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史研究 > 文献档案 > 文献整理
光绪朝北洋水师经远舰档案
作者: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责编:

来源:《历史档案》2019年03期  发布时间:2019-11-19  点击量:238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按 语:光绪十一年(1885),清政府通过出使英国大臣曾纪泽和出使德国大臣许景澄,分别在英国阿模士庄造船厂(英国阿姆斯特朗埃尔斯维克船厂)订造致远、靖远号穹甲巡洋舰,在德国伏耳铿造船厂订造经远、来远号装甲巡洋舰,四艘巡洋舰合称“四快船”。光绪十三年,水师参将邓世昌随同英员琅威理,以及派定的管驾官叶祖珪、林永升、邱宝仁等及船员四百余人,分赴英、德两国船厂进行验收,后驶抵福建厦门,与水师总兵丁汝昌督带的大队军舰会合,调归北洋水师,成为主力战舰。光绪十七年,北洋水师首次举行三年大阅,经远舰等二十余艘战舰先后在旅顺、大连湾、威海卫、胶州湾等处进行演练,操演各种战法,中国近代海军初具规模。

光绪二十年,甲午海战在黄海北部大东沟海域爆发。林永升率经远舰与邓世昌所率致远舰结成小队,与日舰激烈交战,并随致远舰一度试图冲击日舰阵型。鏖战中,致远舰沉没,经远舰受日舰追击围攻,管带林永升“突中炮弹,脑裂阵亡”,全舰官兵苦战数小时,直至最终沉没。舰上两百余名官兵捐躯献国,沉没的经远舰成为北洋水师血染海疆的历史见证。现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宫中朱批奏折、军机处录副奏折、军机处电报档中选辑部分关涉经远舰档案,以供研究参考。

———编选者 王征

军机处为订购快船事致北洋大臣李鸿章电报光绪十一年六月二十四日

发北洋电。密。来函进呈。奉旨:着照济远式快船定购四只,备台澎用。即电商英、德出使大臣妥办,船价户部有的款可拨。迥。(二十五日缮递)

北洋大臣李鸿章为订购快船筹款事致军机处电报光绪十一年六月二十五日

收北洋大臣电。昨奉电旨敬悉,已电商劼刚、竹筠在英、德各厂照济远式快船定购四只,一经定议须分批汇银,按购价共约合库平银二百四十八万余两,可否会商户部在神机营借。(二十七日递)

北洋大臣李鸿章为派员分赴英德监督造船事致军机处电报光绪十一年七月十五日

  北洋来电。顷曾、许两使电称,使臣难常监工,请派监督专员率验工员弁分赴英、德。鸿电复,向在英、德造船并未另派监督专员,此次奉旨派两公妥办似无可诿,敝处实无可充监督之人,定议后再商闽厂派员匠分往查验工料。等语。鸿。咸。(七月十六日缮递)

着曾纪泽等于各厂考察妥造合式快船事电旨光绪十一年九月初九日

奉旨:闻济远快船不甚合式,应暂缓照式定造。着曾纪泽、许景澄于著名各大厂详加考察何式最善,电奏候旨遵行。钦此。

出使德国大臣许景澄为购铁甲快船样式事致军机处电报光绪十一年九月十四日

出使许大臣来电。铁甲快船新式,一船身中腰环围厚甲,前后平覆穹面钢板,现西国通行;一下舱满覆穹板,于舱口围甲,船身无甲,价稍省,即济远所仿。前商明李鸿章照济式,加长宽深,又酌改不合式诸病,已与德厂立合同造两船,拟请仍就现式再考察妥办,抑另立式,请旨。乞代奏。澄。元。(十五缮递)

着仿照西国通行式样订造快船事电旨光绪十一年九月十五日

奉旨:许景澄电奏定造快船各情均悉。此项船只,许景澄务须亲历大厂详细考核,仿照西国通行有效船式定造,并与曾纪泽互相商榷,以期各船一律合用。将来造成后如不得用,惟该大臣等是问。钦此。

出使德国大臣许景澄为定购铁甲快船样式事致军机处电报光绪十一年九月二十六日

收出使许大臣电。现仿各国通行善式,与德厂并海部员详拟尖腰水线处围厚甲九英寸半,上覆平纲[钢]板,前后覆穹板,用双层底,炮台、令台全护厚甲,比前定式加宽长,炮可加多,而吃水仍浅。每船议明厘价四十七万马,合八万余两,应否照定,乞代奏请旨。澄。宥。

北洋大臣李鸿章为定购快船样式追加银两事致军机处电报光绪十一年九月二十八日酉刻

北洋大臣来电。钦奉廿七寄谕,抄阅许景澄宥电,饬详核电奏。查各国快船本非一式,曾奏有穹甲、无水线甲及炮台,速率可十八海里。许奏照济远式加宽长,加水线甲,加双层底,颇为周密,速率仍十五海里,似可并行不悖。惟每船加价四十七万码,合银八万余两,计定两船应加银十六万余两。前奏拨银数不敷,如蒙旨准其照定,乞敕部加拨十万两,余由汇丰存息兑匀付。请代奏。鸿。俭。

着电知许景澄照拟定造快船并由户部筹拨加价银事电旨光绪十一年九月二十九日

奉旨:李鸿章电奏已悉。即着电知许景澄,照拟定造。责令认真办理,以期适用,毋得虚糜干咎。所需加价银十六万余两,着户部筹拨。钦此。直隶总督李鸿章为派拨参将邓世昌等前赴英德船厂验收驾回快船事奏折光绪十三年二月初五日

钦差大臣·大学士·直隶总督·一等伯臣李鸿章跪奏,为前在英国、德国订造快船四只将届工竣,预派员弁出洋验收,驾驶回华,恭折仰祈圣鉴事。

窃臣于光绪十一年遵奉谕旨,电商出使大臣曾纪泽、许景澄在英国阿模士庄厂、德国伏耳铿厂订造快船各二号。迭经往返电商,照原订济远船式,酌加增损,合于西国最新之式,命名致远、靖远、经远、来远,约今年春夏间工成来华。查从前在英造成超武、扬威两快船,派提督丁汝昌、总教习英员葛雷森带领弁兵出洋驶回,经理尚为妥协,曾经奏明在案。上届在德造成定远三舰,适值海上有警,借用德国商旗,由伏耳铿厂雇定员役包送到津,人数既多,账目轇轕,刁难需索,缠绕累月。此次造成之舰,自应援照超武、扬威成案,派拨员弁出洋接收,驾驶回华,既无雇募资遣之烦,复得沿途练习之益。查有提督衔英员郎维理,现在北洋会同丁汝昌操练水师,精通船学,又与弁兵情谊相孚,堪以派充总理接船事宜。副将衔·参将邓世昌,前随丁汝昌出洋,充当管驾,情形熟悉,应令随同前往,凡关涉中国文报、银钱等事,责令一手经理,兼管带第一号快船,偕同派定二、三、四号快船管驾官都司叶祖珪、林永升,守备邱宝仁及弁兵、舵水人等四百余员名,于二月杪由津起程。郎维理先于正月初搭船前往英、德两厂验视,并候邓世昌等四船弁兵乘坐招商局轮船,于四月间抵英接收新船。郎维理仍带两船弁兵乘商局原船赴德厂,一律验收,升换中国龙旗,在英会齐回华。一面咨会出使大臣刘瑞芬、许景澄,督同照料。船中紧要职事,惟管驾、管轮最重,前与伏耳铿厂订明合同,将来正、副管轮由彼保荐,管驾为彼所合意,则两船回津能任保固。等语。近德使巴兰德亦以雇用德员为请,现在华员管驾业经派定,惟各船回华,沿途操练,与各国兵船巡游各埠无异,派出官弁本尚不敷,应令郎维理酌量商雇西员精于管轮及帮同驾驶者,每船至多不得过八人,薪资按照在本国月俸核加。德船添雇德人,英船添用英人,既资便利,亦昭平允。此次前赴两国接收四船,调往员弁水手至四百余人之多,往返程期至六七个月之久,比之前次人、船俱加一倍,经费较为繁巨,统计薪水、盘费、物料等项约须二十二万余两,均系查照旧章核实估计,途中或有意外缓急费用尚不在内。前经咨请海军衙门会商户部,并无存款可拨,员弁克日成行,需用紧急,应先由臣设法借垫应付,即于部库续收展捐项下如数拨还。俟四船接带回华,该员弁等著有劳绩,拟恳援照出使各国人员例案,择尤请旨给与优奖,以示鼓励。

所有派拨员弁前赴英、德两厂验收新造快船驾回缘由,除分咨查照外,理合恭折具奏,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朱批:)着照所请。该衙门知道。

直隶总督李鸿章为新购经远等快船到华酌定人数饷数请予照章支领事奏折光绪十四年二月十九日

钦差大臣·大学士·直隶总督·一等伯臣李鸿章跪奏,为新购英、德两厂四快船业经到华,酌定人数饷数照章赴海军衙门支领,恭折仰祈圣鉴事。

窃前在英、德两国船厂订造快船四号,英厂两号名曰致远、靖远,德厂两号名曰经远、来远,约定光绪十三年春夏间工成。经臣奏明饬派英员提督衔郎维理,于十三年正月初先往英、德两厂验视,并派管带官·参将邓世昌等带同弁兵于二月杪由津出洋,会同郎维理接收驾驶来华。因远涉重洋数万里,沿途又须操练,派往官弁不敷,每船须商雇精于管轮驾驶西员八名,帮同管驾,以昭慎重,随折声明在案。旋据郎维理节次电报,四快船已接收起程,惟核计十月间未能驶抵大沽海口,其时北洋封冻,当饬在厦门海口操练过冬,并派统领水师·总兵丁汝昌督带所部各船前往厦门,会同郎维理逐一验收,将随来西员除酌留外先行分别遣回,以免久候靡费。所需四船薪饷酌照济远船定章办理。其出洋员弁薪饷杂费,即于定章之日住支,与遣撤回国西员薪水川资等项,均归接船款内汇报。等因。嗣据丁汝昌禀称,抵厦后,十月杪四船亦到,会同郎维理验明各船,与原订合同相符。船身、炮械、机器均系新式,较济远坚固宽敞。计四船共酌留洋员十三名,余皆遣撤回国。各船人数饷数酌照济远拟定,每船官弁、水手、升火匠役二百二员名,各月支薪粮公费京平银三千六百三十九两,又每船岁给医药费京平银二百两,均自十三年十一月分起支。洋员十三名,每月共支薪饭关平银二千五百二十两,自十三年十一月十八日即西历一千八百八十八年正月初一日起支。臣复饬支应局司道确核,与济远船名饷章程虽间有酌改,而月支总数仍属相符,应即照拟办理,将来有须斟酌损益之处,再随时咨报立案。现留洋员俟原订六个月并一年期满,照议给予头等船费,遣撤回国,如尚须留用,届时察看核办。该四船应需煤斤、油修并添购料件、制办旗帜、号衣及冬季棉号衣裤等项杂支用款,每年约需银十万余两,难以预计确数,应援照定、镇、济三舰成案,撙节动支,实用实销。至该四船饷项业经海军衙门奏明筹发,前已领过银五万两,本年应续领各船薪饷并洋员薪水、煤斤、杂支等项若干,即当核明给咨,委员赴海军衙门请领,以资拨放而济要需。其订造价银及出洋接船经费,另饬分起开报请销。

所有该四船到华后酌定人数饷数并洋员名饷订定年限,除开清单分咨海军衙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户、兵、工部外,理合恭折具陈,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鉴,饬下各衙门查照。

再,臣已于二月初七日抵津,俟丁汝昌等驶船至大沽海口,再亲往察验,另行奏报,并将船身宽长、吃水深浅、丈尺马力若干分咨。合并声明。谨奏。

(朱批:)该衙门知道。

直隶总督李鸿章为出洋查勘各口海防情形并验驶新到经远等快船事奏折光绪十四年四月初七日

钦差大臣·大学士·直隶总督·一等伯臣李鸿章跪奏,为出洋查勘各口海防布置情形,并验驶新到快船,恭折仰祈圣鉴事。

窃臣拟出海验驶快船暨查勘各口工防,前已奏报在案。三月二十五日率同水陆营务处、津海关道周馥、署津海关道刘汝翼、总统盛军·湖南提督周盛波等起程,次日出大沽口,即分乘新旧各兵船,周历奉天之旅顺口、大连湾,山东之威海卫,逐处察勘,于四月初六日回津。查旅顺口东、西岸各炮台,臣于前年四月随同醇亲王曾经逐一履勘,大致均已就绪。今则分驻各营,加倍增修,益臻周密。道员刘含芳又于两岸后路山坳另造水陆师子药总库五处,工程艰巨,布置精详。各军工作之暇,勤苦操练,讲求西法,演放枪炮,悉能有准。又校阅四川提督宋庆所部毅军,整齐精练,堪称劲旅。洋匠承办石船坞工程已成十之九,坞外停船大池周围石岸亦成十之七,其接引涧泉之十里长铁管及泊轮船之铁码头指日可成。惟澳口石坝及机器厂屋等项尚未开办,通工牵算,现做成十分之六,坚实闳壮,洵为各省向来所无。至大连湾、威海卫两口,前调铭军、绥巩军分驻,饬周馥等与各统将一再详审形势。据拟于大连湾中路和尚岛筑炮台三座,西路老龙头、黄山筑炮台二座,东路徐家山筑陆路炮台一座,威海卫之北口北山嘴、祭祀台筑炮台两座,南口之鹿角嘴、龙庙嘴筑炮台两座,并各建兵房、子药库、铁码头、铁道通联一气。臣登山履险,亲加勘度,所拟尚合机宜。该两处同为渤海门户,口岸宽广,应筑台垒尚不止此。惟目前经费支绌,兵数又单,只能就现有人力财力择要经营。已面饬南阳镇总兵刘盛休、候选道戴宗骞,各督将弁勇夫,齐力兴办。各处山石嶙峋,开凿万难,取土运料皆远,极费工力。各台所需后膛大炮,亦经筹议分批订购,俾台成运到安设。又,威海之刘公岛横踞外口,势甚扼要,曾设水师机器厂屋,北洋各兵船每在此聚泊操练,拟建铁码头横入水面,以便各船上煤。岛南须建炮台一座,岛北须建地阱炮台二座。威海南口之日岛矗立澳心,须建铁甲炮台一座。庶水陆相依以成巩固之势,拟次第察酌估办。

臣于放洋行驶之际,阅看水师各船大炮打靶及鱼雷艇操阵,技艺娴熟,进退合度,旗语镫号,如响斯应。三月三十日巳刻,在大连湾海面量定五海里半之路,令英厂新制致远、靖远两快船,德厂新制经远、来远两铁甲快船同开快车,往返试驶两次,以验速率。英船与原合同所订每点钟驶十八海里稍差,德船与原合同所订每点钟驶十五海里大略相符。提督衔琅维里谓在英验试实有过之。四月初四日申刻,议令在威海卫口外依法复验英船,每点钟仍可十八海里。该四船精坚迅利,与定远、镇远等铁甲船相辅而行,可为海洋稍壮声势。臣面饬丁汝昌、琅维里加紧训练,参酌英水师定章办法,期有实济。

所有出洋查勘各口海防布置情形并验驶新到快船各缘由,除咨明海军衙门知照外,谨缮折由驿驰陈,伏祈皇太后、皇上圣鉴。谨奏。

(朱批:)览奏。巡阅海防情形,具见筹画周详,布置益加完密。所有应行添筑台垒,即着择要兴办。水师各船仍严饬管带各官,认真训练,务期精益求精,克臻实效。该衙门知道。

直隶总督李鸿章为遵保林永升等接船回华尤为出力人员事奏折光绪十四年四月二十七日

钦差大臣·大学士·直隶总督·一等伯臣李鸿章跪奏,为遵保出洋接带四快船回华尤为出力员弁,恭折仰祈圣鉴事。

窃前因英国、德国商厂订造致远、靖远、经远、来远快船四号将届工竣,预派参将邓世昌等会同洋员郎维理等带领员弁水勇,于光绪十三年正二月起程出洋,赴英、德两厂验收接带。旋据驾驶回华,十月底抵厦门,时届封河,即在闽洋操练。今年开河后北上,经臣出海验驶,均已奏蒙圣鉴。查前两届出洋接带各船回华出力员弁,业照异常劳绩优保之例请奖,均奉旨允准。此次系快船四号,派往员弁水勇五百余名,船数、人数俱较光绪七年接带两快船之案增倍。上年二月奏报派遣折内已声明,俟回华后照案请予优奖。奉朱批:着照所请。该衙门知道。钦此。钦遵在案。该员邓世昌等远涉英、德两国,往返重洋数万里,驾驶四快船并拖带新购英厂鱼雷艇一号回华。虽迭经风涛巨险,未用洋行保险之费。上年南洋小吕宋一带曾有英国兵船及日本在法国新制兵船各一艘,先后遇飓风失事。该四船独能保护慎密,一路均臻稳妥,且沿途勤苦操练,严明纪律,所经各国皆称为节制之师,洵足壮军威而张国体。其随同经理接船事宜员弁及添雇洋员均极辛劳,谨择其尤为出力者,查照前届成案,钦遵谕旨从优酌保,分开清单,恭呈御览。仰恳天恩,俯念该员等频经艰险,劳勚迈常,准予照拟给奖,以示鼓励。

除弁目人等应给蓝翎,千把总等项照章另咨兵部注册外,理合恭折具陈,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朱批:)邓世昌等均着照所请奖励。内叶祖珪并赏给捷勇巴图鲁名号,林永升并赏给御勇巴图鲁名号,邱宝仁并赏给劲勇巴图鲁名号,刘步蟾并赏给强勇巴图鲁名号。该衙门知道。单二件并发。

附件一 出洋接带四快船回华尤为出力员弁酌拟奖叙清单

谨将出洋接带四快船回华尤为出力员弁酌拟奖叙,开单恭呈御览:副将衔·广东补用参将邓世昌,请免补参将,以副将仍留原省尽先补用,并赏加总兵衔。留闽补用都司叶祖珪、林永升,均请免补都司,以游击仍留原省尽先补用,并赏加勇号。

花翎·留闽补用守备邱宝仁,请免补守备、都司,以游击仍留原省尽先补用,并赏加勇号。该员于管驾快船外,一路又拖带新购鱼雷艇,叠经飓风,异常危险,卒能奋不顾身,保护平稳,是以请免补都、守两阶,以示优异。

记名总兵林泰曾,请赏加提督衔。

总兵衔·水师补用参将刘步蟾,请免补参将,以副将仍归水师尽先补用,并赏加勇号。

参将衔·留闽补用游击方伯谦,请免补游击,以参将仍留原省尽先补用,并赏加副将衔。

花翎·两江补用游击丁凤吟,请赏加副将衔,并二品封典。

游击衔·两江补用都司张文宣,升用游击·直隶候补都司萧仲达,花翎·闽浙补用都司陆麟清,留闽补用都司林颖启,尽先补用都司王添江,均请免补都司,以游击仍留原省尽先补用。

蓝翎·留闽补用守备陈策,都司衔·留闽补用守备汪恩孝,均请免补守备,以都司仍留原省尽先补用。陈策并请赏换花翎,汪恩孝并请赏戴花翎。

蓝翎·都司用补用守备梁云鹏,请赏换花翎。

四品衔·直隶候补守备刘金相,尽先守备阎钦,闽浙补用守备余贞顺,留闽补用守备黎晋贤,均请免补守备,以都司尽先补用。

蓝翎·候补千总刘玉胜、丁长柱,候补千总刘东山,守备衔·尽先千总蔡廷干,五品军功·蓝翎·候补千总林履中、杨用霖,五品军功·闽浙补用千总王永发,均请免补千总,以守备尽先补用。刘东山并请赏戴蓝翎,蔡廷干并请加都司衔,林履中、杨用霖并请赏换花翎。

员外郎衔·工部候补主事余思诒,系出使英国大臣派令护送快船来华,请免补主事,以直隶州知州俟分发到省后归候补班补用,并加四品衔。

四品衔·山东补用直隶州知州严道洪,直隶候补同知王仁宝,均请免补本班,以知府各留原省补用。王仁宝并开除蠡高县丞底缺。

知县用直隶候补县丞方履泰,直隶试用直隶州州判廖炳枢,均请免补本班,以知县仍留原省归候补班补用。方履泰并请加同知衔。

蓝翎·分省补用县丞解茂承,分省试用州判李襄国,均请免补本班,以知县仍分省归候补班前先补用。解茂承并请加同知衔。

五品衔·候选直隶州州判王光第,请免补本班,以知县不论双单月选用。

候补县丞林朝钧,请俟选缺后以知县用,并加五品衔。

候选教谕汤永图,请以本班不论双单月遇缺尽先前选用。

廩生周礼,请以训导不论双单月遇缺选用。

五品衔·直隶候补主簿马毓桂,请免补本班,以县丞仍留原省前先补用。

县丞衔温朝仪、杨守训、周福臻,均请以县丞不论双单月选用。

附生池寿光、李从龙,均请以主簿不论双单月尽先前选用。

监生苏克明、林鹤龄、朱希贤,文童解茂毓、谢光斗、邱敏勋,均请以巡检不论双单月前先选用。

五品顶戴·选用从九董遇春,请免选本班,以主簿不论双单月遇缺尽先选用。

二品顶戴·按察使衔·直隶候补道朱福荣,会筹接船事宜,请加随带三级。

(朱批:)览。

附件二 接带四快船回华出力洋员酌拟奖叙清单

谨将接待四快船回华出力洋员酌拟奖叙,开单恭呈御览:提督衔·二等宝星英员郎维理,请赏给头品顶戴。

三等宝星洋员福来舍,又哈和,又格拉封得;四等宝星马吉芬,又巴兰伯,又夏立士,又舒斐,又李士固,共八员,均请赏给四品顶戴。

洋员贾礼达,又庆司劳斯,又海南,又白罗们他耳,又恩雪,又哈朴里倍,又波芾什,又倭伦,又葛雷维,又华甫曼,又科里登,又区尔,又哈卜们,又遂得,又布劳德迈,又安度卢,又拔拉茂旦,共十七员,均请赏给四等宝星。

(朱批:)览。

吏部尚书锡珍等为出洋接带快船出力各员请奖浮滥应核减事奏折

【光绪十四年七月十四日】

吏部尚书臣锡珍等谨奏,为查明具奏事。

军机处交出大学士·直隶总督李鸿章奏称,前因英国、德国商厂订造致远、靖远、经远、来远快船四号将届工竣,预派参将邓世昌等,会同洋员郎维理等,带领员弁水勇,于光绪十三年正、二月起程出洋,赴英、德两厂验收接带。旋据驾驶回华,十月底抵厦门,时届封河,即在闽洋操练。今年开河后北上,经臣出海验驶,均已奏蒙圣鉴。查前两届出洋接带各船回华出力员弁业照异常劳绩优保之例请奖,均奉旨允准。此次系快船四号,派往员弁水勇五百余名,船数人数俱较光绪七年接带两快船之案增倍。上年二月奏报派遣折内已声明俟回华后照案请予优奖。奉朱批:着照所请。该衙门知道。钦此。钦遵在案。该员邓世昌等远涉重洋数万里,驾驶回华,均极辛劳,谨择其尤为出力者查照前届成案从优酌保,分开清单,仰恳天恩,俯念该员等劳勚迈常,准予照拟给奖,以示鼓励。等因。光绪十四年四月三十日奉朱批:邓世昌等均着照所请奖励。内叶祖珪并赏给捷勇巴图鲁名号,林永升并赏给御勇巴图鲁名号,邱宝仁并赏给劲勇巴图鲁名号,刘步蟾并赏给强勇巴图鲁名号。该衙门知道。单二件并发。钦此。钦遵。交出到部。除武职人员应由兵部办理,洋员应由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办理外,查臣部历届快船回华请奖成案,光绪七年订购快船两号驾驶回华请奖文职七员,又光绪十一年照料铁舰驾驶回华请奖文职四员,又光绪十二年订造定远、镇远等号铁舰回华请奖文职一员,复计前届保奖各案统共不过十数员。此次出洋接带快船回华请奖文职至二十五员之多,即据该督奏称船数人数较光绪七年接带两快船之案增倍,而所保员数已加至两倍有余,未免浮滥,应令该督将所保各员核实删减到部,再行复议。

谨将臣等查明具奏缘由缮折具奏,伏乞圣鉴训示遵行。谨奏。

直隶总督李鸿章为订造经远来远铁甲快船出力德国洋员请奖事奏片

【光绪十四年九月十三日】

再,北洋前在德国订造经远、来远铁甲快船两号工竣回华,经臣验驶奏报在案。查中国在外洋订造铁舰,必须该国海部相助为谋,方能精坚合用。今两舰自订造以迄验收,凡创式选材及试行速率、考求炮位等事,皆经出使大臣商由海部派员前赴工次认真襄理,况瘁不辞,洵属畛域无分,效忠出力。而外部大臣毕士马克系该国相臣之子,曾迭属海部,尽心助办,顾全睦谊;又克虏伯、伏尔铿两厂主皆充商务议员,于中国历届造船造炮事宜尤能始终奋勉,自应分别奖叙,以酬劳勚。迭准出使德国大臣许景澄、洪钧查明尤为出力之毕士马克等八员,拟给宝星等第,并声明海部、兵部其次出力各员,俟续有劳绩再行酌办。等因。咨会前来。臣复核并无冒滥,与前次订造定远等舰请奖洋员之案相符,谨缮单恭呈御览,仰恳天恩,俯准照拟赏给宝星,俾昭激劝。并请饬下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照章制备头等第三,二等第二、第三宝星三面,其三等者五面由臣饬局制备,统由总理衙门印发执照,分别咨行,寄交洪钧按名颁给。

理合附片具陈,伏乞圣鉴训示。谨奏。

(朱批:)着照所请。该衙门知道。单并发。

附件 订造经远来远快船出力德国洋员拟请奖励清单

谨将订造经远、来远快船两号尤为出力之德国洋员拟请奖励开具衔名清单,恭呈御览。

计开:总理外部大臣毕士马克,拟请赏给头等第三宝星。

海部炮火军械总办盖斯勒尔,与各国总税务司相同,拟请赏给二等第二宝星。

海部专管造船械器画图等事帮办格烈士,查验船料帮办苏尔次,与各国二、三等参赞领事官相同,又历届经手造船出力之驻德使馆洋翻译官·二品顶戴·总领事衔金楷理,均拟请赏给三等第一宝星。

海部专管海口炮台军械所兵官克乃勃而,与各国游击相同,拟请赏给三等第三宝星。

克虏伯炮厂主·二品商务议员克虏伯,与各国总领事官、总教习相同,拟请赏给二等第三宝星。

伏耳铿厂主·三品商务议员舒罗杜,与各国副领事官相同,拟请赏给三等第二宝星。

(朱批:)览。

直隶总督李鸿章为保举曾宗瀛等监办船工出力员弁拟请给奖事奏片

【光绪十五年正月二十二日】

再,前在英国、德国商厂订造致远、靖远、经远、来远钢板铁甲快船四号,业将接带回华出力人员奏保,所有船政衙门派赴两国驻厂监造及使馆派办船工出力员弁,现准船政大臣、出使英国德国大臣查明咨请保奖前来。臣查此项钢板铁甲快船为中国创办海军利器,极关重要,船政派往员弁远涉重洋数万里,于船身、机器、炮械、帆缆、施工、选料皆能精细研求,不使掺杂寙劣,并考究各厂制造理法,具有心得,洵属异常奋勉。其使馆所派之员,稽查督率,亦极认真,自应分别请奖。臣谨查照上届监造定远等船并参酌接船准保成案,拟将船政原派之不论双单月尽先选用从九品曾宗瀛、张启正、林鸣埙,均请以县丞不论双单尽先选用,并加六品衔升用都司,留闽尽先补用,并戴花翎。五品军功·升用守备·留闽尽先千总裘国安,请以守备仍留闽尽先补用,并戴花翎。使馆原派之知府衔·甘肃候补直隶州知州朱宗祥,请俟补缺后,以知府用。刑部候补主事王咏霓,请以直隶州知州不论双单月尽先选用。仰恳天恩,俯准照拟给奖,以示鼓励。

除查取履历咨部外,理合会同船政大臣裴荫森附片具陈,伏乞圣鉴训示。谨奏。

(朱批:)着照所请。该部知道。

北洋大臣李鸿章为经远等舰抵威海事致军机处电报光绪十五年三月十三日

代海军衙门收北洋大臣电。丁汝昌电禀,由沽口带定远、经远船十二日抵威海,水师各舰现除镇南、镇西在沽坞油底外,余船均驻操威海,将新章要事清理再报出海操巡云。鸿。肃元。

大学士管理兵部事务额勒和布等为查明接带致远等快船回华出力各员保奖事奏折

光绪十五年三月二十二日

经筵讲官·太子太保·大学士管理兵部事务臣额勒和布等谨奏,为查明具奏事。

内阁抄出直隶总督李鸿章片奏,前在英国、德国商厂订造致远、靖远、经远、来远钢板铁甲快船四号,业将接带回华出力人员奏保。所属船政衙门派赴两国驻厂监造及使馆派办船工出力员弁,现经船政大臣、出使英国德国大臣查明,咨请保奖前来。臣谨查照上届监造定远等船并参酌接舰准保成案,拟将船政原派各员恳准照拟给奖,以示鼓励。等因。光绪十五年正月二十五日奉朱批:着照所请。该部知道。钦此。钦遵到部。除文职应由吏部办理外,查前据该督保奖派向外洋订造定远等船出力人员,当经臣部按照异常劳绩给奖,准其免补本班,惟并无请保翎枝武职,此次派赴英、德两国监造致远等船出力各员,经该督查照监造定远等船成案保奖,自应仍照异常劳绩办理。所有升用都司·留闽尽先守备黄戴、陈和庆,均请以都司仍留闽尽先补用;升用守备·留闽尽先千总裘国安,请以守备仍留闽尽先补用,应请照准。该三员所请蓝翎核与前次成案不符,应请旨撤销,俾照核实。仍饬该员等出身履历注明三代送部查核注册。

所有查照具奏缘由是否有当,伏乞圣鉴训示遵行。谨奏请旨。

直隶总督李鸿章为核销订造英德两国四号快船收支款目事奏折光绪十五年四月二十二日

钦差大臣·大学士·直隶总督·一等伯臣李鸿章跪奏,为查明订造英、德两国商厂快船四号收支款目,开单报销,恭折仰祈圣鉴事。

窃臣前遵光绪十一年六月二十四日电旨,照前购济远快船式样,商由出使英、德国大臣曾纪泽、许景澄,向两国商厂订造钢板铁甲快船四号,英厂两号名曰致远、靖远,德厂两号名曰经远、来远,约定于十三年春夏间工成,届时经臣饬派英员提督衔琅维理先往英、德两厂验视,并派管带官·参将邓世昌等带同弁兵出洋,会同琅维理接收驾驶来华。于十三年冬驶抵厦门,即在南洋过冬操练。十四年开河后调来北洋,经臣出海验驶,精坚迅利,已奏蒙圣鉴,并酌定人数饷数奏咨在案。所有订造四船用款先后准曾纪泽、许景澄,并接任出使英、德国大臣刘瑞芬、洪钧开送,饬据海防支应局司道逐细钩稽缮单具详前来。臣查此案先经户部在于神机营息借英商怡和洋行款内,划拨船价银二百四十八万两,因系广平,每两较库平增银四厘四毫,计共增银一万九百十二两,另行抵作北洋应领勇饷,计净收归船案库平银二百四十八万两。当以船价须一两年分批汇付,久存偿息,殊不合算,遂于光绪十一年八月初一日全数发存英商汇丰银行,按西历每年生息五厘。截至十三年二月初四日,将存款节次买镑汇付船价完竣,计共收回息银七万八千八百九两五钱八分五厘六毫二丝六忽八微,已详细分咨总理海军事务衙门、各国事务衙门、户部查照。嗣因所造各船添购鱼雷、大炮等项不敷价银甚巨,经海军衙门转商户部,指拨各省展限海防捐输银一百万两,续因解不足数,又指拨江海、浙海、闽海三关洋药税厘,计解到捐输银七十五万一千一百十七两四钱七分六厘八毫,洋药税厘银二十六万六千一百八十七两八钱一分三厘二毫,共银一百一万七千三百五两二钱九分,亦经陆续买镑汇付,随时分咨。并将各省关解到捐款税厘细数分晰咨报。各在案。统计列收神机营拨给洋款及各省关捐输洋药税厘,共银三百四十九万七千三百五两二钱九分。英厂订造致远、靖远二船船价及各项炮位、枪支、鱼雷、电灯、各种弹药器具并购备物料等项用款,共支银一百六十九万七千四百五十三两三分一厘六丝六忽五微;德厂订造经远、来远二船船价及各项炮位、枪支、鱼雷、电灯、各种弹药器具并购备物料等项用款,共支银一百七十三万九千七百六十一两三钱六分七毫三丝七忽三微。四船统共支银三百四十三万七千二百十四两三钱九分一厘八毫三忽八微,尚余银六万九十两八钱九分八厘一毫九丝六忽二微,已奏明拨归旅顺船坞添建石坝工款之用。其所收息银七万八千八百九两零,亦奏明归于另购百济雷艇案内收销。臣查订造四快船支用各款均在英、德商厂,与洋人交涉毫无例章可循,无凭造册,应即开单报销。其价目银数有可分晰者,已于清单各款下注明,并将船炮价内扣让若干,暨预付后半炮价收回息银抵除价脚等项若干,均于单内明晰登注,以备稽核。此系出使大臣经办,皆实用实销,并无丝毫浮冒。北洋前购定远、镇远、济远三舰收支各款,经臣开单奏咨,当由各部会核具奏,不限常例,照单准销在案。此次事同一律,且现在创办海军,一切事宜及该四船薪饷均由海军衙门主持筹发,应请旨饬下海军衙门会同户、兵、工部查核,照单准销,以清案款。

除将详细清单分咨外,理合恭折具陈,并另开简明清单,敬呈预览,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朱批:)该衙门知道。单并发。

附件 订造英德商厂四快船收支各款清单

谨将订造英、德两国商厂致远、靖远、经远、来远四快船收支各款开具简明清单,恭呈御览。

收款项下:一、收截留神机营息借怡和洋款银二百四十八万两。

一、 收部拨各省捐款并江海、浙海、闽海三关洋药税厘,共银一百一万七千三百五两二钱九分。

以上共收银三百四十九万七千三百五两二钱九分。

英国订造致远、靖远二船支款项下:

一、 支英国阿模士庄厂订造致远、靖远快船二只,共价银一百十七万七千四百十九两五钱四厘五丝。

一、 支德国克虏伯炮厂代造二十一生的三十五圆径后膛来福炮六尊,备用器具全分,配钢铁等弹丸百个,并添购演炮药弹价值暨运保、驳力、栈租及监造洋员津贴等项,共银九万七千六百六十七两一钱二厘七毫八丝四忽六微。

一、 支克虏伯后膛炮用炮架、炮弹、火药、备用各械器零件,共价银七万二千七百十两八钱一分八厘六毫。

一、 支阿模士庄厂六寸径后膛螺纹大炮四尊,并炮架、炮弹、火药、引线、各零件备件,共价银四万八百二十五两四钱七分一厘九毫七丝。

一、 支霍智纪士六磅弹急放炮十六尊,连炮架、药弹、引线、箱车、各零件备件,共价银五万九千六百六十四两八钱六分二厘九毫七丝。

一、 支四十五径格林急放炮十二尊,连炮架、药弹、配件、器具等项,共价银三万二百九十两六钱六分五厘九毫八丝五忽。

一、 支马丁尼后门枪八十枝,梅花手枪三十枝,腰刀八十把,长矛八十枝,连皮带、药袋、药弹、斧箭等件,共价银五千一百二十二两八钱七厘六毫七丝四忽。

一、 支鱼雷炮八尊,鱼雷二十四个,连各项机器零件备件并装配一切,共价银九万六千七百五十四两九钱六分四厘一毫五丝七忽四微。

一、 支电气查察灯四盏,玻璃电气灯三百盏,提手灯二十盏,并轮机电机装配各件,共价银二万四千四百五十七两二钱七分五厘三毫一丝二忽二微。

一、 支添制霍智纪士小机器炮二十尊,连子药等件,共价银三万六千九百七十五两一钱三厘七毫二丝三忽七微。

一、 支添购六哲斯锚二具,电气引四百枝,共价银七百九十八两七钱一分七厘四毫五丝三忽。

一、 支演试阿模士庄,并霍智纪士、格林各炮添购药弹等项,及添备两船回华途用炮药,共价银一千四百六两二钱五分八厘九毫七丝二忽四微。

一、 支阿模士庄厂添办两船放炮电气灯、电气准头、分度弧等项并装费,共价银七千四百五十九两五分五厘九毫四丝。

一、 支两船炮用皮盘器具,并经度舱面各表、仪器、远镜、绘图器具及炮手、木匠、水手所用各料件,暨行船海图,共价银三千一百七十六两四钱五分七毫三丝。

一、 支两船汽炉房所用各项料件,共价银七千一百五十八两九钱六分八厘七毫九丝五忽二微。

一、 支使馆随员并翻译官赴英国各海口船厂查访造船情形,并参赞官赴船厂商论事宜及勘验船工火车路费等项,并翻译德文笔资,共银一千五百七十二两五钱四分二厘八毫九丝八忽八微。

一、 支派赴阿模士庄船厂监验工程监工匠首津贴、房膳、归装、路费等银八千八百六十六两二钱九分五厘八毫五丝六忽九微。

一、 支商论造船事宜节次电报费并信资,共银七千三百四十六两七钱一分九厘三忽九微八沙。

一、 支洋匠本敦照料两船、装修舱位等处工食银三百五十七两八钱七分三厘五毫六丝五忽。

一、 支英海部派员演试两快船应需折席车费等银二百九十七两四分三毫一丝四忽四微。

一、 支英厂两快船回华沿途用煤八百九十吨零八百九十六磅,共价银一千九百九十六两三钱八分二毫八丝三忽。

一、 支洋员郎维理在英购买快船备用物件,共价银六千六百二十二两九钱三分五厘四毫七丝七忽。

一、 支捞取致远船海口失落船锚链用费银七十七两八钱三分三厘七毫。

一、 支阿模士庄厂续寄两快船需用器具、军火、水脚、保险银七十七两七钱九分五厘。

一、 支致远、靖远二船开驶来华时在洋购买备用各件,共价银四千八百七十八两三钱四分八厘七毫五丝。

一、 支拨还船政大臣垫支赴英监造快船监工匠首薪水、行装、船价等银六千四百七十一两二钱三分七厘一毫。

以上统共支银一百六十九万七千四百五十三两三分一厘六丝六忽五微。

德国订造经远、来远二船支款项下:

一、 支德国伏耳铿厂订造经远、来远快船二只,共价银一百三十八万四百三十八两七钱八分三厘九毫五丝五忽。

一、 支克虏伯二十一生的、十五生的口径三十五倍长后膛钢炮各四尊,四生的口径三十五倍长快放炮二尊,连架座并配钢铁弹一千七百八十个,操演子管八个,栗色饼药里四百个,引火八千,出引火螺丝一百个,铜壳药并引火五百个,合弹药器二分价值,并由厂运船、运脚、保险暨船上装配费,共银十二万九千九百五十三两七钱四分九厘二毫三丝七忽七微。

一、 支哈乞开思四十七密里五管钢炮四尊,三十七密里五管钢炮十尊,连插架随件,并配钢弹一万四千枚,合弹药器四分,子药箱三百三十四只价值,并由厂运船、运脚、保险暨装配等费,共银四万九千一百五两五钱一分二厘八丝七忽。

一、 支刷次考甫鱼雷二十二具,铜帽二十二分,雷筒八具,轮机舢板活架四具,战头棉药二十二分,连随件、备件价值,暨运脚、保险、安配工费,共银七万九千一百四十三两九分八毫四丝八微。

一、 支连珠手枪六十枝,插杆螺钥全枪子二万枚价值,并试验、工费、运费,共银六百四十四两七钱一分九厘八毫九丝五忽四微。

一、 支大电灯四架,横杆电灯二盏,小电灯四百六十四盏,舱房电灯四百盏,大小机器四具价值,并工费,共银二万九百六十五两一钱四分九厘四毫六丝四忽一微。

一、 支德厂两船添备器具,并备换物件,共价银一万二千五十九两六钱三分四毫八忽六微。

一、 支来远船入坞油漆费银七百七十六两四钱六分九厘八毫二丝九忽三微。

一、 支监工匠首津贴、归装、川资等银八千九百五两一钱五分四毫一丝五微。

一、 支洋供事芬锐飞薪水银一千四百五十七两七钱九分七厘八丝四微。

一、 支两快船雇募大管轮海南白罗们他耳薪水银四百六两七分一厘六毫一丝一微。

一、 支华洋员弁赴各处查验工料,并试船、试炮械,盘费、工费、赏号、薪水等银三千六十八两八钱一分九厘一毫九丝一忽九微。

一、 支电报信资银四千四百三十两二钱七分七厘八毫一丝三忽一微。

一、 支出使大臣许景澄并参赞随员、翻译人等节次赴船厂查验船工,暨海口试验速率往返船费及犒赏等项杂费,共银一千七百四十四两二分八厘八毫三丝七忽。

一、 支德厂两快船开驶时购备油煤,并一切零星物件,共银一万五千五百二十五两四钱七分三厘九毫三丝五忽一微。

一、 支两快船添制房舱御寒汤汽管两全分舢板四只,并添备改换一切工价,共银一万四千七百五十九两九分四厘九毫八丝五忽三微。

一、 支电灯备换一切器具物件,共银四千七百五十九两二钱三分三毫三丝三忽二微。

一、 支添购合弹药器具由德运沪转发旅顺运费、栈租银八两五钱二分五厘九毫。

一、 支电灯回光镜二具由德运沪运脚、保险银六十一两三钱七分五厘七毫二丝三忽七微。

一、 支经远、来远二船开驶来华时,在洋购买备用各件,共价银四千八百五十六两六钱六分七厘二毫。

一、 支拨还船政大臣垫支赴德监造快船监工匠首薪水、行装、船价等银六千六百九十一两八钱。

以上共支银一百七十三万九千七百六十一两三钱六分七毫三丝七忽三微。

统共支银三百四十三万七千二百十四两三钱九分一厘八毫三忽八微,以收抵支,尚余银六万九十两八钱九分八厘一毫九丝六忽二微,已奏明拨归旅顺船坞添建石坝工款之用。理合登明。

(朱批:)览。

直隶总督李鸿章为请核销邓世昌等接船回华已支款项事奏片

【光绪十五年四月二十二日】

  再,北洋在英、德两国船厂订造致远、靖远、靖远、来远四快船,前因将届工竣,奏明饬派洋员琅维理,于光绪十三年正月先往英、德两厂验视,并派管带官·参将邓世昌等带同弁兵,于二月杪雇坐招商局图南轮船出洋,会同琅维理接收管驾来华,估计薪水、盘费、物料等项约银二十二万余两。经海军衙门转咨户部核准,暂向英商汇丰银行如数借垫,由部库所收展捐项下筹发归还,应给岁息六厘,由北洋防费内拨付,计应给息银一万六千九百四十两。嗣据琅维理等电报,接收四快船添募洋管轮帮同驾驶来华,十三年十月底驶抵厦门,时值北洋封冻,饬在南洋海口操练,派统领水师·海军提督丁汝昌前往逐一验收,将随来西员分别遣留,以免久候靡费。四船薪饷酌照济远船定章办理,其出洋员弁薪饷杂用与遣撤回国西员薪水、川资等项,均归接船款内汇报,以清界限。均经奏蒙圣鉴在案。兹据海防支应局司道将邓世昌等开送出洋、接船回华一切支款逐细钩稽缮单前来。臣逐加核计,共用银二十四万八千四百四十两九分六厘八毫七丝,除请领银二十二万两外,不敷银二万八千四百四十两九分六厘八毫七丝,又给汇丰银行息银一万六千九百四十两,共不敷银四万五千三百八十两九分六厘八毫七丝,均由北洋防费内设法凑拨。此案原估需银二十二万余两,本系约略计算,未能作准,即如官弁人等薪粮并津贴火食原估只算往返六个月,嗣因公稽延,往返至九个月,且外洋食物较中国昂贵,仅此薪粮火食一项多支三个月,已多用银三万四千余两,加以在洋病故水手人等之恤赏,接船回华水手、升火人等之赏薪,均为原估所未及。然挹彼注此,通盘计算,除增添薪粮火食并汇丰息款外,其余用项尚不及二十二万两,委系撙节动支。此款多与洋人交涉,无例章可循,要皆实用实销,并无丝毫浮冒,应请旨饬下海军衙门会同户、兵、工部查核,照单准销,以清案款。

除将详细清单分咨外,理合附片具陈,并另开简明清单,恭呈预览,伏乞圣鉴。谨奏。

(朱批:)该衙门知道。单并发。

附件 派委华洋员弁赴英德接带四快船来华收支款项事清单

谨将派委华洋员弁水手人等赴英、德两国接带致远、靖远、经远、来远四快船来华收支款项开具简明清单,恭呈御览。

收款项下:一、收先向汇丰银行借用旋经户部拨还库平银二十二万两。

一、 收北洋防费项下动拨库平银四万五千三百八十两九分六厘八毫七丝。

以上共收库平银二十六万五千三百八十两九分六厘八毫七丝。

支款项下:

一、 支提督衔洋员郎维理带同翻译夏立士先行出洋验收四快船,轮船、水脚、车马费等项,库平银九百十四两七分六厘八毫。

一、 支出洋接带四快船雇募管轮人等折半薪粮,库平银一千二百五十六两七钱八分。

一、 支出洋接带四快船员弁水手人等制办号衣、旗帜、吊床、衣袋、药料、杂物,库平银一万一千三百五十七两六钱六分六厘六毫。

一、 支装送出洋接船员弁人等雇用图南轮船价,库平银五万二千九百十九两七钱。

一、 支致远快船官弁水手人等一百四十七员名薪粮并津贴、火食,库平银二万五千七百三十两八钱三分九厘二毫。

一、 支靖远快船官弁水手人等一百四十六员名薪粮并津贴、火食,库平银二万四千八百十一两三钱三分一厘六毫。

一、 支经远快船官弁水手人等一百四十六员名薪粮并津贴、火食,库平银二万四千六百七十两二钱二分一厘七毫。

一、 支来远快船官弁水手人等一百四十六员名薪粮并津贴、火食,库平银二万四千二百五十三两五钱九分九厘一毫。

一、支出洋接船洋员福来舍等八员,津贴、饭食等项,库平银一千三百三十三两三钱三分三厘三毫。一、支四快船新雇洋员薪水、火食,并回国船费、赏薪,库平银三万一千七百四十九两八分七厘。

一、 支开驶回华沿途烧煤价,库平银三万八百四十五两一钱二分四厘九毫六丝。

一、 支四快船出口试洋拖船,并过苏宜士河及领港等费,库平银五千九百七十一两九分八厘八毫七丝。

一、 支出洋接船回华沿途需用油烛、纸张,并修理、添购零星杂支等项,共库平银三千八百五十三两四钱三分一厘一毫四丝。

一、 支接带四快船水手头目,并水手、升火夫役人等赏给一月口粮,库平银五千一百四十一两八钱。

一、 支接船在洋病故医士、水手人等恤赏,库平银三千三百八十四两。

一、 支订借汇丰银行接船经费息款,库平银一万六千九百四十两。

以上共支库平银二十六万五千三百八十两九分六厘八毫七丝。

(朱批:)览。

海军衙门为拨交经远等舰船官兵本年俸饷等银两事奏片光绪十五年九月二十五日

再,准北洋大臣·直隶总督臣李鸿章咨称,查北洋定、镇、济三舰,致、靖、经、来四快船官弁人等,应支本年俸饷、公费、医药费等项,二两平银三十七万三千八百五两六钱六分五厘。又,四快船原留、续留各洋员,应支薪饭,关平合库平银二万七千三百九十四两七钱八分四毫。先后派委候补通判谢廷恩等来京承领。当由臣衙门库存项下按数动拨,兑交该委员等领解回津,转发应用。

除咨行查照外,谨附片奏闻。

光绪十五年九月二十五日奉旨:钦此。

直隶总督李鸿章为光绪十四年收支经远等舰船薪粮公费等项银数报销事奏折光绪十六年四月十六日

钦差大臣·大学士·直隶总督·一等伯臣李鸿章跪奏,为光绪十四年分收支三铁舰、四快船薪粮公费及洋员薪费等项银数分晰报销,恭折仰祈圣鉴事。

窃查北洋定远、镇远、济远三铁甲船官弁人等薪粮、公费等项,随时派员赴海军衙门请领,分别转给。薪粮、公费、医药费照章改发京平,其煤油、修费及杂支用款,或系规平,或系湘平、行平,并无一定,与额支薪粮不同,且多与洋人交涉,均按原平折合库平支发,概不扣平。经海军衙门核准,已将十二、十三两年用款奏明报销。嗣准兵部行令归入海防经费案内造报。查三舰用款系赴海军衙门请领,海防经费系由各省关拨解,各归各款,碍难合一,必须专案造报,仍咨兵部核销。又十三年十月间,由英、德两国船厂造成致远、靖远、经远、来远四快船接带回华,比照济远船酌定名饷清单,并约估煤修、杂支各款银数,奏咨立案。兹据海防支应局司道将定远、镇远、济远三铁舰十四年分,并致远、靖远、经远、来远四快船十三年十一、二月及十四年分收支各款汇案分晰造报,计三铁舰官弁人等薪费项下共收京平银十八万四千四百十九两八钱,共支京平银十八万四千四百十九两八钱,收支相抵。四快船华洋员弁人等薪费项下共收京平银二十二万四千一百九十四两七钱五分一厘八毫,共支京平银二十三万一千八百五十五两五钱三分六厘八毫,不敷垫支京平银七千六百六十两七钱八分五厘,在于十五年领存三铁舰、四快船薪饷款内动支拨还,归入下案造报。又三铁舰、四快船煤油、修费项下,截存并新收共库平银十三万六千九百七十九两三钱五分九厘四丝五忽,共支库平银八万六千二百十三两六钱六分七厘一毫八丝一忽一纤,尚存库平银五万七百六十五两六钱九分一厘八毫六丝三忽九微九纤,归入十五年分列收,再行滚接造报。统计三铁舰、四快船共支薪粮、公费等项银四十一万六千二百七十五两三钱三分六厘八毫,应统归兵部核销;共支煤油、修费等项银八万六千二百十三两六钱六分七厘一毫八丝一忽一纤,内应归兵部核销银四千四百六十两四分一厘六毫四丝八忽一微七纤,应归工部核销银八万一千七百五十三两六钱二分五厘五毫三丝二忽八微四纤,均系撙节动支,并无丝毫浮冒,具详请奏前来。

臣复核无异,除清册分送海军衙门、户部查照暨咨兵部、工部核销外,所有十四年收支北洋三铁舰、四快船薪粮、公费及洋员薪费等项银数,理合恭折具陈,并缮简明清单,敬呈御览,伏乞皇上圣鉴敕部核销。谨奏。

(朱批:)该衙门知道。单并发。

附件 光绪十四年收支经远等舰船薪粮公费等各项银数事清单

谨将光绪十四年收支定远、镇远、济远三铁舰,致远、靖远、经远、来远四快船,薪粮、公费、医药费并洋员薪饭及煤油、修费各银数缮列清单,恭呈御览。

计开:薪粮、公费、医药费项下:旧管:无项。新收:

一、 收光绪十三年分北洋防费扣存平余、库平申合京平银三万四千二百十一两一钱四分三厘六毫一丝七忽。查前件北洋防费项下支发薪饷等项,自光绪十三年正月分起,遵照海军衙门奏定新章,改换京平扣发,扣存平余银两,解交海军衙门备用,计十三年分共扣平余、库平银三万二千一百五十八两四钱七分五厘,前经咨明留抵三舰应领薪饷,以免领解之烦,按每库平九十四两申合京平银一百两,共申合京平银三万四千二百十一两一钱四分三厘六毫一丝七忽。

一、 收海军衙门发给三铁舰薪饷,库平申合京平银十五万二百八两六钱五分六厘三毫八丝三忽。

以上两款共收京平银十八万四千四百十九两八钱。

一、 收海军衙门第一次发给四快船薪饷,库平申合京平银五万三千一百九十一两四钱八分九厘四毫。

一、 收海军衙门第二次发给四快船薪饷,库平申合京平银八万五千一百六两三钱八分三厘。

一、 收海军衙门第三次发给四快船薪饷,库平申合京平银八万五千八百九十六两八钱七分九厘四毫。

以上三款,共收京平银二十二万四千一百九十四两七钱五分一厘八毫。

统计五款,共收京平银四十万八千六百十四两五钱五分一厘八毫。

开除:

一、 支定远、镇远两舰官弁人等光绪十四年十二个月薪粮、公费、医药费,京平银十四万一千二百七十九两六钱。

一、 支济远舰官弁人等光绪十四年十二个月薪粮、公费、医药费,京平银四万三千一百四十两二钱。

以上两款,共支京平银十八万四千四百十九两八钱。

一、 支致远、靖远、经远、来远四快船官弁人等光绪十三年十一月至十四年十二月共十四个月薪粮、公费、医药费,京平银二十万一千三百十两六钱七分六厘八毫。

一、 支致远等四快船酌留洋员教习十三名薪饭,京平银三万五百四十四两八钱六分。

以上两款,共支京平银二十三万一千八百五十五两五钱三分六厘八毫。

统计四款,共支京平银四十一万六千二百七十五两三钱三分六厘八毫,应归兵部核销。

实在:

一、 不敷垫支京平银七千六百六十两七钱八分五厘。查前项不敷银两,在于十五年领存三铁舰、四快船薪饷款内动支拨还,归入下案造报。

煤油、修费项下:旧管:

一、 光绪十三年分截存三舰备用库平银三万六千九百三十一两一钱一分四毫四丝五忽,又收回补给三舰公费多核湘平折库平银四十八两二钱四分八厘六毫,共存库平银三万六千九百七十九两三钱五分九厘四丝五忽。

新收:一、收海军衙门发给三铁舰、四快船备用库平银十万两。

以上管收共库平银十三万六千九百七十九两三钱五分九厘四丝五忽。

开除:

一、 支三铁舰订购德国克鹿卜厂各项炮弹后半价,库平银二万一千三百六十四两九分三厘三毫四丝二忽八微四纤。

一、 支三铁舰十三年春夏两季在大沽船坞修费,库平银一千十四两五钱四分五厘。

一、 支三铁舰十三年秋冬两季在大沽船坞修费,库平银七百六两一钱六分一厘三毫。

一、 支定远、镇远两铁舰在香港进坞油底并修配零件、工料等项,库平银八千七百二十九两一钱二分三毫。

一、 支经远、来远两快船在香港洋厂修配铜抽水机价值,库平银五十九两一钱七分九厘六毫。一、支三铁舰、四快船在沪修配各项价值,库平银二万八千八百五十六两六钱六分七厘九毫。

一、 支三铁舰所设炮位购用德国克鹿卜厂子弹、引火等件运存上海招商局栈租及修理木箱工料,库平银一百二十五两一钱三分七厘二毫。

一、 支四快船军火等项存沪栈租,库平银三百二两七钱三分七厘三毫。

一、 支三铁舰、四快船勇役人等制给十三年分棉号衣裤一千三百八十四套价值,库平银二千五十九两六钱三分九厘九毫。

一、 支三铁舰、四快船在上海等处购煤三千五百八吨价值,库平银一万八千五百三十六两三钱四分三厘六毫九丝。

以上十款,共支库平银八万一千七百五十三两六钱二分五厘五毫三丝八微四纤,应归工部核销。

一、 支致远等船洋员科里登、哈朴里倍、葛雷维、白罗门他耳等四名回国川资,库平银一千五百六十九两四钱六分三厘三毫。

一、 支定远、镇远、靖远、致远、经远等船队长、水手、升火、管油人等共十二员名恤赏,库平银一百十两九钱二分。

一、 支三铁舰订购德国克鹿卜厂各项炮弹驳运及保险费,库平银二千五百六十八两六钱六分四厘二毫四丝八忽一微七纤。

一、 支三铁舰所设炮位购用德国克鹿卜厂子弹、引火等件运存上海招商局保险费,库平银一百二两六钱四分五厘六毫。

一、 支四快船军火等件在沪驳运等费,库平银一百八两三钱四分八厘五毫。

以上五款,共支库平银四千四百六十两四分一厘六毫四丝八忽一微七纤,应归兵部核销。

统计十五款,共支库平银八万六千二百十三两六钱六分七厘一毫八丝一忽一纤。

实在:

一、 应存库平银五万七百六十五两六钱九分一厘八毫六丝三忽九微九纤。查前项存款归于十五年动用造报。

(朱批:)览。

直隶总督李鸿章为遵定章出洋会阅海军并查勘各处台坞工程事奏折

【光绪十七年四月】

钦差大臣·大学士·直隶总督·一等伯臣李鸿章跪奏,为定期出洋会阅海军并查勘各处台坞工程,恭折仰祈圣鉴事。

窃准海军衙门咨开,光绪十七年二月十六日具奏请派大臣出海会校北洋合操一折,十七日奉旨:现届校阅海军之期,着派李鸿章、张曜认真会校。钦此。恭录知照到臣。伏查北洋海军自成军后已届三年,其堪备战阵各船,计前购之镇远、定远、济远三铁舰,致远、靖远、经远、来远四快船,合之旧有超勇、扬威快船,镇中、镇边等炮船及练船、雷艇等,共大小二十余艘,为中国创立海军之始。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每年春、夏、秋三季督带各船在沿海往来操巡,周历奉天、直隶、山东、朝鲜各洋面,东北至于倭、俄各岛,冬令驶往南洋巡阅江、浙、闽、广沿海各要隘,西南至于英、荷属埠,终岁勤动,弗稍休息。藉以涉历风涛,练习阵技,劳苦可云至矣。其防守各海口勇营,操练台炮、水雷等艺,并筑造台、垒、坞、澳巨工,手胼足胝,寒暑无间,风湿瘴疠,动致疾疫,亦殊可念。至各处船坞、机器局,制造船艇、器械、水雷、电灯、大小枪炮、应用子药、架具,均仿西洋新式,冀其日进精强。海军衙门定章,每届三年奏请亲派大臣会同出海校阅,严明赏罚,示以劝惩,且使历年工操情事无不上闻,益知激励奋兴,而不敢稍涉疏懈,用意极为深远。现届第一次校阅之年,钦奉谕旨认真会校,遵即咨商山东抚臣张曜,约定日期驰赴烟台。臣赶将地方春抚事宜及各河工程分饬办理就绪,定于四月十六日率同水陆营务处、直隶臬司周馥、津海关道刘汝翼等由大沽乘轮船放洋,径往旅顺。先经饬知海军提督丁汝昌调集各船,并派船至烟台迎候张曜渡海,至旅顺口会看船坞、炮台等工,校阅毅军、亲庆各营陆操。随赴大连湾洋面会齐各兵船演阵打靶,并调南洋六船随同操演。旋登陆阅看铭军新筑炮台,再渡海至威海卫阅看绥巩等军新筑炮台,并查勘各处一切布置工程事竣,即赴胶州澳察看形势。窃维旅顺、威海两处并为北洋屯泊水师口岸,旅顺绾毂渤海,办防最先,十余年来逐渐经画,已成重镇,今日船坞造成,尤为海军归宿根本。大连湾、威海卫则光绪十三年始创,议分设炮台,移军填扎。现台工将竣,而订购西洋大炮系逐年分批购运,尚未到齐。至胶州地居南北洋之中,为北来第一重深水船澳,自应设防屯守,以期周密。惟目前限于经费无可筹拨,拟俟威、大两处措施完密,腾出饷力,会商张曜次第经营。此次就便前往,详细相度,以为将来举办之地。约计周历各口往返须至两旬,所有津署日行事件檄委长芦盐运使季邦桢代拆代行,其紧要公事仍封递臣巡次核办。所有定期出洋会阅海军各缘由,理合恭折由驿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朱批:)知道了。

直隶总督李鸿章等为会同校阅海军并查勘各海口台坞工程事奏折光绪十七年五月初五日

会办海军·大学士·直隶总督·一等伯臣李鸿章、帮办海军·山东巡抚·一等轻车都尉臣张曜跪奏,为会同校阅海军并查勘各海口台坞工程事竣,恭折复陈,仰祈圣鉴事。

窃北洋海军自光绪十四年成军以后,现届三年,系第一次校阅之期,特蒙简派臣鸿章、臣曜认真会校,当将起程日期先后各奏明在案。臣鸿章即于四月十六日率同水陆营务处、直隶臬司周馥、津海关道刘汝翼等由大沽乘轮出海,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统率所部定远、镇远、济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超勇、扬威、平远、康济、威远、广甲各舰,及南洋统领·前寿春镇总兵郭宝昌所带之寰泰、南琛、开济、镜清、南瑞、保民六艘,随同放洋。十七日驶抵旅顺。臣曜先期行抵烟台,亦于是日渡海会齐。十八日,校阅四川提督宋庆所部毅军八营,演习德国陆操日臻纯熟,步武枪法一律整齐。旋阅记名提督黄仕林、总兵张光前所部亲庆六营,兼习英德操法,亦称精练。各军演放枪炮有准。十九日,查看新建大石船坞,全坞皆用大块条石,垩以外洋塞们德土,坞外大石澳、周围泊岸俱用条石垒砌,西面拦潮坝与南面泊岸相连,并极坚固。坞旁设机器厂库十四座,大小电灯四十六座,建铁码头,造大铁道,通连厂库,以便起卸转运料物。澳东建小石船坞,以便修理雷艇、驳船。其工程之艰巨、布置之详密,臣鸿章前于工竣验收折内已缕晰陈明,今复逐加履堪,工段做法一一符合。新授安肃道刘含芳拟定善后章程,均极周妥,此后北洋各舰随时入坞修理,无须远借异国,洵为一劳永逸之计。连日阅看东、西两岸各炮台,其工程形势十二年四月间醇贤亲王于巡阅北洋折内曾经奏明,历经培修,益增完固。炮勇打靶,亦能中的。两岸后路水陆师子药各库累年储备,颇极精详。旋派员考校鱼雷、水雷两学堂,该学堂为雷学根本,各口皆取资于此,肄业各生多颖异勤谨之士,弁兵等耳濡目染,条对无遗。寻在西岸试放水雷,海水激立数十丈,足称守口利器。二十一日,开赴大连湾,北洋各舰沿途分行布阵,奇正相生,进止有节,夜以鱼雷六艇试演泰西袭营阵法,兵舰整备御敌,攻守并极灵捷,颇具西法之妙。次日,驶往三山岛,调集各舰鱼贯打靶,能于驶行之际命中及远。旋以三铁舰、四快船、六雷艇演放鱼雷,均能中靶。南洋各舰随同布阵打靶,亦尚可观。连日察看河北镇总兵刘盛休所部铭军新筑和尚岛、老龙头、黄山、徐家山各处炮台六座,仿照外洋新式,曲折兼顾,后面兵房、子药库纯用条石砌成,前墙厚培素土,宽至十数丈,足御敌弹。老龙头一座,轰山拓地,以作台基,用力尤巨。二十五日,开赴威海卫,阅看候选道戴宗骞所部绥巩军新筑南、北两岸各炮台,于原估北岸之北山嘴、祭祀台两处外,添筑黄泥严炮台一座,以便居中策应。又于南岸龙庙嘴、鹿角嘴两处外,添筑赵北口大炮台一座,以便向外迎击,均得形势,做法坚固,足与大连湾各台相埓。刘公岛横据口门,势甚扼要,副将张文宣所带护军于岛北新筑地阱炮台,凿山通穴,夹层隧道,安设二十四生特后膛炮,机器升降,灵速非常,能狙击敌船而炮身蛰藏,不受攻击,为西国最新之式。又于刘公岛西接连黄岛上设炮台一座,跨海通道,工力尤艰,岛南相距七里之日岛矗立水中,亦设地阱炮台,与南岸赵北嘴炮台相为犄角,锁钥极为谨严。臣等详察大连湾、威海卫布置情形,地势台工均甚得力,惟订购炮位尚未到齐,后路营库各工仍须随时添设。当饬刘盛休、戴宗骞督率营勇加意工作,期臻完善。刘公岛为水师各舰寄椗上煤之所,道员龚照璵创造大铁码头,用厚铁板钉成方柱,径四五尺,长五六丈,中灌塞们德土,凝结如石,直入海底,较之各处所设铁码头工程尤巨。调阅绥巩八营,陆操兼看洋枪打靶,中至九成以上。旋派员考校刘公岛水师学堂,学生等日习风涛,筋力坚定,于几何算学颇能默会贯通。嗣调集各兵舰小队登岸操演陆路枪炮阵法,精严快利,旋转如风,为各处洋操之冠。旋令威远、敏捷、广甲操使风帆,一律便捷。是夜合操,水师全军万炮齐发,无稍参差,西人纵观亦皆称羡。二十九日,开赴胶州。次日,由黑水洋抵澳,详阅形势,轮船进口系向西行,青岛在北,陈家岛在南,相距六里,既进口,转向北行,坦岛在东,黄岛在西,相距七里,澳内周围百余里,可泊大队兵舰,口门系属湾形,从东至北,环山蔽海,形胜天成,实为旅顺、威海以南一大要隘。臣等筹商办法已于另片具陈。五月初一日,臣曜即于胶州登陆,取道青州回省,臣鸿章仍由海道于初二日北驶烟台,调阅汉中镇总兵孙金彪所部嵩武军四营陆操,整齐灵变,阵法纯熟,可称劲旅。初三日,驶回大沽,察看南、北两岸炮台,并校阅署大沽协副将罗荣光、记名总兵刘祺、副将史济源所带各营,即由轮车驶抵天津。此行往返十有八日,周历海道三千余里。惟烟台至大沽途次,午后骤遇飓风,直至中夜,船身倾侧进水,危险殊常,幸获无恙。此外所至,俱值天气晴明,得以逐一履勘,克期竣事。水陆将弁,胼胝力作,亦能各尽所长。伏念中国创办海军,实惟醇贤亲王注意经营之举,臣鸿章前此随同巡阅北洋各口,曾蒙将布置情节于复命疏内详细上闻,而于陆军之不可轻裁、船艇之尚须添置、学堂之必应推广,尤三致意,洵为远虑深谋。其时英、德四快船订购未到,大连湾、威海卫亦未办防,今则两处台垒粗成,移军填扎;北洋兵舰合计二十余艘,海军一支规模略具。将领频年训练,远涉重洋,并能袵席风涛,熟精技艺;陆路各军勤苦工操,历久不懈,新筑台垒,凿山填海,兴作万难,悉资兵力。旅顺、威海添设学堂,诸生造诣多有成就,各局仿造西洋棉花药、栗色药、后膛炮、连珠炮、各种大小子弹,计敷各舰操习之需,实为前此中国所未有。综核海军战备,尚能日异月新,目前限于饷力,未能扩充,但就渤海门户而论,已有深固不摇之势。臣等忝膺疆寄,共佐海军。臣鸿章职任北洋,尤责无旁贷。自经此次校阅之后,惟当益加申儆,以期日进精强,庶无负醇贤亲王历年缔造之苦心,仰副圣明慎重海防、建威销萌、力图自强之至意。海军各员弁,频年勤苦,不无微劳,容臣等查明,按照海军衙门奏定章程,择尤分别保奖,以昭激劝。

所有会校海军及查看各口台坞工程缘由,谨合词恭折由驿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朱批:)另有旨。

直隶总督李鸿章为光绪十五年经远等船薪粮等项银数核销事奏片

【光绪十八年五月十六日】

再,北洋海军镇远、定远、济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等七船薪粮、公费、医药费,并煤修、采买、杂支,及致、靖、经、来四快船洋员薪饭等项银两,向章由北洋按常年额支之数派员赴海军衙门请领来津,专款存储,随时核发,将动用数目咨报海军衙门查核,并经报部核销。截至光绪十四年底,业经造册分送在案。自十五年正月起,北洋海军各船员名、俸饷,悉遵海军衙门奏定新章分别开办,较旧案略有增减。凡已经补署各员等均照新章给领,其未经补署各员仍照原薪核发,迭经奏咨有案。所有十五年分承领海军衙门拨发七船经费收支各款,自应遵章专案造报。饬据海防支应局司道详称,十五年分七船俸饷、公费、医药费,并四快船洋员薪饭等款,旧管项下十四年底不敷垫支京平银七千六百六十两零。新收北洋防费项下应解海军衙门十四年分扣存平余银两划抵库平申京平银三万三千四十六两零,又由海军衙门两次发给库平申京平银三十六万九千九百二两零,共新收京平银四十万二千九百四十九两零,内七船俸饷银三十八万一千二百四两零,洋员薪饭银二万一千七百四十四两零。除七船俸饷内抵还旧管不敷京平银七千六百六十两零,计共实收京平银三十九万五千二百八十八两零。开除项下应归兵部核销七船俸饷、公费、医药费,共支京平银三十五万一千三百十五两零,四快船洋员薪饭共支京平银一万六千四百七十三两零,统共支京平银三十六万七千七百八十九两零。其余京平银二万七千四百九十九两零,内七船俸饷应存银二万二千二百二十八两零,于光绪十六年七月间奉准海军衙门咨会,以闽防拟设水雷营约需经费银六万两无从筹措,请将闽省购存鱼雷艇一号、鱼雷十具拨归北洋操练,闽口开办雷营经费银六万两即由北洋筹给。等因。饬局妥议,详咨海军衙门核准。即将局存十五年七船俸饷余款尽数凑拨,尚余洋员薪饭银五千二百七十两零,留抵十六年分应领洋员薪饭银两,归入下案列收造报。又七船煤修等费,旧管项下十四年底截存库平银五万七百六十五两零,新收海军衙门两次拨给库平银二十万两,连旧管共收库平银二十五万七百六十五两零。内除代购海军衙门内学堂应用外洋书籍、仪器等项价脚银二千九十四两零应行登除剔归海军衙门造报外,计实收银二十四万八千六百七十两零。开除项下应归工部核销煤修、采买等项,共支库平银十一万四百七十二两零;应归兵部核销洋员回国川资及弁兵恤赏,暨运脚、保险、驳力等项,共支库平银六千八百四十六两零,统共支库平银十一万七千三百十八两零。余库平银十三万一千三百五十二两零,已接支十六年分用项无存,造具兵、工两部分销细册、四柱清册,开具款目清单,详请奏咨核销前来。臣复核支放各款,均系照章撙节动拨,实用实销,并无丝毫浮糜。

除各册分送兵、工两部并咨海军衙门查核外,理合开具简明清单,附片具陈,伏乞圣鉴敕部查核准销。谨奏。

(朱批:)该衙门议奏。单并发。

直隶总督李鸿章为经远等舰船历届用款经部驳查据实核复请销事奏折光绪十九年正月十九日

钦差大臣·大学士·直隶总督·一等伯臣李鸿章跪奏,为北洋海军镇远等船历届销案迭经部查据案核复请销,恭折仰祈圣鉴事。

窃北洋海军镇远、致远等三舰、四快船光绪十二、三、四、五等年用款,前经分案造具清册奏咨请销,迭经兵部行查各款。当即饬据天津海防支应局司道详称,原送册造致远等船洋员薪饭、川资各款,前奉部查,业经详晰登复。兹兵部复以续送合同内正管轮白罗们他耳等六名仅称于十五年以前陆续遣撤病故,究竟该洋员等月支薪饭银若干,遣撤时各给舱位川资若干,系于何年月遣撤,合同内均未开列。至所称该洋员等川资银两系援照接带致远等船来华准销成案,系于何年月日经本部准销,应一并声复。等因。查白罗们他耳等月支薪饭细数、遣撤时应给头等船费各节,光绪十四年二月间业于配设致远等船员名、薪饷并酌留洋员案内分晰开单奏咨立案。该洋员等续留与否,尚待期满酌办。当初立合同之际,其遣撤日期自属无从预报,迨十六年续送合同,所开均系现在当差及续雇之员,白罗们他耳等早经遣撤、病故,应于销册内分别造报,续送合同自未便列入,当已随册声明,并非遗漏。至该洋员等回国川资,系援照光绪十六年二月间海军衙门会同户、兵、工部核复致远等船来华用款准销成案办理。

又,致、靖、经、来四快船需用军火等件共九百吨,在沪起卸、雇用驳船,共支运费银一百八两有奇。前经部查当以前项军火各件繁重,零星起驳入栈,辗转多次,均由商栈包运,只能按吨估计,不能以斤重、号件、程途、里数强为分算登复。兹兵部咨令仍造细册送部。查前项军火各件共九百吨,合重一百五十余万斤,由轮船拨入招商局栈房,计程十余里,上海驳船极小,雇价极昂,每船至多不过装七八十担,若照天津军械局及南洋搬运军火车船、脚力准销成案,每小驳船一只给雇价银八钱,此一百五十余万斤即须船二百只,合银一百六十两,另须雇夫上下搬运等费,尚不在内。今由商栈包运,仅用银一百八两有奇,实系格外节省。且天津军械局搬运军火支款,向不分斤重、里数,历经造报准销有案,应请照案准销。又,大沽口运煤驳费及存栈货物保险两款,前经部查业已详晰登复,兹兵部复又行查删减。查上年登复兵部驳查十三、十四两年北洋防费销案,内大沽船坞运交各兵轮煤炭,在大沽口沙外运交者,原定每吨银一两六分,嗣减为八钱六分;沙内运交者,每吨银七钱一分;在大沽口内运交者,每吨银五钱,均系雇用民船运送,按照民价从减议定,委难丝毫再减。存栈保险一款,北洋由外洋购办货物到沪存栈,随时与行家议明,如在一月以外、两月以内者,仍援照轮船保险章程,每价银千两给银三两;若存栈未及一月,按照每七日洋人一礼拜,每价银千两给银七钱五分核算,有省无费,由臣奏请照数准销。于十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奉到朱批:着照所请。该部知道。钦此。钦遵在案。此次镇远、致远等船支过运煤驳费及存栈货物保险两款,与前案事同一律,应请照数准销。等情具复前来。

臣查北洋创办海军,镇远、致远等七船仰赖醇贤亲王主持擘画始底于成,一切俸饷章程悉出醇贤亲王手定,举凡用款巨细无不立有范围,奏奉懿旨允准颁行,恪遵办理。该七船每年应需饷项,均领自海军衙门,由天津支应局代收代放;遇有活支各款,随时汇咨海军衙门立案。计核七船用款,光绪十二、三、四、五等年共应归兵部核销银一百十八万五千五百一两有奇,内经部查各款仅银九千一百余两,而此九千一百余两中,运煤驳费、存栈保险两款,业已于北洋防费案内奏明准销;洋员川资、驳运军火两款,亦皆有准销成案可稽。其余请销七船俸饷、杂费、洋员薪饭等项,共银一百十七万六千四百余两,均系遵照海军章程照额应支之款。徒以牵于细故,往复行查,动烦文牍,致历届全案久悬未结。查户部核复光绪元年至六年洋员支款案内声称,本部核销各项总以例章奏案为凭,北洋所复各节亦系实在情形,应由该大臣自行奏明办理。等因。历将光绪十四年以前北洋海防销案经部驳查各款逐一登复,奏请准销。奉旨:着照所请。该部知道。钦此。该七船光绪十五年分采买军火等项经费,亦于十八年十二月间经工部核奏照数准销。且查定远等三舰光绪十一年冬季薪粮、公费银四万四千二百三十五两有奇,奏明归入北洋防费案内动支造报,经兵部核奏,照数准销。所有该七船光绪十二、三、四、五等年在海军衙门领款内支过俸饷、杂费、洋员薪饭、川资、驳费、保险等款,应归兵部核销银一百十八万五千五百一两一分四厘四毫六丝三忽九微七纤,本系照案接支,核与从前准销各案事同一律,委系实用实报,并无丝毫浮糜。合无仰恳天恩,敕下兵部一并照数准销,以清案款。

除将原册咨部外,谨恭折具陈,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朱批:)兵部议奏。

直隶总督李鸿章为光绪十六年经远等舰船俸饷等项银两核销事奏片光绪十九年五月二十八日

再,北洋海军镇远、定远、济远三铁舰,致远、靖远、经远、来远四快船薪粮、公费、医药费,并煤修、采买、杂支,及致、靖、经、来四船洋员薪饭等项银两,向章按常年额支之数,派员赴海军衙门请领来津,专款存储,随时核发,将动用数目咨报海军衙门查核,并将光绪十二年至十四年用款造册请销。嗣于十五年正月起,海军各船俸饷改按海军衙门奏定新章分别开办。所有十五年分收支各款,遵照新章造册报部,业经工部核复照数准销。其兵部叠次驳查各款,于本年正月间逐一登复,专案奏请准销。各在案。兹据海防支应局司道详称,十六年分镇远等七船俸饷、公费、药费并煤修、采买、杂支,及四快船洋员薪饭等项银两,应接续造报。又十六年五月分起,新增闽厂仿制平远钢甲船一只,月支薪粮银二千三百八十七两,公费银四百四十两,又岁支药费银二百两,均按京平核发,前经海军衙门复准,按年筹拨。其常年煤修等项,即在七船备用款内匀拨应用,业经奏咨立案,并声明归入七船案内造报。计十六年分镇远等七船俸饷、公费、药费等项,旧管项下,截至十五年底止,业经尽数动拨无存。新收海军衙门拨给镇远等八船俸饷京平银二十万两,又长芦运司十六年分应解海军衙门铁路经费划拨八船俸饷库平申合京平银三万一千九百十四两零,直隶新海防例第九批捐款划拨八船俸饷库平申合京平银十万七百二两零,又第十批划拨库平申合京平银七万三千一百九十四两零,又海军衙门找发八船俸饷京平银二万八百五十五两零,共实收京平银四十二万六千六百六十七两零。开除项下,应归兵部核销八船俸饷、公费、医药费,共支京平银四十万三千六百四十六两零,其余京平银二万三千二十一两零,归入十七年分递接造报。又,四快船洋员薪饭款内旧管项下,十五年底截存京平折库平银四千九百五十四两零,新收北洋海军经费十五年分扣存京平平余款内划拨库平银一万二千七百四十七两零,管收共库平银一万七千七百一两零。应归兵部核销四快船洋员薪饭,共支库平银一万三千九百二十八两零,其余库平银三千七百七十三两零,归入十七年分列收造报。又,七船煤修等费旧管项下,十五年分截存库平银十三万一千三百五十二两零。新收北洋海军经费十五年分扣存京平平余款内划拨库平银一万九千六十三两零,又海军衙门两次拨给库平银十八万九百三十六两零,连旧管共收库平银三十三万一千三百五十二两零,内除拨还闽厂经购平远船配设克鹿卜炮位、子弹等件价值,库平银五万二千一百七十八两零,应归闽厂造报照数登除外,计实收库平银二十七万九千一百七十四两零。应归工部核销煤修采买等项,共支库平银十八万六千四百六十六两零。应归兵部核销弁兵恤赏及运费、报资暨洋员回国川费等项,共支库平银三千二百一十二两零,统共支库平银十八万九千六百七十八两零,其余库平银八万九千四百九十五两零,已接支十七年分用项无存。造具兵、工两部分销细册、四柱总册,开具款目清单,详请奏咨核销前来。臣查八船俸饷等项,悉照奏定章程支给,其煤修、采买等项,亦经臣督同海军提督随时考核,实系操防攸关、万不可省之款始准动用,惟多与洋商交涉,或系估定包办之件,向无例案可循,亦非他项军需可比,一切用款均已随时咨报海军衙门有案,实用实销,并无丝毫浮糜。

除各册分送兵、工两部并咨海军衙门外,理合开具简明清单,附片具陈,伏乞圣鉴敕部查核准销。谨奏。

(朱批:)该衙门议奏。单并发。

直隶总督李鸿章为经远等船拟添购新式快炮分年订购陆续筹付价银事奏折光绪二十年二月二十五日

钦差大臣·大学士·直隶总督·一等伯臣李鸿章跪奏,为海军铁甲、快、练各船拟添购新式快炮,酌定分年订购,由应领额款内陆续筹付价银,恭折仰祈圣鉴事。

窃据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文称,镇远、定远两铁舰原设大小炮位均系旧式,济远钢快船仅配大炮三尊,炮力单薄,经远、来远钢快二船尚缺船尾炮位,镇、定两舰应各添克鹿卜新式十二生特快炮六尊,济远、经远、来远三舰应各添克鹿卜新式十二生特快放炮二尊,共十八尊,并子药器具;又威远练船前桅后原设阿摩士庄旧式前膛炮不甚灵动,拟换配克鹿卜十二生特半磨盘座新式后膛炮三尊,并子药等件,均系海防必不可少之要需,请查核酌办。等情。当经咨商总理海军事务衙门,接准复文,以此项炮位关系军舰待用利器,令将约需银数奏明办理。当即饬据军械局会同支应局司道详称,前项添购新式炮位共二十一尊,均连子药器具,按照克鹿卜厂定价确核,估计连运脚、保险等费,共约需银六十一万三千四十余两。查奏定海军章程,凡添购大批军火,应由海军衙门核明,另行添拨,不在常年经费之内。等因。惟目下海军衙门、户部同一支绌,若添此购炮巨款,诚恐筹拨为难,再四筹画,查每年由海军衙门额定领银二十万两,专备镇远等八船常年煤修及随时添置各物之用。近来支放力求撙节,拟自本年起,会商海军提镇,凡八船常年添置各件,酌量停减,即就备用项下设法匀凑,移缓就急,将镇远、定远两铁舰应添克鹿卜十二生特快炮十二尊先行订购,连开花子药器具,共估需库平银三十五万四千余两,暂由备用款内分年拨付,仍归八船报销案内造报。其济远、经远、来远、威远等四船应购各炮,俟镇、定二船炮价付清后,如备用项下仍可腾挪,再行陆续添购。等情。开单请奏前来。臣查德厂新式快放炮每六分钟时可放至六十出之多,其力可贯铁数寸,实为海上致胜利器,各国师船争先购换。北洋海军铁甲、快、练各船原设炮位当时虽称新式,但较现时快炮,实觉相形见绌。且海军以定、镇、经、来铁快等船为巨擘,船坚尤须炮利,若炮位不多,单薄过甚,遇有缓急,固不足恃,亦无以壮声威,亟宜逐渐添购,以资战守。惟是饷项支绌,巨款难酬,兹拟于八船经费备用额款内竭力匀凑,先购镇、定二船快炮十二尊,俟有盈余,陆续购置。似此分年办理,既有裨于军实,亦无须另筹帑项,殊属撙节得宜。

除清单分咨总理海军事务衙门、兵部、工部查照立案外,理合缮折具陈,伏乞皇上圣鉴。

谨奏。

(朱批:)该衙门知道。

直隶总督李鸿章为光绪十七年经远等舰船支用各款核销事奏折光绪二十年五月十七日

钦差大臣·大学士·直隶总督·一等伯臣李鸿章跪奏,为北洋海军镇远等八船光绪十七年支用各款分造清册,并开单报销,仰祈圣鉴事。

窃北洋海军镇远、定远、济远三铁舰,致远、靖远、经远、来远四快船,薪粮、公费、医药费,并煤修采买杂支,及致、靖、经、来四船洋员薪饭等项银两,向章按常年额支之数,派员赴海军衙门请领来津,专款存储,随时核发,将动用数目咨报海军衙门查核,并将光绪十二年至十四年用款造册请销。嗣于十五年正月起,海军各船俸饷改按海军衙门奏定新章分别开办。又自十六年五月,新增平远钢甲一船,所支各款亦经海军衙门复准,按年筹发,归入七船案内造报。所有十五、十六两年收支各款,遵照新章按年造册报部。内十五年分工部核销各款,业经核复照数准销,余均未经核复。其兵部叠次驳查各款,又经另文逐一登复。各在案。兹据海防支应局司道详称,十七年分镇远等八船俸饷、薪粮、公费、医药费,并煤修、采买、杂支,及四快船洋员薪饭等项银两,应接续造报。计镇远等八船俸饷等旧管项下,十六年底截存京平银二万三千二十一两零。新收海军衙门发给镇远等八船俸饷京平银十二万两,又海军巨款截至光绪十七年正月底收回息款划拨八船俸饷库平银申合京平银九万七千四两零,直隶新海防例捐款内划拨八船俸饷库平申合京平银十九万四百五十三两零,管收共京平银四十三万四百八十两零。其开除项下,应归兵部核销八船俸饷、公费、医药费,共支京平银三十八万九千七百八十四两零,下余京平银四万六百九十五两零,归入十八年分递接造报。又,四快船洋员薪饭款内旧管项下十六年底截存库平银三千七百七十三两零,新收直隶新海防例捐款内划拨洋员薪饭库平银八千九百七十两零,管收共库平银一万二千七百四十三两零,归兵部核销四快船洋员薪饭共支库平银一万一千六百三十五两零,下余库平银一千一百八两零,归入十八年分列收造报。又,镇远等船煤修等费,旧管项下十六年底截存库平银八万九千四百九十五两零,新收直隶新海防例捐款二次划拨库平银十六万三千六百三十一两零,又北洋海军经费十六年分扣存京平平余款内划拨库平银三万六千三百六十八两零。管收共库平银二十八万九千四百九十五两零。应归工部核销煤修、采买等项,共支库平银十六万三千八百九十二两零,应归兵部核销弁兵恤赏及运费、报资等项,共支库平银七千九十七两零,统共支库平银十七万九百九十两零,其余库平银十一万八千五百四两零,已接支十八年分用项,造具兵、工两部分销细册、四柱总册,开具款目清单,详请奏咨核销前来。臣查八船俸饷等项悉照奏定章程支给,其煤修、采买等项,亦经臣督同海军提督随时考核,实系操防攸关万不可省之款始准动用,惟多与洋人交涉,或系估定包办之件,向无例案可循,亦非他项军需可比,一切用款均已随时咨报海军衙门有案,实用实销,并无丝毫浮糜。

除各册分送兵、工两部并咨海军衙门外,理合开具简明清单,恭折具奏,伏乞圣鉴敕部查核准销。谨奏。

(朱批:)该衙门议奏。单并发。

直隶总督李鸿章为遵旨复陈经远等堪用舰船及筹备陆防各情事奏折

光绪二十年六月初二日

钦差大臣·大学士·直隶总督·一等伯臣李鸿章跪奏,为遵旨复陈,仰祈圣鉴事。

窃臣钦奉五月二十九日寄谕:李鸿章奏酌度倭韩情势预筹办理一折,据称倭人乘机搆衅以重兵胁韩,傥至无可收场,必须预筹战备,请饬户部先行筹备的饷二三百万两,以备随时指拨。等语。倭人迫胁朝鲜,其焰方张,势将决裂,外援内防,自宜先事预筹。惟该督练办海军有年,前据陈奏校阅操演情形,俱臻精密,自已足备缓急。兹据奏称北洋铁、快各舰堪备海战者只有八艘,究竟海军所练之兵共有若干,此外北洋分扎沿海防军若干,及直隶绿营兵丁可备战守者若干,着即逐一详细复奏。所请筹备饷需银两,俟复奏到日,再降谕旨。等因。钦此。

伏查战舰以铁甲为最,快船次之。北洋现有定远、镇远铁甲二艘,济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快船五艘,均系购自外洋。平远快船一艘,造自闽厂。前奏所云战舰即指此八艘而言。此外超勇、扬威二船均系旧式四镇蚊炮船,仅备守口。威远、康济、敏捷三船专备教练学生,利运一船专备转运粮械。各战舰所配员弁、机轮、枪炮各有专司,历考西洋海军规制,但以船之新旧、炮之大小、迟速分强弱,不以人数多寡而较量。自光绪十四年后,并未添购一船,操演虽勤,战舰过少,臣前奏定海军章程及两次校阅疏内迭经陈明在案。沿海陆军除胶州台工经始未成外,山东威海卫则绥巩军八营、护军两营,奉天大连湾则铭军十营,旅顺口则四川提臣宋庆毅军八营,又亲庆军六营,山东烟台则嵩武军四营,直隶北塘口仁字两营,大沽口炮队六百七十名。臣前折所谓分布直、东、奉三省海口,扼守炮台,合计二万人者指此。其分驻天津青县之盛军马步十六营,军粮城之铭军马队两营,芦台之武毅两营,皆填扎后路,以备畿辅游击策应之师。至绿营兵丁,疲弱已久,自前督臣曾国藩及臣创办练军,渐收实用,无如直隶地面辽阔,与东、奉、晋、豫接壤,北界多伦围场,皆盗贼出没之区,经年扼要巡防,备多力分,断难抽调远役。现就北洋防务而论,各口频年布置,形势完密,各将领久经战阵,固属缓急可恃。即甫经创办之海军,就现有铁、快各艘,助以蚊、雷船艇,与炮台相依辅,似渤海门户坚固,敌尚未敢轻窥,即不增一兵不加一饷,臣亦差可自信,断不致稍有疏虞,上劳宵旰。臣前疏所请备饷征兵,系体察倭韩情势,专指出境援剿而言。现在倭兵备调者实有五万,必须力足相埓,至少亦须二三十营,若移缓救急,调出一营,即须添募一营以补其缺,方免空虚无备为敌所乘。伏读五月二十八日密谕,傥韩竟被逼携贰,自不得不声罪致讨,彼时倭兵起而相抗,我战守之兵及粮饷、军火必须事事筹备确有把握,方不致临时掣肘,贻误事机。等因。钦此。仰见圣谟广运,指示周详,曷胜钦服。臣久在军中,备尝艰险,深知远征必以近防为本,行军尤以筹饷为先,三十年来剿办粤捻及筹防俄法各役,皆赖朝廷体念饷项,从无掣肘。臣目击时艰,但可撙节,从不敢丝毫靡费,久在圣明洞鉴之中。此次所请筹备的饷二三百万,实系通盘筹画,预防未然,以免临渴掘井之患。如果挽回有术,少用一分兵力,即省一分饷需。惟事机已迫,但可备而不用,不可用而无备,尚冀圣慈俯如所请,大局幸甚。

所有遵旨详细复陈缘由,理合恭折由驿密陈,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朱批:)另有旨。

北洋大臣李鸿章为叶军陆行无法接济经远等舰梭巡洋面事致军机处电报光绪二十年七月初三日

同日收北洋大臣电。密新。冬午电悉,叶军接济难通,深为焦急。本欲用海军护运,屡商丁提督,以我军无侦探快船为前驱,倭于汉口各口内布置已久,倘我深入,彼暗设碰雷,猝出鱼雷艇四面抄袭,我少快炮船,行较迟,恐坠奸计。若驰逐大洋,彼以船快炮速,我以炮大甲坚明战,可冀获胜。若入口内,则非稳着。我军精锐,只定、镇、致、靖、经、来、济七舰,不可稍有疏失,轻于一掷,大局所关。臣惟随时亲率七舰,远巡大同冰洋,遇敌痛剿,近顾北洋门户,往来梭查,使彼诡计猝无所施。等语。似系老成之见。该提督昨又带六船赴朝鲜洋面,查有倭运兵船南来,即行截击。叶军距各口内尚百余里,恐其无法运送。现拟与叶通信,另设他法。鸿。江辰。

北洋大臣李鸿章为日军驶近威海令丁汝昌速带经远等十舰回防事致军机处电报光绪二十年七月初十日子刻

收北洋大臣电。密新。丁提督初九日早,统定、镇、致、靖、经、来、平、甲、丙、扬共十船赴大同江巡击,仅留超勇及三蚊船防威海。顷威海文武急电,倭兵船廿一只突于初十卯刻驶近威海南北口外纷扑,戴宗骞、张文宣、刘超佩等各督炮台将弁,齐放大炮轰击,中伤不少,现尚相持。鸿电饬各统将视敌船相近,尽力轰打,并电大连湾、旅顺、山海关、大沽、北塘守将一体昼夜严防。倭乘我海军远出,欲捣虚投隙,已电平壤,令丁速带全队回防,迎头痛剿,俟有战状,再续驰报。鸿。蒸已。(十一日缮递)

直隶总督李鸿章为经远等舰陈旧丁汝昌不宜撤换事奏折

光绪二十年七月二十九日

钦差大臣·大学士·直隶总督·一等伯臣李鸿章跪奏,为遵旨据实复陈,恭折仰祈圣鉴事。

窃臣于七月二十七日准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电称,本日奉旨:现在倭船屡窥海口,海军防剿统将亟须得人,丁汝昌畏葸无能,巧滑避敌,难胜统带之任。严谕李鸿章于海军将领中遴选可胜统带之员,于日内复奏,不得再以临敌易将接替无人等词曲为回护,致误大局。等因。钦此。伏读之下,惶悚莫名。北洋海军是臣专责,提督丁汝昌叠被弹劾,屡蒙谕旨垂询,当此军事紧急之时,果有迁延避敌情事,亟应随时严参,断不敢稍涉徇护。惟现在密筹彼此情势,海军战守得失,不得不求保船制敌之方,敬为我皇上详晰陈之。

查北洋海军可用者,只镇远、定远铁甲船二艘,为倭船所不及。然质重行缓,吃水过深,不能入海汊内港。次则济远、经远、来远三船,有水线甲、穹甲,而行驶不速,致远、靖远二船前定造时号称一点钟十八海里,近因行用日久,仅十五六海里。此外各船,愈旧愈缓。海上交战,能否趋避,应以船行之迟速为准,速率快者,胜则易于追逐,败亦便于引避,若迟速悬殊,则利钝立判。西洋各大国讲求船政,以铁甲为主,必以极快船只为辅,胥是道也。详考各国刊行海军册籍,内载日本新旧快船,推为可用者共二十一艘,中有九艘自光绪十五年后分年购造,最快者每点钟行二十三海里,次亦二十海里上下。我船订购在先,当时西人船机之学尚未精造至此,仅每点钟行十五至十八海里已为极速,今则至二十余海里矣。近年部议停购船械,自光绪十四年后,我军未增一船,丁汝昌及各将领屡求添购新式快船,臣仰体时艰款绌,未敢奏咨渎请,臣当躬任其咎。倭人心计谲深,乘我力难添购之际,逐年增置。臣前于预筹战备折内奏称,海上交锋恐非胜算,即因快船不敌而言。倘与驰逐大洋,胜负实未可知,万一挫失,即赶紧设法添购亦不济急,惟不必定与拼击,但与游弋渤海内外,作猛虎在山之势。倭尚畏我铁舰不敢轻与争锋,不特北洋门户恃以无虞,且威海、仁川一水相望,令彼时有防我海军东渡袭其陆兵后路之虑,则倭船不敢全离仁川,来犯中国各口。彼之防护仁川各海口,与我之防护北洋各口,情事相同。观于前次我海军大队游巡大同江口,彼即乘虚来窥威海、旅顺,迨我海军回防,则倭船即日引去,敌情大概可知。伏读叠次电旨,令海军严防旅顺、威海,勿令阑入一步。又令在威海、大连湾、烟台、旅顺各处梭巡扼守,不得远离。等因。圣明指示,洞烛机宜,至今恪遵办理,北洋门户庶无窜扰之虞。盖今日海军力量以之攻人则不足,以之自守尚有余。用兵之道,贵于知己知彼,舍短用长,此臣所为兢兢焉以保船制敌为要,不敢轻于一掷,以求谅于局外者也。至论海军功罪,应以各口能否防护,有无疏失为断,似不应以不量力而轻进转相苛责。丁汝昌从前剿办粤捻,曾经大敌,迭著战功,留直后即令统带水师,屡至西洋,藉资阅历,及创办海军,特蒙简授提督,情形熟悉,目前海军将才尚无出其右者。各将领中如总兵刘步蟾、林泰曾等阶资较崇,惟系学生出身,西法尚能讲求,平日操练是其所长,而未经战阵,难遽胜统率全军之任。且全队并出,功罪相同,若提督以罪去官,而总兵以无功超擢,亦无以服众心。若另调他省水师人员,于海军机轮理法全未娴习,情形又生,更虑偾事贻误,臣所不敢出也。自来用兵,谤书盈箧而卒能收功者,比比皆是。伏恳圣明体察行间情事,主持定断,臣不胜迫切悚惧之至。

缘电奏未能详尽,谨缮折由驿五百里据实复陈,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朱批:)另有旨。

北洋大臣李鸿章为经远等舰与日在大东沟交战或沉或伤事致军机处电报光绪二十年八月十九日

今日收北洋大臣电。丁汝昌旅顺效已电,昨日在大东沟外十二点与倭船开仗,五点半停战。我军致远沉,经远火,或超勇,或扬威,一火一驶,山透烟雾中,望不分明。刻督定远、镇远、靖远、来远、平远、广甲、广丙、镇中、镇南并两雷艇回旅,尚有两艇未回,济远亦回旅。当战时,我军先十船,因平、丙、中、南四船在港护运未赶上,后船均到助战。倭军十一船,各员均见击沉彼三船。倭船快,炮亦快且多。对阵时,彼或夹攻或围绕,其失火被沉者,皆由敌炮轰毁。我军各船伤亡并各船受伤轻重,速查再电禀云。鸿查此战甚恶,饬将各船被击伤损处赶紧入坞修理,并防倭船深入。未回者设法寻觅。请代奏。效未。

直隶总督李鸿章为大东沟接仗经远管带林永升等员死事惨烈请旨优恤事奏折

光绪二十年九月初七日

钦差大臣·大学士·直隶总督·一等伯臣李鸿章跪奏,为海军在大东沟口外接仗,力挫贼锋,并查明兵船管带各员死事惨烈情形,恳恩优恤,恭折仰祈圣鉴事。

据海军提督丁汝昌呈称,海军各兵舰奉调护送招商局轮船装运总兵刘盛休铭军八营陆兵赴大东沟登岸,于八月十七日丑刻由大连湾开行,午后抵大东沟。即派镇中、镇南两船,鱼雷四艇护送入口,平远、广丙两船在口外下椗,定远、镇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济远、广甲、超勇、扬威十船距口外十二海里下椗。十八日午初,遥见西南有烟东来,知是倭船,即令十船起椗迎剿。我军以夹缝雁行阵向前急驶,倭人以十二舰鱼贯猛扑。相距渐近,我军开炮轰击,敌队忽分忽合,船快炮快,子弹纷集,我军整队迎敌,左一雷艇亦到,各船循环攻击,坚忍相持。至未正二刻,平远、广丙二船,福龙雷艇续至,定远猛发右炮攻倭大队各船,又发左炮攻倭尾队三船,中其扶桑舰,三船即时离开,旋即回队,围绕我军夹击包抄,开花子弹如雨,一排所发即有百余子之多,各船均以船头抵御,冀以大炮得力。敌忽以鱼雷快艇直攻定远,尚未驶到,致远开足机轮驶出定远之前,即将来船攻沉。倭船以鱼雷轰击,致远旋亦沉没,管带邓世昌、大副陈金揆同时落水。经远先随致远驶出,管带林永升奋勇督战,突中敌弹,脑裂阵亡。济远先被敌船截在阵外,及见致远沉没,首先驶逃,广甲继退。经远因管带即亡,船又失火,亦同退驶。倭始以四船尾追济远、广甲,因相距过远折回,乃聚围经远,先以鱼雷,继以丛弹,拒战良久,遂被击沉。超勇舱内中弹火起,旋即焚没。扬威舱内亦被弹炸,又为济远当腰触裂,驶至浅水而沉。该两船管带黄建勋、林履中随船焚溺同殒。来远、靖远苦战多时,来远舱内中弹过多,延烧房舱数十间。靖远水线为弹所伤,进水甚多,均即暂驶离队,扑救修补。平远、广丙及福龙雷艇尾追装兵倭船,为敌所断,未及归队。此时仅余定、镇两舰与倭各舰相搏,历一时许,巨炮均经受伤,定远只有三炮,镇远只有两炮尚能施放。丁汝昌督同各将弁誓死抵御,不稍退避,敌弹霰集,每船致伤千余处,火焚数次,一面救火,一面抵敌。丁汝昌旋受重伤,总兵刘步蟾代为督战,指挥进退,时刻变换,敌炮不能取准,又发炮伤其松岛督船,并合击伤其左侧一船,白烟冒气数丈。靖远、来远修竣归队,平远、广丙、鱼雷各艇亦俱折回,倭船多受重伤,复见诸船并集,当即向西南一带飞驶遁去。我军尾追数里,敌船行驶极速,瞬息已远,然后收队驶回旅顺。济远一船已先回旅,广甲一船在三山岛搁礁,拖救不起,该两船管带方伯谦、吴敬荣业经电请分别从严参办。所有致远、经远、超勇、扬威四船管带邓世昌等力战阵亡,应从优议恤,请奏前来。

臣查大东沟一战,我以十船当倭十二舰,倭舰虽不及定、镇两铁舰之精坚,而船快炮快,实倍于我。我军奋力迎击,血战逾三时之久,为地球各国海战向来罕有之事。各将士效死用命,愈战愈奋,始终不懈,实属勇敢可嘉。此次据中外各将弁目击,攻沉倭船三艘,而采诸各国传闻,则被伤后沉者,尚不止此数。内有一船,系装马步兵千余,将由大孤山登岸袭我陆军后路,竟令全军俱覆。而我运送铭军八营驶抵口内得以乘间陆续起岸,不至被其截夺,关系大局匪细,实赖海战保全之功。若非济远、广甲相继遁逃,牵乱船队,必可大获全胜。犹幸致远、经远冲锋于先,定远、镇远苦战于后,故能以寡击众,转败为功,此则方伯谦之罪固不容诛,而邓世昌、刘步蟾等之功亦不可没者也。提督丁汝昌统率全军,身当前敌,受创后犹复舆疾往来,未尝少休,激励将士同心效命。当时交战情形,叠经臣电致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先后奏闻在案。八月二十九日钦奉电旨:东沟之战,倭船伤重,镇远、定远各将士苦战出力,著李鸿章酌保数员以作士气。等因。钦此。当经恭录转行,钦遵查照,容俟查明核实奏保。其力战阵亡之管带、大副等,自应先行奏请恩恤,以慰忠魂。致远管带·提督衔·记名总兵·借补中军中营副将噶尔萨巴图鲁邓世昌,经远管带·升用总兵 ·左翼左营副将穆钦巴图鲁林永升,致远大副·升用游击·中军中营都司陈金揆,争先猛进,死事最烈,拟请旨将邓世昌、林永升照提督例,陈金揆照总兵例,交部从优议恤。邓世昌首先冲阵,攻毁敌船,被溺后遇救出水,自以阖船俱没,义不独生,仍复奋掷自沉,忠勇性成,一时称叹,殊功奇烈,尤与寻常死事不同,且官阶较崇,可否特旨予谥,以示优异而劝将来,出自逾格恩施,非臣所敢擅拟。超勇管带·副将衔·左翼左营参将黄建勋,扬威管带·副将衔·右翼右营参将林履中,力战捐躯,同堪悯恻,拟请旨各照原官升衔,交部从优议恤。其余阵亡、伤亡、受伤员弁,应俟查明,奏请分别照章恤赏。

所有海军接仗及管带员弁阵亡各缘由,理合恭折由驿具陈,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朱批:)另有旨。

直隶总督李鸿章为经远等舰阵亡将弁均属奋勇异常请从优议恤事奏片

【光绪二十年十二月初二日】

再,海军各舰在大东沟与倭接战,已经臣将定远、镇远等舰阵亡各员弁开单奏请议恤在案。兹据革任海军提督丁汝昌续行查明,致远、经远、超勇各舰阵亡将弁、勇目、工匠,请照案奏恳赐恤前来。臣查各该将弁竭力苦战,或全船覆没,或被焚沉殒,或中炮阵亡,均属奋勇异常,死事惨烈,深堪悯恻,谨开单吁恳恩施,照案从优议恤,以慰忠魂。理合附片陈请,伏乞圣鉴训示。

谨奏。

(朱批:)陈策等均着从优议恤。该部知道。单并发。

附件 经远等舰船接仗阵亡员弁请恤衔名清单

谨将续查致远、经远、超勇三船在大东沟接仗阵亡员弁请恤衔名缮具清单,敬呈御览。

副将衔·升用游击·左翼左营都司·经远船帮带·大副陈策,拟请照原衔议恤。

升用游击·左翼左营都司·经远船总管轮孙姜,拟请照副将例议恤。

升用游击·左翼右营都司·超勇船总管轮黎星桥,拟请照副将例议恤。升用都司·左翼左营守备·经远船枪炮二副韩锦,拟请照副将例议恤。

升用都司·中军中营守备·致远船驾驶二副周展阶,拟请照参将例议恤。

蓝翎·中军中营都司·致远船总管轮刘应霖,拟请照参将例议恤。

蓝翎·尽先补用都司·中军中营守备·致远船大管轮郑文恒、曾洪基,均拟请照参将例议恤。

蓝翎·中军中营守备·致远船鱼雷大副薛振声,拟请照参将例议恤。

升用都司·左翼左营守备·经远船鱼雷大副李联芬,拟请照参将例议恤。

升用都司·左翼左营守备·经远船大管轮卢文金,拟请照参将例议恤。

左翼左营守备·经远船驾驶二副陈京莹,拟请照参将例议恤。

升用都司·左翼右营守备·超勇船帮带·大副翁守瑜,拟请照参将例议恤。

中军中营守备·致远船枪炮二副黄乃模,左翼左营守备·经远船大管轮陈申炽,补用守备·借补左翼左营外委·经远船巡查刘玉胜,左翼右营守备·超勇船大管轮邱庆鸿,均拟请照游击例议恤。

中军中营千总·致远船船械三副谭英杰,中军中营千总·致远船舢板三副杨登瀛,五品军功· 中军中营千总·致远船二管轮黄家猷、孙文晃,五品蓝翎·左翼左营千总·经远船船械三副李在灿,五品蓝翎·左翼左营千总·经远船二管轮刘昭亮,左翼左营千总·经远船二管轮陈金镛,五品军功·补用千总·左翼左营把总·经远船三管轮高文德、王举贤,五品军功·补用千总·左翼左营把总·经远船正炮弁任其德,五品蓝翎·左翼右营千总·超勇船驾驶二副周阿琳,左翼右营千总· 超勇船二管轮李天福,尽先千总·左翼右营把总·超勇船三管轮郑光朝,尽先千总·派驻超勇船驾驶学生叶世璋,蓝翎·千总·中军中营把总·致远船正炮弁李宗南,均拟请照都司例议恤。

五品军功·左翼左营千总·经远船舢板三副张步瀛,拟请照都司例优恤。

五品军功·候补把总·派驻经远船驾驶学生张海鰲,五品军功·例保把总·派驻经远船驾驶学生罗忠霖,均拟请照守备例优恤。

中军中营把总·致远船三管轮钱秩、谭庆文,补用把总·借补中军中营外委·致远船副炮弁陈书、阮邦贵,五品军功·提标把总·暂代致远船巡查张多志,中军中营把总·致远船水手总头目水连福,五品军功·派驻致远船管轮学生徐怀清,五品军功·派驻经远船管轮学生段绩熙,六品军功·补用把总·左翼左营外委·经远船副炮弁周廷禄、万于滨、傅喜三,左翼左营把总·水手总头目陶元太,尽先把总·左翼右营外委·超勇船副炮弁李英,五品军功·例保把总·派驻超勇船驾驶学生陈琜祥,五品军功·派驻超勇船管轮学生高鹤龄,均拟请照守备例优恤。

五品军功·致远船水手正头目王作基,拟保把总·派驻经远船副炮目陈恩照,均拟请照千总例优恤。

中军中营外委·致远船副炮弁张恩荣,候补把总·致远船水手副头目曲延淑,拟保把总·致远船水手副头目吴明贵,蓝翎把总·致远船三等水手刘相忠,七品军功·致远船鱼雷头目施得魁,候补外委·致远船鱼雷匠张成,候补把总·致远船管舱周喜,拟保把总·派驻致远船副炮目张玉、沈维雍,五品军功·经远船水手正头目余得起,六品军功·经远船水手正头目任新銮,五品军功·经远船水手副头目姚登云,六品军功·经远船一等水手邓清,六品军功·候补枪炮教习·经远船三等水手杨永霖,五品军功·经远船一等管汽吴馨泰,五品军功·经远船二等升火翁庆平,六品军功· 经远船二等升火黄兆荣,六品军功·经远船鱼雷头目张永清,补用把总·经远船鱼雷匠李观鉴,六品军功·经远船电灯匠周新铿,拟保把总·派驻经远船枪炮副教习江友仁,六品军功·尽先把总· 超勇船一等管汽李铭魁,拟补把总·派驻超勇船枪炮副教习李镜堂,均拟请照千总例议恤。

(朱批:)览。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4103号-1京ICP备19034103号-2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40053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