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史研究 > 文献档案 > 文献整理
嘉庆朝宗室移住盛京档案(下)
作者: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责编:

来源:《历史档案》2019年03期  发布时间:2019-12-23  点击量:126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按 语:清代努尔哈赤的父亲、显祖塔克世的直系子孙称宗室,清初多“从龙入关”,驻守于京城内外。到嘉庆朝,随着北京城的宗室人口繁衍,越来越多的宗室无官可做,清政府也无力供养,以致其生活窘迫。宗室犯法的案件越来越多。嘉庆十七年(1812),嘉庆帝命盛京将军择地建盖住房,并由宗人府挑选京城无业的闲散宗室移住盛京。从嘉庆十八年秋天开始,70户闲散宗室分三批移住盛京。现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宫中朱批奏折、军机处上谕档和录副奏折、内务府档案中编选相关档案,供研究参考。

———编选者 赵增越

着将不能约束移住诸宗室之裕瑞劣迹据实查参事上谕嘉庆十九年三月二十八日

军机大臣字寄盛京将军·新调兵部尚书和、副都统绪,嘉庆十九年三月二十八日奉上谕:朕闻裕瑞在盛京居住不知感恩悔过,行为甚不安静,伊不能约束移居诸宗室,诸宗室亦皆不服。且闻伊于初到时,暂居邸寓,即有无耻妄为之事,该处将军、副都统、五部侍郎等无不稔知,和宁、绪庄何以不早行参奏?殊属瞻徇。着明白回奏,即将裕瑞在彼劣迹据实查参,如款迹确凿,一面先将裕瑞拘禁,候旨饬办。将此谕令知之。钦此。遵旨寄信前来。

着将裕瑞等分别惩处事上谕

嘉庆十九年四月十八日

嘉庆十九年四月十八日内阁奉上谕:朕闻裕瑞在盛京不能约束移居诸宗室,诸宗室亦皆不服。并闻伊初到时即有荡检逾闲之事。当降旨令和宁、绪庄查明参奏。兹据和宁等复奏,裕瑞初到盛京即欲买妾,经民人张二等商令民人徐恭休妻,假捏姓名,卖与裕瑞为妾,伊等未经查参,请交部察议。等语。裕瑞获咎,谪居盛京,不知安分思过,复买有夫之妇为妾,即此一端,已属无耻妄为,其别项劣迹亦毋庸再行查奏。裕瑞着在盛京(朱:严密)圈禁,(朱:派弁兵看守)不拘年限。张二等照例治罪拟结。和宁、绪庄先未参奏,迨降旨查询,仍意存掩饰,仅自请察议不足示惩。绪庄身系宗室,不免有心袒护,着交部严加议处,即来京听候部议。其所遗盛京副都统员缺即以和宁降补,毋庸交议。晋昌未到任以前,盛京将军事务仍着和宁署理。禄康在盛京居住,颇知感畏,约束众宗室亦甚妥协,着加恩赏给主事,戴用四品顶戴,与文弼、杰信一同办事。钦此。

盛京礼部侍郎诚安为移住宗室内有祖父母父母在京病故者请准告假奔丧事奏折

嘉庆十九年七月十七日

奴才诚安跪奏,为敬陈管见,恭折奏闻,仰祈圣鉴事。窃查嘉庆十八年六月间,宗人府议奏移驻盛京宗室事宜章程内称,移居宗室内或其子已聘定京中旗人之女,或其女已许配京中旗人之子,因年幼尚未嫁娶者,拟到沈时,俟其子女及岁,准其告假进京,办理婚嫁之事。再,移居宗室到沈时,如遇亲丧事故,或愿扶柩回京安葬,俱令驻扎章京等详开婚丧事故,具保呈明该将军,办给路引口票,定限给假,移咨宗人府,俟其事毕,催令回沈。等语。至该宗室等如有祖父母、父母在京病故,应否准其告假奔丧,未经议及。

奴才等恭阅移居宗室原奉上谕内开,盛京为发祥之地,风俗淳厚,将闲散宗室酌挑送往,令其在彼观摩善俗,奋勉自新。等因。钦此。仰见我皇上笃念宗支、教养成全之至意。奴才伏思,教化必始于事亲,风俗莫隆于兴教。该宗室等果能以孝行自励,遇有亲丧大故,哀伤迫切,急思奔赴,正见熏陶潮染,至性克敦,自应遂其乌私,用彰风化。况该宗室等子女婚嫁尚许告假回京办理,以曲全抚字之情。若忽遭大故,转不准其请假奔丧,致令抱撼终天,揆诸事理人情,殊未允协。奴才愚昧之见,凡移驻盛京宗室内,如有祖父母、父母在京病故情愿自备资斧进京奔丧者,准其一体告假,由驻扎章京呈报该管将军等,酌定限期,给与路引口票,暂令回京,仍咨呈宗人府催令依限回沈。

是否有当,伏乞皇上睿鉴训示遵行。谨奏。

嘉庆十九年七月二十九日奉朱批:钦此。

着移住盛京宗室遇有祖父母父母在京病故者俱准给假事上谕

嘉庆十九年七月二十九日

嘉庆十九年七月二十九日内阁奉上谕:诚安奏盛京移驻之宗室如有祖父母、父母在京病故者,请准其告假奔丧。等语。所奏是。盛京移驻宗室原欲使其观摩善俗,同归醇厚,其有祖父母、父母在京病故者自应给假,俾令来京穿孝治丧,以敦伦纪。从前宗人府议奏章程于婚嫁归葬各项俱准给假,独遗奔丧一条,实属疏漏。所有移驻盛京宗室遇有祖父母、父母在京病故者俱准给假,令其奔丧。该将军给与路票,填注限期,仍报明宗人府,事竣饬令依限回程。钦此。

大学士曹振镛等为核销建盖宗室住房等工料钱粮事题本

嘉庆十九年八月二十一日

大学士管理工部事务臣曹振镛等谨题,为题销宗室住房用过银两应准开销并找给架木银两事。

准盛京将军咨称,准工部咨原奏内称,核估建盖宗室住房钱粮一折,奉旨:依议。钦此。抄录原奏移咨前来。相应将建盖宗室房间、墙垣、影壁、月台、门楼、甬路、旗杆、井座、平垫地基并神像、龛案、供器各丈尺、做法、用过木植及工料钱粮各数目造具细册,送部查核题销。再,查前项住房并庙宇、官房、更楼、堆拨等房,共计六百二十二间,以及围墙院墙凑长二千三百二十三丈六尺四寸,奏明于十八年春融开工,限至八月内一律修理完竣,所需一切物料俱于十七年冬间备齐。惟架木一项官厂存贮仅止三千余根,例止预备工部岁修各工应用,而宗室房间系属勒限赶办之工,且应需架木共计一万五千余根之多。该厂所存实不敷给发,是以随时赁用。自上年四月内树立大木起,至八月工竣止,所需赁价应请照例一并开销。等因前来。

查建盖宗室住房、庙宇、官房、更楼、堆拨等房,共计六百二十二间,并围墙、院墙等工,先准钦派查验大臣宗室绪庄等咨送原奏内称,履勘各工尺丈做法,核与册开无异。等因。开单具奏。奉朱批:知道了。钦此。又附片奏宗室住房七十所,同系动项兴修之工,请照定例一律予以保固。俟限满之后,如有应行修理之处,再行着落该宗室等自行粘补。等因。奉朱批:是。钦此。并据该将军等造具做法细册咨部核办前来。当经臣部照依册报房间墙垣丈尺做法,按盛京工部例价逐一核算。除领取木植四千七百四十五件,照例核抵银五千二百六十六两六钱八分九厘外,净需工料银四万三千三百两九钱二厘。又,查册内灰斤杂料均开运程里数,检查该处历年报销各工成案,需用灰斤、杂料向无运价,所有册报运程之处,应毋庸核算。至砖瓦、木植、石料等项,据册报里数,核与成案浮多,照依成案里数核算,共需运脚银三千五百七十七两二钱一分五厘,二共银四万六千八百七十八两一钱一分七厘。照该将军等原奏请在于盛京户部库贮参余项下动用,仍令该将军等将修过丈尺做法、用过工料钱粮造具细册送部照例题销并奏明。此项宗室房间据查验大臣宗室绪庄等奏请照例予以保固。查定例,各省营房等项新建大修工程均保固十年,如十年限内坍塌倒坏,着落原承办官赔修。等因。所有前项房间应照例保固十年,如限内坍塌倒坏,着落原承办官赔修,以专责成。如限满之后,除宗室住房令其自行粘补毋得开销钱粮外,惟关帝庙、弹压司员居住办事公所、堆拨房以及周围大墙更楼等工,遇有应修之处随时报明盛京工部勘估,照例分别报部核办。等因。奏准在案。今据盛京将军将修过丈尺做法、用过工料银两造具细册,送部题销前来。臣部按册核算,所用工料银两均与原估相符,应准开销。

至所称需用架木官厂存贮仅止三千根,而宗室房间系属勒限赶办之工,应需架木共计一万五千余根。该厂所存不敷给发,是以随时赁用。上年四月内树立大木起,至八月工竣止,所需赁价应请照例一并开销。等语。臣部查,盛京既有厂存架木三千根,自应取用,未便全数赁用。所有前项架木一万五千三十六根内,应扣除厂存架木三千根,准赁架木一万二千三十六根。又查历年成案,赁用架木止准销九十日赁价,今按照成案,核计每根核给赁价银一钱八分,计银二千一百六十六两四钱八分,扣除原领运价银四十四两九钱三分四厘外,净应找给银二千一百二十一两五钱四分六厘,俟命下之日,臣部行文该将军、府尹等仍在于盛京户部参余项下照数找给,并咨户部查照。

再,此案于嘉庆十九年六月十四日咨文到部,于八月二十一日办理具题。合并声明。

臣等未敢擅便,谨题请旨。

盛京将军晋昌等为移住盛京之宗室福清泰外出未归事奏折

嘉庆二十年二月初三日

奴才晋昌、诚安、贵庆跪奏,为奏闻事。

嘉庆二十年五月二十八日,据宗室营房办事郎中文弼、杰信,主事禄康等呈称,据营房看门兵丁苏崇阿等禀称,正月二十四日午后,有本营房居住宗室福清泰头戴便帽,身穿灰色褐子羊皮袄,只身走出,口称购买食物,至脱未回。等语。职等连日访寻,并无福清泰踪迹。查福清泰系都京厢黄旗额勒兴额族闲散宗室,现年三十八岁,于嘉庆十八年移驻沈阳,并无眷属,平日尚属安静。今于本年正月二十四日私行外出未回,理合呈报。等情。奴才等查,福清泰身系宗室,由都京移驻沈阳,仰荷圣恩,拨给房间养赡,自应感激奋勉,观摩善俗。乃藉称购买食物,外出数日未回,实属不知自爱。当经分饬文武地方官及各边门章京督率兵役严密访拿,并行文山海关副都统及附近盛京之吉林将军、直隶总督一体查拿,务期弋获,照例惩办外,理合恭折奏闻。

伏祈皇上睿鉴。谨奏。

嘉庆二十年二月十七日奉朱批:另有旨。钦此。

着盛京将军等访拿外出移住宗室福清泰事上谕嘉庆二十年二月十七日

嘉庆二十年二月十七日内阁奉上谕:晋昌等奏盛京居住宗室福清泰外出未回一折,福清泰系闲散宗室,由京城移驻盛京,虽无眷属同往,其所住营房内亦必有同居之人。今外出未回,或被人谋害,抑或自有行止不端之处。着该将军等传到与福清泰同居之人详悉查询,上紧访拿。或福清泰私行回京,并着宗人府王公等查询具奏。钦此。

宗人府宗令绵课等为移住宗室福清泰私自回京自首遵旨审明定拟事奏折

嘉庆二十年三月初三日

宗人府宗令·和硕庄亲王绵课等谨奏,为会同审讯,定拟具奏事。

先据盛京将军晋昌等奏移住盛京闲散宗室福清泰私自外出未回一折,嘉庆二十年二月十七日奉上谕:晋昌等奏盛京居住宗室福清泰外出未回一折,福清泰系闲散宗室,由京城移驻盛京,虽无眷属同往,其所住营房内亦必有同居之人。今外出未回,或被人谋害,抑或自有行止不端之处。着该将军等传到与福清泰同居之人详悉查询,上紧访拿。或福清泰私行回京,并着宗人府王公等查询具奏。钦此。并经臣等奏请,将福清泰暂行销除玉牒,俟拿获之日,会同刑部审讯办理。等因。于二月十八日奏奉谕旨:知道了。钦此。即于是日戌刻据该学长文仪禀称,福清泰自行投到。等情。当经臣等移咨刑部,派员会同审讯。缘福清泰系镶黄旗额勒兴额族闲散宗室,于十八年九月间移住盛京,拨给营房居住。嗣于本年正月间接得家信,知伊母伊尔根觉罗氏年老多病,屡医未痊,一时思母情切,意欲回京探视,恐告假难邀允准,随于是月二十四日捏称购买食物,私自走出营房,由山僻小路潜行,所过地方不能指实。至二月初间行至山海关,恐该处官兵稽查严密,乘有货车数辆进关,伊即跟同混进,于十八日到京。当即往找该族长额勒兴额,因该族长该班未回,复往学长文仪家禀到,告知私自来京看母情由。该学长随带同赴府投到。当经片行刑部派委司员会同审讯,供悉前情。臣等以福清泰果因母病回京探视,何不禀明该管官据情告假,乃私自逃回,诚恐在该处或有行止不端畏惧潜逃情事。复加诘讯。据供实因伊母现年六十六岁,素有痰病,复于正月接得家信,知母病加重,卧炕不起。因恐告假不准,一时糊涂,私自潜行。及到京时,虑恐问罪,即向学长禀到,并无别情。伊平日亦属安分,委无行止不端之处,可以行查得的。等语。随质之族长额勒兴额,据称福清泰之母患病属实。是福清泰所供情节尚属可信。

臣等查,宗室移住盛京,系于十八年遵旨派往。今福清泰私行回京,并无案例可引,应即比照定拟。查例载,八旗兵丁、闲散宗室人等如有告假前往各省,禀明各该管官给领印票,回日圈销。如不领印票私行前往者,鞭一百。又,派往各省驻防满洲兵丁有脱逃自行投回者,免其治罪,仍行派往。各等语。此案福清泰身系宗室,遵旨移住盛京,给有养赡,理应守分安居。乃敢私行回京,虽讯因母病,思念情切,尚无别情,且到京时即向该学长文仪投到,经文仪带同赴府禀知,即与自行投回者无异。按例应免其治罪。惟不向该管官据实呈请,辄行私自回京,究属不合。福清泰应比照八旗兵丁前往各省不领印票私行前往者鞭一百例,鞭一百。系宗室,应照例折罚养赡银一年。查福清泰系自行投回,毋庸销除玉牒,仍应送往盛京,俟四月初一日臣奕绍护送移居宗室起程时,即将福清泰一并带往,交该管官严行管束,毋得任其私行外出。

所有臣等会同审拟缘由,谨合词恭折具奏请旨。谨奏。

着准福清泰在京侍奉伊母俟养亲事毕再行押往盛京事谕旨嘉庆二十年三月初三日

嘉庆二十年三月初三日奉旨:此案移住盛京宗室福清泰因接家信,知伊母年老多病,屡医未痊,若呈明给假原可准令回京省视,乃私自潜行,实有应得之咎。今该堂官等拟以罚养赡银一年,仍令奕绍带往盛京。福清泰之母患病未痊,伊到盛京后系念情切,必又思回归。福清泰着罚养赡银一年,交宗人府堂官责处二十板,以惩其私回之罪。即令在京侍奉伊母,俟养亲事毕,再行押往盛京居住。原情敕法,固并行不悖也。钦此。

掌陕西道监察御史夏国培为条陈择选由京师往盛京移住宗室事奏折

嘉庆二十年三月二十五日

巡视西城·掌陕西道监察御史臣夏国培跪奏,为敬陈管见,仰祈圣鉴事。

窃惟八旗宗室枝派蕃衍,荷蒙圣恩,以盛京为发祥之地,风俗朴茂,饬令将闲散无业者分起移驻,使其观瞻善俗,同归醇厚。如果勤奋,三年期满,恩准回京,赏给差使。仰见我皇上敦仁锡类,笃厚宗枝,所以为宗室谋生计、裕培养者至深且远。

前因宗室果敏一案,奉上谕:嗣后宗室若再移驻盛京,只将宗室之无业者移居,其家有恒产者即不必挑往。钦此。本年二月,福清泰因母病年老系念情切,私自逃回,实有应得之咎。复荷鸿慈宽宥,仍令在京奉母。圣恩高厚,无以复加。臣恭绎皇上原情敕法谕旨,凡宗室移驻盛京,原为无业者而设,宗人府王、贝勒等自应就宗室中挑出无业者妥为经理,方无负皇上体恤宗室之心。乃臣风闻近日宗室移驻盛京之人,有实系无业之家不得移驻者,有素行尚端亲老衰病不忍远离并微有产业遽难安置转行派往者,多缘宗室人众,宗人府王、贝勒等耳目难周,各旗中族长学长不得其人,日久生弊,难免意为重轻,宗室不能均沾德惠,仍于移驻无益。且沿途夫马盘费及到彼拨给官方地亩在在动支公项,为数孔多,均宜核实,方免流弊。应请旨饬下宗人府王、贝勒严谕各旗中族长学长等,宗室内除因事获咎例应发往外,其此次移驻盛京之人,务须秉公详细查核,只将无业之家挑出移驻,其有业及亲老衰病者不得混行派往,以杜高下其手之弊。如此,则移驻者有所观感而兴起,留京者亦得守业而奉亲,庶几仰副皇上教诲裁成之至意。

臣愚昧之见,是否有当,伏祈睿鉴训示。谨奏。

宗人府宗令绵课等为遵旨询问妄言宗室移住事宜之御史夏国培事奏折

嘉庆二十年三月二十五日

臣绵课等谨奏。

臣等遵旨传到御史夏国培会同询问,令将折内所称风闻之语得自何人确实指出。据称,宗室移住盛京一事,我先于十八年见有果敏自缢一案,恭读上谕,内有果敏因派往盛京居住,变卖房产,迫于移居,情急自尽。等因。我心中想着恐移住之人尚有似此有产业而不愿前往者,此事可上条陈。后来又见有上谕第三拨移住宗室停止起程,是以不再具奏。本年办理福清泰一案,我又见皇上原情敕法谕旨,旋见有移住宗室起程旨意,记起果敏一案,因此想上条陈,请旨敕下宗人府王公分别有业无业,令族长学长等秉公查办。缘无可措词,想起御史原有风闻奏事之责,故就借风闻为名,将我意中所欲言者冒昧胪奏。实系我自己主见,并无不愿往之宗室向我说过,此外亦并无风闻。蒙传旨询问,我何敢不据实说出,实由我边省庸愚,见识肤浅,不知此时移住各宗室系两年前早已派定,近日添派者亦均系奉旨派入,直至今日始知详细。总缘我胡涂愚蠢,只求皇上治我妄言之罪。臣等加以开导驳诘,该御史坚称并无听人怂恿情事。等语。谨奏。

着免去以挑派移住宗室不公妄行陈奏之御史夏国培职任事上谕嘉庆二十年三月二十六日

嘉庆二十年三月二十六日内阁奉上谕:御史夏国培奏宗室移住盛京应请敕交宗人府秉公详查不得混行派往一折,盛京为我朝根本重地,宗室移住盛京,即与汉人回居祖籍无异,到彼后授宅分田,观摩善俗,实属教养兼备,(朱:良法善政。)所有应行移居各户皆系于嘉庆十八年早经派定,分三拨行走。前两拨已于是年秋间移住,此次系第三拨。其续行添派二人因该宗室有获咎之案,降旨添入。现在即日起程。该御史忽以挑派不公妄行陈奏,(朱:干预多事)殊属冒昧。夏国培不胜御史之任,着仍以翰林院编修用。钦此。

盛京将军晋昌等为移住宗室户口到省安置妥当事奏折嘉庆二十年四月二十一日

奴才晋昌、文宁、诚安、贵庆、华连布跪奏,为移居宗室户口到省安置妥协,恭折奏闻,仰祈圣鉴事。

窃奴才等前准宗人府咨开:前次未经移住之第三起宗室奉旨补行移往,拟于四月初一日起程,其沿途派员护送及住宿处所并到沈一切事宜,遵照前定章程办理。等因。奏准知照前来。奴才晋昌、文宁、诚安、华连布当即遵照前奉谕旨,遴选文武五品官员前往山海关,听候宗室户口出关,接替护送,并查照上次办事章程,饬知旗民地方官预为寻觅客店民房数处,临时酌量人数多寡分别安置,沿途督率兵役妥为照料,雇觅骡马,以备宗室所乘车辆牲口内如有疲乏者即行更换接济。至宗室到沈应需居家食用一切器具,奴才等遵照移居头二起宗室之例,将每户应给地租银二十一两六钱先由盛京户部支领,派员预为备办。今钦差·右宗人·固山贝子奕绍、户部侍郎果齐斯欢管带第三起宗室春福等二十八户男妇九十八名口,仆从四十人,于四月初八日出山海关,十八日行抵省城。奴才诚安、贵庆等随同贝子奕绍、侍郎果齐斯欢前往宗室营,眼同弹压宗室之郎中文弼、杰信,主事禄康,并协同约束之佐领、防御等官,将该宗室户口分住房间按户指明,均各安居,并将置办居家器具、柴米等项俱照单按户分给。其下剩银九两余,亦如数发给收领。安置妥协,随率领西向望阙叩头恭谢天恩讫。

所有第三起宗室户口沿途行走安静到省后安置妥协缘由,理合会同恭折奏闻,伏乞皇上睿鉴。

谨奏。

嘉庆二十年五月初八日奉朱批:览。钦此。

钦差大臣奕绍等为报管带移住宗室到沈日期事奏折

嘉庆二十年四月二十一日

奴才奕绍、果齐斯欢谨奏,为管带移居宗室到沈日期,恭折奏闻,仰祈圣鉴事。

窃奴才等荷蒙简派派出管带移居宗室,于四月初一日自京起程,沿途率同司员等催趱该宗室等依次行走,尚为整齐。按站歇宿,亦极安静。兹于四月十八日行抵盛京。奴才等会同侍郎诚安、贵庆,率领驻扎管束之郎中宗室杰信、文弼,主事禄康,谨将赏赐该宗室等房屋分拨指定,并谆切晓谕,此系皇上格外施恩,以汝等尚堪造就,恐在京渐蹈奢华,遂至生计拮据,特命于此处根本之地建造房舍,令汝等守分安居,共习淳朴,熟练技艺、清语,将来为国家有用之材。务须勤俭自持,以期仰副圣主教养生成之至意。该宗室等跪聆之下,望阙叩头,恭谢天恩,俱各欢欣感戴,出于至诚。遂面同诚安、贵庆等令郎中杰信、文弼,主事禄康,妥为安置,加意教管。

奴才等于十九日敬谨谒陵,二十日于崇谟阁敬谨行礼后,即恭请《高宗纯皇帝实录》应行改修者清汉共四十本,于继思斋执房内敬谨改缮。又奴才等于四月十四日行至中安堡地方,接得军机大臣由四百里字寄四月十一日奉上谕,钦派奴才奕绍、果齐斯欢等会同诚安、贵庆严讯宗室绵兴一案,俟奴才等审明后,再行奏闻。

谨将奴才等管带宗室等到沈一路情形先行奏闻。现在将军晋昌尚未回省。合并声明。为此谨奏。

嘉庆二十年五月初四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着将在盛京恣意游荡强奸民妇之移住宗室喀勒明阿勒令自缢事上谕嘉庆二十年四月二十三日

嘉庆二十年四月二十三日内阁奉上谕:晋昌等奏审明移驻宗室喀勒明阿强奸良人妇女已成照例定拟一折,宗室移驻盛京,原令其安静守法,渐渍淳风。乃喀勒明阿在彼恣意游荡,先经调奸罗洪氏未成,兹复将民妇阎汪氏踢打多伤,强行奸污,实属横肆不法。该将军等拟以绞候。此等凶淫之徒,若不立即惩办,无以儆众。着晋昌即带同管理宗室之文弼、杰信、禄康三人,将喀勒明阿押赴本营监视,勒令自缢,以昭烱戒。德克金泰随同喀勒明阿硬进阎汪氏院内,见其殴打行强并不阻止,亦属不法,着即移驻吉林,交富俊等严加管束,倘再滋事端,奏明从重治罪。张七即张义,系宗室逐出跟役,仍敢引诱喀勒明阿屡次游荡,且据该犯供认曾向罗洪氏等威吓,实属凶恶,不必发往伊犁,即将该犯在于宗室营房前永远枷号示儆。管理宗室之文弼等平日漫无约束,致有此不法之案,均属无能。郎中文弼、杰信俱着降为员外郎,主事禄康着降为笔帖式,仍责令认真管束,以赎前愆(朱:此旨通谕宗室觉罗知之)。钦此。

着将奏到安置移住宗室情形一折作伪列衔之文宁等交部察议事上谕嘉庆二十年五月初四日

嘉庆二十年五月初四日内阁奉上谕:本日奕绍等奏到管带移居宗室到沈日期一折,折末声明将军晋昌尚未回省。又据文宁等奏到安置移居宗室情形一折,折内首列晋昌之名。二折均系四月二十一日自盛京拜发,晋昌公出未回,奕绍等行抵盛京,自系与文宁、诚安、贵庆、华连布四人会同办理。伊四人连名具奏,应将晋昌未及会衔之处于折内声明,乃首列晋昌之名合词入奏,非作伪而何?文宁、诚安、贵庆、华连布均着交部察议。钦此。

盛京将军晋昌等为移住盛京之宗室人数众多请设立族长等事奏折嘉庆二十年五月初十日

奴才晋昌、诚安、贵庆跪奏,为移居宗室人数较多,拟请设立族长、学长以资约束,恭折具奏,仰祈圣鉴事。

窃查嘉庆十八年移居宗室经宗人府议请,于镇国将军以下等员内拣选引见,恭候钦派二人到盛京驻扎,三年期满,更换回京,量其功过分别劝惩。等因具奏。奉上谕:派往驻扎之宗室官员,必须更事之人方足以资弹压。现在镇国将军以下各员多系年轻未经历练者。着宗人府查明宗室觉罗中曾任大员缘事黜退者,拣选数员,带领引见,候朕酌派二员,赏给职衔前往。俟三年期满,如果经理妥协,另行施恩。等因。钦此。嗣奉谕旨派出宗室文弼、杰信二员,以四品顶戴作为郎中弹压移居宗室。旋经前任将军和宁、侍郎润祥、奴才诚安会议移居宗室章程具奏,奉上谕:此次移居盛京宗室事当创始,该宗室等甫经移往,自应派员弹压。迨住居日久,即与旧居宗室无异。所有派出弹压司员,三年回京后,无庸另行更换,一切稽查约束事宜应仍由该将军等妥为管理。等因。钦此。伏查前二起宗室,虽移驻已历年余,而三起宗室则系甫经移驻,文弼、杰信二人明岁即届期满回京,虽有盛京原设宗室族长佐领,亦不能常川在营照料。若不设立专员在于营内居住弹压,恐致漫无约束。

查移驻宗室内尽有老成明干堪为表率之人。奴才等公同酌议,请即于移居宗室内遴选正族长一员,副族长一员,正学长一员,副学长一员,令其随同文弼、杰信学习办事,俟文弼等三年期满回京,所有宗室营内一切事宜俱责成该族长等接办,以素所习近三人膺约束之选,一切情形皆所深知,稽查易于周密。该族长等如果办理妥协,俟三年期满后,奏明请旨,量予恩施,以示鼓励。倘不能认真约束,亦即分别惩处。如此酌定章程,庶责有攸归,于事实有裨益。

是否有当,伏乞皇上睿鉴训示遵行。如蒙俞允,奴才等即行公同拣选,恭折奏闻。谨奏请旨。

嘉庆二十年五月二十二日奉朱批:另有旨。钦此。

着晋昌等于移住宗室内拣选族长等事上谕嘉庆二十年五月二十二日

嘉庆二十年五月二十二日内阁奉上谕:晋昌等奏请于移居宗室内遴选正副族长、学长以资约束一折,盛京移居宗室人数不少,自应设立专员,在营内居住弹压。前次派往之文弼、杰信二员将届三年期满,着晋昌等即于移居宗室内公同拣选正族长一员、副族长一员、正学长一员、副学长一员,先行奏明,令其学习办事。俟文弼等期满回京,所有一切事宜即责成该族长等接办。晋昌本系宗室简任将军,非他人可比,着于公事闲暇之时常赴该营内留心稽察,将各宗室人等剀切训诲,伊等自无不听受约束。如有不遵法度者即随时惩诫,以期迁善改过,渐返淳风。钦此。

盛京将军晋昌为移住盛京宗室中若有寻常过犯分别圈禁事奏片嘉庆二十年五月二十二日

再,查移驻宗室三起俱已到齐,人数渐多,贤愚不等,安静守法者固多,不知自爱者亦所不免。遇有过犯,自应分别重轻,随时究办。请嗣后移居宗室等如有肆意妄为所犯罪名在军流以上者,照例奏明办理外,若只系寻常过犯,即交该营宗室章京等分别圈禁责处,以示惩儆,俾各知敛束,相观益善,以仰副我皇上笃念宗支、教养成全之至意。理合附片奏闻,伏乞圣明睿鉴。谨奏请旨。

嘉庆二十年五月二十二日奉朱批:依议。钦此。

盛京将军晋昌为请派管理移住宗室事务大臣事奏折

嘉庆二十年九月初三日

奴才晋昌跪奏,为奏请钦派管理移居宗室事务大臣,仰祈圣鉴事。

窃查前奉上谕内开:着派盛京将军和宁、户部侍郎润祥、礼部侍郎诚安专管移居宗室事务,统辖弹压,遇有应奏事件,文弼等二人具报该将军、侍郎等奏闻,以专责成。等因。钦此。钦遵在案。奴才到任后,接管移居宗室事务。嗣因润祥奉旨调补仓场侍郎,当经奴才奏奉谕旨,派盛京刑部侍郎贵庆管理。兹贵庆患病,奏蒙恩准回京调养,其管理移居宗室事务,理合开列盛京侍郎衔名,恭候钦派一员,公同统辖弹压。

伏乞皇上睿鉴。谨奏。

(朱批:)派廉善。

盛京将军晋昌等为报拣选移住宗室族长等事奏折

嘉庆二十年十月二十日

奴才晋昌、诚安、廉善跪奏,为拣选移驻宗室正副族长、学长,恭折奏闻,仰祈圣鉴事。

窃奴才晋昌、诚安前因移驻宗室人数较多,原派弹压员外郎文弼、杰信二人明岁即届期满回京,奏请于移驻宗室内遴选正副族长、学长以资约束一折,钦奉上谕:盛京移居宗室人数不少,自应设立专员,在营内居住弹压。前次派往之文弼、杰信二员将届三年期满,着晋昌等即于移居宗室内公同拣选正族长一员、副族长一员、正学长一员、副学长一员,先行奏明,令其学习办事。俟文弼等期满回京,所有一切事宜即责成该族长等接办。等因。钦此。钦遵。奴才晋昌、诚安会同接管移驻宗室事务奴才廉善亲赴宗室营房,将移驻宗室人等传集验看,公同拣选得如彰、宁咸、多崇武、奇善四员尚属明白老成,堪为表率。拟将如彰作为正族长,宁咸作为副族长,多崇武作为正学长,奇善作为副学长,令其随同文弼、杰信学习办事。查盛京宗室族长向例颁给图记。又查乾隆二年准宗人府议奏,由闲散宗室拣选族长,作为八品职衔,食俸四十两,咨送宗人府带领引见补放。若宗室拣选学长咨报宗人府注册。等因。各在案。今移驻盛京宗室营内奏准添设正副族长,应请照例颁给图记一颗,交正族长掌管,与副族长一体办事。并请每年各支给俸银四十两,以资办公。至现在闲散宗室俱系四品顶戴,毋庸再给八品职衔。所有拣选酌拟之正族长如彰、副族长宁咸,俟文弼等回京以前咨送宗人府带领引见,候旨补放。俟正族长出缺时,即以副族长转补,毋庸再送部引见。所遗副族长悬缺另行拣选引见候旨补放。其拣选之正学长多崇武、副学长奇善照例咨报宗人府注册,俟正学长出缺时,亦以副学长转补,另选副学长咨报注册。该正副族长、学长等果能妥为管教,使宗室人等安静守法,日趋于善,俟三年期满时,据实奏请施恩,用示鼓励。倘恣意偷安,不能认真约束,亦即随时分别惩处,以期无负皇上笃念宗支、教养成全之至意。

所有奴才等公同拣选移驻宗室正副族长、正副学长缘由,理合恭折具奏,伏祈皇上睿鉴训示遵行。谨奏。

(朱批:)依议。宗人府知道。

盛京将军晋昌等为报审拟酗酒生事之移住宗室奕让情形事奏折

嘉庆二十年十月二十日

奴才晋昌、诚安、廉善、永祚跪奏,为会同审拟酗酒生事之宗室,恭折具奏,仰祈圣鉴事。

嘉庆二十年九月十一日据宗室营办理事务处员外郎文弼等呈称,据宗室绵奖之妻郭罗特氏声诉,九月初六日有宗室奕让无故至伊家,将雇工陈大、王大、李陈氏打跑,并将伊左手抓伤,口出秽言,有意图奸。等情。奴才晋昌、诚安会同署理刑部事务奴才廉善督率司员秉公审讯间,适奴才永祚于十月初二日接任,即提集人证,逐一研讯。缘四品宗室奕让系绵奖无服族侄,均系嘉庆十八年移驻盛京宗室营,郭罗特氏之夫绵奖前因缘事在宗人司圈禁,郭罗特氏与雇工李陈氏等在家度日。本年九月初六日午错时,奕让酒醉,欲赴绵盎家,途遇绵奖跟役陈大。奕让令其往请绵盎说话。陈大答以无暇,奕让出言詈骂,陈大分辨,奕让向陈大奔殴。陈大跑入绵奖院内,奕让拾取砖块赶打。陈大逃避。李陈氏出屋进前拦劝,奕让秽言混骂,掌殴李陈氏一下,并用砖块向其肩甲殴打一下,均未成伤。李陈氏逃跑。适有王大在院工作,上前劝解,奕让又将王大发辫揪住,按倒地上,用所穿鞋底殴打。维时郭罗特氏闻声出院拉劝,致将左手碰伤。奕让愈肆辱骂。郭罗特氏因左手被伤,又闻奕让以秽言混詈,恐其图奸,即跑往夫兄绵盎家躲避,奕让尾追郭罗特氏吵闹。郭罗特氏走进绵盎东间屋内,由窗走出,至东厢房将门关闭。奕让奔至,用脚踢门。维时绵盎走出,将奕让拉住。郭罗特氏乘间跑出,以奕让无故至伊家打闹,并口出秽语,有意图奸等情,赴本管处控诉。经员外郎文弼等将奕让唤至官厅,呈送到部。奴才等以奕让既以秽语向郭罗特氏觌面辱骂,难保无有意图奸情事。研讯至再,奕让供认吵闹殴詈均系实情,委无图奸之心。质讯郭罗特氏,供称前因奕让出言秽亵,复屡向追赶,疑其心存不善,是以控其图奸,本无实在凭据。今奕让既称并非图奸,伊亦不能固执前词,再向分辩,只求将奕让从严惩治。等供。反复诘讯各供,矢口不移,案无遁饰。查例载,凶恶棍徒屡次生事行凶,无故扰害良人者,发极边足四千里安置。注云,凡系一时一事实在情凶势恶者,亦照例拟发。又宗人府例载,宗室犯极边军罪者,折圈禁二年六个月,加责四十板。各等语。此案宗室奕让恃醉逞凶,无故至伊族婶郭罗特氏家,将雇工陈大、李陈氏打跑,又将工人王大按地凶殴。郭罗特氏赶出拉劝,将郭罗特氏左手碰伤,并出言秽亵,肆行欺辱。迨郭罗特氏畏惧躲避,复尾追踢门,纠缠不休,虽止一时一事,实属情凶势恶,自应按例拟军。若仍行拟折圈禁,恐期满释放后,再向寻衅滋事。并恐在营宗室相率效尤,转非仰体皇上教养成全俾令相观益善之本意。理合奏明请旨,将奕让移往吉林居住,交该将军严行管束,以儆将来。郭罗特氏等伤俱平复,应毋庸议。

除抄录全案供招送宗人府、刑部查核外,谨将奴才等会同审拟缘由恭折奏闻,伏祈皇上睿鉴训示遵行。谨奏。

(朱批:)另有旨。

着将恃醉逞凶之移住宗室奕让重责并在盛京圈禁事上谕嘉庆二十年十一月初四日

嘉庆二十年十一月初四日内阁奉上谕:晋昌等奏会同审拟酗酒生事之宗室一折,此案宗室奕让恃醉逞凶,无故至伊族婶郭罗特氏家内,将雇工陈大等殴打,并将郭罗特氏左手碰伤,出言秽亵,肆行欺辱。该将军等于审明后按律拟军折圈,率请将奕让移往吉林居住,实属有心推诿,大非实心任事之道。奕让以宗室移居盛京,原责成该将军等约束教导。(朱:平时不加训诲,及至)酗酒滋事,即请移往吉林,以为屏之他方,伊等遂可卸责。(朱:管事者只知推卸,总不用实心办理,非人类矣)。若奕让到吉林后再有过犯,又将移往何处耶?晋昌身系宗室,职任将军,不应如此漠视。着交部议处。诚安、廉善、永祚(朱:一味因循),随同具奏,俱着交部察议。办理宗室营房事务之文弼、杰信未能预为防闲,自因将届三年期满,该处现已拣员预备更代,遂不认真管束。文弼、杰信着再留三年,与接办之员一同管理,俟期满请旨,仍先交部议处。禄康前经患病,此次折内未经叙及,是否近已痊愈,着该将军查明遇便复奏。奕让不准移居吉林,着该将军等传齐该处宗室人等看视,先行重责四十板,俾共知儆戒,再于所拟折圈二年六个月上加折圈半年,即在盛京圈禁三年。钦此。

兵部尚书明亮等为晋昌等不能约束宗室遵旨议处事奏折

嘉庆二十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协办大学士·兵部尚书·三等襄勇伯臣明亮等谨奏,为遵旨议处察议事。

内阁抄出嘉庆二十年十一月初四日奉上谕:晋昌等奏会同审拟酗酒生事之宗室一折,此案宗室奕让恃醉逞凶,无故至伊族婶郭罗特氏家内,将雇工陈大等殴打,并将郭罗特氏左手碰伤,出言秽亵,肆行欺辱。该将军等于审明后按律拟军折圈,率请将奕让移往吉林居住,实属有心推诿,大非实心任事之道。奕让以宗室移居盛京,原责成该将军等约束教导,平时不加训诲,及至酗酒滋事,即请移往吉林,以为屏之他方,伊等遂可卸责。管事者只知推卸,总不用实心办理,非人类矣。若奕让到吉林后再有过犯,又将移往何处耶?晋昌身系宗室,职任将军,不应如此膜[漠]视。着交部议处。诚安、廉善、永祚一味因循,随同具奏,俱着交部察议。办理宗室营房事务之文弼、杰信未能预为防闲,自因将届三年期满,该处现已拣员预备更代,遂不认真管束。文弼、杰信着再留三年,与接办之员一同管理,俟期满请旨,仍先交部议处。禄康前经患病,此次折内未经叙及,是否近已痊愈,着该将军查明遇便复奏。奕让不准移住吉林,着该将军等传齐该处宗室人等看视,先行重责四十板,俾共知儆戒,再于所拟折圈二年六个月上加折圈半年,即在盛京圈禁三年。钦此。到部。除臣部先行恭录上谕,行文该将军等钦遵办理外,查例载,官员犯不应重律,杖八十;私罪降三级调用。吏部查定例,官员遇子弟犯法滋事者,其父兄不行管束,降一级调用。等语。此案宗室奕让恃醉逞凶,该将军等平时既不能约束教导,及至酗酒滋事,即请移往吉林居住,希图卸责,有心推诿,实属不应。钦奉谕旨,晋昌着交部议处。臣等酌议,请将盛京将军宗室晋昌照不应重私罪降三级调用例降三级调用。任内有革职留任之案无级可降,应行革任。该侍郎诚安等随同具奏,亦属不合,钦奉谕旨交部察议。臣等酌议,请将盛京礼部侍郎兼管奉天府府尹诚安、工部侍郎廉善、刑部侍郎永祚均于晋昌降三级调用上各减为降三级留任。办理宗室营房事务之文弼等未能预为防闲,钦奉谕旨:文弼、杰信着再留任三年,于接办之员一同管理,俟期满请旨,仍先交部议处。应将办理宗室营房事务之员外郎宗室文弼、杰信均比照子弟犯法滋事父兄不行管束例,各降一级调用,系钦奉特旨交议之件,均毋庸查级议抵。

再,此折系兵部主稿。合并声明。

是否有当,伏候训示遵行。谨奏请旨。

着将晋昌等分别惩处事上谕嘉庆二十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嘉庆二十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奉旨:晋昌等审拟宗室奕让恃醉逞凶一案,奕让恃酒滋事,晋昌身系宗室,职任将军,将奕让立时责处,照例折圈,奏与不奏皆可结案。乃率请将奕让移住吉林,意图卸责,此端一开,凡移居盛京宗室,小有过犯即徙往他处,该将军等所司何事耶?晋昌推诿公事,本应照部议降三级调用,无级可降,予以革任。姑念一时简用乏人,着加恩改为革职留任,其随同具奏之诚安、廉善、永祚均着降三级留任。办理宗室营房事务之员外郎文弼、杰信均着降为主事,仍遵前旨,再留三年,与接办之员一同管理,俟期满再行请旨。钦此。

盛京将军晋昌为遵旨圈禁宗室奕让并宗室禄康腿疾不愈事奏片嘉庆二十年十二月初十日

再,奴才晋昌前奏会办宗室奕让一案折内,钦奉上谕内开:禄康前经患病,此次折内未经叙及,是否近已痊愈,着该将军查,遇便复奏。奕让不准移住吉林,着该将军等传齐该处宗室人等看视,先行重责四十板,俾共知儆戒,再于所拟折圈二年六个月上加折圈半年,即在盛京圈禁三年。等因。钦此。钦遵。奴才晋昌随会同管理宗室营事务之侍郎诚安、廉善,盛京刑部侍郎永祚亲诣宗室营房,传齐宗室人等看视,将宗室奕让遵旨重责四十板,即在盛京城内寻觅空房,于十一月十八日圈禁,选派官兵昼夜严行看守,不时稽查外。奴才晋昌查验得笔帖式宗室禄康现年六十岁,素有腿疾。自上年以来,时发时愈,尚堪勉强支持。加以今岁曾患时症,腿疾愈觉沉重,不能动履。屡经延医调治,迄未痊愈。理合遵旨附片奏闻。伏乞皇上睿鉴。谨奏。

嘉庆二十年十二月初十日奉朱批:览。

注:①此为奉朱批时间。

着宗人府会同刑部提集移住宗室盛云在京窝赌案内人证严审事上谕嘉庆二十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嘉庆二十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奉旨:近来宗室人等叠有恣意妄为之事,如昭梿爵袭亲王,任性贪残,尚必加以严惩,其余宗室人等(朱:妄自尊大)不知自重,自蹈罪愆,安能不执法严办,以示警戒。此案宗室盛云前经移住盛京,本年因嫁女告假来京,假满之日即应仍赴盛京,乃托病迁延,在京窝赌,复手持铁器,同众赌犯拒伤兵役。其所称腿疾捏饰显然。(朱:管理宗人府王公因循疲玩先行明白回奏)即着宗人府会同刑部提集案内一干人证严审,(朱:于二十九日具奏)按律治罪。

钦此。

盛京将军晋昌为请钦派管理盛京移住宗室事务大臣事奏折

嘉庆二十一年五月二十四日

奴才晋昌跪奏,为奏请钦派管理移居宗室事务大臣,仰祈圣鉴事。

窃查前奉上谕内开:着派盛京将军和宁、户部侍郎润祥、礼部侍郎诚安专管移居宗室事务,统辖弹压。等因。钦此。钦遵在案。奴才到任后,接管移居宗室事务。曾经奏奉谕旨,派前任刑部侍郎贵庆接管润祥之缺。因贵庆患病回京,复奏奉谕旨,派现任工部侍郎兼副都统廉善公同管理。今侍郎诚安调补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其管理移居宗室事务之缺,理合开列盛京侍郎衔名,恭候钦派一员公同统辖弹压。

伏乞皇上睿鉴。谨奏。

嘉庆二十一年六月初六日奉朱批:着永祚管理。钦此。

盛京将军晋昌为请钦派管理盛京移住宗室事务大臣事奏折

嘉庆二十一年闰六月初九日

奴才晋昌跪奏,为奏请钦派管理移居宗室事务大臣,仰祈圣鉴事。

窃查前奉上谕内开,着派盛京将军和宁、户部侍郎润祥、礼部侍郎诚安专管移居宗室事务,统辖弹压。等因。钦此。钦遵在案。奴才到任后,接管移居宗室事务,曾经奏奉谕旨,派工部侍郎兼副都统廉善、刑部侍郎永祚公同管理,今工部侍郎兼副都统廉善补授礼部右侍郎,其管理移居宗室事务之缺,理合开列盛京侍郎衔名,恭候钦派一员公同统辖弹压。

伏乞皇上睿鉴。谨奏。(朱批:)着恩宁兼管。

附件 盛京侍郎衔名清单

盛京户部侍郎德文;盛京礼部侍郎升寅;盛京兵部侍郎书敏;

盛京工部侍郎恩宁。(朱笔画圈)

盛京将军晋昌为请钦派管理移住宗室事务大臣事奏折

嘉庆二十一年十一月二十日

奴才晋昌跪奏,为奏请钦派管理移居宗室事务大臣,仰祈圣鉴事。

窃照前奉上谕内开:着派盛京将军和宁、户部侍郎润祥、礼部侍郎诚安专管移居宗室事务,统辖弹压。等因。钦此。钦遵在案。查现在移居宗室事务系奏奉谕旨,派工部侍郎恩宁、刑部侍郎永祚与奴才公同管理。今侍郎恩宁奉旨调补刑部侍郎,仍管理移居宗室事务外,其侍郎永祚已奉部议革职,所遗管理移居宗室之缺,理合开列盛京侍郎衔名,恭候钦派一员公同统辖弹压。伏乞皇上睿鉴。谨奏。

(朱批:)派多福。

附件 盛京侍郎衔名清单

嘉庆二十一年十一月二十日

盛京户部侍郎德文;盛京礼部侍郎升寅;盛京兵部侍郎书敏;盛京工部侍郎多福。

着令移住盛京宗室一体接驾事上谕嘉庆二十三年正月初六日

军机大臣字寄盛京将军富,嘉庆二十三年正月初六日奉上谕:盛京奉祀陵寝,诸宗室向遇东巡恭谒祖陵,均有接驾送驾之例。因念前岁移驻盛京诸宗室乃缘支系蕃衍,蕲其居业向善。盛京为国家根本之地,习尚敦庞,移居到彼,为之筑室畀产,以养以教,使之观感善俗,兴起才俊,并非获有罪辜移徙安置也。本年朕亲莅陪京,自当令其一体接驾,酌予恩施。着富俊接奉此旨,即会同管理移驻宗室之侍郎等询问该宗室人等其平日所习,于文武两途各述所长。习文者或能文能诗,及通晓翻译;习武者或能骑射步射。预先报名,届期当加以校阅,分别奖励。其接驾处所应与奉祀陵寝诸宗室各为一班。着富俊等拟定地界,届期传知遵照迎送。再,历届奉祀陵寝,诸宗室均系如何施恩赏赉,现在移驻诸宗室每年给饷若干,每户分产若干,一并查明,分别缮写清单,并酌拟章程,于启銮以前五六月间详细具奏。至宗室内有因获罪发往盛京管束及圈禁者,并着查明原犯案由及原定年限,另缮清单具奏,以备届时酌予恩宥。将此谕令知之。钦此。遵旨寄信前来。

盛京将军富俊为报移住盛京宗室能诗文骑射者并详勘接驾处所事奏折

嘉庆二十三年正月十七日

奴才富俊跪奏,为钦奉恩旨现即饬查分款妥核章程,先行恭折奏闻,仰祈圣鉴事。

本年正月十一日承准军机大臣字寄嘉庆二十三年正月初六日奉上谕:盛京奉祀陵寝,诸宗室向遇东巡恭谒祖陵,均有接驾送驾之例。因念前岁移驻盛京诸宗室乃缘支系蕃衍,蕲其居业向善。盛京为国家根本之地,习尚敦庞,移居到彼,为之筑室畀产,以养以教,使之观感善俗,兴起才俊,并非获有罪辜移徙安置也。本年朕亲莅陪京,自当令其一体接驾,酌予恩施。着富俊接奉此旨,即会同管理移驻宗室之侍郎等询问该宗室人等其平日所习,于文武两途各述所长。习文者或能文能诗,及通晓翻译;习武者或能骑射步射。预先报名,届期当加以校阅,分别奖励。其接驾处所应与奉祀陵寝诸宗室各为一班。着富俊等拟定地界,届期传知遵照迎送。再,历届奉祀陵寝,诸宗室均系如何施恩赏赉,现在移驻诸宗室每年给饷若干,每户分产若干,一并查明,分别缮写清单,并酌拟章程,于启銮以前五六月间详细具奏。至宗室内有因获罪发往盛京管束及圈禁者,并着查明原犯案由及原定年限,另缮清单具奏,以备届时酌予恩宥。将此谕令知之。钦此。遵旨寄信前来。奴才跪读之下,仰见我皇上笃念宗支、教养成全有加无已之至意。奴才富俊当与管理移居宗室之盛京户部侍郎多福、刑部侍郎恩宁会同饬查,遵旨次第办理。宗室内或能诗文,或能骑射者,共有若干名,核实确报,并将接驾处所详勘酌定,传知遵照。一切赏赉暨移驻宗室月饷、户产以及获罪发来宗室原犯案由,逐一详细查明,于皇上启銮以前,分晰敬缮清单恭折具奏。再,奴才查吉林亦有发往宗室,应否一体查办之处,伏候恩旨。合并声明。

所有接奉上谕日期理合先行复奏,伏乞皇上睿鉴。谨奏。

(朱批:)另有旨。

盛京将军富俊等为会同酌拟移住宗室章程等事奏折嘉庆二十三年六月初九日

奴才富俊、多福、恩宁跪奏,为钦奉恩旨会同酌拟移驻宗室章程并查明获罪宗室案由,恭折奏闻,仰祈圣鉴事。

奴才富俊前准军机大臣字寄嘉庆二十三年正月初六日奉上谕:盛京奉祀陵寝,诸宗室向遇东巡恭谒祖陵,均有接驾送驾之例。因念前岁移驻盛京诸宗室乃缘支系蕃衍,蕲其居业向善。盛京为国家根本之地,习尚敦庞,移居到彼,为之筑室畀产,以养以教,使之观感善俗,兴起才俊,并非获有罪辜移徙安置也。本年朕亲莅陪京,自当令其一体接驾,酌予恩施。着富俊接奉此旨,即会同管理移驻宗室之侍郎等询问该宗室人等其平日所习,于文武两途各述所长。习文者或能文能诗,及通晓翻译;习武者或能骑射步射。预先报名,届期当加以校阅,分别奖励。其接驾处所应与奉祀陵寝诸宗室各为一班。着富俊等拟定地界,届期传知遵照迎送。再,历届奉祀陵寝,诸宗室均系如何施恩赏赉,现在移驻诸宗室每年给饷若干,每户分产若干,一并查明,分别缮写清单,并酌拟章程,于启銮以前五六月间详细具奏。至宗室内有因获罪发往盛京管束及圈禁者,并着查明原犯案由及原定年限,另缮清单具奏,以备届时酌予恩宥。将此谕令知之。钦此。遵旨寄信前来。奴才富俊当将接奉谕旨日期及遵办缘由恭折复奏。复钦奉上谕:昨据富俊奏发往盛京获罪宗室遵旨查明原犯案由,于启銮前开单具奏。吉林亦有发往宗室,应否一体查办,请旨饬遵。等语。发往盛京获罪宗室前已降旨交富俊届期查奏,其吉林、黑龙江等处如有发往宗室事同一例,亦应一体查办。着富俊即行知吉林、黑龙江将军详查该处发往宗室,将原犯案由咨明富俊,分晰开具清单,届期一并具奏。将此谕令知之。钦此。奴才富俊跪读之下,仰见我皇上笃念宗支、教养成全有加无已之至意。随行知吉林、黑龙江将军,各将该处发往宗室原犯案由详细咨复,届期一并具奏外。奴才富俊会同奴才多福、奴才恩宁饬据弹压移居宗室之主事文弼、杰信等查明移驻宗室内平日有习武者,并据宗室觉罗总族长查明居住宗室及缘事移来宗室之子四品宗室无力进京乡试挑差有习文习武各员,分晰造册,呈报前来。奴才等按名试看,尚不致有名无实。谨将该宗室等敬缮清单恭呈御览,伏候钦定。

查嘉庆十年,盛京居住宗室觉罗在旧边大营卡伦门以西接驾,在方四屯尖营以西送驾。此次应请照依上次办理。所有移驻宗室另为一班,责成主事文弼、杰信及该族长等带领,跪道接送圣驾,以便弹压。

再,查嘉庆十年,奉恩将军六员,宗室学正管长二员,副管长二员,每员赏给大缎一匹,官用缎一匹。食饷宗室二百三十二名,每名赏给官用缎一匹。其移驻宗室前经奏明,每户给住房一所,计房八间。年至十岁者,每名月支饷银二两;年至二十岁者,每名月支饷银三两。岁支地租银二十一两六钱。兹奉谕旨,令奴才等酌拟章程。伏查移驻宗室近年以来粮价柴薪及用度一切价值昂贵,宗室等谨赖饷银地租度日,多不从容。亲丁七八口之家更形拮据。因查盛京户部内仓每年额征粟米一万六千余石,除一年各项需用外,尚有盈余。奴才等公同酌拟,所有移驻宗室,合无仰恳圣恩,将月食三两户口每户按年赏给粟米二十二仓石,一年共约需米一千五百余石,即由内仓按春秋两季发给,以资养赡。奴才等谨据实在情形熟商酌拟,是否可行,出自皇上天恩。并将习文习武宗室及缘事发遣盛京、吉林宗室觉罗原犯案由分别恭缮清单一并具奏。其黑龙江并无缘事发遣宗室。合并声明。

伏乞皇上睿见训示遵行。谨奏。

(朱批:)候旨行。

为报盛京移住宗室习骑射步射者名数事奏片嘉庆二十三年八月二十日

据盛京将军开报,盛京移驻宗室习骑射步射者十五名,仅习步射者十二名,其余宗室除缘事圈禁之如彬、奕让二名外,尚有食饷者五十八名。臣等谨遵旨将嘉庆十年赏赉居住宗室觉罗缎匹银两清单缮呈御览,伏候训示。谨奏。

着赏给移住盛京宗室官用缎事谕旨嘉庆二十三年八月二十日

嘉庆二十三年八月二十日奉旨:盛京移驻宗室八十五名,着照居住宗室之例,每人赏给官用缎一匹。

着将移住盛京宗室每年于盛京户部内仓额征粟米项下赏给仓石事上谕嘉庆二十三年九月初三日

嘉庆二十三年九月初三日内阁奉上谕:前因京城宗室支派蕃衍,盛京风俗淳厚,物产丰饶,酌量移居,以养以教。前已按名给饷,计岁授租,筑室畀产,俾安生业。兹朕再莅陪都,体察迩年市值加增,恐食指稍多之户所得饷租尚不敷养赡。着加恩将移驻盛京宗室月食饷银三两之户每年于盛京户部内仓额征粟米项下每户赏给二十二仓石,春秋两季照数给领,俾生计益臻宽裕,用示朕布惠推恩至意。钦此。

着绷武布等接管移住宗室事上谕嘉庆二十三年九月初四日

嘉庆二十三年九月初四日内阁奉上谕:文弼、杰信前经赏给郎中管理移驻宗室,嗣因宗室喀勒明阿、奕让滋事,递降为主事,再留三年,应扣至二十四年十月期满,念其管理已及五年,文弼、杰信着赏给员外郎,仍带四品顶戴,即行回京。绷武布、庆杰着赏给主事,带用四品顶戴,接管移驻宗室,俟三年期满再行请旨。钦此。

着宗人府查明盛京宗室营空闲房屋并将宗室奏明移住事上谕嘉庆二十三年十月二十六日

嘉庆二十三年十月二十六日内阁奉上谕:盛京移驻宗室康保现已赏给四等侍卫,携带家口来京当差,此一户宗室所遗房屋并此外尚有空闲房屋几所,着宗人府查明,如有应行移驻之宗室,即奏明按户移驻。钦此。

盛京将军赛冲阿为恩宁奉旨调京应否简员管理移住宗室事务事奏折

嘉庆二十三年十二月初九日

奴才赛冲阿跪奏,为查明管理宗室事务大臣缘由,恭折奏闻,仰祈圣鉴事。

窃查前奉上谕内开:着派盛京将军和宁、户部侍郎润祥、礼部侍郎诚安专管移居宗室事务,统辖弹压,以专责成。等因。钦此。嗣经先后奏奉谕旨,派刑部侍郎恩宁、户部侍郎多福与前任将军富俊公同管理。本年九月,因户部侍郎多福奉旨降调回京,所遗管理移居宗室事务之缺奉旨圈派户部侍郎明兴阿、工部侍郎常起,与刑部侍郎恩宁、前任将军富俊公同管理在案。今侍郎恩宁奉旨调补礼部左侍郎,其管理移居宗室事务之缺应否再行简派一员,与奴才公同弹压之处,奴才未敢擅便。

谨将盛京礼、兵、刑三部侍郎开列衔名,恭呈御览,伏候钦定训示遵行。谨奏请旨。

(朱批:)另有旨。

着瑞麟协同管理移住宗室事务等事上谕嘉庆二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嘉庆二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内阁奉上谕:赛冲阿奏管理移居宗室事务侍郎恩宁调补京缺,开单请简一员协同管理一折,已于单内派出瑞麟矣。本日赛冲阿等审拟宗室全胜与弟全俸等开设花会诱赌一案,复有六黄、七黄之称,甚属荒谬。宗室自称姓黄、姓赵,屡经朕降旨训饬,不意盛京亦有此恶习。该管大臣等务随时谆切教诫,俾令悛改。再,全胜等在牛庄居住,是否盛京旧住宗室向准散处各城,抑系全胜等私行移往,着赛冲阿等查明复奏,如系私自移居,凡有似此者俱责令移回盛京附近居住,毋许辄往各城滋生事端。钦此。

盛京将军赛冲阿为请简派管理移住宗室大臣事奏折

嘉庆二十四年二月初九日

奴才赛冲阿跪奏,为奏请简派管理移居宗室大臣,仰祈圣鉴事。

窃查前奉上谕内开,着派盛京将军和宁、户部侍郎润祥、礼部侍郎诚安专管移居宗室事务,统辖弹压,以专责成。等因。钦此。嗣经先后奏奉谕旨,派户部侍郎明兴阿、刑部侍郎瑞麟、工部侍郎常起与奴才公同管理在案。今侍郎常起奉旨补授吏部右侍郎,其所遗管理移居宗室事务之缺,理合开列盛京侍郎衔名恭呈御览,伏候钦派。

为此谨奏。

(朱批:)着书敏管理。

着奕颢管带应行移住盛京宗室事上谕嘉庆二十四年三月二十二日

嘉庆二十四年三月二十二日奉旨:此次应行移驻盛京宗室,着派奕颢管带前往。所有行装盘费车辆等项俱着照上届之例一体赏给。至德克吉太尚有应行留质之案,俟审明后再行移驻。伊系有罪之人,移驻时一切赏项俱毋庸给予。再,祥佩控案如将来审明情节与德克吉太相同,亦着一并移驻盛京,即照德克吉太之例办理。余依议。钦此。

宗人府宗令绵课等为酌拨宗室移住盛京事奏折嘉庆二十四年三月二十二日

宗人府宗令·和硕庄亲王绵课等谨奏,为遵旨酌拨宗室户口移驻盛京并循照上届章程办理,恭折具奏,仰祈圣鉴事。

查嘉庆二十三年十月二十六日内阁奉上谕:盛京移驻宗室康保现已赏给四等侍卫,携带家眷来京当差,此一户宗室所遗房屋并此外尚有空闲房屋几所,着宗人府查明,如有应行移驻之宗室,即奏明按户移驻。钦此。钦遵。抄出到臣衙门。臣等当即检查上届一切稿案章程、拟拨户口,并行文盛京将军现在宗室营空闲房屋共有若干所。今准该将军复称,查明宗室营房间除宗室幅清太、文恪二户系留京养亲,又宗室盛云一户系告假进京嫁女,因赌博圈禁。此三户期满事毕,均系仍应回宗室营之人,应留房三所外,现实共空闲房六所。臣等自应按照该将军所查房数,派拨六户移往。

再,查嘉庆十八年六月初九日内阁奉上谕内开:移居宗室由京起程既分三起,沿途自应简派大员三人分起管带。着宗人府将贝勒以下侍郎、副都统以上宗室觉罗人员开列名单进呈,候朕简派,以资约束。其沿途经过地方,着直隶总督于每起遴派同知、守备各一员护送至山海关。其山海关以外,着盛京将军、奉天府府尹遴派文武五品官各一员,在彼接替护送。今据宗人府酌议,除分给车价盘费之外,每人再各赏银十五两,俾制行装。着即照所请赏给。其随带男女仆从一百六十人,亦应量加赏赐。着即于余剩银八百七十余两内每名口各赏给银四两。等因。钦此。钦遵在案。臣等复查,上届移居奏定章程,除每旗遵旨奏派兼职任贝勒以下侍郎、副都统以上宗室觉罗一员管带外,臣等仍拟派奉国将军以下之世职章京及臣衙门司员笔帖式二三员照料约束,送至盛京,即与管带之大臣一同回京。又,于起程之先,知照直隶总督、盛京将军、奉天府府尹遵照谕旨,派员护送。其沿途尖站、宿站处所均系由臣衙门将移居宗室人数注明册档,先行移咨直隶总督、盛京将军、奉天府府尹派员预为办理,并饬令将沿途尖站、宿站处所详细查明咨复,由臣衙门转知会派出弹压之大臣等酌定时刻早晚,以便令其每日按站一律起程,同时歇宿。又,除移居宗室每人各赏给行装银十五两,其男女仆从每名口各赏给银四两外,移居宗室每人每日给与盘费银五钱,送往之章京每员每日给与盘费银一两。约二三人给与四套席棚大车一辆,所用车辆系先期知照顺天府雇备。其车价系行程一两,住程八钱,守候五钱二分,以守候二日,行程十八日,每辆共计车价银十九两零四分,均于起程前期一日令顺天府派妥干员役将车辆如数压赴臣衙门,以备令移居宗室各认车辆,预行装载,届时一同起程。又,派出送往之章京,其需用车辆亦由此内拨给。如该员等差竣时,另由奉天府办给车辆分给以便回京。此上届移居办理之章程也。

再,查正白旗宗室德克吉太包揽米票,赴仓关领,并控海运仓花户等索取钱文一案,当经审办之时,经臣奕绍于嘉庆二十三年十一月十三日召见时面奉谕旨,将宗室德克吉太一名,将来入于补派移居宗室之内。等因。钦此。续经臣衙门会同刑部审明宗室德克吉太所控系属虚诬,按律拟以杖一百、流三千里,加徒役三年,系宗室,照例折圈禁二年六个月,加责四十板拟结。惟此案与镶白旗宗室祥佩所控仓役花户舞弊案内吏役名姓相同,拟将德克吉太暂行留质,先行在臣衙门空房圈禁。等因。于嘉庆二十三年十二月二十日奏明圈禁在案。今既据盛京咨开,宗室营房间仅有六所,除将应行移往之宗室等拟定五户外,其德克吉太一户,可否令其一体即行移往,抑或俟伊圈禁期满释放后再行移往之处,伏乞皇上训示遵行。

又,查得镶蓝旗移居宗室盛云现在圈禁期满,业经催令回往盛京。惟查有镶黄旗移居宗室幅清太系于嘉庆二十年间私自回京省亲,经臣等讯明定拟具奏,奉旨令其在京侍奉伊母,俟养亲事毕,再行押往盛京居住。又,镶白旗移居宗室文恪系于嘉庆二十一年告假来京,伊母因病呈恳留养,经臣等奏明留京养亲,俟养亲事毕,仍令其回往盛京。伊二人现在均已终养事毕,应请顺便一并押往。以上两户系例应回往盛京之人,仅请给与车辆,毋庸赏给行装盘费。

至此次移居宗室等,臣等拟择于四月内令其起程。所有该宗室等亲丁户口及其仆从并送往之章京所有行装、盘费、车辆等项,惟仰恳皇上天恩,均请照上届之例赏给。其沿途护送之官弁及尖站、宿站处所,官为预行办理。一切事宜应由臣衙门先期行文直隶总督、盛京将军、奉天府府尹遵照前奉谕旨,并查照上届章程妥为照料约束办理。

以上所用行装盘费车价等项银两,即请在臣衙门银库所贮赏给空室圈禁之宗室觉罗等饭食炉火项下动用,统俟年终将所用数目逐件分晰入于奏销,其应领车价即行知顺天府出具文领,派员赴臣衙门银库支领。至送往之章京,应请即由臣等拟定派往。查此次移居宗室户口人数较少,其管带之大臣请旨简派之处,惟将管理宗人府臣绵课等衔名恭缮清单,伏祈钦派一员沿途管带。

所有臣等酌拨移驻宗室户口并循照前次章程办理缘由,理合恭折奏闻,俟命下之日,臣等再将移往宗室等之名及亲丁仆从人口数目,并应需之车辆等项核明确数,即行知各该处钦遵办理。为此,谨奏请旨。

盛京将军赛冲阿为遵旨查明奉省旧住宗室散处各城缘由事奏折

嘉庆二十四年三月二十六日

奴才赛冲阿跪奏,为遵旨查明奉省旧住宗室散处各城缘由,恭折复奏,仰祈圣鉴事。

本年正月初五日接到嘉庆二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内阁奉上谕:赛冲阿等奏审拟宗室全胜与弟全俸等开设花会诱赌一案,复有六黄、七黄之称,甚属荒谬。宗室自称姓黄、姓赵,屡经朕降旨训饬,不意盛京亦有此恶习。该管大臣等务随时谆切教诫,俾令悛改。再,全胜等在牛庄居住,是否盛京旧住宗室向准散处各城,抑系全胜等私行移往,着赛冲阿等查明复奏,如系私自移居,凡有似此者俱责令移回盛京附近居住,毋许辄往各城滋生事端。钦此。钦遵。

奴才随即札饬各处查明呈报去后。续据宗室觉罗总族长霍奇、孔武等详称,查得盛京旧住宗室共一百二十九户外,其在牛庄、辽阳、抚顺、铁岭、巨流河、白旗闾阳驿等处居住者共三十八户,有因祖茔在彼就近看守祭扫者,亦有祖遗册地迁居耕种以资养赡者,均系远年迁移,并非私往。现有住址村屯册档可稽。等情。造册呈报前来。复据各该城城守尉、防守尉等按户查报,核与该族长所详情节均属相符。奴才卷查乾隆四十四年钦奉谕旨:盛京居住宗室觉罗等责成将军管理。钦此。钦遵。当经原任将军福康安查明盛京居住宗室觉罗等散处内外各城人数较多,管理稽查耳目难周,奏明盛京城内居住宗室觉罗等选派协领一员稽查,所有各外城居住宗室觉罗等,责令各该城城守尉、防守尉等稽查,如有滋生事端者,即呈明将军办理。等因在案。奴才伏思,盛京旧住宗室,因各外城有祖茔田土早年迁移,即全胜等亦系就产移居,并非私往,自应仍令该宗室等安居守业,未便移回省城,以致失所。除严饬内外城守尉等各将所属界内居住之宗室等不时留心稽查,如有不安本分,滋生事端者,即行报明奴才照例惩办外,奴才仍严密察查,俾宗室等各守醇朴旧风,以副皇上笃念宗支谆切教诫之至意。

所有奴才遵旨查明旧住宗室向准散处各城缘由,恭折复奏,伏祈皇上睿鉴。谨奏。

(朱批:)不必迁移,传谕各城时加查察,每季造册具报将军衙门。如有滋事者,立即办理。

盛京将军赛冲阿等为遵旨办理移居宗室户口到省安置事奏折嘉庆二十四年闰四月十七日

奴才赛冲阿、福祥、明兴阿、书敏、瑞麟跪奏,为移居宗室户口到省安置妥协,恭折奏闻,仰祈圣鉴事。

奴才等前准宗人府咨开:此次移往宗室五户,押往宗室二户,定于四月二十八日由京起程,所有沿途应备一切事宜,钦奉谕旨,循照上届章程妥为办理。等因。知照前来。奴才赛冲阿、福祥、明兴阿、书敏、瑞麟当即遵照前奉谕旨,遴选文武官员前往山海关听候宗室户口出关接替护送,并查照上次办过章程,饬知旗民地方官预为寻觅客店民房,临时酌量分别安置。沿途督率兵役妥为照料,雇觅骡马,以备宗室所乘车辆牲口内如有疲乏者,即行更换接济。至宗室应需居家日用一切器具,奴才等遵照上届移居宗室之例,将每户应给地租银二十一两六钱先由盛京户部支领,派员预为备办。今钦差·右宗人·奉恩镇国公奕颢管带移居宗室关住等五户亲丁男女共二十四名,仆从无人,并押带宗室福清泰、文恪二户亲丁男女共四名口,仆从二人,于闰四月初五日出山海关,十五日行抵省城,奴才赛冲阿、明兴阿、书敏、瑞麟随同奕颢前往宗室营,眼同弹压宗室之主事绷武步、庆杰等,按户指明房间安置妥协,并将预为置办关住等五户居家器具、柴米等项按户分给,其下剩银十两零,亦如数发给收领。随率领西向叩头,恭谢天恩讫。

所有此次移居宗室五户并押带宗室二户沿途行走安静到省安置妥协缘由,理合会同恭折奏闻,伏乞皇上睿鉴。谨奏。

(朱批:)知道了。

钦差大臣奕颢为报管带移住宗室到省日期等事奏折

嘉庆二十四年闰四月十七日

奴才奕颢谨奏,为管带移居宗室到省日期,恭折奏闻,仰祈圣鉴事。

奴才于四月二十八日自京起程,管带移居宗室关住等五户,及押送养亲事毕之福清太等二户,均于闰四月初五日出关,于十五日行抵盛京,一路行程皆按官备尖站宿站处所住宿,并无滋事,实属安静。及至宗室营,经将军赛冲阿、副都统福祥、侍郎明兴阿、书敏、瑞麟等查明伊等七户人数,率领西向望阙恭谢天恩后,随安置于宗室营内。

再,奴才于四月二十七日召见时,面奉谕旨:着传知将军赛冲阿、侍郎明兴阿,将盛京宫内仰熙斋之东里间北面之窗用木板背住,东面之门按式改窄,内安曲尺一槽,南面之门照旧,北面之门应去,其改造式样绘图呈览。

再,去岁二阿哥、四阿哥之马失去三匹,至今尚未查得,偷马之人亦未捕获。着该将军等上紧严缉,务速捕获。钦此。今钦遵谕旨,传知遵办讫。

奴才谨于十六日遵旨敬谨叩谒福陵、昭陵。今奴才于拜折后,即于十八日起程回京复命。合并声明。

为此恭折奏闻。谨奏。

(朱批:)知道了。

着将父子聚麀之移住宗室喜福敦柱绞决事上谕嘉庆二十四年闰四月二十八日

军机大臣字寄盛京将军赛,嘉庆二十四年闰四月二十八日奉上谕:赛冲阿等奏宗室喜福同伊子敦柱先后与李康氏通奸,主使李康氏将嫡妻塔他拉氏殴伤勒毙一案,蔑伦伤化,玷辱宗盟,览奏实堪痛恨。喜福、敦柱俱着革去顶戴,交赛冲阿等严加审讯,务令供吐实情。此案喜福身系宗室,父子聚麀,无耻已极。其妻塔他拉氏劝以正言,乃逞忿殴伤至一百二十余处之多,惨毒异常。复主使李康氏将妻勒毙。似此淫恶之徒即应问拟绞决。至敦柱先与李康氏通奸,迨李康氏向其告知伊父令将伊母勒死,乃并无一言阻止,转以随你们闹去之言回答,并帮同移尸装缢,即与谋毙母命无异,按律罪应凌迟。惟宗室向无凌迟之例,着赛冲阿率同绷武布、庆杰传集移居各宗室并喜福一同看视,先将敦柱重责一百板,打至血肉溃烂,再将喜福、敦柱一同绞决。李康氏下手勒毙塔他拉氏,以邪淫陷害三命,着即行斩决。审明后赛冲阿等即奏明分别办理。至绷武布、庆杰本有失察之咎,念伊二人管理未久,着免其议处。嗣后当认真稽查,随时管束,务令诸宗室各知戒惧,免蹈刑章。

将此谕令知之。钦此。遵旨寄信前来。盛京将军赛冲阿为宽免处分管理移居宗室之主事绷武布等失察之咎谢恩事奏片嘉庆二十四年五月二十二日

再,宗室喜福将伊嫡妻殴伤勒毙一案,钦奉上谕:绷武布、庆杰本有失察之咎,念伊二人管理未久,着免其议处。嗣后当认真稽查,随时管束,务令诸宗室各知戒惧,免蹈刑章。等因。钦此。奴才赛冲阿随将绷武布、庆杰传集公署,敬述谕旨。该员伏地碰头,称绷武布、庆杰仰蒙皇上天恩,释回盛京,赏给主事,管理移居宗室,理宜善为教导,不时严加约束,乃于宗室喜福将伊嫡妻殴伤勒毙之事未能觉察,疏忽之咎,实所难辞。既邀圣恩不予重遣,复荷恩旨宽免处分。此实逾格鸿慈。奴才等惟有谨遵圣训,嗣后认真查管,俾诸宗室免蹈刑章,以仰副皇上笃念宗支、教养成全之至意。请将绷武布、杰信感激碰头叩谢天恩下忱代为转奏。等情。奴才等理合附片奏闻。谨奏。

嘉庆二十四年五月二十二日奉朱批:览。钦此。

盛京将军赛冲阿等为管理移居宗室之正副族长等三年期满事奏折嘉庆二十四年八月十三日

奴才赛冲阿、明兴阿、书敏、瑞麟跪奏,为管理移居宗室正副族长、学长等三年期满,恭折奏闻,仰祈圣鉴事。

窃查前任将军宗室晋昌、礼部侍郎诚安,因移居宗室人数较多,原派弹压员外郎文弼、杰信二人将届期满回京,奏请于移居宗室人数内遴选正副族长、学长以资约束,俟三年期满后,奏明请旨,量予恩施,以示鼓励。等因具奏。于嘉庆二十年五月奉上谕:盛京移居宗室人数不少,自应设立专员,在营内居住弹压。前次派往之文弼、杰信二员将届三年期满,着晋昌等即于移居宗室内公同拣选正族长一员、副族长一员、正学长一员、副学长一员,先行奏明,令其学习办事,俟文弼等期满回京,所有一切事宜即责成该族长等接办。等因。钦此。钦遵。当经晋昌、诚安、廉善公同拣选得宗室如彰作为正族长,宁咸作为副族长,多崇武作为正学长,奇善作为副学长,令其随同文弼、杰信学习办事。奏奉谕旨:依议。宗人府知道。钦此。钦遵。随将正族长如彰、副族长宁咸咨送宗人府。于嘉庆二十一年六月十八日带领引见。奉旨:如彰补放正族长,宁咸补放副族长。钦此。钦遵。各在案。兹据办理移居宗室事务主事绷武布、庆杰等报称,正族长如彰、副族长宁咸自嘉庆二十一年七月二十七日任事起,连闰扣至二十四年六月二十七日止三年期满,由副学长拣放正学长奇善自二十年九月十六日接管起,连闰扣至二十三年八月十六日止,亦经期满。等情呈报前来。

奴才等复查无异,理合将该族长等三年期满之处恭折奏闻,伏祈皇上睿鉴。谨奏。

(朱批:)知道了。

盛京将军松筠等为移住宗室成丁子弟渐增酌于本营就近设立官学事奏折嘉庆二十五年二月初一日

奴才松筠、明兴阿、书敏、瑞麟跪奏,为移居宗室成丁子弟渐增,酌于本营空闲房间就近设立官学以便训课缘由,奏请圣鉴事。

恭照移驻盛京宗室等已为建盖房间,岁给养赡银米地租,该宗室等无不感激鸿慈。奴才等留心体察,近来宗室等俱属安静,而幼丁内堪以造就者约有三十余名。惟原定安置宗室条款内开增设学生五名,归并盛京宗室官学一律课读。等因。奏准在案。第查移居宗室营房相距盛京宗室官学远至八里有余。该学生皆系幼童,不独冬雪夏雨徒步维艰,且往返路远,经过城市,未免耽误功课。合无仰恳天恩,将原设学生五名撤回本营,仍请增设学生十五名,即在本营闲房训练,庶可多育人材而资教养。如蒙俞允,应请添设满汉教习各一员,弓箭教习一名,在营就近课读,似有裨益。教读数年,遇有考试之期,归于旧居宗室一体入考选用。至一切学务,即责成该营弹压宗室之主事绷武布、庆杰妥为经理。宗室营内现有空闲房屋一所九间,可为官学。所有挑选满汉教习、弓箭教习及教习等期满甄叙,并学生等应给公费一切事宜,俱请遵照盛京宗室官学之例一体办理。

是否有当,伏乞皇上睿鉴训示遵行。谨奏。

(朱批:)所办甚好。依议。

着准松筠所请添建圈禁获咎者空房等事上谕嘉庆二十五年二月十四日

嘉庆二十五年二月十四日内阁奉上谕:松筠奏请修理宗室办事公所并添建圈禁房屋一折,盛京宗室觉罗总族长、佐领等办事公所与各衙门事同一体,现据该将军查明房间坍塌朽坏,应须重修。着交盛京工部即行派员勘估,动项官为修理,并添建大门、二门各一间,以符体制。其所请添建空房四间以为获咎者圈禁之所,亦着照所请添建。所砌围墙应照京城宗人府高墙丈尺,以示严肃。工竣均照例保固,核实题销。钦此。

盛京将军松宁为请旨钦派管理移住宗室事务大员事奏折

嘉庆二十五年七月二十八日

奴才松宁跪奏,为请旨钦派事。

案查盛京管理移居宗室大员如有调动之处,向例奏明请旨特派办理在案。奴才松宁到任后,即与侍郎明兴阿、书敏、瑞麟公同管理。今刑部侍郎瑞麟遵旨回京以六部员外郎降补,其所遗管理移居宗室事务之缺,理合开列盛京侍郎衔名清单谨呈御览,恭候钦派一员,俾资会同管理。

恭折奏闻,伏乞皇上睿鉴。谨奏。

(墨批:)览。

注:①嘉庆帝已驾崩,此为道光帝墨笔批示。

盛京将军松箖为请派员管理移居宗室事务等事奏折

嘉庆二十五年九月二十九日

奴才松箖跪奏,为请旨钦派事。

案查盛京管理移居宗室事务并教管宗室觉罗学生之大员遇有调转之处,向例奏明请旨特派在案。现在移居宗室系奴才松箖与侍郎明兴阿、升寅、书敏管理。其宗室觉罗学学生奴才兼与侍郎升寅、书敏,府丞桂龄教管。今兵部侍郎书敏遵旨调补京礼部右侍郎,其所遗管理移居宗室事务一缺,并教管宗室觉罗学学生翻译一缺,理合恭折奏请各派侍郎一员公同管理。谨开列盛京侍郎衔名清单,恭呈御览,伏候钦派。

再,查盛京礼部侍郎例应管理宗室觉罗学事务,该侍郎升寅现又管理移居宗室事务,未行开列衔名。合并声明。

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墨批:)览。钦此。

注:①为避道光帝旻宁讳,九月起松宁改名松箖。

附件 盛京侍郎衔名清单

盛京户部侍郎宗室明兴阿(现管移居宗室事务);盛京兵部侍郎润德;盛京刑部侍郎觉罗承光;盛京工部侍郎龄椿。

盛京将军松箖等为移住盛京宗室等呈请进京祭扫坟茔事奏折嘉庆二十五年十二月初五日

奴才松箖、明兴阿、升寅、承光跪奏,为移驻盛京宗室等呈请进京祭扫坟茔以尽孝思缘由,恭折奏请圣鉴事。

案查嘉庆十八年宗人府议奏移驻盛京宗室事宜章程内称,移驻宗室内或其子已聘定京中旗人之女,或其女已许配京中旗人之子,因年幼尚未嫁娶者,到沈后俟其子女及岁,准其告假进京,办理婚嫁。再,遇有亲丧事故,或愿扶柩回京安葬,俱令该章京等详报婚丧事由,具保呈明该将军,办给路引口票,定限给假,并移咨宗人府,事毕催令回沈。等因。嘉庆十九年宗室等因祖父母、父母在京病故,呈请进京奔丧。曾经前任盛京礼部侍郎据情具奏,奉旨:诚安奏盛京移驻之宗室如有祖父母、父母在京病故者,请准其告假奔丧。等语。所奏甚是。盛京移驻宗室原欲使其观摩善俗,同归醇厚,其有祖父母、父母在京病故者自应给假,俾令来京穿孝治丧,以敦伦纪。从前宗人府议奏章程于婚嫁归葬各项俱准给假,独遗奔丧一条实属疏漏。所有移驻盛京宗室遇有祖父母、父母在京病故者俱准给假,令其奔丧。该将军给与路票,填注限期,仍报明宗人府,事竣饬令依限回程。钦此。钦遵在案。今据该章京等禀称,移驻宗室奎弼等呈称,自嘉庆十八年移居盛京以来,祖父坟茔远在京都,久缺祭扫,并无嫡亲支派在京按年代理,寤寐难安,恳请转奏给假。等语。奴才等查,原定章程内移驻宗室除子女婚嫁奔丧等事准其告假进京办理外,其祖父坟茔在京,应否准假祭扫一节未经议及。伏思宗室等克敦孝道,存心追远,呈请进京祭扫祖父坟墓,俱系发于至性,核与前次呈请奔丧仰蒙恩准之案事同一例,如蒙俞允,其告假进京祭扫并修理坟茔之宗室即令该章京呈报,奴才等酌定限期,予假发给路引口票,仍咨宗人府,俟其事竣催令回程,不准逾限逗留。

所有移驻宗室呈请进京祭扫坟茔恳恩俯准缘由,理合恭折奏闻,伏乞皇上睿鉴训示遵行。

谨奏。

(朱批:)知道了。

(责任编辑 哈恩忠)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4103号-1京ICP备19034103号-2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40053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