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史研究 > 文献档案 > 文献整理
清末防治瘟疫中外交涉档案(下)
作者: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责编:

来源:《历史档案》2020年04期  发布时间:2021-02-09  点击量:54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按 语:瘟疫,中国古代亦称时疫或疠疫,即近现代所谓的流行性传染病。其传染规模大,种类多样,诸如天花、鼠疫、霍乱、痢疾、疟疾、结核病、狂犬病,以至于流感、艾滋病、埃博拉、SARS等,与人类社会的发展相生相伴,不仅危害人类生命,而且深刻影响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进程。对于瘟疫的肆虐,中国历代史籍均有记载,最早如殷墟甲骨文中已可见“蛊”“疟疾”“疾年”等文字。近代以来,由于人口增加、卫生环境不佳、贸易频繁、各地交流密切、战争战事,加之气候多变、水旱灾年、动物传染等因素,瘟疫在各地时有爆发,其中以霍乱、天花、鼠疫的传染流行最为严重。而近代随着西方列强打开中国的大门,西方医学思想和医疗技术也融入中国社会,并在治疗瘟疫和阻断瘟疫传染流行中,结合中医传统治疗方法,发挥了重要作用。本组档案选编自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军机处档、外务部档等全宗,涉及清末中外间有关各地瘟疫情状、检疫、治疗、防控、会议、交流等众多方面内容,可供研究参考之用。需要说明的是,近代中国积弱深重,中外交涉档案中或流露出列强不平等心态和做法,也是近代中国落后政治、外交特点的反映。

———选编者 哈恩忠

京津筹办防疫事宜第二次会议纪略宣统二年十二月十三日

宣统二年十二月十三日午后两钟,京津防疫会仍借协和医学堂续开第二次会议。届时到会者计二十三人。华员到场者,施右丞,王交涉使,蔡委员,北洋医学堂总办屈道,英股股员谢天保、伍璜,协和学堂华医士。西员到场者,英馆医官德来格、英馆卫队正军校赫特、美馆医官倭引、法馆医官哈萨尔、德馆医官史米德、德医院俄国医士格林斯基、意馆医官。余均协和学堂医士。英馆医官德来格主席。

德来格起立报告云,本会昨日聚议条陈各节,现经呈送外务部酌办。北洋筹办在山海关查疫事宜,屈大夫今日特由天津来会报告一切。

屈起立云,自哈埠行疫以来,北洋学堂医士派往彼处办事者均已派尽无余。无如此次疫气实属利[厉]害,兹不得已,只有在山海关设立查疫所,以防流入关内。现将酌拟办事章程十三条业经呈请天津制台核办,制台想无异议。该章程(原文附后)系用汉文拟撰,可请蔡君逐条口译,请诸位细听。

蔡委员遂逐条口译,各医士均皆认可。其中犹有以为挂漏未足者,问由关外运入邮便信袋如何办理。

施右丞云,此事拟即与总邮政司帛黎商酌妥办。

德来格云,信袋若用百分表六十五分热度之汽熏过,即可无碍。

有问停二、三等客车有无妨碍,能否办到。

屈道云,此时冬令,山东等处前往东三省作工之人多已回省,现拟章程俟制台批准后,即咨请邮传部饬令路局照办。与其令京津人烟稠密之处传染受害,不若略受进款损失,此亦人情所共谅者。又云,我拟提议,现将各车一律暂停开行入关,俟我所办自山海关以至天津一路各段应设查验所及医院办好,再准开头等客车,以免此数日内涉险。

各医亦无异议。

谢天保云,依我之见,凡火车上各等执事员役,亦须设法令其清除疫气方妥。

各医均以为然。

施右丞云,我拟提议,凡由哈埠等处南来之车,无论中外搭客,均一律在山海关停止候验五天,缘染疫后须五天病方发觉。有以五天为尚不足者,然至少须五天。

各医均以为然。

施右丞又提议,凡由西比利亚东来通车搭客,若在哈尔滨足踏哈地者,虽不延留,到山海关时亦照他车搭客候验五天方许进关,好在五天内所花客店费用中国政府自当认付,惟不得另索赔损。

各医云,此事须预先通告。

德来格云,本会现应决议,凡一切南下搭客,若未经在山海关外查疫所候验五天及未经山海关外查疫医士给予无疫□康执照者,自十二月十五日起,直至再行通告之日止,均不准入关。

德医院医士赞议,到会各医士均举手赞成。

德来格又云,兹拟请各位将上开决定一节作为本会各医士条陈,具告外务部暨各国驻京使臣,请共协力襄助,以期照办。

各医士均举手赞成,此事遂决议即办。

施右丞云,现在屈大夫办理天津、山海关一带防疫,仅有医生三人,深恐不敷办事。且哈尔滨一带亦须添聘医士前往,等候甚殷。此间未识有无愿应聘者,本部今日已奉谕旨,准拨银十五万两,以为办理防疫之用。倘有愿受聘医士不幸而染疫致命,当酬其家以一万金,此项酬报想已丰厚。

各医士云,酬费事再当斟酌。至添聘医士一节,协和学堂俟年考完竣,当可有抽出之人应聘前往办事。

谢天保云,凡由大连开往烟台或上海之轮船到口之后,似应在口外停泊候验五天。

各医亦以为然。此事应由外务部与总税务商办。

时已四钟后,遂暂散会。

附件 与京奉铁路据酌拟查验火车章程

谨将现与京奉铁路局酌拟查验火车简章开呈钧鉴。

计开:一、由奉天至山海关仅开头等上行客车,其二、三等客车一律停止。

一、在山海关车站附近设临时病院,其中设养病房令病人居之,另设留验所令与病人同车者居之,饭食官给。一、如在关外火车查有病人及与病人同坐一辆车内者,均仍送回奉天医院。其在关内火车查出者,即送至山海关临时病院。

一、 山海关所设临时病院,请督宪照历届防疫成案派兵弹压。

一、 由东三省入关之小工车一律停止。

一、 患疫人坐过之火车,应由医官消毒后再行交还铁路局。

一、 由关外运进各色货物,均由医官查验后始准运卸。

一、 由关外运来之各种皮货、皮张、毛发、破烂纸布、鲜果、菜蔬以及沾有泥沙之花草,并沙泥、杂土等类,禁止入关。

一、 沿途火车分段查察,以沟帮子至山海关为一段,由关至塘沽为一段,由塘沽至北京为一段。

一、 沿途查车,凡须铁路巡警之处,均得尽力协助。

一、 凡关系防疫电报,由铁路局代发,概不收费。

一、 所有查车医官、巡捕人等,一律免收车费。

一、 临时病院已商由京奉铁路局饬派工师代造木房,以期济急。但在未造成之先,其由奉天至山海关头等客车亦暂行停止。

外务部右丞施肇基为京城防疫事与德参赞夏礼辅会晤问答节略宣统二年十二月十四日

宣统二年十二月十四日下午四钟,德馆汉文参赞夏礼辅来署,施右丞接见。夏云,哈埠各处近日疫症盛行,闻北京近亦发现此症,该疫极为危险,故雷大臣深为注意,特遣我来贵部一询,未知有此事否。答以此疫近日颇为蔓延,但京内尚未闻有传染此症者,恐系传闻谣言之误,并祈请贵国吉医代为考察,以验京内究有此症否。夏又云,北京虽尚无此症,但疫气流传甚易,雷大臣并望能及早防御为要。答以现已分派各医官前往各处察治,并电各该管官竭力防范,以杜流传,祈将此意转达雷大臣可也。语毕,夏遂辞去。

外务部司员伍璜赴领衔使馆交换防疫消息会晤问答节略宣统二年十二月十九日

宣统二年十二月十九日上午十一钟,司员伍璜遵往领衔使馆交换防疫消息。见顾使后,告以民政部昨将办理卫生防疫,通饬民间捕鼠、清街、捉犬告示三道,咨送本部,本部本拟备函转送贵领衔查照。惟堂宪之意,恐其迟慢,故命我带来面交。顾云,请代道谢堂宪,外交团于贵国所办防疫各事颇欲随时得知。又云,本大臣今日备有照会两件,一为仍请停开各车事,一为日前本大臣在贵部所说各事特备文件补证,先后即可送到。又云,现闻哈埠疫症已传染至齐齐哈尔,当询有无详细消息,已有几日。顾云,尚候续报。又云,外交团所拟在使馆界内自行防疫章程尚未决定,俟一二日内决定后当遍发传单,登报通告。惟并不实行,不过预为之计,须俟北京一旦疫症传来,届时乃见实行。问以天津有无续来消息,顾云,自昨日阁下去后,尚无接到他项消息。遂辞回。

外务部会办大臣那桐等为东省防疫等事与德使会晤问答节略宣统二年十二月二十日

  宣统二年十二月二十日下午四钟,德雷使偕汉文参赞夏礼辅到署,那中堂、曹大人接见。雷云,玻璃公司拖欠瑞生洋行款项一事已经数年,今特拟一最后办法,以期速能了结。即近日与瑞生洋行商定,令其将欠款数目减让一万余两,共作为十六万两。此十六万两分中令玻璃公司先付六万两,余十万两分期按季用期票偿还。此十万两若按一年七厘计息,亦可得利五千二百五十两,该息银亦令一并减让。此系于无可如何之中而勉求通融了结办法,想中堂当能曲谅此中苦衷,依所拟办法与以清结。答以贵大臣所言办法自系为通融起见,但玻璃公司能否遵办尚未可知,而贵大臣委曲雅意,自当刻日转达农工商部,甚盼能以照此办结。又询以近日东省防疫一事,政府极为注意,办理不遗余力,日内大有转机,想贵大臣亦有所闻。雷答以贵政府办理此事知颇认真,惟疫气最易传染,若不及早扑灭,势恐蔓延内地,其防治情形之困难更有十倍于今日者。且闻山东穷民往关外作工者颇夥,今当年节伊迩,铁路虽不交通,而徒步归来者亦不乏人。若不并此禁绝,亦恐虑其传染。答以徒步入关者近亦分饬各处从严查验,并妥为设法安置矣。前奉摄政王谕,东省疫气流行深为可虞,无论防疫用费多寡,皆不足惜。前已饬伍医连德尽力防范,据最近报告,日内因疫死亡人数已较前数日减少多矣。雷又云,德太子游历贵国,将来所经之地尚未确定,而中国报纸已登载其预定程期,此事先应秘密,勿令各报妄载为是。答以某报所载尚未寓目,后当禁止,各报勿再妄登此事。语毕,寒暄数语,雷遂辞去。

外务部司员伍璜赴领衔使馆交换防疫消息会晤问答节略宣统二年十二月二十日

宣统二年十二月二十日午后三钟,司员伍璜遵往领衔使馆交换防疫消息。见面寒暄后,问以本日有无紧要消息。顾云,今晨接据天津奥领文称,昨日奥界死一妇人及日前死之一人,据医官用显微镜考验血内微虫,确系染疫而死。据此,是天津已见疫症矣。各馆医官仍以停行各车为请,本大臣前在贵部力请注意,嗣复以公文申请。乃贵国不允照办,以致本大臣为各馆医官交谪,务希转禀贵部各堂为荷。顾又云,哈尔滨疫势重极,据各国前往该处查看医生报告,谓地方官不明事体,以为无碍,任听通衢大道尸骸迭见,东□西侧即道署,一仆因疫而死,亦不令俄人及西医知道。阁下昨、前两日来云该处情形较好,与本大臣所闻迥然不同。兹再警告阁下,据本大臣所闻,俄人之意如果仍无严厉办法,一二日后俄人恐不免迫于自办。本大臣与贵国交谊至笃,虽不忍言此,然不得不警告贵国,兹有俄、日使臣各接报告两件,请带回译呈堂宪阅看,可见在南满一路,贵国地方官愿与日人协力□□□□□□□□□□□□□□□□□□□□,即如道署内死一仆亦不相告,故本大臣实知俄人颇不满意,彼不满意即不免有辞。当答以,贵大臣既有如此原意,我当照回堂宪。顾问,阁下此来有无见告。答以无事可以奉告。遂辞回。

附件一 俄国驻京使署所收东北病疫事报告

俄国驻京使署收到疫事之报告

数日以来,哈尔滨疫症发见者每日约十五起至二十起之多,十二月内死于疫者计共三百人,俄人居十一焉。哈尔滨邻近之傅家甸地方,据中国报告,每日死者约百人、百二十人左右,十二月总数共计一千二百四十人。自俄人所得消息观之,其确数在该处每日约计二百人以外。调查铁路周围及邻近空场,其未埋尸首或单身,或三五堆积,共计有三十人。西边一带死人最多,如对青山车站,左近安达车站,并其左右乡村及呼兰府城北木子车站等处。至齐齐哈尔又有疫症出现,东方一带如阿汁河,每日亦死有百人之数。横道河及穆林两处车站,亦或间出。南边一带如双城堡,其死数每日约四十人,其疫气已蔓延附近铁路各乡村。由宽城子报称,每日自五十至一百不等。虽疫症如此盛行,而中国官员未肯严行防范,不止于铁路境界之外不加筹备,并铁路左近地方亦不设法,且讳言其事。此种关系并不报告铁路人员,并知照各国领事。目下照此情形,俄国火车虽从哈尔滨至阿汁河停止,然中国人民在该处仍开有交通之路,现定俄国自正月二十号起,由哈尔滨不论至何处地方,均一律不卖三、四等车票,且俟哈尔滨南边一带验疫之方法齐备后再议。

西历一九十一年正月二十日

附件二 日本驻京使署所收东北病疫事报告

日使所接疫事报告各处来电报告瘟疫情形

日男爵小村来电 十二月十七日

关东总督来电如左:与各当道武官协商之后,已经遣派兵丁四十名一队前往普兰店,另有六十名一队赴锦州岭。所有由染疫境内经过之南下大帮华人一概禁阻。

奉天总领事小池来电 十二月十七日

南满洲铁路由双庙子达长春一段,自本月十三号起已停售三等客票,所有头、二两等搭客均先归医官查验,然后方准上车。此外,全路皆归医官严查办理。自本月十五号起,京奉车亦停开行,所运回工人计四百余名,自昨晚起皆居留本处。

又一电 十二月十七日

奉天总督现请日人协力设法除灭鼠疫,并称所有以前中日交涉诸事致生意见,均须破除云云。仆已答允乐助一切。所有防疫应办各事,如设卫生局、治疫医院、居留所,派医官巡查,并熏蒸、辟毒等事,华官均和衷办理。现中国官员已由日本雇聘医官、医士各一员,在奉天、长春铁路界内已建立治瘟病院数所及一切防疫办法均归防疫会总理节制。再,铁路界内外各处所有特别应办事宜,则与中国地方官公同办理。其铁路沿途各大站应筹各事将见逐渐推广,自从仆与长春、铁岭、辽阳诸华官晤谈后,大局各事略有进境。关东总督与南满铁路已由日本招致防疫专家数名,分驻长春、奉天二处。截至今日,染疫者统计八十八名,均是华人。惟奉天铁路界内尚无染疫者。中国官员已许将染疫者所居房屋用火焚毁。据报,宽城子、昌图、铁岭等处染疫者一二人,沿安奉铁路之鸡冠山于昨日染疫者一名。除大连外,奉天以南无染疫者。

安东日本领事来电 十二月十七日

昨于车上发现已死华人搭客,疑是染疫。后据医官查验,确是疫症。本月十二号在沙河镇已开验疫所一处,十六号在鸡冠山亦开一处,本处新旧两城已开办一切防疫事宜。

《泰晤士报》记者莫立生为英国派防疫医官来华等事致外务部机要股颜惠庆信函译文

【宣统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照译伦敦《泰晤士报》驻京访员莫立生自英京致颜章京函径启者:兹附寄仆与丛报访员会晤问答一篇,敬呈台阅。

阁下读之,当必欣喜。此篇著作原题为《中国新时代》,登在英国《极大丛报》,销场之广计达三十五万册云。仆拟于西二月初旬束装来华,冀于月杪得晤。

阁下,我等于满洲疫症颇为关心,贵国驻英使馆业将贵政府允给研究疫事会医官川资经费之命,转达英政府矣。闻我国所派医官,于传染险症夙有经历。专此。顺颂勋祺。法国公使马士理为烟台发现时疫请设法防范事致外务部右丞施肇基信函译文宣统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照译法马使致施大人信径启者:

顷接烟台法领事来电,论及时疫发现一事,该领事暨诸同僚之意,亟愿筹拨一款于地方官,俾得切实设法防范,并愿山东抚台迅速派一干员前往该处。本大臣想驻京公使中已有数人具表同情,请贵丞堂即将此意转致办理防疫人员为荷。专此。顺颂日祉。

马士理 启二十五日

德国使馆参赞夏礼辅为烟台疫气传染务按照医官计划施行事致外务部右丞施肇基信函译文宣统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照译德馆夏礼辅致施右丞函敬启者:

据本国驻扎烟台领事□来电内开,此间疫症日盛,情形危险,华官办理不力,应请转告外务部,设法筹画,务使鲁抚、烟台道台按照本埠医官计谋,严为施行,并当广筹经费。目今待款孔殷,至少须洋五万,最好委派办事认真、予以全权之官员来此。等因。是以雷大臣特命我将来电抄送台端,甚冀贵部按照办理为要。此颂日祉。

英国德来格医官为呈阅疫情报告事致外务部右丞施肇基信函译文宣统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英馆德大夫致施右丞信敬启者:

兹将近日敝处所知各事开具报告呈阅。查民政部最近报告,似已将各事陆续开办。又查近日并无染疫之证据。鄙意京津时疫流行,已失其利害性质,惟傅家甸人民死者仍属甚多。鄙人得各处消息,均谓于道庸懦无能,彼既不能奉行北京之命令,复不能按地方情形办事,即谭道亦不较于道为优。兹彼处得良医一人,前往长春。查克森大夫为鄙人旧识,兹闻长逝,不胜哀悼,此人年富学优,于华人医病事宜异常勤奋也。

附报告

附件 英国德来格医官瘟疫报告译文

译英馆医官德来格报告

北京。予因前二日之谣言,曾经亲往各该处实地调查。以予所知,内外城并无新发疫症,卫生局各员亦无寻获疫症之报告。

天津。并未据报告新发疫症。

津浦铁路。据最近报告,谓该路染疫情形极重,沿途查见自满洲回来之工人倒毙甚多。现在津站亟宜扣留搭客候验五日,并宜将车辆熏蒸除秽。

京汉铁路。在保定府南数英里远有一村,名范村桥(译音)。其中某家自满洲回者忽发疫症,死去十人。在保定府有一人乘坐火车自北京来,据报称下车之后未久即倒毙街中。河间府南一村名傅庄,有自满洲来之一人,在一客店内疫发身死,有九人与之相接均死。此系某传教士所报。

奉天。据报一传教医士名查克森,在奉天车站办理查疫,极称得力,现亦死矣。

以下各节系从来函内摘录

此间疫症传染人数日渐增多,均属肺瘟之类。染病者一百五十一人中,据报同日死去九十二人,于此可见此症之凶险而迅速也。卫生会办事极为尽力,据外国医士所称,彼等所上条陈,均荷中国地方长官采用。南满日本路车自本月十五日起,实行停开。

长春。此间疫气流行至重无□,据称所筹办法决无可满人意者。

公主岭、四平、开原及铁岭,据报均有疫症。又称在奉天、长春、铁岭等处有数百日本人民与中国人民相距甚近,情形又几相同,而竟尚未有一日人染疫。中国人民中之不幸而死者,大抵均下等工人一类耳。

外城巡警总厅为答复英使馆德医官疫症流行报告事致外务部报告宣统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十二月二十二日晨十点钟时,有一妇人系坐洋车,前往琉璃厂西南头之柳巷胡同中西首之陆子英医生家诊病,下车后未及五分钟即死一节。查柳巷即南柳巷,该妇人系从十间房地方媒人杜李氏家出来。传讯杜李氏,据供,已死妇人张氏,年七十余岁,采育镇北新店人,佣工度日,京中并无亲属,浮住伊家,向来有病。今早勉强出门求医,不料就死。等语。并据该医会同检察官戴焕文带领仵作、稳婆人等验明,委系年老因病身死。业经拍照指认,备棺敛埋,将遗留物件送交检察厅存案。此案并无染疫及另有刑事嫌疑之处。

昨日(二十三日)晚,车有两搭客,自奉天来京,进打磨厂客店时已死,巡警即将该两人坐来之骡马车仍旧装载送回天津一节。查二十三日并无此事。况自奉天来京,其中经榆关检疫、天津检疫,而火车上又有检疫医生随时诊断,万无至京即死之理。至人既来自奉天,乃将尸身用骡马车送回天津,尤属不能自圆其说,此殆因三星客栈误传。所有办理三星客栈先后病死四人情形,已另有详细报告,刷印分送,兹不赘及。

内城巡警总厅为二十五日防疫情形事致外务部报告宣统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内城巡警总厅十二月二十五日防疫事项报告一、饬区领取避瘟药水。

一、 传区遇有路毙,务以避瘟药水浸麻包,用以包裹尸体。

一、 派卫生处科长傅汝勤赴保定调查瘟疫,并告知藩司、知府在城外择清洁地方,令外国人移居。

一、 申报民政部组织卫生队。

一、 发防疫告示。

一、 赴部会议防疫事宜。

一、 派员赴外务部抄录关于防疫函电。

一、 收外厅办理棉花八条第十三号门牌郭维先姻戚单太和染疫病故报告。

一、 收邸堂手谕四道。

一、 内城本日普通病死亡人数男十三名、女十三口。

一、 收买鼠子六百四十五头。

一、 派医官赴东四牌楼六条胡同查验全福病故并非鼠疫。

一、 派医官赴外城棉花八条会验。

一、 发贴各区晓谕居民急行清洁告示。

办结三星客栈情形续报

十二月二十五日为禁止交通五日期满,当派西医官将旅店栈伙续行诊验,均无疫征。旅客李光前等十名,即派巡警送往车站,开行回籍。其栈伙徐允卿等七名,暂送城外隔离室再住三日,饭食、炭炉由官备给,知会营兵协同看护。一面将该栈病故人所住房间拆卸,连同衣服、器皿,一律烧毁,派消防队前往护视,幸无他故,仍饬该栈暂行停业,以免传染。特此报告。

(后十二月二十五日内城地面捕鼠数目及死亡人数表,略)

德国使馆参赞夏礼辅为疫气传染烟台一带亟应隔离事致外务部右丞施肇基信函译稿宣统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照译德馆夏礼辅致施右丞函敬启者:

屡渎清□,殊觉不安,惟实有不能已于言者。日昨去函,谅邀鉴及雷大臣。今又谕令告知台端,烟台疫气传染,山东内地似极为迅速,在雷大臣之意,烟台及其邻近一带亟应严为隔绝,免致蔓延山东全省。务请足下将此意陈之贵国政府,设法办理,是为至要。此颂日祉。

外务部左侍郎胡惟德为哈尔滨一带疫情等事与俄使廓索维慈会晤问答节略

宣统三年正月初九日

宣统三年正月初九日下午俄廓使到署,胡大人接见。

廓云,哈尔滨一带暴尸道路,并有弃掷呼兰河、松花江内者。如此不知卫生,必至传染无极。昨日业已备文照会贵部,今本大臣特再面请贵部,速为设法,并派马队梭巡有疫之处,免致再有上项情事。答以所有暴露之尸均已火葬。至于弃尸于呼兰河暨松花江,并派马队梭巡二事,业经本部电行该处地方官设法办理矣。

廓云,本馆据阿穆尔省总督电称,满洲疫气甚盛。松花江流入阿穆尔河,常有轮舟往来。该省为预杜传染起见,拟在边界施行防疫章程,设立检验隔离局所,并禁止小工前往,一俟天暖冰融,即须派船巡查阿穆尔江面一带。本大臣业经照会二次,今再面为声明,以免将来误会。答以阿穆尔河系在中俄领土之间,将来开冻后果须派船巡查,可以彼此会同商办。现在南岸一边自当设法禁阻小工踏冰北渡。本部当再电行东省酌核办理。

廓云,会勘中俄国界一事,贵部近有所闻否。答以本部前派刘镜人前往贵馆会晤,告知此事仍在东省了结,并由中国另派一官阶较大之员办理此事。询问贵大臣之意如何。贵大臣答以当电问俄京,约十日可得复云云。迄今未据见复,本部专候回音。廓云,大约俄京因拣选相应之人,以致迟延。贵国另派之员究竟何等官阶,是否武职。答以现尚未定。廓云,当再电询俄京,得复再商。惟俄国所派必是武员,缘武员可以号令文官也。问以贵大臣于勘界之事有所闻否。廓云,勘界员已返赤塔差次听候训条,本大臣当再将贵大臣之言电达俄京。

言毕辞去。

外务部左侍郎胡惟德为禁止泰山进香传染疫气等事与德使雷克司会晤问答节略宣统三年正月初九日

宣统三年正月初九日下午四钟,德雷使偕汉文参赞夏礼辅到署,胡大人接见。雷云,山东泰山每届正月赴山烧香者颇众,际兹疫气盛行之时,若不禁止,恐不免有疫气传染之虞。但小民迷信,恐破除不易,可否由贵部奏请明降谕旨,禁止人民本年到泰山进香。答以此事未便遽行请旨,当电山东孙抚迅速从严禁止。雷又云,汉口租界一事,所争者不过一迈当半之地,相持甚久远,迄未解决。贵国遇事往往和商让步,若如英、日等国以强硬手段要求,贵国亦即允许,本大臣但不肯出头耳。答以本部已派司员施绍常前往调查,此事必可从速了结。语毕,雷遂辞去。

外务部尚书邹嘉来等为京汉铁路无须因疫停车等事与德馆参赞夏礼辅会晤问答节略宣统三年正月二十三日

宣统三年正月二十三日下午四钟,德馆夏礼辅来署,邹大人偕同施右丞接见。夏云,现闻汉口各国领事因鼠疫传染,已至汉口电请驻京各钦差,转请中国暂将京汉铁路慢车停止,明日各国钦差定于下午会议此事,故雷大人派我先来探问中国有无停止火车之意,并现在有何办法。答云京汉铁路现可无须停车,闻邮传部拟将乘车前往汉口者饬医查验,实有疫症者禁止乘车。前湖广总督亦有电到部商询办法。夏又云,贵国现在各处疫气渐消,大约二月间可期扑灭,答复俄国照会可否将大意见示。答云本国向以遵守条约保持和平为主义,此次答复俄国系按照条约,虽光绪七年商约现将期满,今昔情形不同,亦须略加修改,刻下彼此正在研究,亦尚未定。所答大概情形,明日即可登报宣布。夏又云,闻日本与贵国亦有交涉数起未能了结,即如渤海领海权、东三省盐务暨南满洲铁路巡警各事。答云此皆旧案,总可易于商结。夏又云,雷大人派我送来本馆及各处官员衔名单一纸,该员等久驻中国,雷大人甚望贵部格外通融,给赏宝星。答云单中所开之领事,应由外省径行奏请,雷大臣□行相恳不可通融。至所开等第,恐不甚合,容当详查章程,回明王爷、中堂斟酌办理。夏遂辞去。

外务部右丞施肇基为京汉铁路无须因疫停车等事与德使雷克司会晤问答节略宣统三年正月二十六日

宣统三年正月二十六日德雷使到署,施右丞接见。雷云,现在京汉铁路一带业有数处发现疫症,深恐传染汉口,妨害商务。二十四日,驻京外交团会议决定照请贵部,转咨邮传部,饬令京汉铁路于黄河北段停载苦工,领袖公使谅已有照会到部。答以京汉铁路于保定之南有疫,车站业已停不搭客,汉口谅可无碍。近接哈埠电称,疫菌渐就澌灭,毒力日见薄弱,自可不至如前之蔓延为患。雷云,据德华电称,本国所派医士三员,业于昨日起程前来中国研究疫症,并云一切川资由中国政府发给,与贵部来照不同,究竟是否如此。答以本部前照仅言抵东后供给旅费,德华所称必有误会,当电梁使更正。又告以本国邀请各国委派医士来华,仅限于一员,至多二员,业由本部通电驻扎外洋之本国钦使,向各国政府声明。雷云,本大臣前送贵部请给宝星名单,现拟添入旅沪德国绅商二名,深望贵部允准。答以请将该二员中国名字开来,当回明堂宪酌办。

度支部为东三省疫重地广请商借各国银两自办赈捐事致外务部咨文

宣统三年二月初三日

度支部为移会事。核捐处案呈本部议复东三省总督锡电奏疫重地广,用款浩大,请径向各国商借银两,并恳自办赈捐,藉资弥补一片,宣统三年正月三十日具奏。本日奉旨:依议。钦此。相应抄录附片咨呈外务部查照可也。

须至咨呈者,右咨呈外务部。

计附片

附件 度支部为议复东三省疫重地广请商借各国银两自办赈捐事奏片

【宣统三年正月三十日】

再,准军机处抄交正月二十七日奉旨:锡良电奏疫势未能遽期消灭,糜费甚钜,请径向各国银行先借银二百万两,并恳援照江皖赈捐章程,由东三省自办赈捐,藉资弥补。等语。著该部议奏。钦此。原电奏内称,本月初七日电奏,东三省疫重地广,用款浩大,请先向大清、交通两银行息借银两并附办赈捐一案,钦奉电旨:著该部议奏。钦此。旋因待款甚迫,分电度支部、邮传部,请速议复。当准邮传部电称,交通银行拨款浩繁,未能借给。等因在案。兹查三省疫势未能遽期消灭,所用款项仅哈尔滨一处已将近四十万两,三省统计,糜费之钜不知胡底。地方公帑挪用殆罄,交通断绝,市面恐慌,各属请款急于星火,大局岌岌可虞。前奏现尚未准部复,处此艰危,朝不待夕,不得已惟有径向各国银行先行商借银二百万两,以救眉急。并恳天恩,准予援照江皖赈捐章程,由东三省自办赈捐,藉资弥补。等语。查东省防疫,关系紧要,办理之完备,全在款项之应手。该督前次电奏,臣部已于本月二十三日议准奏复在案。现该督以防疫正当吃紧,银行借款又无成议,拟向各国银行借款济急,亦系万不得已之举,拟准如所请,由该督暂时径向各国银行借银二百万两,以资防疫之用。仍先将合同送部核定,以符定章。至所请由东三省自办赈捐一节,查该督前奏仿办赈捐,系请归入江皖赈捐案内展期劝办。业经奏准,自应仍照前奏办理,以免纷歧。俟收有成数,即作为弥补此项借款之用。

所有议复缘由,谨附片具陈,伏乞圣鉴。谨奏。

恩厚译《北京英文日报》所载疫情文稿

宣统三年二月二十九日

照译《北京英文日报》

本月二十六日,海参崴来电云,俄官藉口防疫,现正预备将本埠华工人尽数运送出境。华领事曾向俄官严切抗议,而俄官置若罔闻。查俄人所拟运送出境之华工内有囚犯二三十名,系新由监狱中提出,且多系北省之人,而俄官欲将此项华人尽数送至上海,并曾将体面华商若干人拘获,指为无业工人,故本埠华人甚为震惊。

本月二十八日,海参崴来电云,本日暨明日,拟将本埠暨沿海各地方华工三千名运往烟台。

本月二十七日,东京来电云,某报言日本对于中国未有决定之政策,盖因外、兵两部与伊集院意见不同之故。查伊集院与兵院均主张以严厉手段对待中国,是以有外部次官伊徐(译音)将派为驻华使臣之说。此说经官场人员斥为不确。现闻外、兵两部与伊集院业已会商同意,一俟伊集院回至北京后,必即有紧要之事发现。至伊使回京日期,大约即在此数日之内。

恩厚译呈。

正生司为防疫局申请发给护照提运订购日本防疫器具等事致警政司片

宣统三年三月二十二日

卫生司为片付事。据防疫局申称,前由日本订购防疫各种器具、药品四十五箱,现已到津,申请发给护照,以便派员提运前来。相应片付贵司查照,希即日发给。因用印不及,径行白片可也。

须至片付者,右片付警政司。

万国鼠疫研究会致外务部右丞施肇基报告稿宣统三年三月三十日

敬肃者:

本会各国特派莅会医员按照各项证据研究既竣,兹将公同议决议略暨所拟各项条陈两宗合并缮具报告,呈请台端转进贵国政府(按,此次研究事项悉遵阁下开会演词所载宗旨办理)。设使将来再遇类乎此次所以开会之事故,则医员等深望所具条陈有裨贵国政府之采用也。肃此。敬请查照施行。

宣统三年三月三十日 十一国特派医员各领袖署名

附件 万国鼠疫研究会议决议略及所拟各项条陈清单

本会所收各处防疫报告、图件,现经公同审查既毕,暂定议决条款如左:

一、 此次疫气流行,乃自蒙古北境渐而蔓延东南,路径极为明晰,所经大都旅行之路,而铁轨大道暨航路所经者为尤甚。其症之传染,乃径由人各自相传。至其初起之原因,无论如何惟当此症蔓延各处之时,齿兽之类未查有同时发现传染症之据,故此疫症流行并非旱獭之为媒介也。

二、 此次疫症传染之所以能消灭者,大抵以所施行防护章程乃因采用医学成规,或因人民力求自卫所致。其或谓因水土、气候有间接、直接之感所致,亦未为不可,惟据事实以证,则尚未能决定。至谓疫气消灭乃缘疫虫之毒力消灭,则非是也。

三、 各城乡之受此传染者,因有人实已染患此症,或染而未发见者带之而入也。

四、 按传染病理学而言,并无确实凭据可指此症之传染由于衣服、货物,抑或别种无生气类之物件为之媒介。

五、 此症之散漫由于同居之人拥挤者众,自属确实无疑。盖拥挤者众,则接触传染之机会自多。

六、 此种流行症,染之者初皆尽见肺瘟。其既染未发之间隐伏之期,皆自二日以至五日。其最早之现象,往往可诊察者为热度增高与脉息增速,惟非俟痰中已见此类血迹,则其是否为疫不能疹

[诊]断,若欲预先疹[诊]断确凿,只有考验痰内有无疫虫一法。其有肺管染受别种微生虫者,不得与此并论。此次疫症既依证据决定,均成血瘟,若以显微镜验血,或以汤育法验血,则诊断自可较有把握。若仅参肺之现象,则觉泛无把握,且觉过迟。况按肺之现象,有时病已甚重而现象则甚轻也。

七、 当此次疫气流行之时,既经受症,鲜有能生存者,则此症实属异常凶险。

八、 此种病症迭经试验,均无法以疗治,惟以射种血清间有可以苟延残喘者。闻有一二人或称因用血清之功而得疗治云。

九、 此次疫虫种类,与从前他处所得之疫虫种类大致无甚差异。

十、 此次疫症传染之媒,迭经详细调查,现惟知其仅为染疫者所吐之痰耳。染之者多半由吸入痰星内所含之疫虫所致,其始则总气管与气管之下受症。

十一、 其因吸气而受传染之险者,则视其所立之地与病人远近及时之久暂为比例,以判重轻。议决条陈四十五款:

一、 此次疫气发起之处,常有肺瘟、核瘟发见,历经多年,惟其究竟确实由何起始,尚无十足证据以凭判定。

二、 据俄医报称,旱獭中有种兽类传染症,此症似即瘟疫。惟其是否瘟疫,至今尚无以虫学考验之实据。

三、 人之染受此种疫气,起初是否即由已病之旱獭所传,尚无一定凭证。然揆诸理想可信,此种旱獭症与满洲暨俄属萨拜喀勒省及蒙古东北境所见肺瘟有切近之关涉,是以与此次流行症有所关涉也。

四、 兽类传染症在旱獭中暨齿兽之类是否均有发见者,应当依法查究。如果均有,应将其传染症之本原研究的确。

五、 研究此事应派专门考察齿兽染疫之人督率办理。研究时应将该兽全体解剖,兼以虫学考证。凡遇察见虫类,均须详细认明。

六、 此种齿兽中有无疫症发见应当预为侦察,并须预为防备其传过考察之人。

七、 中俄两国于此极有关系,考察此事应各自分任其责。

八、 凡在满洲里境内猎取旱獭者,应设法令其遵医检验。当其从事猎取之时,检验尤应注重,并应就此类猎户住居之处设立隔离所与病院。

九、 骡驴狗类染受肺瘟应当作一问题,专考其如何亦能染受此症之理。此项牲畜染受肺瘟,虽有报告到会,然未能详晰,自应再加考究。

十、 各城各乡清洁卫生事宜,自以一律改良为是,居住拥挤一层尤当注意。凡遇死亡之人,应由医士发给验照。凡遇传染病症,应由医士发出通告,令人周知。此等医士,应按西法新学卒业者充当。上开两项事宜,一俟能办之时自应照办。

十一、 将来设遇肺瘟再见,尚在零星未盛之时,应将下开章程立即施行:

甲、凡已染疫病或疑似染疫暨与染疫者接触之人,一律迫令隔离。其已染疫者暨疑似染疫者,应令其带用合宜口鼻罩。

乙、挨户检查,若遇人家或街道中有已病或已死之人,应即具报其症之情形,应以考验疫虫法诊断,如能办到,更以考验病理法诊断,并应妥筹善法,将病死情形逐细注册。其附近城乡各处,应当搜寻有无染疫暨疫死之人,至为紧要。

丙、应用演说或以浅白文字解讲防卫之法,刊印小书、单纸广为传播,藉以开导百姓。

十二、 设遇疫气盛行将有蔓延之势,则应照下开办法办理:甲、设遇应办之事,则设立卫生警队,随医严行检验,并施留验五日章程。

乙、凡学堂、礼拜堂、戏馆、市场等类,为人民丛聚最易传染疫症之处,均应一律关闭。其他若客店、茶馆、栖流所,应时时留心查验,缘此等地方按报册所载染疫之人最多。凡制造厂若在厂内或附近地方并无随时检验所用工人之预备者,亦应一律关闭。

丙、轨道公车坐客甚杂,带有传染之力极大,应视为危险,但人力车与骡车不必停止。

丁、设遇某城乡中仅有某区地方染疫,或该区较他区疫气更盛,则宜限制该区人民不得前往他区,亦不令他区人民擅入该区之内。如此,方可限制疫气广传。设遇疫气流行极盛之时,应将该城或乡分为数区,阻令各区人民互相往来,并施行留验章程。

十三、 凡染受肺瘟者必须隔离,为迫不可缓之举,故应预为建造隔离疫病院,以备不时之需。院中应有单间房屋,俾病人得以各居一室。造屋之法,必使鼠类无隙出入,且使易于消毒为要。基地务宜广大,多有富裕,以备临时添造之用。该项添造房屋应预为规画地址,备立基础为妥,疫病院中空气光亮宜多。

十四、 疑似疫病院应与疫病院相近,方便院中隔离之人各居一室最为紧要,庶使实未染疫之人不致有传染之虞。凡在疑似疫病院隔离察看之人,若非诊出实际染受疫病,不得轻率移送疫病院内。

十五、 接触疫病者之留验所,其建造管理之法务以早能侦察留验者是否染疫为目的。其居住之室,以能令各自隔别为妥。其本境某某等人暨外来入院者之隔离所亦应照此建造,照此经理。

十六、 此种房屋造法,以区分小间卧室,使居者彼此不通为最相宜。

十七、 住院病人所用衣服、铺盖,应用消毒药水或蒸或煮或浸至透,方可无患。若系无价值者,大可烧毁。其与疫病接触者之衣服、铺盖,应用消毒药水或蒸或煮或喷洒至透,方可无患。若恐因用此法致被物件毁坏,则当用袱毛林即蚁

水蒸汽或用烘烤,再在日光晒过三日,亦可无患,惟须将各面翻复晒到。

十八、 房屋应照下开之法消毒:染疫者或疫毙者一经移出,即将房屋封闭数小时之久。

以极亮灯光遍照各处,搜寻有无明显血痰等迹。如有之,应立时消毒,或刮下用火烧毁。

然后再将房屋用消毒药水喷洒洗刷,土地之上可以石灰水洒遍。若屋内可以封闭,不令通气,则用袱毛林熏蒸。

车辆消毒可照房屋办理,或用蒸汽亦可。

一切傢俱可留在屋内,与屋同时消毒,或另熏蒸,或用日光晒透均可。痰盂必须消尽毒气,炕席暨无用之物应当烧毁。

房屋如揆度情理可以消毒者,自不当焚毁。

十九、 贸易货物除破布、旧衣外,无须消毒,惟既知其曾沾疫气者,则应消毒。

二十、 消痰污之毒应用加播泐酸,或添以皂或硷即名几苏、按几苏药料,制法颇多,各有专名,非经化验知其有消毒之用者不可信用。

此外如骨氯粉、石灰水、袱毛林、汞、氯均有消毒之功用,惟汞、氯并非用以消痰毒者。

二十一、 以上各项消毒事宜,非有熟手多人不足以敷办事之用,即不能实见功效。最善之法,由各省城预先组织消毒队,各将队工教练熟悉,以备临时应用。

二十二、 设若查见疫死尸身,应以粗布单浸透消毒药水,将尸包裹,放在有顶篷之车内,然后移去埋葬。所用有顶篷之车,车内应以洋铁皮镶裹,专为装移疫尸之用。

埋葬疫尸工队,应用无尖铁钩钩移疫尸,较为便捷。

疫死尸身存留日久,仍能传染疫气,若用火葬,乃为最速最妥而且最省俭之法。火葬之法,宜在距城或乡稍远之处,择选方便地处挖成大坑,以木柴、煤油合并焚之。

二十三、 各处行政机关应设定一卫生局,组织一卫生队,设遇疫气发见之时,立可扩充,并办扑灭事宜。至所办卫生事宜,应由中央政府订定通行章程,俾令一律遵守,自为更妥。卫生队员役住所如酌量可行,宜与居民住处隔离为要。

二十四、 俟将来查出新法再行改用此时防慎之法,卫生队员役应仍于开办防疫之先都种疫浆。

因查此次传染皆由吸气所致,卫生员役宜令一律带[戴]用同样口鼻罩,并教其如何带[戴]用方为合式。

罩之样式最美者,以纱两片作三角带尾形,中铺细棉,带[戴]于口鼻之上。每次用后即应烧毁,或按法消毒方可再用。卫生队员役应带手套,并披周身遮满之罩衣。此衣应用不透水之材料做成。

卫生员役中有须与染疫病人接触者,除上开各件外,应加带遮风眼镜。

每于办事后,各人均应洗澡。其办事时所穿带[戴]之衣服等件,均须在防疫所消毒。

卫生员役每日应听医员查验两次,其身体热度填入表内。

二十五、 考证统计册表核疫一症,以种浆防其传染,定有几成可靠。

二十六、 是以防染肺瘟之法,以射种药浆为第一层理由。

二十七、 惟考证此次肺瘟流行之统计事实,以射种药浆防此种肺瘟传染是否实能有益,则医员等尚不能决定。

二十八、 预防染疫之法,会中提议者颇多,均经本会研究,按所提议各法,其中有数种用于人者已广,其余则仍在试验。

甲、其已见广用者,分类如左:

(子)已死疫虫制成之浆。计有两种,其一为肉汤所育之质,其二为海菜所育之质。

(丑)核脭浆。

(寅)已死疫虫参和血清之浆。乙、其仍在试验者,分类如左:

(子)灭毒活秴。按,西医名词,秴即育微生虫所得者。

(丑)活秴参和血清。

二十九、 已死疫虫制成之浆,其制法简易。其以上列两种法所制者,环球各国用之甚广。此种药浆多经考证,于防染核疫可有几成效用。其海菜育质法,有制作迅速之益。现按本会多数会员之意,以种浆防护染疫,此时惟用死秴为最简最妥最善之法。本会虽有此种意发表,然于他种防疫药浆或参和血清之浆,倘用之有益,自应照用,本会并无因此不认其有效用之意。

三十、 义医路士迪及嘎雷佑迪所制药浆。此种药浆以之试种于畜类,其成效似属美善,其妥当能用,与别种药浆相同。此外尤可以干质存储,不失其效用之益,至为方便。

三十一、 美医斯特朗制浆法。此法应当留心考究,其曾经以之试种人身及畜体,所得成效殊觉奇异,亟应多方考证其法是否安妥,以广其用。

三十二、 兹将试验药浆之法开列如左:

(一) 先以畜类试验,以吸气法令小金猪、白鼠及猴吸入,以视何种药浆能于肺瘟有至好成效。

(二) 将来设遇肺瘟发见,即用以上各法,按印度成法,择人试种,惟须恪遵医法办理。

三十三、 满洲境内暨直隶、山东等省之各铁路公司应互相联络,于各铁路一带筹画防疫,划一办法。故凡有关系之铁路公司应协同设一铁路卫生局,有中央办事处一所,专以办理留验卫生为目的,订立章程。若遇疫气或别种病症传染盛行,以便约束往来客商以及货物。

三十四、 各通商口岸留验章程,现经本会查明未能一律,推其所以,有严有不严之故,殆以各埠章程本由各埠医员自行酌定,中国政府应与凡有关系之国会同商酌,订一万国通行划一办法,以为北省各通商口岸办理卫生留验事宜,该项事宜应仿西历一九零三年法京大会所订办法办理。

三十五、 疫气盛行之时,设欲使水陆贸易货载搭客统归限制,无轻重不齐之弊,则上开之公设铁路卫生局应与上开之通商口岸万国卫生会彼此竭力协同办理,以为公益。

三十六、 设欲使凡由旱路及由海道旅行之小工易遵限制,则应设法招引,俾其以改乘火车及通行各口之轮船为便。所订章程务使一面能收约束实效,一面能令旅行者鲜有窒碍。

三十七、 疫气盛行之时,其在染疫各境凡步行或乘车往来客商,应由该处地方官派员检察,凡客店及贫民院、栖流所等处亦应察看。往来客商应带有康健凭照,过境时呈请该处地方官批验。三十八、旅行客商及小工等因有乘坐民船不到通商口岸而在沿海地界起岸者,故遇疫气盛行之时应在渤海边岸一带稽查此项起岸之客较前更严为要。其江河往来之客,亦应查验有无疫症。

三十九、 肺瘟流行之时,据本会审查运载货物以及邮件,除旅客行李外,均无须加以限制。将来设遇老鼠传染此疫,则各口岸及各船只所有鼠类应设法一律除灭,岸上之鼠严防入船,船中之鼠严防登岸。船货中如有米粮等类易引老鼠者,恐须订立专章,以为防慎。

四十、 疫气盛行之时,运载灵柩应令禁止。

四十一、 防疫事宜暨所有章程应立速编纂成书,定为条诫,颁布各省,一遇疫气发现,俾地方官有所遵守。

四十二、 应设一永立中央卫生医院,一遇疫气发见,立时可以扩充办事,并将医员衔名先行注册,以便随时遣派。

四十三、 瘟疫流行为患极大,民间知之者少,自应设法开导,使知一切防疫章程均为人民之益,并保全人民生命而立。

四十四、 设欲以上各项条陈实有效用,务以组织中央卫生医院为先,盖以该院有关办理各传染病症发见之通告一层尤为紧要。

四十五、 设欲扶助上款所开办法,务以速在中国筹办实用医科教育为要。

外务部右丞施肇基等为在华境俄私设病院留验华工事与俄使廓索维慈会晤问答节略宣统三年四月二十五日

宣统三年四月二十五日施右丞偕同颜章京往见俄廓使,告以顷接电报,谓俄人在拉哈苏苏附近海关地方设立疫病院。等语。查东省疫气业已扑灭净尽,何以俄国忽有此举,且未得中国允许,岂可在中国境内率行设立病院。再,各铁路搭客现在均不查验,而贵国仍在满洲里、绥芬河停车处暨黑龙江各处留验华工,实属不合道理。应请转电贵国政府,速将拟设之疫病院停办,并免留验华工。廓云,此事我并不接洽,惟按贵国所颁通告,只云疫气消尽,并未提及检疫所是否裁撤。答以疫气既已扑灭,检疫所自应裁撤,可不待言。廓云,请将此事备函,达知本馆,即当转电崴督酌办。答以俟回明堂宪后,即行函知。

北洋大臣陈燮龙为请赏防疫出力洋员宝星事奏折

宣统三年五月十三日

北洋大臣·直隶总督臣陈燮龙跪奏,为恳恩赏给洋员宝星,俾昭睦谊,恭折仰祈圣鉴事。

窃查北洋为通商总汇,邻近海口,轮轨交通,居住及来往洋人为数最伙。此次关外疫患蔓延直境,天津租界地面华洋杂居,时有传染之人。经臣饬司道与驻津各国领事设法接洽,一面督饬所派员司将一切防疫事宜妥速认真办理。该领事等既深信服,毫无间言,且为遇事维持,和衷共济。其在事洋医人等亦能不分畛域,如法查验医治,详慎从事,无懈初终,均属不无微劳。据交涉使、提学使、津海关道会详请奖前来。臣查办理防疫出力各员,业经分别奏恳奖叙在案。该领事暨洋医士等或辑洽邦交,或辛勤救治,既属一律出力,自应择尤请奖。驻津比国总领事官狄西业拟请赏给二等第三宝星;驻津奥国领事官戈布尔三等第二宝星;美国医士裴志理酌拟请赏给三等第一宝星;驻津奥国副领事官施德才拟恳请赏给三等第二宝星;美国医士陆长乐、日本医士河合良朔,京奉铁路稽查英员摩尔、法员杜□禄均拟请赏给三等第三宝星。合无仰恳天恩俯准,分别照拟赏给,以资奖励而示怀柔。

除咨外务部外,理合恭折具陈,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奏。宣统三年五月十五日奉朱批:外务部议奏。钦此。

外务部为奖赏办理防疫美国医员杨怀德宝星事致美使嘉乐恒信函稿宣统三年五月二十五日

径启者:

贵国医员杨怀德前经派赴长春办理防疫事竣,经本部奏赏三等第一宝星,钦奉谕旨允准。相应将宝星一座、执照一张函送贵大臣查照转给祗领可也。此颂时祉。

堂衔宣统三年五月 日

注:

此为外务部堂批时间。

和会司为东省防疫赏赐洋员事致税务处咨文稿

宣统三年五月二十五日

和会司呈为咨行事。

本部具奏派往东省防疫各洋员请分别赏给宝星等项一折,宣统三年五月二十日奉朱批:依议。

钦此。相应恭录谕旨、摘抄清单咨行贵处查照,札行总税务司,转饬该洋员钦遵可也。

须至咨者,税务处。

计开:

奉天研究会书记·海关副税务法国人罗尔瑜拟请赏加三品衔。

注:

此为外务部堂批时间。

英使朱迩典为医官德来格受赏如意代谢事致外务部大臣奕劻照会

宣统三年六月二十七日

大英钦差·驻扎中华便宜行事全权大臣朱为照会事。

本年六月初八日接准来文,以防疫出力,奉旨赏给本馆医官德来格如意一柄,当于本月十一日备文照复在案。兹据该医官禀称,防疫一事既克赞助,愿竭绵薄。乃蒙钦赐如意,欣感曷胜,敢祈转请代为奏谢。等情到本大臣。据此,合即照请贵亲王,将该医官感谢之忱代为上奏,是为切恳。

须至照会者,右照会大清钦命全权大臣·便宜行事内阁总理大臣·管理外务部事务·和硕庆亲王。

一千九百十一年七月二十二日辛亥年六月二十七日

东三省总督赵尔巽等为南满铁路理事久保田政周防疫出力饬部核奖事奏片宣统三年闰六月初九日

再,南满铁路会社理事日员久保田政周当东省疫氛剧烈之际,代为运送苦工难民数千名,均能尽心经理,设法隔离,竟未使一人传染,实于疫事赞助之力为多。惟该员前已蒙赏有二等第一宝星,而该会社总裁中村是公仅有头等第三宝星,该员似已无可再请。至应如何给予奖励之处,应请饬部核议施行。

谨附片具陈,伏乞圣鉴训示。谨奏。

宣统三年闰六月初九日奉朱批:览。钦此。

上海《字林西报》之《闸北疫事》译稿

【宣统三年】闰六月二十日

闸北疫事 上海《字林西报》闰六月二十日

上海疫症自十七日后,已局面一变,死亡之数虽尚日有加增,而上海工部局已设法防范,俾闸北疫鼠不得逃入租界。闸北流氓对于此事极力反对,工部局以武力相压,方克保守市面之治安。十七日以后,虽尚有反对情事,然于防疫工程无碍也。

月之十七日,上海卫生局员倡议欲保租界之平安,须施格外之防范(按,租界与闸北以海宁路为界,染疫之区去租界仅数尺,疫鼠之入租界者皆从此处经过,欲租界之无疫鼠,非从此入手不可)。先是闸北与租界之暗沟业已闭塞,鼠子地内通行之路已绝。兹决定再于租界线上设立铁墙一道,俾可绝鼠子地面通行之路。是日下午动工筑墙,傍晚计开封路北、西藏路、海宁路各处墙之成立者,已二三百码。工人受雇者,凡二三百人。掘地深二尺许,墙高约五尺有奇。开封路为入界孔道,留有空隙,以便车马往来。他处亦照此办理。

初,闸北有争界事,故筑墙之初闸北官吏不无疑虑,致生反对。及将筑墙用意详为解说,彼欲多留空隙,以利交通。及墙工既竣,闸北居民乃起反对。查闸北为流氓猬集之区,凡租界驱逐出境之罪人,率皆群居于此,彼与工部局人员之有意见不言而喻。黄昏后路人愈集愈多,开封路北、西藏路华警之举动固不甚明白,惟见路人渐移渐近,将铁墙踏平,以泄其忿忿不平之□。彼复以石遥掷工作之华人,即洋人在彼者亦适逢其冲。据当时旁观者言,毁墙一事,华警亦与有力,此事虽乏凭证,然华警并不能弹压流氓,保守秩序,已可概见。工部局遂不能不为料理。游击庄生乃率印捕十二名,荷有刺之枪而进,流氓遂退,华警亦退,路上秩序井然。十一钟,大雨如注,流氓相率归去,地面平安如初。

十八日,复筑墙于闸北。是日,卫生局员先行画定筑墙之线,闸北官吏又生画界之疑,虽经再三分辨,疑终未释。筑墙之处,皆在租界之内数尺,工人约三百名。计下午五钟动工,八点已工竣。共筑墙二千尺,在海宁路者凡一千尺,居民虽聚观工程,然甚安静,故未多派巡捕。是日监工为游击庄生,工程归觉和等君经理。夜九钟复大雨,路上行人寥若晨星。闸北官吏因有争界之疑,遂于开沟处立志牌多处,文曰闸北租界交界处。惟租界短墙筑于界内数尺,故志牌所立多在租界线内。凡界内志牌皆由工部局夫役拔而运去。

墙内租界固为贫区,然较诸墙外之闸北尚相去甚远。闸北街道仄隘秽浊难堪,道旁间有灰筑粪土桶,然皆无盖,任风吹扬,次者仅以木桶代之,此皆微生物丛生之区也。空地多臭水沟,经其地者具不知卫生之腐败,防疫局请于该处聘订专员管理卫生,良有以也。

十七日,沪道刘、沈道敦和、柯医官、何医官、闸北警官某某二员,会于洋务局,议防疫也。经此次会议后,华界防疫事或有进步。计议决者为两大端。第一端:南宁路对面之房自天宝里起至街尽处止,皆用铁板围绕,暗沟亦一律闭塞,俾鼠子不得往来。第二端:(甲)自第一端举办后,即行捕鼠、毒鼠、验鼠各事,凡住居该处人民或仍住该处,断绝交通,或迁往察验医院,均听其便;(乙)住居该处人民均由医院以哈夫金药浆种痘,已经种痘人民过若干日后均许自由往来;

(丙)每屋分别查验,凡稍有染疫之屋,均应洗刷白灰,以鼠绝为度;(丁)选派医士挨户查验,凡有身故者均须呈报警察,转报隔离医院遣派医官相验,填发执照,无执照者不准出殡;(戊)极贫户口疑似染疫身死无力买棺者,由官发给棺木;(己)凡系染疫身死者,棺内均满贮白灰;(庚)另派专员管理闸北卫生事宜。

十七日议决后,现已陆续举行各事。关道委沈敦和道台、前会审公堂关□□、柯医官等,办理防疫事件,现正访备大所□屋可容二三百人者作验疫所,一经觅有房屋,拟将天宝里有疫界内居住人民全行迁入,实施消毒、种痘各事,察验五日无事,一律放令自由。现定办法,先行隔离,次行消毒,所有房屋约二三星期后仍可住人如故。派出各员后,邀卫生局史大夫出为辅助,缘华官一时于雇用防疫药料、器具不甚完备,中外协力,诚属妙事,华界、租界均获大益。

自上次报告后,中国隔离所又死二人。一系来自法界,此为法界染疫第一人;其一死于十八日,来自天宝里。统计染疫死者凡十六人,死于隔离所者共六人。现今染疫及致死者虽日有所闻,然医院之功不可轻视,计医治痊愈者已有十七岁女子及张崇礼二名。有核之疫,医治较易,每百名中总可医愈若干人,医生之功曷可漠视。

英股股员曾宗鉴译呈。

英国驻华公使朱迩典为转达派奉研究鼠疫会代表谢意等事致外务部大臣奕劻照会

宣统三年闰六月二十三日

大英钦差·驻扎中华便宜行事全权大臣朱为照会事。

照得本国前派奉研究鼠疫会代表员福乐现已回英,所有得与他代表同蒙中央政府及东督优为接待,并承中国政府格外供应一切,俾赴会诸人均甚适意,请本国外部将户政衙门及其感谢之忱代为转达。等因。本大臣准此,除将福乐函内大意奉达贵政府查照外,又准外部大臣咨嘱,将英国政府忻感之意附入声明,即希贵亲王查照可也。

须至照会者,右照会大清钦命全权大臣·便宜行事内阁总理大臣·管理外务部和硕庆亲王。

一千九百十一年八月十七日辛亥年闰六月二十三日

考工司为法医梅尼恤款归入防疫经费核销事致直隶总督咨文稿宣统三年九月初二日

考工司呈为照复事。

接准来咨,以据署津海关道沈铭昌详称,法医梅尼恤款遵于库存款内挪垫行平银一万两,函送直隶交涉使,转送法领事查收,发交该医家属具领。此款悬欠已久,应如何拨还归垫之处,请转咨核复。等因前来。查此项垫款应由贵省归入防疫经费项下核销,相应咨复贵督查照办理可也。

须至咨者,直隶总督。

注:

此为外务部堂批时间。

满洲里朱医官等为管理俄国所设验疫局事致外务部右丞施肇基信函抄件宣统三年九月初二日

满洲里朱医官、薛医官致施右丞信

俄国官吏在满洲里所设验疫局,布置仅有端倪,查验并不详细,殊未足用。东清铁路自此间疫症发现后方立完全验疫局,惟满洲里系湃喀尔铁路之末站,东省铁路并无权力过问,请与驻京俄使商议,或将验疫一事全交中国管理,或饬湃喀尔铁路妥筹办法。

计沙尔松屯染疫死者五人,病者一人,候验者十六人。考工司为酌定满洲里验疫办法事致俄使廓索维慈照会稿

宣统三年九月初五日

考工司呈为照会事。

兹据派驻满洲里检疫医官禀称,俄国官吏在满洲里所设验疫局,布置仅有端倪,尚不足用。东清铁路自此间疫症发现后方立完全验疫局,惟满洲里系湃喀尔铁路之末站,东省铁路并无权力过问,请与驻京俄国大臣商议,将验疫一事全交中国管理,或饬湃喀尔铁路妥筹办法。统计沙尔松屯地方染疫死者五人,病者一人,候验者十六人。等因前来。查沙尔松屯地方核疫业已发生,自应预定办法从速扑灭,以免蔓延为患。除满洲里一切防疫办法应由中国医官切实整顿外,其在铁路界内或交由中国医官一手经理,或由贵国政府转饬铁路公司认真经理,俾得两有裨益。相应照会贵大臣查照酌核并见复可也。

须至照会者,俄廓使。

俄署使世清为代送俄医寿谢夫《防疫指南》一书事致外务部信函宣统三年十月十四日

径启者:

本国远东崴口官医寿谢夫于防治瘟疫最有经验,现该医编成一书,名为《防疫指南》,译出汉文,禀请本署大臣代为奉送中国政府。兹将该书一百分相应函送贵部查收分给可也。顺颂日祉。

外附《防疫指南》一包

世清启

宣统三年十月十四日

协和医学堂司大夫为直隶等地疫症流行愿尽力帮助事致外务部参议颜惠庆信函译稿宣统三年十月十五日

照译协和医学堂司大夫致颜参议函径启者:

昨日本拟谒见贵参议面商事件,竟尔未果。敝学堂据报告称,直隶之南现有疫症流行,传染者一日即死,受病甚速,有时吐血,有时核肿。保定府刘医士曾往一处查验,业将病人所吐之痰血送来,刻正由喜吉二医士考验。敝学堂并据一教士从顺德府之北寄到报告,亦称有疫。揆以去冬所经历之事,现在亟应从速办理,究当向何人请示,希贵参议赐一回音,敝学堂人员极愿尽力相助。如果视为必要,喜大夫并愿前往传染之地。今日上午十钟至十二钟,或下午三钟以后,拟面见贵参议,请示办法。此颂日祉。

美国驻汉口领事为各国领事拟定免疫章程事照会抄件

【宣统朝】

照录美国领事照会为照会事。

昨、今两日驻本镇各领事官聚会敝署,公议保免本镇疫症,以杜传染。其最酷者惟发热一症,由申来汉之轮船中如有此症,未知贵监督系用何法保免传染本镇。上年西七月初七日定有此项保免章程,贵处曾否行于鄱阳江、孚江、永江、宽亚地三各轮船;此各轮船载来客人未经医士验过,如何可以准令上岸,请烦知照敝处各领事官是望。上年章程系免发热症传染本镇,兹各领事官又定一章程,较上年所定者尤加详细,今随文呈上,请即迅交江汉关极力施行。各领事官并请将逐日查验清单送交敝署,更祈印送各领事官、各商行、各轮船,并张贴江汉关门首。缘此事极为紧要,医士一员恐或不及,应请添聘一医助理,消患无形,岂非美事。相应照会贵监督,请烦查照望切施行。

须至照会者。计粘章程五条

保安章程系免长江一带疫症

一、 无论何轮船来汉,如内有人于未到汉口之前十日或有病或病故者,该船头桅杆上须悬挂黄旗,此黄旗须由医生允许方准下旗,更只准在德租界外之下抛锚,亦俟医生允许方得上泊埠内。

二、 无论何船来汉泊在湾船处所,其悬挂黄旗抛锚江心者,无论何人,皆不得擅自上下,须医生验过允许,方能上岸下船。

三、 如先本无病及船到湾泊处所时始发病者,须诉知大副,大副即告知医生,或再抛锚下边埠外。

四、 治病全权悉由医生掌管,船上人或病或死,一任医生指使,并洒除病药水于船上。

五、 无论何国人,如有破坏此章程者,定由其该管官惩办。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4103号-1京ICP备19034103号-2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40053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