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史研究 > 文献档案 > 文献整理
清末防治瘟疫中外交涉档案(上)
作者: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责编:

来源:《历史档案》 2020年03期   发布时间:2020-10-16  点击量:25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摘 要:瘟疫,中国古代亦称时疫或疠疫,即近现代所谓的流行性传染病。其传染规模大,种类多样,诸如天花、鼠疫、霍乱、痢疾、疟疾、结核病、狂犬病,以至于流感、艾滋病、埃博拉、SARS等,与人类社会的发展相生相伴,不仅危害人类生命,而且深刻影响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进程。对于瘟疫的肆虐,中国历代史籍均有记载,最早如殷墟甲骨文中已可见“蛊”“疟疾”“疾年”等文字。近代以来,由于人口增加、卫生环境不佳、贸易频繁、各地交流密切、战争战事,加之气候多变、水旱灾年、动物传染等因素,瘟疫在各地时有爆发,其中以霍乱、天花、鼠疫的传染流行最为严重。而近代随着西方列强打开中国的大门,西方医学思想和医疗技术也融入中国社会,并在治疗瘟疫和阻断瘟疫传染流行中,结合中医传统治疗方法,发挥了重要作用。本组档案选编自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军机处、外务部等全宗,涉及清末中外间有关各地瘟疫情状、检疫、治疗、防控、会议、交流等众多方面内容,可供研究参考之用。需要说明的是,近代中国积弱深重,中外交涉档案中或流露出列强不平等心态和做法,也是近代中国落后政治、外交特点的反映。

———编选者 哈恩忠

和会司为吴淞口验疫苛扰会商税司领事妥筹变通办法事致江海关道札文

光绪二十八年七月初十日

和会司呈为札行事。

昨据江苏绅士公呈内称,有人由轮船南下,行至吴淞口,被查船验病之洋人扣留,令坐无篷洋划,带至距吴淞三十余里之三夹水,其地四面皆水,身本无病,洋人坚谓有病,种种虐待,无复人理。凡至该处,生还者十不一二。死亡枕籍,惨目伤心。此举既系中西合办,其权不专属洋人,似应变通办理。等语。并将节略一扣呈送前来。本部查吴淞检疫之举,从前仅查验广东来船,行旅已称不便。近因南北时疫盛行,各口皆须查验,吴淞尤为骚扰。南中人士所言大概相同,咸归咎于章程之未善。前据该道申送防护章程文内有添派中医会同查验之语,何以至今尚留洋医任意妄行,变本加厉,致令众心不服。人命至重,该道身任关务,务速会商税司、领事,妥筹变通办法。有疫之时,每遇轮船到口,应由中医会同洋人查验,仍责成中医施治,以安行旅而顺舆情。除电行外,相应抄录原呈、节略,札知该道查照酌办。至三夹水是否即原章之崇宝沙,地既滨海荒僻,应如何改于查验之附近地方另设医院,以便稽查保护;及洋医按月给予俸薪,不论验过船数、人数并不向病人抽费,以防流弊之处,均须切实并筹。此后疫气渐平,亦应预商停止,仍将办理情形详细声复本部为要。

须至札者,右札江海关道。准此。

着北洋大臣袁世凯等妥筹变通上海查船验疫之法事上谕光绪二十八年七月十一日

军机大臣字寄北洋大臣袁、南洋大臣刘,光绪二十八年七月十一日奉上谕:有人奏请饬南北洋大臣变通验疫之法以全民命一折,据称上海查船验病系中西集资合办,现在全由洋人作主,以西法治中人,惨酷异常,多至陨命,请饬南北洋大臣速筹善法。等语。着袁世凯、刘坤一按照所陈各节,设法变通妥筹办理,以顺舆情而保民生。原折着抄给阅看。将此各谕令知之。钦此。遵旨寄信前来。

总税务司赫德为吴淞防疫可由执事酌办等事致外务部总办瑞良信函光绪二十八年七月十三日

敬启者:

吴淞防疫一事,当即详阅该绅士等呈词,窃以为既有此等传染之症,即不得不设防御之法。验病之医生等因恐口外来船将疫气传入口内,是直以数十人而害数千百人,故检验之法惟在海口为最便,治疫之处必以近在海滨远离城市为最佳。不过防疫一事非年年所有,只系暂时之举,其屋宇、器具自不能色色美备,是该绅等所呈各节,当亦不为无因。惟须知各医士等其处心积虑,实欲救人,并不以害人为事也。至沪道与领事官所拟各章,鄙人与此等事殊形隔阂,既不敢妄议可否,亦不能有所增删,自可由执事者酌量办理。又,该公呈内所云另派中国医生,于崇宝沙分设华人病院一节,现已电致沪税务司,嘱其查酌,设法照办。至所称另派委员常川住局弹压稽查一节,似可毋庸置议。除将原折二件呈缴外,理合函请电鉴。专是布达。顺颂日祉。

附原折二本

名另具

光绪二十八年七月十三日

再,现据好税务司函称,因外间纷纷议论崇宝沙医院各事,业请沪道专派委员,随同验病医士赴船一二次看视验法,并至崇宝沙看视医院情形,并如何调治各法,以便归来出示晓谕,俾释群疑。等语。合令述及。

附件一 抄录上海、吴淞两口续修防护轮船染疫等各章程

谨将上海、吴淞两口续修防护轮船染疫章程录折恭呈宪鉴。

计开:分解本章

一、 凡章内所列医员字样,乃即系指江海关监督聘定,专办本口防疫医员之或正或副并或暂由他医所派充者而言。

二、 凡自有疫之口来船,驶至吴淞口外之先在前十日内或于抵口之时,该船上如有患过霍乱发痧以及黄症并痒子瘟等类之病,抑或有患疑似以上各款之病,并或有已死尸首而疑是染疫致毙者,则其船俱作为有疫之船。

三、 凡来船抵口而该船工人内有传染痒子瘟者,不论其在抵口以前所染,或即抵口之时所染,应俱作为有痒子瘟之船。

四、 凡所谓可疑之船者,乃即来自有疫口岸之船,不论其系一径直走到口,或系转由别埠到口,但计其自彼开船至此尚在十天之内,应即作为有疫之船。

五、 凡所称崇宝沙防疫医院,因该医院系在崇宝沙西南尽头地方,故以是称。该处海面计有白色浮筒两个,乃即系为停泊疫船之界限而设。

总章

一、 凡染疫以及可疑船只驶近吴淞之时,务须即在船首前桅悬上黄旗,必俟至医员上船检验毕后给有准单,方可下旗进口。

二、 凡染疫以及可疑船只,无论何人或上或下,均须执有防疫医员之准单方可。至若此外之起卸货物、行李等项,亦俱照此办理。

三、 凡引水之人带领染疫以及可疑之船者,非得有医员准单,不能擅自离船。至若该船如须轮拖行,则必得在该船之前,断不可在两旁并拖,以防致相传染之患。

四、 凡船只抵口医员到船验疫,所定时刻早自六点钟起,晚至六点钟止,而其间船多候久,总以愈速开验为愈妙。而该船主务须准如医员所嘱,令凡在船之人,自大副以至水手并各搭客等,均须出立舱面,一同候验。所有船内各段房间等处,亦惟听由医员遍加察看。至若医员问及船上一切或自开行暨至本一路之前后情形,皆应一并详细答悉为要。

五、 凡他口有疫,在本口尚未有决定其是否患疫通知办防之时,而如有该口之来船抵口,应即遵如以上总章暨后列之专章,先后照办。

六、 凡他口有疫,在本口业已决定其实属患疫通知办防之时,而如有该口之来船驶至吴淞、上海,并或欲赴长江各口者,应即遵如以上总章暨后列之另章,悉行照办。

七、 凡他口患疫之后,所有崇宝沙防疫事宜或须开办,或须停止,均惟本口监督之。与各国领事可以随时核夺,分别出示照办。然后即由本口税务司转饬理船厅传谕周知,一体遵行,并由本口税务司通知该疫口税务司查照。至若该疫口系属外洋,则即通知该地方官办理可也。

八、 凡在上海、吴淞停泊之船,系患痒子瘟及疑是痒子瘟外,如有患似分解本章第二款所载各种疫症者,应即报明理船厅转嘱医员到船检验。该船倘在上海,则须驶至泊船界外,即耶松引翔港船厂下首停泊。倘在吴淞,则应与他船远离停泊,以便按照专章办理。

九、 凡进口船只而有患痒子瘟及疑是患痒子瘟者,应立即报知理船厅,转嘱医员到船检验,酌令该船驶至崇宝沙停泊,以便按另章办理。

十、 凡有疫之口来船不准进口之货物,如各种皮货、皮张、毛发、破烂纸布、鲜果、菜蔬以及沾有泥土之花草,并沙泥、杂土,又植物化成之泥块、沙屑,兼如尸棺等类,一概不得运进本口。

十一、 凡华、洋人等如有违背以上各款者,华人则送地方官,洋人则交该管领事官,分别罚办。

一、 凡来船有患痒子瘟者,概不准其驶进吴淞、上海两处停泊,必得在吴淞口外之船路红浮筒以外停,俟医员上船验明属实,乃由理船厅饬令该船移往崇宝沙泊船界内停泊,以便按照专章办理。

二、 凡驶抵吴淞之船,除痒子瘟及疑是痒子瘟外,如或有患□种疫症而非痒子瘟者,须听该处指泊人员指定泊处停泊,该船倘在上海则应驶至泊船界外,即耶引翔港船厂下首停泊,务照医院防疫章程,将病人与人离开,或设法令人离开病人,并须在船上熏除净尽之后,方可给予准单进口。三、凡染疫之人离船之时,必须凭有医员在船照料,且须处处格外小心,即须该病人大小便所遗,并自用过浴水、脱下衣履、在床被褥等类,倘有未经熏过,不得遽弃江中。此外又有例应用火焚毁之件,则亦不得遽弃于江也。

另单一、凡来船之染有瘟疫以及形有可疑而似乎染疫者,均须在宝沙之泊船界内照章停泊办理。

二、 凡有疫之船一切办法必须悉遵防疫医员指示而行,或须将患疫暨疑疫之各病人离去此船,或须将此船上人离开该病人,又或须将疫死之尸移埋他处,均惟听候斟酌办理,以便将其船身如法照禀。至该船于病人起净之后,总不过再扣十天而已。但若该船尚未经熏透之时,不得遽予放行,必俟医员给有准单,方可进口。

三、 凡形有可疑染疫来船,一俟验明属实,并无传染瘟疫情事,而业已悉如理船厅定章遵办完毕者,应即给予准单放行进口。惟若该船倘果查有可疑之处,则即作为有疫之船。

验疫经费定章计开:医官费

凡验船一次,计须验费规平银二十五两。

凡各船主或即该船之医员特请验疫医官过船一次,计须请费规平银五两。

病人费

凡病人之在崇宝沙医院内者,每日治病药费、饭资,每洋人计须规平银三两;华人染疫者计须规平一两,可疑者计须规平五钱。

凡病人之在船上者,每日治病药费每洋人计须规平银二两,华人计须规平银五钱。

凡有疫船只如该船自有医生治病者,则无庸费银。

熏船费

凡熏船所用药料需银若干,则应如数给还。

另存费

凡被扣未放之船,该船如有无病之客欲上岸者,须先缴银二两,以备上岸之后于十天之内仍须派医往验之费。

附件二 抄录江苏绅士公呈吴淞三夹水查验病人惨状节略

照录江苏绅士公呈节略

昨有人赴都引见归,据述乘坐轮船南下,行至吴淞口被查船验病之洋人扣留,令坐无篷洋划,带至距吴淞三十余里之三夹水,其地四面皆海,宛在中央。身本无病而洋人坚谓有病,押入芦篷,逼令食冷水淘饭,穿换西衣,其种种虐待情状无复人理,直疑罗刹地狱即在人间。幸在轮船遇一粤人,谈及此事,略知趋避之法,幸获生还。然气息仅存,狼狈万状,其危盖亦甚矣。据云,凡至该处,生还者十不一二,死亡枕籍,尸棺累累,惨目伤心,莫此为甚。尤可骇者,有一四川候补府,亦以引见归来被洋人扣留者。其人状貌魁梧,精神充足,绝无病容,而洋人则谓其有病。该守性情戆直,与之侃侃争辩,自谓从来无病。洋人大怒曰,汝病已入膏肓,尚谓无病耶。乃手冷水一盂,从头泼下,大有醍醐灌顶之势。该守立即晕去,昏不知人。洋人复以药物一小粒纳入口中,约一时许而该守已奄然逝矣,旋即将尸身纳入棺中而其事已毕。嗟乎,官至知府,其位不为不尊,而视如草菅,曾犬马之不若,暗无天日一至于斯。上海为南北往来通衢,冠盖之伦,络绎不绝,若不早为之所,则今日施于该守者,异日即可等而上之,爵位不足恃,权势不足凭,无论何人皆无可解免之路。言至于此,可为寒心。所以垂涕而道者,固非仅为贫贱人呼吁也。窃谓此举既系中西合办,其权原不专属洋人,似可变通办理。

谨呈节略一扣,用为刍尧之献。是否有当,伏候钧裁。

附件三 抄录公呈吴淞三夹水设立医院查验病人节略

敬略者:

窃尝读泰西政治诸书,谈及外洋医院,意美法良,令人欢羡不置。乃观于各海口查船验病之举,其立法与外洋大相径庭,又令人唏嘘不置。闻此举系中西集资合办,盖因时疫流行,故不放病人入口,以防传染,其用意未尝不善。惟屡次有人自三夹水来述其惨毒情状,几有耳不忍闻者,请为缕晰陈之。

闻泰西医院屋宇极其高厂【敞】,洒扫极其清绝,无丝毫病气,病人居住其中,身心安泰,自易告痊。今三夹水地处海滨,四无遮蔽,病人所住仅一芦篷,既无以避炎威,又无以御风雨,而四面皆死人尸棺环绕,秽气熏蒸,即无病人居之,亦难禁受,况有病人乎?此其惨酷[毒]者一也。闻泰西医院饮食、衣服、床榻、器具无不全备,无不调和,必如其意之所欲出。若中西风土不同,体质迥异,衣服、饮食各有所宜,今病者一入芦篷,必食以冷水淘饭,随身行李、衣服一概屏绝。篷中并无床榻、器具,只有木板两块,使病人危坐其上,押令将旧衣脱下,穿换西衣,昼则无绤以御暑,夜则无被褥以御寒,坐卧不安,寒暑交迫,病人何以堪?此其惨毒者二也。闻泰西医院必催善于伺疾之佣工,为病人称药调水,又有入院就医而实无从施治者为之别谋安顿,遣人陪侍,以慰其心,使病者若忘其将死,体贴周详,无微不至,其用意何等深厚。今病人随身仆从既屏不使前,而细崽又非善能侍疾之人,呼应不灵,抑郁谁语?嗟骨肉之永诀,痛魂魄其何依。此其惨毒者三也。三夹水距吴淞口海程三十余里,验病之医生往来皆坐小火轮,而病者则令其乘坐无篷之洋划,不独惊涛骇浪复溺堪虞,而日晒风吹亦足使病者添病。此其惨毒者四也。以上数端,皆旅客自三夹水而来者所述,事由亲历,且数人如出一口,当无虚假之词。言者伤心,闻者堕泪。

窃思疫气之作,随地可有,亦不尽由旅客带来,即以上海一隅而论,查船验病之法不为不严,而沪上之疫气如故,是查船验病之举,陆地之居民未必因此而免死,轮船之旅客反多因此而伤生。且居民之死死于天心,旅客之死死于人事,天心与人事相感召,且恐怨毒愁苦之气上干天怒,而疫气愈不能平,岂独为中土之灾,恐亦非西人之福。然洋人于验病之举行之已久,持之甚坚,今欲遽事革除,料难做到。思维至再,惟有吁恳俯念人命至重,筹拨巨款,择海滨高阜地建造广厦两区,一为中医院,一为西医院。仿照泰西医院制度,其居处、饮食、衣服、器具以及侍疾之佣工,务令事事得宜,与西人分投办理。上船验病,入院调治,西人则归西医经理,中人则归中医经理。其中医务须不惜重价延请名医,仍另派委员、司事常川住局,弹压稽查,兼资保护。旅客由轮至院,由院至申,应另备小火轮装载,以免洋划之险。至在院者或病竟不起,棺敛等事必须慎重周妥,仍标明年貌、籍贯,俟其家属来领。尸棺宜另厝远处,以免秽气熏蒸。似此办法,旅客因验病而枉死者或可较少,而于西人立法之本意亦不相妨。闻各海口轮船停泊之所,如烟台、塘沽等处,其情形与三夹水大略相同,均须亟谋补救。

夙仰廑怀胞与,用敢布其区区,伏维采择施行,苍生幸甚。谨略。总税务司赫德为华医随同前往医院验疫等事致外务部总办绍昌信函光绪二十八年七月二十二日

敬启者:

上海西医验疫一事,曾将电致由沪关派华医随同看视各节函达在案。现据好税务司复称,自去年五月起至今,均系中国医士随同洋医前往验看。自光绪二十五年起,其医院中华、洋人养病之所即分两处。又,妇女另有房间,其服从人等可以随同入院,并有华医之妻在彼照料。又,今岁已验过九万余人,其中只有三百五十人送至病院,内只有妇女七口,而此七口内有四口系由有疫之船验出。又,道署特派查看之委员现已由崇宝沙回归,呈报事事妥协。又,现有人云不若将送赴崇宝沙看病者改为送至吴淞炮台左近,惟此举可否试行尚未能定。各等语。函报前来。总税务司阅此,复忆江苏绅士等公禀,未免小题大做。然此事仍应留心办理,俾船中搭客不致受累,而外口疫气亦不致传染口内为要。知关锦注,用特据情布达,即希鉴查可也。顺颂日祉。

名另具

光绪二十八年七月二十二日

俄使雷萨尔为喀什山间村落发现瘟疫请设法祛瘟事致外务部大臣奕劻信函光绪二十八年十月初二日

径启者:

据俄国驻喀什噶尔总领事官电报,探知拉斯库穆河之山间布伦萨勒村出有瘟疫病者,大腿及两肩下折窝处瘟肿,面上发白,常有将胆零星吐出者,四刻或八刻之间病人即毙。驻喀俄医员业经前往该村查验。等因前来。相应请贵王大臣将此极恶之病深为注意,恐此症若一传流,致害地方及该处之贸易,并祈电饬该地方官,会同俄国驻喀总领事官商议,严设祛瘟之法。即希见复为荷。此泐。顺颂日祉。

名另具

十月初二日

俄署使柏兰荪为山间村落瘟疫流传请会同严设祛瘟之法事致外务部大臣奕劻信函光绪二十八年十一月初三日

径启者:

雷大臣前于十月初五日接准贵王大臣复称,本部已电新疆巡抚,会同贵国驻喀总领事,商议拉斯库穆河之山间布伦萨勒村严设祛瘟之法。等因前来。本署大臣兹接驻喀什总领事来电称,喀道乃于此事径行支吾,托言设法祛瘟,而实无设保护地方之法,此症恐渐至流传各处云云。据驻喀俄医员查出,此症于布伦萨勒村之外刻已流传至库鲁穆萨勒、巴里租尔两处,再巴里租尔村内已有幼童二人已因染瘟而死,又有幼童二人亦染此症,且伊父亦染此病。如此,即应严设各法。乃该村人割取此地干草以与华兵,而华兵中最易染此瘟症。等因前来。本署大臣据此,相应再请贵王大臣将此极恶之病深为注意,恐此瘟疫若一流传,致害该地方及该处之贸易人等及流传至俄境,并祈电饬该地方官会同驻喀俄总领事商议,严设祛瘟之法可也。即希见复为荷。此泐。顺颂日祉。

名另具十一月初三日俄署使柏兰荪为在烟台建造疫病房屋事致外务部大臣奕劻照会

光绪二十八年十一月十五日

大俄署理全权大臣柏为照会事。

近年烟台地方时有瘟疫流行,故东省铁路之轮船停泊口岸必须查验有无可疑病人,因此耽误时日,以致赔垫盘费。兹据东省铁路北京分局人员拟请在烟台口岸建造房宇一所,如遇有在船之病人,即可移居此房。本署大臣深许此议,相应照会贵王大臣,斟酌明春如何建造,并祈达知烟台俄国副领事官,相度此房或在烟台口岸不远小岛内,或在僻静处所建盖。等因。谅贵王大臣素知华人常往旅顺口、东三省并海参崴及俄国界内等处作工贸易者甚多,如有此房留居病人,则瘟疫不致流传,不但与东省轮船局有益,即于贵国抚慰政体均属合宜。本署大臣深望贵王大臣体此两全之举,即希转饬建造该房。其经费无多,可于烟台口岸及各处口岸现有吨税项下开支可也。即希见复为荷。

须至照会者,右照会大清钦命全权大臣便宜行事·总理外务部事务·和硕庆亲王。

一千九百二年十二月初一光绪二十八年十一月十五

和会司为已咨山东巡抚筹酌烟台建造疫病房屋事致俄署使柏兰荪照会稿

光绪二十八年十一月十七日

和会司呈为照复事。

接准照称,东省铁路北京分局人员拟请在烟台口岸建房一所,遇有在船病人即可移居此房,不致瘟疫流传。各等因。除由本部咨行山东巡抚转饬该关道妥酌声复到日再行知照外,相应照复贵署大臣查照可也。

须至照复者,俄国柏署使。

注:

此为外务部堂批时间。

和会司为筹酌烟台建造疫病房屋事致山东巡抚咨文稿

光绪二十八年十一月十七日

和会司呈为咨行事。

光绪二十八年十一月十五日准俄柏署使照称,近年烟台地方时有瘟疫流行,故东省铁路轮船停泊口岸必须查验有无可疑病人,因此耽误时日,以致赔垫盘费。兹据东省铁路北京分局人员拟请在烟台口岸建造房宇一所,如遇有在船之病人,即可移居此房。相应照会贵王大臣,斟酌明春如何建造,并祈达知烟台俄国副领事官,相度此房或在烟台口岸不远小岛内,或在僻静处所。谅贵王大臣素知华人常往旅顺口、东三省、海参崴及俄国界内等处作工贸易者甚多,如有此房留住病人,则瘟疫不致流传,不但与东省轮船局有益,即于贵国抚慰政体均属合宜。本署大臣深望体此两全之举,即希转饬建造该房。其经费无多,可于烟台口岸及各处口岸现有吨税项下开支可也。等因。相应咨行贵抚查照转饬东海关道妥酌声复,以便转复该署使可也。

须至咨者,山东巡抚。

注:

此为外务部堂批时间。

外务部为声复吴淞验疫应妥订章程并酌筹经费事致江海关道札文稿

光绪二十九年正月初六日

和会司呈为札行事。

光绪二十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准领衔美国康使函称,向来在吴淞口设有查验往来船只有无疫气之局,本领衔与各国大臣均以该局须设法维持。昨据驻上海领衔领事来文内称,此局经费由前迄今,均系沪关道与两租界及别项所筹拨之款。并称,疫病之传,在南方常在夏令,北方则每在冬时。故此通年不得裁废,自应设定办法,系为至要。现在所集之款,计用至本月底,即行告罄。驻沪各国领事及船行商董聚商公平办法,此经费应由两租界摊出一半,沪关道摊出一半。现按工部局所能有权力,已经代两租界允商此一半之款,计每月所需经费约须银二千两,请沪关道拨出此款一半银一千两,沪关道答以只有外务部有权将海关税项拨为此等用处。是以领衔领事与各国领事恳本大臣转请嘱沪关道,每月不过拨银一千两,以为上海、吴淞二口查验疫局经费。此项可由埠头款内拨出,抑或由别项拨办。并请酌定办法,批定三年。缘该局聘请名医充此查验之责,如非重价延请,必须合同批定三年。故本领衔代各国大臣切请贵亲王,即按该领衔领事之意见,视此事为要务。因此事所存之款将尽,并请早为酌量。等因前来。本部查前因上海、吴淞口验病洋医苛待行旅,迭经电札该关道会商税司、领事妥筹变通办法。旋据电复,已派员驻扎医院查看,并详访各项情节,得有确情,再酌量商订妥章,另行禀陈。等语。迄今未据续禀,是此事尚未议妥。兹据领衔美使函称,前因亟应由该道与各国领事暨税司切筹办法,本部详阅前送章程,有不便者二端。一则崇宝沙河距口太远,地又荒僻,病人虽受虐待,无可声诉;一则医官验船费论次数,病人药费、饭资论人数,或疑以多得规费之故,致无病亦谓有病。又况中西地气不同,体质各异,若以治西人之法概施之于华人,卫民而转以病民,群情尤为不服。相应札行该关道迅即查察情形,另订妥章,务在查验之附近地方设立医院,派员照料。并选派中医,会同西医检验,西人有病归西医施治,华人有病归中医施治。其洋医薪水或按年或按月计算,不论验过船数、人数,并不向病人抽费,以防流弊。所需经费,向系拨用何款,此次可否在埠头款内拨付之处,统希酌筹声复。至立法固期尽善,办理尤在得宜,仍应由该关道认真稽察,一有不便,随时商改。如系中医及服役人等从中生事,应立即惩究,以重民命而安人心。是为至要。

须至札者,右札江海关道。准此。

山东巡抚周馥为烟台本有医所毋庸与他国商办等事致外务部咨文

光绪二十九年正月十六日

钦命头品顶戴·兵部尚书·□□□□□·巡抚山东等处地方兼理粮饷·督理□□·提督衔节制全省军务兼理盐政·监督临清钞关周为咨呈事。

案据登莱青道李道希杰禀称,敬禀者。案奉宪札,承准外务部咨,俄使照称,近年烟台时有瘟疫,东省铁路轮船停泊待验,耽误赔垫。兹据东省铁路北京分局人员请在烟台建造房宇,明春如何建造请达知烟俄国领事相度。其经费可于吨税项下开支。等语。咨请转饬妥酌声复,行令查照妥酌详复。等因。奉此,查轮船检疫在各国视为要政,亦为国之内政,凡通商口岸闻他口有疫,各领事率请将入口船只停轮待验,以防传染。烟台口岸向值营口、天津、汕头、厦门、香港、上海等处有瘟疫时,凡由各口来船均请检验。其检疫章程中本有监督预备医所一条,安顿船中病者,其伙食、医费仍由该船行筹给。历年均在烟台西海滩觅房预备,历办有案。今俄使请建房宇,并请与俄领事相度。揆诸政权,其碍有二。一则此项医所专养船中病人,当为各国船行及中国招商局船公用之所,不能专与一国商办,不然纷纷请建,一国一所,地方、财力均有不继;一则检疫系中国内政,拨款自建,何必借重他人。现拟督同税务司,于烟台西海滩较远之处,择地造房数十间或百余间,专为船中病人之居,不必商诸领事。惟此项房屋仅能收留病人,不能兼收搭客,以免拥挤。如外务部转复俄使,拟请告以烟台本有医所,不过房宇狭小,现由关道改建房屋多间,以备收留有疫之口来船病者。以此转复,似可杜其儳越之渐。至吨税即系轮船船钞,向以三成解外务部,七成归税务司。查光绪二十五年山海关办理检疫,即由船钞开支。烟台如建医所,由船钞项下开支亦属有案可援。是否有当,理合禀请核夺转咨,实为公便。等情到本部院。据此,除禀批示外,相应咨呈大部,谨请查照核办施行。

须至咨呈者,右咨呈外务部。

和会司为烟台本有医所拟行筹款扩建事致俄署使柏兰荪照会稿

光绪二十九年二月初二日

和会司呈为照复事。

光绪二十八年十一月十五日接准照称,东省铁路北京分局人员请在烟台口岸建造房宇一所,遇有在船病人即可移居此房,斟酌明春如何建造,经费无多,可于烟台及各口岸现有吨税项下开支。等因。当经本部咨行东抚,转饬东海关道妥酌声复。兹准复称,烟台口岸向值营口、天津、汕头、厦门、香港、上海等处有瘟疫时,凡由各口来船均请检验。其检疫章程中本有监督预备医所一条,安顿船中病者,其伙食、医费仍由该船行筹给。历年均在烟台西海滩觅房预备,历办有案。今俄国驻京大臣请建房宇。查检疫系中国内政,应拨款自建。现拟督同税务司,于烟台西海滩较远之处,择地造房数十间或百余间,专为船中病人之居。惟此项房屋仅能收留病人,不能兼收搭客,以免拥挤。等因前来。本部查修建医所本系内政,该关道拟就烟台旧有房屋筹款推广改造,以备收留有疫之口来船病者。核与贵署大臣防疫之意相符,相应照复贵署大臣,转行知照东省铁路分局可也。

须至照会者,俄柏署使。

军机处为轮船进口验疫请咨商各国领事变通办理事致外务部交片光绪二十九年六月初八日

交外务部。本日御史张元奇奏,近年轮船进口验疫请咨商各国领事变通办理。等语。奉旨:外务部知道。钦此。相应传知贵部钦遵可也。此交。

计粘抄片一件

附件 御史张元奇为轮船进口验疫请咨商各国领事变通办理事奏片抄稿光绪二十九年六月初八日

再,近年南方各省疫气蔓延,一交夏令,轮船进口必经洋医生查验,始克放行。验疫之法,洋医到船,无论贵贱、老幼、男女,均令站立船面,先令其绕船疾走一周,再视面色,并以手按摸两肋、腰腹等处,验其有病与否。或本系无病经数日颠簸呕眩颜色黄瘦精神倦惫者,或偶生痘疹疮痏实非中疫发毒者,立即迫令下船带往医院。与病人杂处,灌饮不识名之药水。体羸胃弱者往往因此毙命,死后更将尸身焚化抛弃,不许本人眷属领回,稍与辩论,便遭殴辱。去年燕台有官裔闺女羞验而蹈海死者。上海飞捷兵轮载游勇赴鄂,因不服验,几骧【酿】巨祸者。此皆众所共知之事,传播远近,行旅视为畏途,论者无不痛恨于前上海道蔡钧首创此举授人以柄也。查检疫本系良法,在西国亦成通例,然断无我之口岸、我之人民不自过问而授权于人,任其涂毒草菅者。可否请旨饬下南北洋大臣,咨商各国领事变通办理,能归华官派医自验,上也。次则添派委员,带同华医生、女医生,会同洋医生,分别男女,细心察验,总须按脉论病,不得仅以行步、面色为凭,实于人心、国体大有关系。

谨附片具陈,伏乞圣鉴。谨奏。

和会司为变通海口验疫办法事致南北洋大臣咨文稿

光绪二十九年六月初十日

呈为咨行事。

本年六月初八日准军机处抄交,本日御史张元奇奏,近年轮船进口验疫,请咨商各国领事变通办理。等语。奉旨:外务部知道。钦此。钦遵前来。查上海海口验疫章程已准南洋大臣、贵大臣来咨,另设华人医院,妥定办法。此外各口岸如设有验疫处所,亦应将章程妥为厘定,以免窒碍。相应抄录原奏,咨行贵大臣查照酌核办理可也。

须至咨者,咨南、北洋大臣。

附抄件(略)

俄使雷萨尔为妥商牛庄防疫办法事致外务部大臣奕劻照会

光绪二十九年七月二十四日

大俄钦差全权大臣雷为照会事。

牛庄为通商口岸,至该地方之各国与各地方船到此,【此】等各船时常传带瘟疫,此事于各地方极属有害,因此地有铁路,瘟疫传染甚速甚远,致为中国尤与俄国之利益吃亏,盖因不但俄国失在东三省铁路利益,并失西伯利亚铁路之利益。现迄于今,俄国政府设所应各法以祛瘟疫,其法亦均妥善以止祸由。刻下在牛庄时疫流行,仍应设法,以保护铁路及本国邻界各处。然而历经数礼拜,距牛庄交还将届,所以不能允此时间断应行保护各法,以免展将牛庄交还之期。应行商定此事,以后可以办妥。此次中国政府应照上海、天津等通商口岸各处之法办理,即道台与税务司暨各国领事官商定极妙保养各法,所需费用以养给俄国所设能明察病人蠕动小虫之所,应由该处筹给。且除由中国政府在牛庄将来所设办法外,俄国官亦应设法在东三省铁路及本国邻界各处,其法自应彼此不得不一律,须归一致。道台将来所设之法,当时常请俄国一医士会商,一律妥办,是为至妙。相应照会。

须至照会者,右照会大清钦命全权大臣便宜行事·军机大臣·总理外务部事务·和硕庆亲王。

一千九百三年九月初二光绪二十九年七月二十四

和会司为牛庄验疫关道添设俄医及毋庸议及铁路事致俄使雷萨尔照会稿

光绪二十九年七月二十九日

和会司呈为照会事。

光绪二十九年七月二十五日接准照称,牛庄为通商口岸,各国船到时常传带瘟疫,铁路传染甚速。迄今俄国政府设法祛疫,亦均妥善。现牛庄将届交还,应行商定此事。中国政府应照上海、天津等处之法办理,所需费用应由该处筹给。且除由中国在牛庄所设办法外,俄国官亦应设法在东三省铁路及本国邻界各处,其法自应彼此一律。关道将来所设之法,当常请俄国一医士会商,一律妥办。等因。查通商口岸设立验疫局所,原为卫生良法。牛庄交还后,应由本部札饬山海关道,按照天津、上海等处防疫章程,悉心经理。所有查验办法,应添请俄医一人,所需各费由该道筹给。至沿铁路及连界各处设法防护一节,推原贵国政府之意,自系为防患周密起见。惟牛庄地方既经议定办法,又于铁路出中国境后,于贵国境内由贵国自行设法查验。是铁路两端已属极力防护,自无传入西伯利亚属地之患。所有东三省铁路经过各处,应即毋庸议及。总期于卫生有益,仍与中外各国人民往来无所阻滞,以便畅行。相应照复贵大臣查照可也。

须至照复者,俄国雷使。

和会司为开往越南船只毋庸检疫事致北洋大臣等咨文稿

光绪二十九年八月十八日

和会司呈为咨行事。

本年八月十三日准法国吕使函称,查从前香港、厦门等处船只如有开往越南地方者,俟船只将进口时,必须候十四点钟之久,以便查验有无各项疠疫等病,始能放入,历经办理在案。现在查看情形,如有各处船只开往越南者,应听随到随进,毋庸查验,以免迟滞,希转行沿海各省查照。等因前来。相应咨行贵大臣、督抚查照,转饬各关道,按照法使函开各节,晓谕开往越南船只商民知悉可也。

须至咨者,北、南洋大臣,闽浙、两广总督,山东、浙江巡抚。

注:

此为外务部堂批时间。

卫生局办理大沽查船验疫等章程十条清单

光绪三十年二月十二日

谨将卫生局办理大沽查船验疫以及查防营口鼠瘟各医院章程照录清折,恭呈宪鉴。

计开:大沽查船验疫章程十条

一、 大沽海口奉准北洋大臣设立防疫医院,原为保卫商旅、消弭疫疠起见。院中设华医官二员,又华女医士一人,又美国医士裴志理一员。其华医官二员,谙习西学,为北洋医学堂毕业学生;华女医士为北洋前女医学馆毕业学生。

一、 凡商轮进口,先停泊口外,华医官等每日趁潮乘小火轮出口到轮,专验华人。如果验有疫病,即带回医院,分别男女,专归华医及女医等诊治。

一、 西人之搭船者,另有洋医查验,华医官概不过问。惟查有病疫之西人,亦送本医院,专交美医裴志理诊治。

一、 查验之法,凡坐头等官舱人等,自与坐下舱、土舱之人有别。头等者由华医官挨次诊视;其下舱、土舱者人数拥挤,气味熏蒸,不得不令其齐出船面,其神色充足者一看而过,暗淡者察其脉理,果系病疫,不难立判。此外并无别项验法。

一、 以上所查船只皆指装载客货之商轮而言,其夹板、扯帆之民船随时进口,亦由华医官妥慎查验。

一、 凡经查过之商轮,如无疫症,即由验船之华医与验洋人之西医同签执照,给船放行。倘有疫症,除将病人送医院诊治外,应将该船在验船处停泊七日,暂缓进口,以消其气。其民船验过者,专由华医官给照放行,倘有疫症亦应停泊。

一、 医院中除裴志理一员系美国医士外,其余医官、司事、夫役人等概系华人。一、医院中除西人患病者另有住所外,其华人男女亦各分别住所,雇用服役,并雇女仆,伺候洗濯、便溺等事。其饮食一切皆由医院妥为备给,使病者无苦。

一、 病人到医院内即由司事将姓氏、里居详细记册,仍准来人探望,但所来之人须通知医官方准入内。

一、 以上章程,如有未尽事宜,应随时酌核,以期妥善。

查防营口鼠瘟铁路沿途设立医院防疫章程十条

一、 营口地方鼠瘟流行,深恐传染来津,奉准于营口、前所、北塘、新河四处分派医官设院查防。除营口、前所两处居民无多,医官专验火车来津搭客人等外,其北塘、新河地方户口较繁,北塘患疫者亦众,禀准照后开章程察酌情形办理。

一、 该处地方四围路口均派巡丁把守,海口一并派令巡丁查防,所有车船均不准载有病人私往他处。倘有违犯私自装载者,除将病人抬送医院诊治外,其车船即行扣留入官。一、居民如有患病者,立即报明医院,由医官前往验视,即抬到医院诊治。

一、 如有患瘟病故者,除将病故人住房用硫磺熏过外,仍封闭十日后方准住用。

一、 病故人棺木于抬埋时报知医院,派令巡捕随去当面看明,掘坑至七尺深,铺用白灰,再行掩埋。

一、 凡装过病人之车辆、船只,均须用硫磺熏过,以消疫气。

一、 无论车船、火车,如载有外来棺木经过该处者,即由医院扣留,编记号簿,暂埋义地,不准运往他处。

一、 除营口、前所、北塘、新河各车站派有医官严查外,倘查不及查仍有病人搭坐火车者,即由车守于查票时留心查明,送到相近之医院收诊。

一、 此次出示并前谕防疫之法,该居民等务当实力遵行,倘有阳奉阴违者,查出重究。

一、 此项章程专为防疫而设,何处地方有疫即将此章程施行。如该处疫气已止,即行停办。

北洋大臣袁世凯为医学堂医官防疫调用不敷分派难赴万国医馆会事致外务部咨文

光绪三十年四月二十日

钦差大臣·太子少保·参预政务大臣·会办练兵大臣·督办电政大臣·铁路大臣·兵部尚书· 都察院右都御史·办理北洋通商事宜·直隶总督部堂袁为咨呈事。

据津海关道唐绍仪会同军医学堂候补道徐华清详称,窃查前蒙宪札二月二十八日准外务部咨开,光绪三十年二月二十一日准美康使函称,西本年十月十号至十五号,在散鲁伊斯赛宝会内设一万国医馆会,奉外部大臣嘱,代本国医馆会请贵国特派中国水陆各军医官若干位前往赴会。兹将英文送阅,即知大意。如允派员前往,本国政府殊为欣悦。等语。除咨行南洋大臣外,相应将该使送来医馆会英文原件咨行查照,酌量办理,并声复本部可也。等因。准此,应饬津海关道会同徐道华清,督同屈守永秋妥议具复,以凭核咨。除分行外,合将原件札发到该道,即便查照办理。计原件仍缴。等因。蒙此,当经职道绍仪会同职道华清督同屈守永秋查得,北洋筹办防疫需员较多,现在医学堂医官及毕业各生尚在不敷分派,又军医学堂医官除各军调用外,在堂医官无多,尚须分班教授该堂各学生,实难派往美国赴会。所有遵饬查明缘由,理合将奉发英文一件具文详送查核归档,并请转咨外务部查照,实为公便。等情到本大臣。据此,查北洋医学堂医官因筹办防疫事关紧要,军医各员亦因各军调用,留堂者尚须分班教授学生不敷分派,委难派往美国赴会,系属现时实在情形,相应咨呈贵部,谨请察照。

须至咨呈者,右咨呈外务部。

户部为北洋办理验疫费用归入津关经费事致外务部咨文

光绪三十一年正月二十五日

户部为奏明事。

贵州司案呈,据直隶总督袁奏妥筹北洋办理验疫所需医药、薪费统归津关八分经费项下作正开支,倘将来收数不敷再行设法筹拨一折,光绪三十年十二月十四日奉朱批:该部知道。钦此。钦遵。由军机处抄交到部。相应抄录原奏,咨呈贵部查照可也。

须至咨呈者,右咨呈外务部。

计单

附件 北洋大臣袁世凯为办理北洋验疫酌筹归入津关经费事奏折

太子少保·北洋大臣·直隶总督臣袁世凯跪奏,为北洋遵旨妥筹验疫办法,谨陈详细情形,恭折仰祈圣鉴事。

窃臣于光绪二十八年七月间承准军机大臣字寄,奉上谕:有人奏请饬南北洋大臣变通验疫之法以全民命一折,据称上海查船验病系中西集资合办,现在全由洋人作主,以西法治中人,惨酷异常,多至殒命,请饬南北洋大臣速筹善法。等语。着袁世凯、刘坤一按照所陈各节,设法变通,妥筹办理,以顺舆情而保民生。原折着抄给阅看。将此各谕令知之。钦此。遵旨寄信前来。

当经咨商南洋大臣,并饬据江海关道详复,以从前吴淞口外崇宝沙地方设立医院,由各国领事及税务司拟定章程,会同江海关道举办。凡自有疫口岸来船,必须停轮候验,患疫者送入医院施治,尚无虐待情节,查验妇女亦极从宽。惟服食起居究与华人养病不宜,现已商明税务司设法改良。等情。批饬妥筹办理在案。伏查北洋为通商巨埠,商旅云集,轮舶往来,帆樯相望,海口验疫向来未专设医院,仅由津海关饬派华医随同查验,而一切章程、办法皆由外人主持,与上海情形又复歧异。迨至乱后,则统由联军派西医管理,华官更无从过问。臣钦奉寄谕,正值议交天津之际,即拟变通办法,收回事权。当经札饬津海关道,督同试用知府屈永秋等,参酌西人防疫之法,厘订章程,在大沽、北塘各海口建盖医院,就近由北洋医学堂选派高等毕业学生及中国女医,前往住院经理,饮食必洁,医药必精,办理甫有端倪。适值上年五月间上海一带瘟疫盛行,营口鼠疫相继,北塘患疫尤甚,于是各国军队、领事无不于中国防疫之举属耳目焉。迭据法国提督雷福禄、德国提督裴策先后来函,拟派军医会同查验,均以业经实力举办,毋烦派员,并示以章程,婉切驳阻。臣复札饬津海关道添派员司暨华、洋医生,前往北塘、大沽、秦王岛各海口,分别验治。凡遇轮舶民船进口,均由医生就船诊视。中国商民悉归华医自验,遇洋人则验以洋医,行旅丝毫无扰,办理渐次顺手。旋准外务部咨,准军机处抄交御史张元奇奏请变通验疫一折,奉旨:外务部知道。钦此。钦遵。咨行查照办理,即经抄录章程咨复。维时营口一带瘟疫正盛,且火车两日可达津门联军驻境,尤须加意防范,以免滋生口实,启人干预。复经饬令,于营口、前所、北塘、新河四处另设医所,专查铁路。继复在营口建造医院,诊治病民,以图补救。数月之后,疫气渐消,全活甚众,津郡亦未流行。而后各国军队及领事各官咸晓然于中国防疫一端,办理不遗余力,始终无可藉口,遂亦枝节全消。惟是举办各事,必先筹有的款,而后措置裕如,而北洋兵燹以后,阛阓萧条,公款支绌,除营口一处由臣商准奉天将军酌筹一半工料洋银四千余元外,其余自开办以迄,常年经费需款不赀,若因款无可筹,遂即中止,则我自验之权、已成之局将不免为外人所侵。臣督同印委各员,一再筹商,惟有津关八分经费尚可勉强分筹,因将防疫前后用款及常年所需医药、薪费统归八分经费项下,作正开支。倘将来收数不敷,再行设法筹拨。前据升任津海关道唐绍仪具详请奏前来。臣查北洋验疫向由外人主持,多历年所,每因言语不通,致生猜嫌,而体质各异,疗治亦复难周,抑且权限攸关,尤应杜防越俎,筹办伊始,殊费周章。经臣毕力经营,始克归我自主,实于国权民命裨益良多。经费一宗,筹措本非易易,第以事关大局,实为不容稍缓之需,不得不就津关八分经费项下拨款开支,俾善政及民,不虞废坠。相应请旨饬下户部先行立案,一俟津关洋税四结期满,即行汇案报销。臣仍当随时督饬员司妥慎经理,以仰副朝廷怀保小民恫瘝在抱之至意。

所有北洋办理验疫缘由,除咨外务部、户部查照外,谨恭折具陈,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鉴训示,敕部查照施行。谨奏。

北洋大臣袁世凯为核销检疫医费事致外务部咨文光绪三十一年十月初六日

钦差大臣·太子少保·参预政务大臣·会办练兵大臣·督办电政大臣·铁路大臣·兵部尚书· 都察院右都御史·办理北洋通商事宜·直隶总督部堂袁为咨呈事。

据东海关道何彦昇禀称,案查光绪二十九年十月间,经李前升道会同税务司商定烟台检疫医费,凡无疫之时,每月给关医薪水银五十两作为本关官医;有疫之时,再给医费一百五十两,杉板费二十五两,检疫民船西法华医医费银八十两,禀请仍在英、俄各商所缴地价内动支。业奉宪批,候咨呈外务部查照在案。兹查自光绪二十九年七月十八日起,至是年十一月初二日止,系有疫月分,计三个月十四天,每月应支银三百零五两,共一千一百三十七两八钱三分六厘。又,自光绪二十九年十一月十四日起,至三十一年五月二十八日止,系无疫月分,计十八个月,每月应支银五十两,共九百两。又,自光绪三十一年五月二十九日起,至本年九月初二日止,系有疫月分,计三个月,每月应支银三百零五两,共九百十五两。以上共支银二千九百五十二两八钱三分六厘。按七钱二分折合洋银四千一百零一元一角六分。所有自光绪二十九年七月十八日起,至是年十二月二十日止,李前升道未及请销,职道到任接准移交循案办理。截至本年九月初二日,即西历九月分,停验疫船止,用过银两折合英洋数目,遵即先后在于英、俄各商所缴码头地价内如数动支。理合禀请宫保查核,俯赐咨请外务部查照核销,实为公便。再,嗣后烟台检疫医费亦与税务司会商,仍照前案办理,应请仍在此项地价内动支。合并声明。等情到本大臣。据此,除批示外,相应咨呈贵部,谨请查照核销施行。

须至咨呈者,右咨呈外务部。

注:

此为外务部收件日期,原咨呈时间被粘条遮盖。

美使柔克义为举办万国驱疫会事致外务部大臣奕劻照会

光绪三十三年二月十四日

大亚美理驾合众国钦命驻扎中华便宜行事全权大臣柔为照会事。

本大臣奉本国政府文,嘱将非利滨医学会所议一事照中国政府。至该会所议,系特行设法祛除传染瘟疫,以卫民生。缘有日本东京医士祁他萨托在会论说,谓瘟疫一事,岂独有害一方,凡天下万邦均视疫如仇敌,各文明国理宜并力拒绝。以余管见,应设万国会,该会宗旨系为集款备设一万国驱疫军,无论是疫行于何地,必当运筹,操有必胜之权云云。嗣后有人将此论说进达于美国总统,即奉谕意,以此事足为至要,现应即择出提及在东方亚洲各国政府及各在亚东有管辖地之国,酌议此举。等语。故本国外部大臣嘱本大臣,请将所论设万国会事令再添设一分会,俾其便于考查瘟疫原始传疫之因及各国应如何攻除此等瘟疫。照会贵亲王查照。等因。查此事果能照办,不惟有益各国,而中国必更获益良多。本大臣甚望贵亲王详细核夺,请将雅意见复是荷。为此照会。

须至照会者,右照会大清钦命全权大臣便宜行事·军机大臣·总理外务部事务·和硕庆亲王。

一千九百七年三月二十七日光绪三十三年二月十四日附送洋文(略)

和会司为核复选派医科进士谢天参加万国驱疫会事致学部咨文

光绪三十三年二月二十一日

和会司呈为咨行事。

接准美柔使照称,奉本国政府文嘱,非利滨医学会设法祛除传染瘟疫,缘有日本东京医士祁他萨托在会论说,谓瘟疫一事,岂独有害一方,凡天下万邦均视疫如仇敌,各文明国理宜并力拒绝。以余管见,应设万国会,该会宗旨系为集款备设一万国驱疫军,无论是疫行于何地,必当运筹,操有胜敌之权云云。嗣后有人将此论说进达于美国总统,奉谕以此事足为至要,提及在东方亚洲各国政府及各在亚东有管辖地之国,酌议此举。等语。嘱将所论设万国会事令再添设一分会,俾其便于考查瘟疫原始传疫之因及各国应如何攻除此等瘟疫。甚望详细核夺见复。等因前来。查该国非利滨群岛医学会开会请派员前往一事,前准贵部复称,现选派医科进士谢天保前往入会。等因在案。兹准前因,相应咨行贵部查照声复本部,以凭转复该使可也。

须至咨者,学部。

《哈尔滨日报》有关俄督饬撤检疫办法等消息译文

光绪朝

《哈尔滨日报》俄督饬撤检疫办法二则

前东海滨省及后贝加尔湖省两处,因恐鼠疫传染至境,所设检疫办法直至近日尚未撤去。现阿穆尔总督关达替以为华工大半皆由山东烟台一埠来俄,烟台鼠疫一日未能灭净,即检疫办法一日不能撤去。昨遂特询驻烟领事合已得,复谓烟台鼠疫已于俄历四月十四日不复发现云。

阿穆尔总督关达替前发饬谕,谓如烟台鼠疫已销,即行将检疫办法停止。今得领事报告,烟台鼠疫业已销灭,已饬谕绥芬河及满洲里两站,将检疫办法撤去,即准华人通行俄境,不再留阻。

招送俄工

道路部今复筹办招募俄工,运送远东,以修筑阿穆尔铁路(即黑龙江北岸铁路)。现已招集几及万人,均令于奔萨省城(在墨斯克□东南)会齐,自彼用加速快车运来远东。

总理大臣特开会议

圣彼得堡京城各报纷传总理大臣斯托利宾日前特开秘密会议,与议者为度支大臣阔阔策夫、护理外部大臣聂特托夫、护理陆军部大臣彼利漥诺夫,以及办理外交各司司长。至所以特开此会者,实因驻北京俄使郭索维慈及陆军大臣苏霍利诺夫发去各电报之故。

文武官吏关于华工意见不同

圣彼得堡京城各报论远东时局,言及经济界极以黄祸为虑。今《市政报》论阿穆尔文武官吏于雇用华工一事意见竟不一致。盖以阿穆尔地方行政官方用强迫手段,自俄国移民地域遣送赋闲华侨出境,为数甚巨,意在务使华人不得在俄营谋各种生计,致令华人颇滋不悦,以为此事正极须留意。乃不意于此遣送华侨之际,阿穆尔营务处复自中国招雇二万人,来俄建筑各种军事工程。闻之实不胜诧异。何以彼方用强硬手段拒绝华工,费用巨款遣送境外,而此意复另自中国招募华工,建筑军事工程,岂其不知此项工程尤应审慎选择工人而意出此耶。然就新闻电报观之,俄京实拟决定不令华工作此项工程也。

俄工商界欢迎添筑西比利亚铁路

经营亚洲商务之工商界,现因政府决定添筑铁路,使西比利亚与中亚、俄国属地相连,以期交通利便,无不异常欢忭。

五月初三日 德俄股股员范绪良译

和会司为唐山疫症净尽及中西各医敷用等事致西班牙公使贾思理照会稿

宣统元年正月二十一日

和会司呈为照会事。

前据贵大臣面称,唐山疫症尚未净尽,春令恐将蔓延。现在公议,拟照会外务部,延请香港、日本医生精于此症者,前往查验。等语。当经本部电达北洋大臣派员详查情形妥为防范去后。昨复据德馆穆参赞来署亦称,唐山闻尚有疫症。复经本部电致北洋大臣,派卫生局洋医切实查验在案。兹复准贵大臣来照,以唐山瘟疫流行,恐传至北京、天津,领事业与制台商议妥筹办理,各大臣亦亟思预先防备。等因。本部正在核办间,接准北洋大臣电称,两电敬悉。唐山防疫事饬据津海关道转准卫生局屈道等复称,唐山疫症去冬业已净尽,现在颇称静谧。该局派员布置防范,至今并未稍缓。在事中西医员均于此症极精,足可敷用。且北洋防疫有年,皆系熟手,似无庸另行延医帮同查验。等情。除仍饬随时认真防范外,特此电复。等因前来。查唐山疫症现既据该督复称去冬业已净尽,现在颇称安谧,并饬中西各医随时认真防范,至今并未稍缓,疫症当不至复萌。贵大臣暨各国大臣尽可放心。至卫生局在事中西各医均系熟手,且皆精于此症。既已敷用,自可无须另延他医。至来照所称,法医美呢现在天津,即可派令会同查验。本部闻去冬查验唐山疫症曾派该法医会同办理,甚为得力。除再函达北洋大臣酌核办理外,相应先行照复贵大臣查照,并希转达各国大臣可也。

须至照复者,日贾使。

注:

此为外务部堂批时间。

北洋大臣杨士骧为烟台设置检疫分卡动支关费事致外务部咨文宣统元年正月二十四日

钦差大臣·办理北洋通商事宜·头品顶戴·陆军部尚书·都察院都御史·直隶总督部堂杨为咨呈事。

据东海关道徐抚辰禀称,案查光绪三十三年十月间,叠准驻烟台各领事函请,以登州府地方遍患鼠疫请为设法防范。当经何前升道查明,登州等处所患疫症系由奉天沿海一带民船所载人、货传染而来。其由登州等处来烟船只,亦多系民船来往,自应于民船设法防范。因即会商税司,在之罘岛、通伸岗两处设卡检验,以防传染。业经何前升道详请宪台查核在案。查通伸岗本有卡房,惟之罘岛须租用民房方能开办。职道到任,接准移交。复经会商税司,在之罘岛租赁张姓民房十二间,作为常关检疫分卡,选派医生常川驻扎,遇有民船进口,先赴该岛报验,然后进口,亦经出示开办各在案。其常年房租洋七百元,修理房屋及置备防疫各物共洋三百三十四元零,经税司开单请领,皆由职关暂时筹垫,自当筹款拨还,以清款目。查东海关检疫各费,于光绪三十三年间经前任禀准,由职关征收洋税三成船钞项下动支。今之罘岛设立检疫分卡,所有房租各费拟请归入前案办理,按年支销,以归一律而期经久。合无仰恳查核,咨请外务部查照备案,实为公便。等情到本大臣。据此,相应咨呈贵部,谨请查照备案。

须至咨呈者,右咨呈外务部。

民政部为查验京中无瘟疫事致外务部片

宣统元年二月十五日

民政部为片复事。

卫生司案呈,准外务部片称,前准日国贾使面称,唐山疫症尚未净尽。等因。当经本部电致北洋大臣查验防范在案。现德馆又遣员来询此事,并云传闻唐山瘟疫已传染到京,是否确实。等语。除再电北洋大臣切实查验外,京中现在有无传染疫症之说,相应片行贵部,即饬查明见复,以免谣传。等因到部。准此,本部当即札饬内外城巡警总厅暨内外城医院派员切实查验是否属实去后。兹据分别申复,现在并无瘟疫传染。等情前来。相应片付贵部,希即查照可也。

须至片付者,右片复外务部。

外务部为厦门疫情已净尽事致意使文吉信函稿宣统元年六月二十四日

径复者:

前准函称,接本国内部电称,于西历本月二十七日本国政府出示表明,厦门、海口作为瘟疫口岸,所有由厦门前往本国各货物等件,均应遵守本国海边防疫章程办理,特函达。等因。当经本部电询闽督去后。兹准该督复电称,厦门疫症现已净尽。等语。相应函复贵大臣查照转达贵政府可也。此复。顺颂日祉。

全堂衔

注:

此为外务部堂批时间。

护理湖广总督杨文鼎为报湖北防御鼠疫情形事致外务部咨文

宣统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头品顶戴·护理湖广总督部堂兼管巡抚事·湖北布政使司布政使杨为咨呈事。

据署湖北汉黄德道·江汉关监督吴肇邦禀称,窃照奉札开,十月初三日承准外务部冬电开,闻武汉一带近有鼠瘟,如确,希于轮船、铁路附近,照防疫章程,先自设法防范,免致外人藉口干预为要,并电复。外。冬。等因。本护部堂当即查明,于十月初三日江电复称,外务部钧鉴,冬电敬悉。查武昌省城并无鼠瘟;汉口八月节后至十月望前,因张乾泰、保和堂两药铺及王永顺蛋行,于两月内先后病故学徒、伙伴多人,外间疑系疫症传染,然皆于得病后回家,并未故于汉口,是否鼠瘟无从考验。迨十月望后,即未再有此种情事。近得大雪,气候清肃,更无此患。英领、税司曾来问过,已由巡警道、江汉关道将实在情形,并防范章程、办法,分别答复,似可不致干预。谨复。等因。合亟将来电复电札行该道,即便查照办理。等因。奉此,遵查此案迭准职关税务司暨驻汉英总领事文函,以各西医禀报,本镇华界内鼠瘟甚胜,具呈预防消灭办法,请会商筹防。等因。业经职道随时札饬夏口厅,会同警察二局暨洋务公所各员,会商各西医,确查妥议禀复,并移巡警道查照办理在案。接奉前因,又经分别移行去后。兹据署夏口厅冯筼、警察二局正巡官陆承先、租界洋务委员吴恺元会禀称,查华界暴病身死之人,九、十月间曾有数起,自获大雪,天气酷寒,戾气潜消,人口现甚平安,仓猝暴死之病殊属罕见。惟西医考究素精,既据汤、唐各医生言之凿凿,断非无因,自应设法防范,以保治安。卷查光绪三十四年十二月十一日前署厅金守任内曾准税务司函开,汤医员新查得一种灭鼠药物,甚著奇效,拟向购取,分散各区多鼠之家,以期殄灭。每日拟饬各区员切实查报,遇有患病猝死之人,立即报明专局,带同医士前往查验。如果情形相似,即将衣物等件提交医院医士试验销毁,并将所住房屋熏洗洁净。至患病男妇如情势凶险,系属瘟疫所染,亦应由各分区报请延医往验,设法施救,并于街头巷尾遍洒药水,总期勤加搜查,切实调验,遏于将萌,不使再作。一面出示晓谕居民铺户,一体购备药水,防范消灭。所有署厅等公同妥议情形,理合据实禀复,伏乞查核批示饬遵,实为公便。等情前来。职道复查所禀情形,是汉口地方现在已无瘟疫传染之事。且经该厅委等会同设法防范,自可有备无患。除照会税务司电知江海关将汉口染疫之条取消并照会英总领事查照外,理合禀祈俯赐查核,咨达外务部查照。等情到本护部堂。据此,相应咨呈。为此,咨呈贵部,谨请查照施行。

须至咨呈者,右咨呈外务部。

外务部尚书邹嘉来为铁路公司防疫章程及报馆妄言事与俄使会晤问答节略宣统二年十一月初一日

宣统二年十一月初一日三钟余,俄廓使偕翻译官柯里索福到署,邹大人接见。廓云,本大臣现接铁路公司电称,现在该公司因东清铁路一带瘟疫流行,特为拟定章程,预行防备,曾经商明于道允行。乃日内忽见傅家店某报登有俄人以毒药给中国人服食,将中国人活埋之语。如此肆意妄论,深恐激成事端,如上海之事。故特来面呈节略,请电饬于道严禁,以防□端。答以瘟疫流行,自宜设法预防,但未悉所定章程如何,若关系华人之事,应与华官商量妥协,方免舆情不顺,致有惶惑。至该报馆如果妄行登载,亦碍地方治安,本部当电饬查明禁止。廓云,公司所定章程亦尚不严,并曾向于道商明贵部,得复电时尚望示知。因本大臣以该报有碍治安,关系甚重也。遂辞去。

京津筹办防疫事宜第一次会议纪略宣统二年十二月十二日

宣统二年十二月十二日午后三钟,在东单牌楼协和医学堂聚议第一次筹办防疫事宜。届时到会共十七人,华员施右丞,直隶交涉使王克敏,北洋委员蔡廷干,英股股员谢天保、伍璜,英美两国医士,协和医学教习居多,英使馆官医德来格主席。

德来格报告云,哈尔滨鼠疫发见后,日渐凶险,每日因染疫而死之人为数不少。盖此种疫症一经染受,性命堪虞。中国政府有鉴于此,已在该埠设立防疫会,由天津官医学堂派往之医生及学生有二三十人,办理查验清除各项卫生事宜,以医官伍连德总理调度一切。据开平公司安医生电称,所办各事周妥至极,无如此种疫症最为凶险,传染至易。昨闻已经由长春染至奉天,而大连湾亦有传染之信。奉天虽尚未见盛行,然闻有已死十数人之说。查此疫症所以易于传至奉天、大连湾一带者,盖有火车往来其间,搭客在哈染疫须五日后方能发觉,即尽心查验往往亦不易知,必须种解疫药浆,或俟验过五日方可无虞。是哈埠通车之处,天津、北京亦在其内,今为天津、北京计,不得不趁早设法防阻。兹将昨与各医生商酌应办条款七项(洋文、译文附后,附件一),当会宣读,请诸位协力襄助,务期照办。施右丞云,本部暨东三省督抚为哈埠疫症流行筹款,派员设防疫会查验、种浆等事,早经办理。即如德大夫顷间所云,周妥至极。无如疫症易传,本部日前接伍大夫电称,仍须请派医生八人往哈。昨已函商协和学堂温医士,渠允仅有医生三人可往,星期一启程。天津屈大夫处本部亦经函商选派四人,现接函复,乃以山海关现在正欲设办查疫所,北洋医生恐不敷用,故哈埠派人之事屈尚未能酌允。北洋陈制台亦以山海关查疫极为紧要,故于办理防疫一事极为热心,今日特派王司使及蔡委员来京到会会商办法。至究以何处车站为最紧要以及办理之法,俟明日屈到再为商定。

蔡委员云,屈大夫之意,以为最好在关外沟帮子车站设所查验。缘沟帮子为营口、奉天两路来车汇聚之点,过此则渐近入关。

施右丞云,查疫之外,尚有需用解疫药浆,将来办理查验需用必多,此时可否即由协和学堂分头订购,愈多愈好,但恐此种药浆各药房存储不多耳。购就后,请贵学堂汇齐开账,该款即由王司使照付。

王交涉使云,将来汇齐一次照付,以免零碎,亦好。

施右丞云,不仅需用药具、北洋医生,既京中医生有能去者,恐亦不敷办事。此时应否预筹再由何处添聘,方免临时仓卒[猝]。

各医到会者,有提由汉口医学聘请者,有提向香港医学聘请者。

德来格云,将来验疫、清除等事须有章程、办法及所内应设分别办事之处,与医官验疫凭照格式、图样等,我现拟有大略,请先将说帖当会朗诵,解释用法(原文及洋文附后,附件二、三)。

谢股员云,据我所见,德大夫所拟铁路上施行查验方法十一条后,应增入每次南下火车应载入查验医士一员,并设空车一辆,以为安置验出形似染疫之人一条。

德云,甚好,自可增入作为第十二条。

施右丞云,今日本会所论,均系商酌拟办之事,除以上所说各事外,明日开会务须请各国使馆官医到场,请各馆官医将商酌各节转告各本国公使。查验事宜,务得各国公使答应。其各外国人之由京乘车出关者,自可免验。凡由西比利亚及大连等处乘车入关之各外国人,由各该国公使预先婉为晓谕各本国人民,无论何项等次,均须一律查验。盖此系专为公益起见,疫气传染只问经行此路与否,本无分于中西。其日、俄两国使臣尤应注意,缘关外铁路与彼两国铁路相通,彼两国人之乘车入关者,自较他国为众,且仍须彼两国铁路人员协助,方觉更妥。明日午后,如仍可借用此处聚会,即请通知各馆官医一同到会。

协和学堂医生等云,似仍借用此处较便,德来格等允照通知各馆官医,即订明日午后两钟开会。

王司使当允电嘱屈大夫明日到会。各员遂暂散会,迨明日午后两钟再聚。

(责任编辑 刘文华)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4103号-1京ICP备19034103号-2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40053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