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史参考
1691年多伦淖尔会盟始末(2018年第16期)
作者:陈跃 责编:

来源:中华文史网  发布时间:2018-09-03  点击量:3573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明末清初,居住在我国北方和西北方的蒙古族分为漠北喀尔喀蒙古、漠南蒙古和漠西厄鲁特蒙古三大部。其中,喀尔喀蒙古分为土谢图汗部、车臣汗部和札萨克图汗部三大部,厄鲁特蒙古分为准噶尔部、和硕特部、土尔扈特部和杜尔伯特部四部。

清朝非常重视与蒙古族的关系。早在入关前,漠南蒙古已经归附清朝,接受封号,保持联姻关系。喀尔喀蒙古和厄鲁特蒙古也与清朝维持密切联系。崇德元年(1636)皇太极出兵平定察哈尔,悉定漠南蒙古,遣使宣捷于喀尔喀蒙古。崇德三年,喀尔喀蒙古就向清廷进献方物,皇太极下诏定制,三部岁献“九白之贡”(白驼一头,白马八匹)。顺治十二年(1655),图谢图汗之子察珲多尔济、车臣汗之子巴布、札萨克图汗诺尔布及赛音诺颜部丹津喇嘛遣使乞盟。清政府赐盟于宗人府,设喀尔喀八札萨克,分左右翼,对其羁縻而治。

和硕特部首领兼厄鲁特蒙古盟主的固始汗(又译顾实汗)图鲁拜琥早在崇德二年向皇太极遣使进贡,建立与清政府的联系。顺治三年,顺治帝赐固始汗以甲胄弓矢,令其统辖厄鲁特诸部。十年,顺治帝封图鲁拜琥为“遵行文义敏慧固始汗”,赐金册、金印。

17世纪初,准噶尔部在其首领巴图尔珲台吉的带领下,逐渐强盛,进而威逼其他三部。土尔扈特部大部向西迁移至俄罗斯伏尔加河下游地区,和硕特大部也迁居至青海地区。准噶尔部遂控制了杜尔伯特部及和硕特、土尔扈特部未迁走的部众。历经巴图尔珲台吉、僧格两任首领后,僧格之弟噶尔丹夺取准噶尔部统治权。此后,随着准噶尔部势力大增,噶尔丹逐渐向外扩展,南灭叶尔羌汗国而统一西域,一度侵犯西套蒙古(见文末名词解释)。势力强盛的噶尔丹于康熙十六年(1677)自称“博硕克图汗”,并于康熙十八年遣使至京进奉,请求清廷承认其汗号。康熙帝接受其贡品,加以赏赐,但否认其汗号。确立了对西域的统治后,噶尔丹拓展领土的野心也随之膨胀,他蓄谋吞并漠北喀尔喀蒙古。

噶尔丹侵占漠北与喀尔喀诸部南迁

康熙二十五年,噶尔丹侵犯西套蒙古和硕特部鄂齐尔图汗时,喀尔喀土谢图汗察珲多尔济先出兵救援,后又与鄂齐尔图汗之孙罗卜藏阿拉布坦联姻。这引起噶尔丹对土谢图汗的怨恨。此后,土谢图汗藏匿了札萨克图汗沙喇的逃亡部众,两部由此产生纠纷,这为噶尔丹从中挑拨提供了可乘之机。

康熙二十五年八月十六日至二十三日,为协调土谢图汗与札萨克图汗的矛盾,康熙帝派理藩院尚书阿喇尼带札萨克图汗赴库伦与土谢图汗会盟,由达赖喇嘛派出的使者噶尔旦西勒图从中调解。不过,土谢图汗并没有赴会,而是派其弟即喀尔喀的宗教领袖哲卜尊丹巴呼图克图参加。虽然阿喇尼极力劝说喀尔喀三部蒙古应并力捍御,切勿骨肉相残,致为他人吞并,但因哲卜尊丹巴呼图克图要求与噶尔旦西勒图地位相同且拒不交还札萨克图汗的部众,此次会盟并未获得实质性成果。(《亲征平定朔漠方略》)

虽然清政府积极协调喀尔喀三部和睦,但噶尔丹却不愿看到三部的团结而暗中挑拨离间。康熙二十六年六月,噶尔丹一面斥责哲卜尊丹巴呼图克图不尊重达赖喇嘛,一面与札萨克图汗沙喇会盟,挑唆后者与其会兵一处,合兵进攻土谢图汗部。不料,土谢图汗抢先出兵,袭杀沙喇,并追杀噶尔丹之弟多尔济札卜。这样,噶尔丹与喀尔喀的矛盾已经尖锐化,为噶尔丹侵入漠北提供了借口。

此后,噶尔丹一再扬言要袭击土谢图汗,而无实际举动,如此反复欺诈令后者放松警戒。康熙二十七年六月,噶尔丹率兵三万突然越过杭爱山(在今蒙古人民共和国中部)抢掠土谢图汗部众,土谢图汗之子噶尔旦台吉等率兵迎战,但遭惨败,仅存八人逃回。噶尔丹又派其弟罕都阿拉布坦率兵进犯额尔德尼沼之地,企图抓捕哲卜尊丹巴呼图克图。后者一边撤离,一边遣使向清廷求援。噶尔丹随即越过土拉河(今蒙古人民共和国中北部的图拉河),攻掠车臣汗部。噶尔旦台吉等率兵再次迎战,依旧惨败。哲卜尊丹巴呼图克图携土谢图汗妻、子及喇嘛班第等三百余人夜遁。惊恐之下,喀尔喀三部数十万众“各弃其庐帐、器物、马驼牛羊,纷纷南窜,昼夜不绝”(《亲征平定朔漠方略》)。

就在喀尔喀溃散而走投无路之际,俄罗斯派人诱降。喀尔喀贵族们产生分歧,有的想投奔俄国,有的则想归附清廷。在此关键时刻,哲卜尊丹巴呼图克图果断表示:“俄罗斯素不奉佛,俗尚不同我辈,异言异服,殊非久安之计,莫若全部内徙,投诚大皇帝,可邀万年之福。”(《绥服纪略图诗注》)众人表示遵从,遂投奔漠南蒙古以示内附。康熙帝令理藩院尚书阿喇尼等前往抚慰,发归化城(今呼和浩特市)、张家口、独石口(今张家口市赤城县独石口镇)的仓储以赈其乏,赐茶、布、白银以助其用,赐牲畜十余万以资其生,将其暂时安置在科尔沁水草丰茂之地以休养生息。

与此同时,噶尔丹也遣使要求清廷将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等人交还。康熙帝派人指责噶尔丹入侵,令其退回本土,归还喀尔喀牧地。不料,噶尔丹却借口追击喀尔喀而不断南侵,同时与俄国勾结,企图与俄军共同侵占喀尔喀地区。

鉴于噶尔丹的嚣张态度,康熙帝下令加强防御,调集大军奔赴边防前线积极备战。康熙二十九年五月,噶尔丹带兵越过乌尔札河南侵,并扬言借兵俄罗斯,会攻喀尔喀。面对强敌,康熙决定亲征。七月,康熙帝亲征噶尔丹,但途中因病于二十三日从波罗河屯(今河北隆化)半路返回。八月初一,双方在距离京师仅七百里的乌兰布通(今内蒙古自治区克什克腾旗乌兰布统乡)发生激战。虽然清军因指挥不当等原因伤亡超过准军,但通过此战遏制了后者侵犯京师的势头,取得了战略性胜利。且由于部署疏漏,致使噶尔丹乘夜逃遁。乌兰布通之战,给气焰嚣张的噶尔丹当头痛击,暂时缓解了喀尔喀的局势,为清政府静心安置归附的喀尔喀蒙古三部提供了宝贵时间。

举行多伦淖尔会盟与确立对喀尔喀蒙古统治

乘乌兰布通战役胜利之威,加之内附的喀尔喀三部的数十万部众散乱无序,清政府认识到必须进行整顿,训知法度,以“抚绥安辑”。(《清圣祖实录》)康熙三十年正月二十二日,康熙帝决定于清明前后往临喀尔喀进行会阅,谕令领侍卫内大臣苏尔达等人商议具体时间与地点。苏尔达等人建议于三月青草发萌时出临会阅。三月十四日,理藩院等奏请于上都河、额尔屯河两间七溪之地会阅。七溪之地亦名七星潭或多伦泊,当地人语多伦淖尔(多伦,意是七;淖尔,意是湖泊。今内蒙古自治区多伦县多伦淖尔镇)。当地川原平衍,水草丰茂,适宜大量人口聚集;且位于热河(今承德)西北300里,距独石口250里,距蒙古各部道里适中,便于各方前往。

康熙帝令大学士与兵部大臣集议,决定遣大臣分道先往,各令所在地方蒙古驻于会阅七溪百里以外议事。议政王大臣、兵部尚书马齐等召集左翼喀尔喀诸王前至上都土尔根伊扎尔交界之地,理藩院尚书班迪等召集右翼喀尔喀诸王前至上都黑棚交界之地以待,左右两翼在四月十五日抵达期约之地。

四月十二日,康熙帝携皇长子允禔、皇三子允祉启程。上三旗官兵出张家口,由定北将军都统瓦岱率领随驾出行;下五旗官兵出独石口,由安北将军都统郎谈率领,奔赴御营周边防御。

康熙帝一路于四月底抵达多伦淖尔。此时的多伦淖尔早已戒备森严,八旗护军及前锋十六营官军分28哨各设庐帐,绕御营环护。喀尔喀蒙古各部及漠南蒙古四十九旗,移附御营五十里驻扎,不得进入哨内。

五月初一日,康熙帝遣内大臣索额图、一等侍卫吴达禅谕土谢图汗、哲卜尊丹巴呼土克图二人将喀尔喀蒙古发生事宜详细陈奏。土谢图汗、哲卜尊丹巴呼土克图各具疏请罪。马齐等奏应予以严惩,但康熙帝表示二人率众来归,不忍治罪,免予处罚;同时将札萨克图汗之弟策妄札布封为亲王,代领部众,车臣汗可仍存其汗号。随后,理藩院奏请酌定喀尔喀坐次,令土谢图汗、哲卜尊丹巴呼土克图、札萨克图汗弟策妄札布、车臣汗坐第一行,余分七行,以次序坐。从之。寻命喀尔喀七旗与漠南蒙古四十九旗同列。(《亲征平定朔漠方略》)

初二日,会盟开始,康熙帝命土谢图汗、哲卜尊丹巴呼土克图进御幄朝见,后命大学士伊桑阿等传谕喀尔喀官员:大皇帝原谅土谢图汗的罪过,又令札萨克图汗之弟策妄札布承袭,以示优恤。喀尔喀贵族纷纷表示感恩,行三跪九叩。礼毕,以次序坐,乐作大宴。内外王、贝勒等俱列坐于左,喀尔喀等俱列坐于右。随后,喀尔喀车臣汗,及第二班次札萨克之墨尔根、济农古禄西希等十四人,第三班次札萨克之魏徵诺颜、阿玉锡等十三台吉俱令近御座前,康熙帝亲赐酒,余皆令侍卫等分赐之。

初三日,康熙帝先是赐喀尔喀土谢图汗、哲卜尊丹巴呼土克图、札萨克图汗弟策妄札布、车臣汗、济农、台吉等银、蟒缎、茶叶等物,再赐宴会晤。

宴毕,康熙帝发布谕令:“因尔等互相偷夺,故于各处添设管辖札萨克,以便稽察,且念尔等素无法纪,故颁示定例,令各遵行。”(《清圣祖实录》)具体而言,将喀尔喀三部与漠南蒙古一例编旗;土谢图汗、车臣汗名号俱仍旧存留,札萨克图汗弟策妄札布封为和硕亲王;去札萨克济农、诺颜之名,皆封为多罗郡王;土谢图汗之长子噶尔旦、车臣汗之叔札萨克额尔德尼、济农纳穆扎尔,因功俱封为多罗郡王;此外,原各级贵族以清朝规制分别授为多罗贝勒、固山贝子、多罗台吉、镇国公等不同爵位。康熙帝要求各部应各守法度,力行恭顺,若违法妄行,必依法治罪。

初四日,举办盛大阅兵式。八旗满洲、汉军火器营及绿营古北口总兵官蔡元标下官兵,排列火炮,静待检阅。康熙帝躬御甲胄,骑乘战马检阅军队。阅毕下马,拉弓射箭,发十矢九中。次命十五名善射并硬弓侍卫等演示射箭。康熙帝御黄幄,漠南蒙古四十九旗王、贝勒及喀尔喀土谢图汗、台吉等随驾大阅军容。八旗满洲官兵、汉军火器营官兵及蔡元标下官兵,各依次列阵鸣角。一时间,枪炮齐发,声动山谷,将士进退威严赫奕,行伍布列整齐壮观。喀尔喀土谢图汗、台吉等悚惧失措,有欲趋避状。康熙帝笑谕曰:“此不过示尔等以军容耳,何惧之有?”

初五日,康熙帝亲赴喀尔喀各营寨,察其穷困者,赏以银布。又重赏喀尔喀王、贝勒、贝子、公、台吉等牛羊。次日,康熙帝遣理藩院尚书阿喇尼、侍郎布彦图等往喀尔喀编旗为四十七旗(后增为五十五旗),下分参领、佐领,每旗设左、中、右三路,拨给游牧地方。初七日,康熙帝召土谢图汗、哲卜尊丹巴呼土克图等赐食及物品,又赐哲卜尊丹巴呼土克图鞍马一匹。随后康熙帝谕令回銮,留马齐料理会阅,事毕返京。至此,张弛有序、润物无声的多伦淖尔会盟结束。

废修长城与以蒙守边

康熙帝在会盟后起銮回京,当日行至鄂尔哲图阿尔宾敖拉地方,谕扈从诸臣曰:“昔秦兴土石之工修筑长城,我朝施恩于喀尔喀,使之防备朔方,较长城更为坚固。”康熙帝关于以喀尔喀为清朝北疆长城的论述,是对多伦淖尔会盟重大意义的最好诠释。

康熙帝于五月十八日返回皇宫。二十一日,古北口总兵官蔡元疏言,古北口一带边墙倾塌甚多,请行修筑。工部等衙门议复,应如所请。对此,康熙帝特谕令大学士等曰:“帝王治天下,自有本原,不专恃险阻。秦筑长城以来,汉、唐、宋亦常修理,其时岂无边患?明末,我太祖统大兵长驱直入,诸路瓦解,皆莫敢当。可见,守国之道,惟在修德安民。民心悦则邦本得,而边境自固,所谓众志成城者是也。如古北喜峰口一带,朕皆巡阅,概多损坏。今欲修之,兴工劳役,岂能无害百姓?且长城延袤数千里,养兵几何,方能分守?”(《清圣祖实录》)康熙帝通过多伦淖尔会盟,确立了清政府对喀尔喀蒙古的统治,安抚了大漠南北蒙古各部,使其为清朝守卫北部边疆,自然无需修筑防备北方民族的长城。康熙帝以和平手段争取北疆蒙古民众的拥戴,达到了众志成城,以蒙守边之战略目的,体现了杰出政治家的高瞻远瞩和深谋远虑。

多伦淖尔会盟后,清政府对喀尔喀蒙古实施编旗,统一调度漠南与漠北蒙古,共同应对噶尔丹的分裂势力。康熙三十四年秋,噶尔丹带兵三万再次侵入喀尔喀。次年春,康熙帝下诏亲征,率军十万分路迎击,蒙古各部也积极协助。五月,清军在昭莫多(今蒙古人民共和国乌兰巴托东南图拉河上游南岸)大败噶尔丹军,击毙其妻阿奴并全歼噶尔丹精骑,取得对噶尔丹战斗的决定性胜利。康熙三十六年闰三月十三日,穷途末路的噶尔丹饮药自尽。

雄才大略的康熙帝坚持和睦亲善的民族政策,通过多伦淖尔会盟,妥善处理了土谢图汗与札萨克图汗之间的矛盾,协调两部关系,并以颁发汗号、赏赐爵位及民众编旗等方式,实现了统一喀尔喀蒙古之目的;以蒙守边,在很大程度上抵御了俄国对我国北疆的觊觎;进一步孤立了漠西蒙古,为最终战胜噶尔丹提供有力支持,具有重大历史意义。平定噶尔丹势力后,漠北恢复安定,清政府遣送喀尔喀蒙古各部重返各自牧场,在乌里雅苏台设驻防将军,在科布多设参赞大臣,进一步加强对蒙古的统辖,维护了北部边疆安全,并为乾隆年间统一西域打造了从北路出击的前进基地。

作者简介

陈跃,1980年生,江苏徐州人。西北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历史地理学博士,历史学博士后,研究方向为中国边疆史地、清史、环境史。专著有《清代东北生态环境变迁研究》《新疆农牧业历史研究》,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

名词解释

西套蒙古:贺兰山以西、河西走廊以北的蒙古诸部。因在河套之西,故名。


hackIE
Copyright©2003-200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7795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440008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