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史研究 > 专题研究 > 社会史
乾隆朝京旗移垦中的旗籍遣犯
作者:德格吉日呼 刘小萌 责编:

来源:《历史档案》2022年01期  发布时间:2022-06-09  点击量:6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京旗移垦是清廷为解决八旗生计问题而制定的基本政策之一,  即将京城闲散旗人强制迁往东北拉林阿勒楚喀等地就地安置实施屯垦乾隆至光绪年间前后移垦三次总共移驻旗人3700余户其中乾隆朝移垦3000 这既是京旗移垦的开端 也是三次移垦中规模最大的一次在京旗移垦政策影响下吉林将军辖下的拉林阿勒楚喀地方逐渐形成一个    的旗人社会中包括阿勒楚喀原有驻防官兵增调的吉林兵丁还包括京城移垦旗人及发遣人犯关于京旗移垦   问题学界已有研究至于其中的发遣人犯迄今没有专门研讨本文利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军机处满文录副奏折  以下简称  满文录副奏折台湾  中央研究院 历史语言研究所藏  史料等档案史料以搜集整理的35 起案例为基础 重点考察遣犯问题的三个方面 遣犯的迁遣犯的特征遣犯的政策以期从旗籍遣犯角度审视京旗移垦的作用与意义

遣犯的迁

拉林阿勒楚喀是清代京旗移垦的主要目的地同时也是东北地区发遣犯人的重要安置地遣犯作为移垦旗人的一部分由京城迁出的背景和过程大致如下

三次移垦分别为: 乾隆年间移垦拉林、阿勒楚喀 设拉林、阿勒楚喀副都统管辖, 隶吉林将军, 现为黑龙江省五常市拉林镇和哈尔滨市阿城区 嘉道年间移垦双城堡  设双城堡协领管辖 仍隶吉林将军 现为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 光绪年间移垦呼兰  设呼兰府 隶黑龙江将军 现为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官方记载移驻京旗户数为 拉林阿勒楚喀副都统下3000双城堡协领下698 呼兰府治下见魏影  清代京旗回屯问题研究》, 黑龙江大学出版社 2009 年版 190191

       日本学者稻叶君山  满洲发达史杨成能译1940年本 最早涉及京旗移垦问题 高岩  满洲的京旗屯垦史潮1934 亦有专门探讨国内研究始于20世纪30年代刘选民  东三省京旗移垦始末禹贡193610月第卷第合期上 为最早定宜庄  清代京旗移驻东北屯垦始末中央民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1985 和魏影  清代京旗回屯问题研》, 主要探讨京旗移垦的过程及影响

       对于东北的发遣场所 孟修  清代遣奴研究已有探讨 中国人民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3 58

在八旗生计问题的重压之下 乾隆七年  1742 清廷决定实施京旗移垦 随即派官员前往拉阿勒楚喀筹办屯垦事宜议定应办事宜共计七项建造住房采伐木材开垦地亩采买耕移驻旗人管理盖建粮仓及红白赏银显而易见清廷在筹划京旗移垦之初尚无迁移遣犯充当劳动力的设想

乾隆九年首批满洲旗人移驻当地因不谙农事劳动力短缺问题随即凸显以此为背景宁古塔将军巴尔品奏请从发遣东三省为奴人犯中挑选一部分给种地满洲人为奴翌年奏准移驻满洲各户垦田为业雇工者多自应赏与奴仆但于遣犯内拨给恐不安分之徒错处滋事应令该将军等择其初犯乡愚尚知畏法者赏给由此可知遣犯最初发往拉林是基于满足移垦满洲人对劳动力的需求遣犯的身份是满洲人奴仆拨给的遣犯须符合一定条件即初次犯罪且罪行较轻者而非罪恶深重的惯犯

乾隆十年和十一年间强制迁往拉林阿勒楚喀发遣人犯共有十三族支         有家族宗族含义说明这些遣犯并非孤身前往而是携带家眷官方此举应是出于将这批人犯长期稳定在当地同时减少贫困人口对京旗生计压力的双重考虑但此次发遣人数有限远不能满足移垦旗人对劳动力的需求旋即决定从东北封禁地区缉获的偷刨人参犯内甄别旗下家奴与开户另记档人发往拉林赏给满洲人为奴但此举仍差强人意 当年仅得偷挖人参发遣拉林人犯12这对于深感劳动力匮乏的满洲人而言不啻杯水车薪

为进一步拓宽遣犯来源又补充三条规定从宁古塔将军辖下为奴遣犯内择其温顺有妻者优先赏予拉林满洲人为奴有发往黑龙江等处遣犯途经宁古塔将军地方时就近挑选拨给一旦拉林阿勒楚喀两地旗人遣奴得到充分补充仍照旧例将遣犯发往原定地方此举使发往拉林的遣犯明显增加据不完全记载仅乾隆十七年十月至十八年二月不到半年时间陆续查送拉林之遣犯就有107又因发遣人犯多为单身 曾两次谕令嗣后发往拉林种地之人均须携眷前往对其中不服从管教的遣犯则以  改发黑龙江给予索伦为奴     处理

乾隆十八年一度决定将发遣人犯内八旗另记档案人停遣拉林二十二年又定八旗应发拉林阿勒楚喀人犯全部停遣改发黑龙江三姓等处充当苦差而根据档案记载可知上引停遣拉林之令并未真正落实参见本文附表  乾隆年间拉林阿勒楚喀遣犯一览表》, 35 起发遣案例中乾隆十八年二十二年及前后数年均有缘罪发遣事例可以为证再者乾隆二十一年至二十四年间曾有两千户京旗满洲移驻当地说明基于拉林阿勒楚喀屯垦的实际需要清廷对发遣拉林

 清高宗实录236 乾隆十年三月戊寅 中华书局2008年版 11219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军机处满文录副奏折  以下简称满文录副奏折 下同 奏将发遣东三省人犯给拉林种地满洲人为奴并

将赏该处之银借给商人折乾隆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档号0301720615010

 清高宗实录276 乾隆十一年十月上丙寅 1178511786

④ 满文录副奏折奏将发遣东三省人犯给拉林种地满洲人为奴并将赏该处之银借给商人折乾隆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档号0301720615010

 清高宗实录422 乾隆十七年九月丁卯 13934 427 乾隆十七年十一月乙酉 13996 因上谕内有  发往拉林阿勒楚喀种地人等发往拉林阿勒楚喀屯田之人之句定宜庄魏影均解读为谕令针对的是移垦旗人本文则认为首次移垦已于乾隆九年十年完成此后十年间虽偶有因病故去或逃跑而补充者均为特例清廷并无再颁谕旨的必要与此同时不断有犯人被发往种地时间上与两次谕旨颁布相吻合因此两次谕旨内强调 发往种地旗人须携眷前”, 均指发遣犯人 而非移垦旗人

 清高宗实录418 乾隆十七年七月丁卯 13889

 清高宗实录437 乾隆十八年四月乙酉 14107

 光绪 大清会典事例860 刑部· 督捕例六》。

 乾隆十九年 旗人七克登布醉酒殴打其孙致死 被发遣拉林  见附表17 乾隆二十二年 将八旗满洲蒙古旧营房居住兵丁内不守本分为匪滋事且不知悔改者 发往拉林  光绪 大清会典事例558 兵部· 职制一》。

的规定虽有所调整但并未完全停止一直到乾隆三十二年清廷最终决定停遣拉林将遣犯全部改发黑龙江三姓等地这说明屯垦旗人对遣犯劳动力的需求已大为缓解

综上所述发遣人犯到拉林阿勒楚喀在时间上与京旗移垦基本同步这些人犯被集中发遣拉林阿勒楚喀显然是清廷精心筹划的结果其目的并非如以往学者所认为只是出于缓解京城八旗生计的压力同时还有解决移垦地旗人劳动力匮乏借此清除京旗中各类有  前科分子维系首善之区治安等多重考虑

遣犯的特

发遣属于流刑是将罪犯遣送指定配所通过戍边劳作为奴等形式使其接受惩罚的一种刑  自乾隆初起旗人缘罪发遣人数逐渐增多清代平定新疆以前遣犯配所主要集中在东北或内地偏远各地其中又以发遣东北为多早期发遣东北的形式主要有给新满洲为奴当差及安插乾隆年间在京旗移垦影响下拉林阿勒楚喀不仅一跃成为边疆开发重地同时成为新的旗人发遣场所拉林阿勒楚喀遣犯与此前发遣东北的人犯在身份上的基本区别为前者主体为旗后者主体为民籍下面依据附表所列乾隆年间35 起遣犯案例 对遣犯的身份遣犯的罪由遣犯的特点逐一进行考察

 遣犯的身份

首先就户籍考察发遣拉林阿勒楚喀人犯以旗籍为主其中满洲旗人又占多数见附表35名遣犯内明确是旗人身份的25占总数71.4%  满洲旗人占25.71%蒙古旗人8.57%军旗人11.42%旗籍不详25.71%在其他28.6%户籍  旗籍或民籍 不详者中有若干遣犯的名字完全符合旗人特征  如表1415222833 说明旗人至少占88% 以上 是遣犯的主体

其次就旗籍考察旗籍中原有另户另记档案开户户下之别标志着旗人等级社会中的不同身份和地位清初八旗户籍并无 另户称谓。“另户的原义是指在旗下拥有独立户籍有别于旗下奴仆  简称  户下雍正乾隆年间清廷将大批  非正身 旗人清除出  另户”,户主要指正身另户  简称  正户”,  正身旗人同时 将从  另户 中清除出的非正身旗人另记档案, “另记档案随即成为八旗户籍的一种另记档案人来源不一既有开户奴仆又有抱养民人之子  养子其地位低于正身旗人开户又译  开档”。清入关前即有奴仆  旗下开户现象雍正时大规模清理旗籍将   开户列为八旗户籍一种在八旗内部开户人拥有独立户籍位近乎 另记档案人”。乾隆年间另记档案人开户人均被强制出旗为民户下指奴仆


 光绪 大清会典事例727 刑部· 名例律五》。

② 学界公认的乾隆朝京旗移垦时间为乾隆七年到三十四年根据本文发遣旗人到拉林的规定是在乾隆九年到三十二年之间明二者在时间上大体一致

③ 总结附表内各案例此处指旗人当中有偷盗行窃打架斗殴醉酒赌博行骗逃旗及讹诈等前科之人虽罪不至死却屡教不将这些人以发遣为名清理出京城以维护京城治安

 清顺治年间实行  旗人折枷免遣”, 雍正时正式入律 是旗人的一项法律特权同时 康熙朝已有旗人犯罪发遣的先例也就是说,“旗人折枷免遣 例的实施是有条件的 总的趋向是适用对象越来越少 免遣条件越来越严 以致清中期以后 旗人因罪获遣人数不断增多

 孟修:《清代遣奴研究》, 42

 户下奴仆ah 的简称 是八旗内部地位最卑贱身份最底下阶层据档案记载 隆十七年十月至十八年二月间 发遣京旗107 另户至拉林阿勒楚喀旗籍遣犯的身份相当复杂不仅有另户  正身旗人还有另记档案开户户下  奴仆而在另户中 满洲人又占多数此亦可窥知满洲统治者将他们发往东北边地的良苦用心即除了缓解八旗生计压力维系京城社会治安等目的还寓有使之  回归故土教以俭朴返其初风     的深层考虑

再者就来源地考察遣犯主体为京城旗人驻防旗人寥寥可数后者仅见于表在江西的满洲旗人16号为黑龙江披甲

最后就缺份考察遣犯中包括已革护军已革马甲另户闲散披甲监生童生已革步兵拨什库原司狱抬鹿角兵缺份不明者缺份虽有不同均属旗人普通阶层其中一部分人曾有兵缺后因故革除兵缺革除意味粮饷断绝而生计潦倒往往是促其坠入犯罪泥淖并沦为遣犯的重要原因

) 遣犯的罪由

主要为两类一为不遵守八旗管理制度一为破坏京城社会秩序前一类遣犯包括逃旗旗员侵贪或未能恪尽职守者醉酒闹事后一类遣犯为数较多偷盗行窃及为匪打架斗殴或殴死卑幼传抄谣言伪稿案私自开挖煤矿诬告考场作弊

为卖房偷钤佐领图记 印信罪由不明者

罪由多样折射出京城旗人社会面相的复杂性而因八旗生计问题加剧导致的旗人阶层分化应是驱使部分下层旗人自暴自弃违法乱纪的主要原因值得关注的是在诸多遣犯中有若干人是因多重罪行叠加而遭发遣如有潜逃兼行窃为匪作乱兼在配出逃,  谎称告假私自出境兼诓骗钱财清廷对这些旗人罪犯先以法律手段予以惩罚继而强制实施发遣在充实东北边疆   发祥 重地的同时也希望他们能洗心革面步入 改过自新之途

) 遣犯的特点

乾隆年间正值八旗生计压力下旗人社会关系发生深刻变化时期因此较之以往旗人遣犯拉林阿勒楚喀遣犯带有不同于以往的若干特点第一他们被从繁华的首善之都发遣到东北边徼  荒野之地其生活落差与心理失落非常巨大其次京旗发遣的目的并非惩治不良旗人那么简同时寓有维护京城治安缓解旗人生计为移垦地补充劳动力以及使 满洲世仆回归故土等多重考虑第三这些被遣人犯身份远较以往复杂其中一部分原属另户旗人,  曾挑取兵缺领受粮饷这种现象的发生一方面反映了清中期司法制度从 旗人折枷免遣旗人缘罪发遣变化同时又说明旗人遣犯与移垦旗人之间已不可能像以往的屯戍地那样,  形成一种比较稳定的主奴关系换言之其关系应该更接近于 雇主与雇工” “主家与帮工的关系遣犯虽以戴罪


  详见刘小萌  八旗户籍中的旗下诸名称考释原载  社会科学辑刊1987年第 关于清代八旗中  开户人 的身份地原载  社会科学战线1987年第,《试析旗下开户与出旗为民原载  中国民族历史与文化》, 中央民族学院出版1988年版 均收录于  满族的社会与生活》,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98年版

 清高宗实录504 乾隆二十一年正月甲戍 14964

  贺长龄、魏源等编纂:《皇朝经世文编39,《乾隆二年御史舒赫德八旗开垦边地疏》, 沈云龙主编 近代中国史料丛刊续编72 台湾文海出版社1978年版 1537

④ 其各地驻防旗人所犯何罪、至何程度会被折枷解京再发往拉林等地之规定, 有待进一步考证。

 附表162021262831

 附表2223273034

 附表132732

 附表12181933

 分别见附表20212633

之身入居当地但他们既与移垦旗人共同生活劳作日久天长相濡以沫身份界限势必逐渐消磨乾隆二十一年二十二年第二批移垦旗人启程之际乾隆帝谕令界定移垦旗人与旗人遣犯二者的身份即是上述现象潜滋暗长的反映以上特点均有别于此前的各类遣犯

遣犯的政

清廷为将旗籍遣犯长期稳定在边疆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最主要的有两项即安置政策与严惩政策统治者克服各种困难运用软硬兼施的手段最终将遣犯成功安置在当地并使之融入社会

安置政策

旗人犯罪发遣因身份不同待遇亦有差别拉林阿勒楚喀遣犯以另户为多数其次为开户家奴再次为奴仆对另户 其虽为  不肖之人 官府仍安排驿站车辆解往 官为拨给田产借给口粮安置对旗下家奴则押送前往赏给官员为奴种地

旗人遣犯到达目的地或给满洲人为奴或从事种地和各项杂役区别待遇的基本依据仍为身份差别见附表佟鏕  给予地亩安插 13 达尔什与海保  与官为奴 16 24 腾额  当差22其中大多数以种地为主前述107 另户遣犯的安置条件优于其他身份遣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他们均由官府拨给地亩房屋口粮籽种,  其安置与生计来源基本由官府解决

然而如此一来另户遣犯与移垦满洲人的差别便不甚明显难免会引起后者不满对此官府的解释亦颇费心思一面澄清说这些不肖旗人都是在京犯罪的遣犯与移垦满洲人本质不同一面 声称拨给他们田产耕种是既定政策无需更改由此不难看出清廷的真实心态即另户遣犯虽 有过愆毕竟是八旗子弟故不忍坐视他们在生计无着的窘境中继续堕落乃至自生自灭因此另户遣犯待遇虽略低于移垦满洲人但仍明显高于其他身份遣犯对于另户遣犯,  除沿途拨给车辆解送外安置内容主要有

1.住房暂且将千户满洲住房匀出居住

2.口粮由拉林现有旧粮内动支每口自仓内借与六石粮按千户满洲借粮限期五年偿还例办自翌年秋起计算后续到来遣犯亦照此办理

3.开垦地亩选取近16屯土地肥沃高阜处派出拉林官兵内熟谙农务48 每屯分派 交该管官等使管教发遣众人自此年起协助开垦地亩将该年垦得地亩平均分给发遣人众使立产耕种


①     一般以发遣旗人原身份为准, 分为正身旗人、另户、旗下家奴三种。其中: 正身旗人多被发遣当差; 另户则以出身为准分别处其满洲另户正身发遣当差行同奴仆之下贱另户给予驻防兵丁为奴奴仆开户为另户者给披甲人为奴旗下家奴罪犯则一概发遣为奴

  满文录副奏折 奏报办理发往吉林种地之另户旗人开垦地亩并借给口粮折 乾隆十八年六月二十七日 档号0301720625003;《明清史料》, 乾隆二十年四月九日 台湾  中央研究院 历史语言研究所藏  下同 档号024359001

 满文录副奏折 奏报办理发往吉林种地之另户旗人开垦地亩并借给口粮折 乾隆十八年六月二十七日 档号0301720625003满文转写为 eraluserūū uiū eralhakineh

 满文录副奏折 奏报办理发往吉林种地之另户旗人开垦地亩并借给口粮折 乾隆十八年六月二十七日 档号0301720625003

4.杂项其使用牛只农器籽种草豆俱照乾隆八年拉林首次开垦例办理

据此清廷对发遣另户待遇相当优厚凡衣食住行均在照顾之列但是与移垦满洲待遇相比仍存在一定差别对后者的安置亦分沿途与到地待遇两种移垦之初官为置办一切车辆相给予治装银与立产银共80到达目的地后具体安置办法

1.口粮每户以七口计每日每口发米八合三勺

2.地亩官为开垦地亩每户拨给一顷

3.房屋官为建造房屋每户五间

4.杂项所需牛具籽种草料农具及生活用品全部官为购置

5.赏银遇有红白喜事另行赏赐银两

6.其他允许就近购置奴仆优者可挑补本地兵缺

综上移垦旗人与发遣另户同是派往务农为其置办生计所需方面待遇差别不大在此基础移垦旗人则进一步享有赏银置买奴仆及挑补兵缺的资格这种根据身份  对号入座的安置办法正是清代旗人 满洲人 社会等级制度的一个缩影

清廷为顺利推进京旗移垦采取了一系列安置措施对于包括旗籍遣犯在内的移居旗人待遇不可谓不优厚为此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但他们到达拉林阿勒楚喀后仍会遇到一个共同问题即如何适应生活环境和劳动条件的巨大落差因此尽管官府苦心孤诣为安置旗人采取了  一系列措施但效果并不理想集中表现为移垦旗人的逃跑其中发遣旗人逃跑现象尤为突出旗籍遣犯原本就是不肖之徒将其安居边疆耕垦谋生自食其力更有特殊的难度伴随遣犯出逃现象的愈演愈烈官府亦不断加大督捕逃人的力度

 严惩政策

清廷对旗人出逃问题一向高度重视处罚严苛。 《清会典盛京等处并各省驻防及屯居旗人逃走别其良贱年齿与逃走次数科罪投回者按次数与岁月而减之④  遣犯本为戴罪之身在配出逃可谓罪上加罪据清律对脱逃遣犯仍按原有身份即分别正身另户旗下家奴而加以惩旗下家奴身份最低出逃被获立即正法惩处最严参见本文附表对拉林阿勒楚喀在配出逃遣犯凡属正身另户的于缉捕限期内自行出首者免其正法仍发拉林阿勒楚喀凡超过缉捕期限被获者不论是何身份一概正法行刑时组织在配犯人观看以收警惩之效

乾隆二十二年正式颁定拉林阿勒楚喀脱逃遣犯正法例规定八旗发遣人犯有私自逃回拿获之日即行请旨拟斩立决如在盛京等处拿获者该将军等讯明情节具奏请旨并就地正其在京暨各省拿获者由刑部审明请旨交旗正法⑦  参见文末附表拉林遣犯在配出逃有除刘霸脱逃后情况不详外其余人被获后所受惩处情况如下遣犯李学泌, “因穷脱逃


  满文录副奏折 奏报办理发往吉林种地之另户旗人开垦地亩并借给口粮折 乾隆十八年六月二十七日 档号0301720625003采买牛48  每三牛为一具 16 每二具再多置一牛 每具采买犁镜  alū铡刀各一 犁杖各二 锄头刀计其足用购买宜给派往兵丁盐菜银采买牛只购买农器及办给草豆籽种等银 共需1299两银

②  明清史料》, 乾隆二十年四月九日档号199942001满洲按各自到达之日起计拨给口粮乾隆九年十年移垦之千户满洲于是年八月起程拨给其一年整十二个月口米乾隆二十一年至二十四年第二批两千户满洲均于二月到达且家口足七口之户甚少因此各按实有家口计给口粮自其到达之月起共给八个月口米

③ 前人研究提及移垦旗人与旗人遣犯在逃跑问题上的复杂性却缺乏对二者的区分

 嘉庆 大清会典44 刑部七》。

 光绪 大清会典事例742 刑部· 名例律二〇》。

⑥ 督捕限期为一个月以期极力降低脱逃的可能性

 光绪 大清会典事例860 刑部· 督捕例六》。

 附表1011122133

在外混迹两年余在京城东直门一带被获刑部定谳: “李学泌本是为匪发往拉林之犯其逃走拿获虽在钦奉谕旨以前但该犯并非自行出首未便照旧例仍发往原遣地应交与该旗即行正法示炯戒。”     作为该案定谳依据的谕旨 颁布于乾隆二十二年十一月初七日 要点为 发往拉林种地人内如有逃走者拿获时尚且即行正法况发遣之人俱系不肖匪类既经逃走反计其次数治罪殊不划一嗣后发遣拉林人内如有逃走者拿获时亦着即行正法将此永着为例。”     比对刑部关于李学泌一案谳词其中有   并未自首未便照旧例仍发往原遣地说明在该谕旨颁布前关于正身另户旗人出逃并自行出首者原有发回原遣地之条

乾隆二十三年七月初八日对上年旧例复加修订规定嗣后拉林逃走之人被获解部再严加枷由原旗派官兵三人解送拉林正法     参见附表 科升额  11 关额尔德色  12 两人二十一年脱逃回京二十三年八月被解回拉林正法即属此例但该补充之例实行不到一年清廷又以 发回拉林徒觉纷烦     为由作罢 仍恢复在京城正法附表中遣犯德保  21 佟起琴33 在配出逃被获本决定解送拉林正法旋改为在京正法均属此例

同时补充说明一点乾隆二十二年定例颁布后在配遣犯出逃被获正法只是一般性规定其中若干特殊情况政策上仍留有转圜之地如对待有悔过自新之心自行出首者可免正法仍发回原遣地附表中萨炳阿  28催衡泰  31均因自行出首幸免一死仍按发遣处理

综上拉林阿勒楚喀旗籍遣犯的安置依其原有身份包括正身另户另记档案家奴三类

其中另户安置待遇较优接近于移垦旗人但二者仍有差别针对遣犯脱逃问题清廷不断加大惩处力度不惜严刑峻法以期取得最大震慑效果为此曾一度将正法之地由京城改在拉林但在实施严惩的同时在政策上仍留有余地即悔过自首者从宽宽严并举之结果是将绝大部分发遣旗人稳定在当地

乾隆朝京旗移垦拉林阿勒楚喀最初是为解决八旗生计问题基于解决移垦旗人劳动力维护京城治安等多重考虑清廷又将部分旗人罪犯发遣至当地于是拉林阿勒楚喀既是京旗移垦之地同时成为旗人发遣目的地因此旗人罪犯发遣是在京旗移垦大背景下进行的

归纳起来旗人遣犯有如下特征

遣犯以京旗为主京旗中又以满洲人为多身份多样从正身另户另记档案开户直到奴仆但不论身份如何复杂以普通阶层旗人居多沦为遣犯的原因各异至少一部分是由于被革兵缺而丧失经济来源这成为其违法乱纪甘于堕落的渊薮

清中期是八旗制度重要转型期这为拉林阿勒楚喀的旗人发遣提供了相应的社会背景惟其如此清廷发遣旗人至该地的目的亦趋多元不似先前只为惩处  不良匪类目的那么单一旗人遣犯中不乏正身另户证明到了清中期, “旗人缘罪发遣政策已得到有效实施这部分遣犯到达当地与移垦旗人间不再维持主奴关系不同身份的旗人通过共同的生产生活而日益融通是一


① 明清史料》, 乾隆二十二年十一月十九日档号026390001

② 明清史料》, 乾隆二十四年二月档号208556001

 与上同内容为:“拉林逃走人犯在京暨各直省被获即令解部本部一面奏闻 一面将该犯严加锁锢 行文该旗都统拣派才干章京一员本佐领下领催一名披甲一名赴部领解仍令拉林副都统遇有此等人犯即传集众人令其观看正法。” 另见 大清会典事例834 刑部· 刑律捕亡五》。

 清高宗实录600 乾隆二十四年十一月庚申 16426

个有目共睹的趋向

清廷对旗人遣犯政策主要包括安置政策严惩脱逃政策两方面旗人缘罪发遣受其身份差异及罪行轻重影响到地后的安置亦不尽相同各类旗人遣犯安置政策虽有一定区别但因条件艰苦而屡屡发生逃跑事件随着这一现象愈演愈烈清廷不惜采取严刑峻法加以禁绝并在一定程度上收到实效绝大部分旗人遣犯与移垦旗人最终被稳定在拉林阿勒楚喀落地生根乃是一个基本事实这些京旗移民彻底告别了都市生活同时也割断了有关八旗子弟 甘食美衣的历史记并实现了与劳动生产的密切结合经过几代人艰辛努力在东北边疆的蛮荒之地逐渐形成以 京旗为主的 新型旗人社会

纵观清代历史东北地区为清廷输送的八旗骁勇善战之兵将为数甚多而清廷从京城组织旗人回归东北故地则为数较少乾隆朝京旗移垦是清廷组织八旗子弟回归东北边地的一次重要尝试从长远来看这些身份不同的旗籍移民与本地旗民共同参与了东北边疆的开垦与开发

附表乾隆年间拉林阿勒楚喀遣犯一览表

序号

时 间

姓 名

旗 籍

身 份

罪 由

处   罚

资料来源

备 注

十四年

八月十七日

刘霸



合伙偷窃

发往拉林种地

内阁满文题本

02

00134000

发至正蓝旗华瑟

ū  十八年八月初六日脱逃

十四年

十月初十日



永宁原参

不详

侵吞营运利银千两以上

免正法发拉林种地

清高宗实录350


十五年

七月二十四日

周绍儒


旗人

罪遣军台却未实心赎罪

发拉林阿勒楚喀种地赎罪

清高宗实录369


十七年

四月十六日

佛祐

满洲旗人

拨什库

江西伪稿案时钞看公开指责乾隆帝与朝中重臣之言论

枷责解京发往拉 林 阿 勒 楚喀

清 高宗实录413


钟善


披甲

十七年

八月二十八日

孔继仁

镶白旗汉军孔广福佐领

革退步兵

逃走一次行窃多次

各管官及族人共同送部发往拉林 阿 勒 楚 喀种地

明清史料

0208200

1021700


沈从良

镶白旗汉军张国柱佐领

闲散

多次打架斗殴殴打兄长

十七年九月

李学泌

镶黄旗汉军范建中佐领

闲散

为匪

本 旗 送 部 发 往拉林

明 清 史 料

0263900

二十年三月因穷苦 不 过 脱 逃 回二十二年十月 拿 获 交 原 旗正法

十七年

十月二十七日

毕里克图

ilkt




发往拉林

满文录副奏折

017

02801

领催披甲等解送 途 中 解 开 枷锁殴伤民人

秀儿

Š




续表

序号

时 间

姓 名

旗 籍

身 份

罪 由

处 罚

资料来源

备 注

十七年

科升额

镶蓝旗富德

佐领

闲散

为卖房与族兄富明一同偷印佐领图记

发遣拉林

满文录副奏折

017

17103

均于二十一年脱逃回京二十三年 八 月 解 拉 林正法

十七年

关额尔德色

es

镶蓝旗包衣

苏勒  佐领

闲散

行窃

发遣拉林

满文录副奏折

017

17101

十八年

四月二十三日

佟鏕

镶红旗汉军

抬鹿角兵

醉酒生事

给 予 车 辆 送 拉林阿勒楚喀给予地亩安插

明清史料

1002600


十八年

五月十七日

泰保



开挖煤窑

革职发往拉林

明清史料

1004700


色布腾

发往拉林

十八年

八月三十日

达尔什


黑龙江披甲

擅 自 潜 逃 回京

发 往 拉 林 与 官为奴

清 高宗实录455


十九年

九月二十九日

七克登布


旗人

醉酒打死其孙九格

枷责发拉林阿勒楚喀

清 高宗实录473


二十年

三月初九日

七十五

镶白旗蒙古七十三佐领

已革马甲另户

两次行窃

发拉林种地

明清史料

2043900


官德

镶白旗蒙古发永佐领

已革马甲

二十年

四月十九日

七十一

正白旗满洲达阳阿佐领

已革另户马甲

逃走两次行窃一次

给予车辆发往拉林 阿 勒 楚 喀种地

明清史料

2043500

0979300


德保

正白旗满洲塔什哈佐领

已革另户马甲

逃走一次行窃两次

二十二年十一月初十日自拉林在配逃走二十四年二月于京城被捕原定解回拉林正法改在京正法

二十年

十 二 月 二 十六日

额腾额


官员永常之子

其父贻误军务因病殉职

发往拉林当差

清 高宗实录503


二十一年三月十二日

图桑阿


原知府

婪 赃 两 千 余两

发往拉林阿勒楚喀种地

清 高宗实录508


二十一年四月

海保

正 白 旗 满 洲吉山佐领

开档赫尔根 蒙 古原护军

受牵连于平谷县地方皇上驾前跪求赏给拜唐阿事

发往拉林阿勒楚喀与官为奴

明清史料

2218300


二十一年十月十六日

明实

正黄旗满洲

护军

诬告

发往拉林种地

清 高宗实录525


续表

序号

时 间

姓 名

旗 籍

身 份

罪 由

处 罚

资料来源

备 注

二十一年十二月

富禄

镶 红 旗 满 洲色靳图佐领

监生

捏称告假私自出 境 诓 骗 钱财

发往拉林阿勒楚喀种地

明清史料

2238600


二十二年七月

巴图孟可

正蓝旗满洲

原 刑 部司狱

吃酒混闹

发往拉林阿勒楚喀种地

明清史料

1522100


二十二年

十一月十九日

萨炳阿



逃跑后自首

免正法仍发回拉林

明清史料

0263900


二十三年

二月二十四日

罗保和 安 讷拉善等


满洲蒙古童生

科 场 闹 堂 作弊

发往拉林种地

清高宗实录557

另参见 明清史221179001

光绪大清会

典事例 387

礼部

二十三年六月初六日

努尔瑚讷长玉福森16


东华门进班 护 军校护军

未能阻拦疯癫和尚拔刀入东华门

免拟绞发往拉林阿勒楚喀

清高宗实录564

另参见 光 绪

大清会典事例 1151   统领 1154 护军统领

二十三年

十二月初二日

催衡泰


遣犯

为 匪 发 遣 拉林逃回京城省 亲 又 赴 部首报

免正法仍发拉林 命 其 父 同往

清高宗实录564


二十四年

二月二十二日

呼必图


护军

醉 酒 拦 妇 人车辱骂殴打妇 翁 揪 落 发辫

革退发往拉林

清高宗实录581


二十四年六月初一日

佟起琴



行窃

发往拉林

清高宗实录588

后 在 配 出 逃 被获原定解往拉林正法改在京正法

三十年

五月二十一日

德明

正黄旗

护军

当班时因疯病于 文 华 殿 动刀

革退发往拉林

明清史料

2033700


三十二年二月

巴达里

正白旗蒙古



发往拉林

明清史料

1965000


项目说明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 锡伯语 满语基础语料库建设与研究成果项目编号15ZDB110

作者德格吉日 吉林师范大学历史化学院博士研究 邮编13600 刘小 中国社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 邮编1000

责任编 赵增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4103号-1京ICP备19034103号-2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40053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