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史参考
《红楼梦》里的民风腐败(2016年第39期)
作者:聂 达 责编:

来源:中华文史网  发布时间:2017-02-04  点击量:48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红楼梦》是我国古代最伟大的长篇小说,是举世公认的世界文学名著。全书以宝黛爱情悲剧为主线,通过贾府兴衰历史的叙述,揭露了封建家族的荒淫腐败,展示出封建专制制度必然灭亡的历史命运。

本着“按迹循踪,不敢稍加穿凿,至失其真”的现实主义精神,作者曹雪芹及续写者还将笔触向外扩散到封建社会的诸多方面,对包括卖官鬻爵、贪污贿赂、司法腐败在内的各种官场丑恶现象作了细致描绘,极大地丰富了作品的内涵,彰显了小说被表层的爱情主题掩盖的政治主题。其实,官场腐败必然导致整个社会风气的堕落,使“腐败文化”在民间也大行其道。虽然书中对民风腐败问题着墨不多,有关人物、事件也分散在各个章节,但是作者对此入木三分的描写,既真实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状况,又将批判力度向纵深层面推进一步,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引人思考。

一、《红楼梦》涉及民风腐败的四类人

民风腐败是相对官场腐败而言的。在《红楼梦》中,信奉腐败文化的社会人员极其广泛,涉及到不同阶层和众多职业。从与权力的远近关系来说,《红楼梦》主要描写了四类人,一是皇宫中的太监,二是各级官府中的胥吏,三是贾府的中下级管理人员,四是包括贾府服务人员在内的底层民众。

(一)皇宫里的太监

太监是中国封建社会的畸形产物。如果说胥吏阶层还必须依附政府机构,利用官场规则来巧取豪夺、损公肥私的话,那么在《红楼梦》出场的太监,则依仗皇权,狐假虎威、弄权干政,肆无忌惮地凌驾公权之上、横行官场之中,甚至连贾府这样的钟鸣鼎食之家也成其公然索贿对象,更别说大小官吏卑躬屈膝、阿谀奉承,竭尽巴结攀附之能事了。

如第16回,秦可卿死后,为了能把丧礼办得风光一些,贾珍找内相(太监)戴权商议给秦可卿的丈夫贾蓉买个官位。戴权道:“事倒凑巧,正有个美缺。如今三百员龙禁尉短了两员,昨儿襄阳侯的兄弟老三来求我,现拿了一千五百两银子,送到我家里。你知道,咱们都是老相与,不拘怎么样,看着他爷爷的分上,胡乱应了。还剩了一个缺,谁知永兴节度使冯胖子来求,要与他孩子捐,我就没工夫应他。既是咱们的孩子要捐,快写个履历来。”戴权看了履历后,交小厮收了,说道:“回来送与户部堂官老赵,说我拜上他,起一张五品龙禁尉的票,再给个执照,就把这履历填上,明儿我来兑银子送去。”可见,卖官鬻爵对于戴权这个太监来说可谓驾轻就熟,不足为奇。

第71回,夏太府打发一个小太监来贾府说话。贾琏听了,忙皱眉道:“又是什么话,一年他们也搬够了。”凤姐叫贾琏藏起来,自己出来应事。那小太监便说:“夏爷爷今儿偶见一所房子,如今竟短二百两银子,打发我来问舅奶奶家里,有现成的银子暂借一二百,过一两日就送过来。”凤姐只得叫平儿佯装用首饰当了银子。小太监走后,贾琏出来说道:“昨儿周太监来,张口一千两。我略应慢了些,他就不自在。”这里说的是“借”,其实就是勒索。这些太监之所以能公然频频索贿,就是因为他们俨然是皇权的“代言人”,是包括贾府在内的达官贵人都得罪不起的“亚主子”。他们的为非作歹直接导致了簠簋之风滋生,继而助推末世流弊,天下滔滔。

(二)各级官府里的胥吏

胥, 本是供官府驱使的劳役, 后专指官府中的小吏, 主要负责公文、站堂等工作;吏, 是官府承办具体公务的人员, 其地位高于胥, 低于官。胥吏连用,特指在封建社会官府中负责文书事宜的专门人员。晚清高官郭嵩焘曾称“本朝(清朝)则与胥吏共天下”,说明胥吏在清朝的政治生活中无处不在。

胥吏本不是政务官,但由于清朝各级政府机构中的许多官员缺乏治政能力或能力低下,不得不依靠精于案牍、巧于笔墨的胥吏来维持政府机构正常运转。一些不法胥吏因此大肆贪腐、谋取私利,以至于挟持主官、包揽词讼、贪赃枉法,“百端作弊,无所不至”。

《红楼梦》中对胥吏描写的文字, 较早见于第4回所写的门子。贾雨村原为姑苏县令,因贪酷免职,后复起委用为应天知府,接任伊始便遇到薛蟠杀人命案,由此引出了手下门子递来的“护官符”。结果是贾雨村听从门子的忠告,“徇情枉法,胡乱判断了此案”,并“疾忙修书二封与贾政并京营节度使王子腾”,告以“令甥之事已完,不必过虑”。自此,贾雨村官运亨通,一路升至“大司马,协理军机参赞朝政”,可谓平步青云,飞黄腾达。

相比之下,在贾政手下“管门”的李十儿更熟悉官场习气,更善于苟且钻营。有红学家称其“属于恶仆刁奴一流的小人物”。第99回,贾政任江西粮道,起初是一心想做好官,州县馈送一概不受,结果弄得怨声载道,于是李十儿和粮房书办便不断给贾政找碴儿。首先是没有人打鼓, 接着是没有了站班喝道的衙役, 后来是贾政等不来轿夫。层层施压、不断加码, 看效果不明显, 最后干脆不给贾政准备吃的, 最终逼得贾政叹道:“我是要保性命的, 你们闹出来不与我相干。”无奈甩手任李十儿一干人为非作歹,结果反而事事周到,件件随心。尽管小说未对胥吏们贪赃枉法的具体情节详细展开, 但从后来贾政因“失察属员, 重征粮米, 苛虐百姓”罪名被连降三级,调到工部的事实,不难看出李十儿等人横征暴敛、为非作歹的行径。贾政难圆清官梦,说明吏治腐败如同一个大染缸,官员很难独善其身。其实,在清代的正史中, 胥吏逼迫主官的记载并不少见。雍正四年, 户部尚书蒋廷锡就被胥吏“嫉妒怀怨, 造作浮言”。正如第104回贾芸说的,“如今的奴才比主子强多着呢”。可以说,不法胥吏不仅是官场贪腐的重要推手,更是世风日下的集中体现。

(三)贾府的中下级管理人员

贾府的中下级管理人员也多出身寒门,但他们往往依凭宗族或祖上的关系,通过行使各种“潜规则”,最终获得工程分包项目等,也因此拥有了少量管理和支配人、财、物的权力。

在元妃省亲一事中,贾府为迎奉贾元春回家,特意耗费巨资营建省亲别墅大观园。宁国府的贾珍为此工程的总监工,贾蓉则负责管理打造金银器皿,而与贾珍贾蓉父子关系亲厚的贾蔷便得以下姑苏请聘教习采买戏子、置办乐器行头,这活儿用贾琏的话来说是“里头却有藏掖的”,意思是有贪污的机会。既然有钱可挣,其他族人都想从中捞得一个美差,于是各凭关系,各使解数。第24回,“廊下五嫂子的儿子”贾芸是个穷小子,听说荣府园子东北角子上要实施植树栽花的绿化工程,便想谋得此事。几次求助贾琏无果后,了解到真正做主的是王熙凤,他想到的办法是行贿送礼,无奈手中拮据,因机缘凑巧,从邻居倪二处借得银子15两,买了些冰片、麝香等物,逮住机会孝敬给王熙凤。见贾芸送来了名贵香料药饵,又听了一番奉承话,本来正眼也不看他的王熙凤,这下却笑着说:“看你这么知好歹,怪不得你叔叔常提起你来,说你好,说话明白,心里有见识。”作为交换,王熙凤替贾芸谋得此项差事,并向其暗示来年还有“正月里烟火灯烛那个大宗儿”的工程。后来,贾芸领走二百两银子,还了倪二的债,拿出50两买树,其余大部分就落入自己腰包了。单从此事来看,贾芸首先是腐败的受害者,进而是腐败的参与者,最终成为腐败的忠实拥趸。

第53回,贾珍叫族中子侄来领乌庄头送来的年货,贾芹也欲领取,贾珍训斥说:“你如今在那府里管事,家庙里管和尚道士们,一月又有你的分例外,这些和尚的分例银子都从你手里过,你还来取这个,太也贪了!”贾芹辩了一句,贾珍冷笑道:“你还支吾我,你在家庙里干的事,打谅我不知道呢。你到了那里自然是爷了,没人敢违拗你。你手里又有了钱,离着我们又远,你就为王称霸起来,夜夜招聚匪类赌钱,养老婆小子,这会花的这个形象,你还敢领东西来?”第56回,探春在大观园代王熙凤理事期间,采取了一系列兴利除弊的措施,其中就提到了帐房:“若年终算帐归钱时,自然归到帐房,仍是上头又添一层管主,还在他们手心里,又剥一层皮……再者,一年间管什么的,主子有一全分,他们就得半分,这是家里的旧例,人所共知的,别的偷着的在外。”贾府里大大小小的管理者平日里瞒上欺下、克扣贪污的行径可见一斑。

(四)处于底层的普通民众

普通民众属于沉默的大多数,一辈子都处于社会底层,被排除在权力之外,距离权力最远,看似与腐败无缘。他们倾慕权势,认同通过腐败得到的个人利益,但苦于腐败无门,只能偶尔利用机会占便宜、捞油水。

如第6回,刘姥姥一进大观园前,因生活窘困,责怪女婿王狗儿:“这长安城中,遍地都是钱,只可惜没人会去拿来罢了。”王狗儿冷笑道:“有法儿,还等到这会子呢!我又没有收税的亲戚、做官的朋友,有什么法子可想的?”这虽是气话,但确是从底层平民的视角对现实社会权贵弄权、官场腐败的真实窥测。

第58回,原来唱戏的芳官,进大观园跟了宝玉后,被指派了一个婆子做干娘。芳官要洗头,干娘先叫亲生女儿洗了之后,才叫芳官洗。芳官埋怨她偏心:“把你女儿的剩水给我洗。我一个月的月钱都是你拿着,沾我的光不算,反倒给我剩东剩西的。”两人闹了起来,最后还是袭人打圆场,取了“一瓶花露油并些鸡卵、香皂、头绳之类”,叫芳官自己洗,不要吵闹了。第61回,贾府厨子柳家的回来,刚到角门前,守门的小幺儿不开门,且拉着笑说:“好婶子,你这一进去,好歹偷些杏子出来赏我吃。我这里老等。你若忘了时,日后半夜三更打酒买油的,我不给你老人家开门,也不答应你,随你干叫去。” 作为贾府底层的服务人员,芳官干娘和小幺儿都不放过一切赚取蝇头小利的机会。

第61回,厨子柳家的女儿柳五儿通过芳官从宝玉那里得到了小半瓶玫瑰露,柳家的匀出一些送给她侄子,柳家的嫂子回馈她茯苓霜:“这是你哥哥昨儿在门上该班儿,谁知这五日一班,竟偏冷淡,一个外财没发。只有昨儿粤东的官儿来拜,送了上头两小篓子茯苓霜。余外给了门上人一篓作门礼,你哥哥分了这些……”总共才呈送三篓茯苓霜,守门的就从中截获了一篓。从柳家嫂子“因向抽屉内取了一个纸包出来,拿在手内送了柳家的出来,至墙角边递与柳家的”的谨慎举止不难推断,这绝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第62回,厨子柳家因玫瑰露、茯苓霜获罪,还未判罚,丫头司棋的婶娘秦显家的就通过管家林之孝家的关系,欲取代柳家的大观园主厨一职,为达目的,秦显家的“一面又打点送林之孝家的礼,悄悄的备了一篓炭,五百斤木柴,一担粳米,在外边就遣了子侄送入林家去了,又打点送帐房的礼;又预备几样菜蔬请几位同事的人……”谁知柳家的无罪获释,照旧回去当差。秦显家的白丢了许多送人之物,自己还要折变自家财物去赔补亏空。世间没有包赚不赔的买卖,对于无权无势的弱势群体,腐败的结果可能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二、政风和民风关系辨析

政风与民风相互影响、紧密相连。“上之所好,下必甚焉”,“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城中束发髻,城外高一尺;城中爱画眉,城外扩半额”等民歌俗语,都表明了一个事实:政风与民风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政风清明则民风淳厚,政风败坏则民风浇漓,不可能出现政风清明而民风浇漓,也不可能出现政风败坏,民风淳厚的局面。

具体来说,古代中国是一个专制主义官僚制度发达的国家,“官本位”思想贯穿于全社会。民之敬官畏官,亦以官为楷模,官场之思想意识、行为举止为社会所模仿。因此,官场不良风气,必然引导着民风走向堕落,即所谓“官德毁,而民德降”。与此同时,中国传统观念中的糟粕和消极部分,也在以各种方式通过不同途径影响着政风,在吏治腐败的条件下推波助澜,促使官场日益堕落。尤其是历代贵族、地主、富商们,为了攫取非法暴利或寻求强大庇护,与官僚夤缘攀附,朋比结纳,更是直接污染了官场风气。

另一方面,古代政风与民风所处的地位、所发挥的作用是不同的。孔子认为:“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意思是掌权者的道德是风,老百姓的道德是草,风往哪边吹,草就向哪边倒。这句话虽然不完全正确,但在一定意义上也说明,官僚阶层的道德素养对民众影响非常显著。鉴此,政风处于支配地位,起引领示范和牵引带动作用。政风影响民风,不管以政令、政策、规范等硬性的官方手段,还是以身作则、以上率下,效果可谓是直接显现、立竿见影。民风受制于政风,又不断体现、回应和影响着政风。民风影响政风,主要是通过文化塑造、伦理道德等教育、熏染,往往是循序渐进的过程,需要全民共同努力和长时间的治理。

三、有关启示

作为一部具有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精神的作品,《红楼梦》对清朝社会腐败深刻的描绘,也能给后世提供重要借鉴。治理当代社会腐败问题,建议应从五个方面着手:一是要发挥好传统的警示预防教育、舆论宣传作用,逐步促使廉洁办事、廉洁做人的价值理念深入人心、蔚然成风;二是要强化监督,严厉惩治各种社会腐败行为。如加大打击行贿人、专项治理商业贿赂,对国企、金融、教育、科研、艺术品市场等腐败高发领域重拳出击,震慑那些打算投机腐败的人员;三是完善各项法律、规章和制度,不断铲除、压缩社会腐败滋生的土壤和空间,如将“车马费”“润笔费”“劳务费”等存在于各行各业的潜规则明确列入违纪违法之属,使惩处有法可依;四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要积极转变职能,特别是要厘清政府与中介机构的界限,避免政府充当“官中介”,为权钱交易留下操作空间;五是严格规范公职人员的社会交往,对公职人员交际圈严加限制,对可能影响公务活动的各种人情行为明令禁止。

作者简介

聂达,1979年生,湖南邵阳人,文学硕士。现为中央纪委机关公务员。


hackIE
Copyright©2003-200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7795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440008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