文献工作的源头抓起,从基础做起,使满文文献名词术语的翻译使用有规可循,有案可查,推动满文文献工作的规范化、标准化,具有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和现实指导意义。

一史馆将以承担冷门绝学研究专项为契机,持续强化满文专业人才队伍建设,不断提升满文档案学术研究水平,推动满文档案工作高质量发展,为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做出新的贡献。(李刚)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4103号-1京ICP备19034103号-2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40053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