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史研究 > 专题研究 > 经济
清代内务府世家高佳氏抬旗考
作者:徐立艳 责编:

来源:《历史档案》2019年01期  发布时间:2021-05-11  点击量:333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八旗制度是清朝特有的制度,镶黄、正黄、正白旗为皇帝自领之旗,称“上三旗”,地位高贵。镶白、镶红、正红、镶蓝、正蓝旗系宗室王公所领,称“下五旗”,地位较低。八旗中每色旗下均包括满洲、蒙古、汉军三旗。清朝以“首崇满洲”为圭臬,蒙古次之,汉军又次之。上三旗下五旗之制形成于顺治八年(1651),这一制度的形成使旗人社会地位等差有别。

内务府包衣三旗又称内务府三旗(简称内三旗),是由上三旗包衣编立的佐领、管领,统由内务府管理,自成一系。内三旗成员具有双重身份,他们既是皇帝的booi aha(奴仆),又是八旗组织中的一员。相较于主子,他们身份地位较低,但作为皇室奴仆,其在旗人社会中的地位又相当特殊。他们管理皇家事务,担任内廷差使,若得宠信往往被外派盐政、织造等为皇帝敛财的肥缺,执掌重任,具有专折奏事权。另外,还可通过科举考试、捐纳等形式得官,上升途径较多,其中亦不乏累官至一、二品者。其中,“抬旗”即是提升身份地位的一种捷径。

所谓抬旗,就是将某旗佐领下某家族人,抬入地位较高的旗分中,或是由包衣佐领抬入本旗旗分佐领,虽未出原旗,也谓之抬旗。清代“凡抬旗,或以功,或以恩,或以佐领,或以族,或以支,皆出特命”。按《清会典》:“顺治九年议准,内务府三旗佐领、内管领下官员,有军功劳绩,奉特旨令其开出内府佐领、内管领者,各归上三旗旗下佐领。”至于建立功勋,或上承恩眷,则有内务府旗下抬入满洲八旗者,有由满洲下五旗抬入上三旗者。谓之抬旗。然惟本支子孙方准抬,其胞兄弟仍隶原旗。又皇太后、皇后丹阐在下五旗者,皆抬旗。”可见,抬旗者主要是建立功勋的旗人官员和上承恩眷的皇帝后妃之母家。

对于清代抬旗现象,前人已有研究。但多侧重制度方面,诸如抬旗内容、形式及实施情况等,

 杜家骥:《清代八旗制度中的“抬旗”》,《史学集刊》1991年第4期。

 《清史稿》卷331《和隆武传》,中华书局1977年版,第10947页。

 (光绪)《大清会典事例》卷1113,《分析户口》。

 丹阐者,清语谓母家也。

 (清)吴振棫:《养吉斋丛录》卷1,中华书局2005年版,第3页。

 关于抬旗研究主要有:杜家骥:《清代八旗制度中的“抬旗”》,《史学集刊》1991年第4期;李云霞:《从改旗和抬旗看八旗中民族成分的变化》,《满族研究》1999年第3期;(日)铃木真:《乾隆帝の后妃とその一族》,《史境》第52号,2006年3月;杨原:《内务府旗人在京旗社会中的影响———以叶赫颜扎氏家族为例》,《满学论丛》第四辑,第202—217页;孙静:《清代佐领抬旗现象》,《史林》2012年第2期;刘小萌:《清代北京旗人社会》,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版,第37—38页;陈力:《清朝抬旗、降旗、换旗述论》,《历史档案》2017年第4期。

尚缺乏典型个案的考察。本文考察的内务府汉姓人高氏,上承恩眷,因高斌之女被封为乾隆帝贵妃而由内务府镶黄旗抬入满洲镶黄旗,自此合家顶戴,满门朱紫,堪称显赫世族。这在人数众多的内务府旗人中实属凤毛麟角,属有清一代内务府旗人“抬旗”事例中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一例。

一 族以女贵

高斌始祖高名选,内务府镶黄旗第四参领第一旗鼓佐领下汉姓人,子高登庸(永),孙高衍中,曾孙高斌。高斌年甫及冠入侍内廷,雍正四年(1726)出督苏州织造,历江苏、河南布政使、河东副总河、巡视两淮盐政兼摄江宁织造、江南河道总督、直隶总督、吏部尚书、议政大臣、总管内务府大臣、协办大学士等职,拜文渊阁大学士。

高斌有女以秀女身份入宫当差,即后来的慧贤皇贵妃。该女曾得到雍正、乾隆二代帝王欣赏,其入宫确切时间史书缺载,但从现存史料中可略推一二。乾隆四十五年(1780),乾隆帝于孝贤皇后陵寝酹酒叹曰:“随皇后殡地宫者慧贤皇贵妃、淑嘉皇贵妃,如在世皆年逮七旬。”乾隆十年慧贤皇贵妃薨逝,至乾隆四十五年,如在世年逮七旬,可推知慧贤皇贵妃薨逝时应为35岁左右。又,乾隆十年正月二十五日(填仓日),乾隆帝为慧贤皇贵妃所作挽诗中有“廿年如一日,谁料沉疴臶”句,可推知慧贤皇贵妃已在弘历身边生活20年左右。也就是说高斌之女应在15岁左右入宫,时为雍正二年或三年。这与清代年13岁以上女子可参与阅选宫女之制相符。那么,高斌之女入宫20年间,又在何处生活呢?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仅12岁的弘历受皇祖命入宫养育,居毓庆宫东所。雍正五年,弘历大婚,自毓庆宫迁居乾西五所之西二所。弘历大婚后并未出宫住王府,仍居于宫中。高斌之女既随侍弘历20余年,应一直在宫中生活。雍正十二年三月初一日雍正帝谕令:“宝亲王使女、高斌之女著封为王之副福金(侧福晋)。”正是这一谕令改变了高斌之女命运。

高斌之女虽未为乾隆帝生儿育女,但并不影响其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及所受荣宠。她是乾隆朝第一位获封贵妃、皇贵妃的女性,在后宮的地位仅次于孝贤皇后。雍正帝于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驾崩,弘历即位即命高氏母家由内务府包衣抬旗,入满洲镶黄旗;10九月初十日,管理两淮盐政的高斌奏请赴京叩谒先帝梓宫,后钦奉御批:“汝女已封贵妃,且并令汝出旗。”11刚刚登基的乾隆帝将高斌之女封为贵妃。乾隆十年正月二十三日奉旨:“贵妃诞生望族,佐治后宫,孝敬性成,温恭

 《钦定八旗通志》卷3《旗分志三》,吉林文史出版社2002年版,第54页。

 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八旗满洲氏族通谱》卷74,附载满洲旗分内尼堪姓氏;(清)伊桑阿续修:《奉天高佳氏家谱》,乾隆五十九年写本。

 赵玉敏:《关于乾隆帝慧贤皇贵妃高氏的几点考辨》,《历史档案》2010年第4期。

 《清高宗御制诗》,《故宫珍本丛刊》第562册,海南出版社2000年版,第35页。

 《清高宗御制诗》,《故宫珍本丛刊》第562册,海南出版社2000年版,第7页。

 陈圣争《慧贤皇贵妃高氏生平与家世新考》认为高斌之女入宫时间“当在雍正三年至四年初”。《满族研究》2017年第3期。

 (乾隆)《大清会典》卷87《内务府》,四库全书本。“凡选宫女,于内务府三旗佐领、内管领下女子,年十三以上者,造册送府。”

 王东爱:《清乾隆皇帝与重华宫》,《中国文化遗产》2016年第6期。

 张书才主编:《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第26册,江苏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第130页。

10 关于抬旗时间,《八旗满洲氏族通谱》卷74记载“雍正十三年九月,奉旨:贵妃之外戚,著出包衣,入于原隶满洲旗分。”《清宫内务府奏销档》满文记为“雍正十三年九月二十四日”。《奉天高佳氏家谱》记载:“今上龙飞御极,高斌之女册立贵妃,晋封皇贵妃,谥慧贤皇贵妃,特锡恩纶,赐隶满洲镶黄旗,时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五日也。”

11 张书才主编:《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第29册,江苏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第156页。

素著,著晋封皇贵妃……”高斌之女便由贵妃晋封皇贵妃。

关于高斌之女册封贵妃时间,前引雍正十三年九月初十日汉文史料既有记录,而满文史料记载则与此不同:“二十四日……本日奉旨曰:著将高姓侧福晋封为贵妃……”(译文)

满文档案记载高斌之女册封贵妃时间为九月二十四日,与汉文史料所记有异,应缘于满汉文献性质与记事程序之不同,乾隆帝继位伊始即下令册封后妃,但直到九月二十四日才正式行文。

乾隆帝朱批“令汝出旗”,只是针对高斌个人而言,实际情况又如何呢?问题之一,高家因何抬旗?

关于高氏抬旗,满文史料有如下记载:“二十四日……本日奉旨曰:……著贵妃母家包衣佐领下人,抬入原满洲旗分……著将贵妃母家众人抬旗。”(译文)

由此可知,雍正十三年九月二十四日,乾隆帝谕令高氏母家由镶黃旗包衣抬入镶黄旗滿洲,被抬旗之人为贵妃母家包衣佐领下人;高氏一族得以抬旗,是因高氏晋身贵妃,母家既为皇室戚畹而照例抬旗,而非如有学者所称,系因高斌治水有方而抬旗。

问题之二,贵妃母家包衣佐领下人包括哪些人?抬旗范围又如何呢?

《八旗满洲氏族通谱》记高氏先祖高名选“原隶包衣”,说明其后人应全部为包衣人。据《清史列传》“高晋,高佳氏,满洲镶黄旗,大学士高斌从子。”“书麟,满洲镶黄旗人,父大学士高晋。”高杞,高佳氏,满洲镶黄旗人,祖高斌。”又“高晋,系镶黄旗满洲满色佐领下人”。据高斌《三弟其相行状》:“予弟讳钰,字其相,行三,姓高氏,原隶内府佐领,今上特恩赐隶镶黄旗满洲。”它如《清史稿》《钦定八旗通志》《清代名人传略》《清代河臣传》等,凡有高氏人物传略处,其所属旗分皆记为“满洲镶黄旗”。这与始纂于雍正年间的《八旗通志初集》所载高斌管理镶黄旗包衣第四参领所属第一旗鼓佐领不同。上述诸书皆成书于乾隆朝之后,高氏已被抬旗,所记高斌兄弟三支旗分均为满洲镶黄旗,可见高斌兄弟三支均被抬旗。嘉庆二十三年(1818),嘉庆帝更是谕令宗人府于玉牒内将慧贤皇贵妃之母家,书写恩赏满洲姓氏———高佳氏。二 高斌对谕令抬旗的表白

抬旗作为一种奖赏和表彰,是皇帝给予臣下的极高恩赐,属旷世殊荣,为一般旗人所艳羡、垂涎。由下五旗抬入上三旗者,与皇帝相亲相近,得享浩荡皇恩,或可恩及子孙;由内务府包衣抬入满洲旗分佐领者,脱离包衣籍,身份地位均得提升,亦系光宗耀祖之事。抬旗无疑是旗人改换门庭、改变命运的重要途径。所以旗人中不乏通过各种努力———或效命疆场、建立功勋;或克勤克谨、忠贞行事;或望女成凤、一朝稳坐六宫,可上承恩眷,得沐皇恩———以期获得抬旗殊荣者。然而,高斌似乎并不十分领情。从雍正十三年九月初八日的奏折中,可以看出高斌对此的态度。

 《乾隆朝上谕档》第2册,中国档案出版社1991年版,第25页。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内务府奏销档。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内务府奏销档。

 陈力在《清朝抬旗、降旗、换旗述论》一文中称“高斌初隶内务府包衣八旗,因治水有方,被抬入满洲镶黄旗。”《历史档案》2017年第4期。

 《清史列传》,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1699、2096、2545页。

 秦国经等编:《清代官员履历档案全编》第3册,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1页。

 (清)高斌:《固哉草亭集》,《清代诗文集汇编》273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版,第550页。

 (清)鄂尔泰等:《八旗通志》卷3,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43—44页。

 《清仁宗实录》卷338,嘉庆二十三年正月乙丑。

窃奴才奏请进京折内,钦奉皇上御批:两淮盐政,职任最为紧要,不必来京。若明年冬初无事,可奏请来京。汝女已封贵妃,且并令汝出旗,但此系私恩,不可恃也。若能勉力公忠为国,朕自然嘉奖,或稍有不逮,始终不能如一,则其赏罚又岂可与常人一例乎。钦此。奴才跪读之下,即伏地叩首,恭谢天恩,随敬设香案,率领奴才女人,并奴才子奴才高恒,奴才女奴才三姐、四姐一同望阙九叩,恭谢天恩。……奴才钦承恩命之下,追思大行皇帝圣训,奴才积久在心,不得不实陈于圣主之前,恳求恩鉴。奴才于雍正六年四月内进京时,荷蒙大行皇帝屡次召见,面加训谕。奴才曾面奉谕旨,汝包衣下人,有加恩出旗之例。朕思院内奴才甚近,若出外旗,反觉疏远,包衣下如有应加恩出旗之人,正好留在包衣下为院内人之表率,何必出旗方为体面。钦此。奴才敬聆圣谕,铭刻在心,未敢暂忘。今日恭遇我皇上特沛殊恩,令奴才出旗,奴才追思大行皇帝谕旨,恸入五中。而神明在上,奴才何敢不实陈具奏。奴才伏思,包衣下奴才一应体统,实无有不及旗下之处,而远近内外之分则相去迥别。奴才世受主恩,祖父子孙已有五世,长养院内已逾百年。今若出旗,于院内似觉疏远(朱批:已行之旨,岂可改回?)。奴才积悃愚忠,实有不忍,实有不愿。谨俯伏百叩,敬恳皇上天恩,俯鉴奴才犬马依恋,愚悃出于至诚,将奴才一家仍留于包衣佐领下。如蒙天恩,以豢养多年赐为满洲(朱批:已赐为镶黄旗满洲矣),俾上三旗包衣院内千万众奴才,得有所观感,勉励上进,各效忠勤,咸仰我皇上德教之宏施,益深恋主之诚,于人心风俗得有裨益,奴才高斌更深沐天高地厚之殊恩于无既矣。

从上引奏折可知,高斌有四个女儿,慧贤皇贵妃当为长女或次女,此时三女、四女尚未出嫁。乾隆帝刚登基,即对高斌恩威并施:封其女为贵妃以示恩宠,令其抬旗;转而又告诫高斌私恩不可恃,对其奖惩与常人无二。而高斌亦感念全家以至微极贱包衣身份得受“异数荣宠”,对此浩浩天恩望阙九叩,伏地恭谢,感激至极;但同时又搬出大行皇帝“包衣下如有应加恩出旗之人,正好留在包衣下为院内人之表率,何必出旗方为体面”之圣谕,恳请新帝将全家“仍留于包衣佐领下”。表面上看高斌似乎并不愿出旗,当他说出“包衣下奴才一应体统,实无有不及旗下之处,而远近内外之分则相去迥别。奴才世受主恩,祖父子孙已有五世,长养院内已逾百年,今若出旗,于院内似觉疏远”之语时,似乎更加印证了高斌确实有“不愿出旗”的想法。但高斌真的不愿出旗吗?其实也不尽然!高斌早已知道皇帝已降旨令其抬旗,岂能更改!这只不过是高斌向皇帝表示忠诚的一种特殊表达方式而已。其实以这种“言不由衷”的方式写谢恩折,明清时期有很多,皇帝也知道这只是君臣间的文字游戏,故亦不去治大臣之罪。

尽管这只是一份特别的谢恩折,但从该折内亦可反映出众多信息:

内务府包衣虽是奴才身份,地位卑微,却是皇帝最亲近、最信任的人,担任亲近皇帝的差使。这样的“近水楼台”岂有不“先得月”之理?他们一旦获得皇帝宠信,其仕进和升迁要比其他旗人便捷许多。“内府旗人允许入学、考试、为官,旗鼓佐领下人在内务府的仕进与满洲人同,升至九卿,亦占满缺。在《八旗满洲氏族通谱》中他们被列为‘满洲旗分内汉姓人’,在《八旗通志初集》中,他们被列为满洲官员志。”《八旗满洲氏族通谱》和《八旗通志初集》皆成书于乾隆年间,说明至少在乾隆帝眼中,内务府包衣是被视同“满洲”群体的,有享受满洲特权的资格。据统计,内务府系统设职缺共5012个,内务府本府职缺为3203个,均为包衣缺。这些官缺为内务府包衣旗人提供了大量为官机会,这是外八旗人所无法企及的特权。可见,高斌说内务府包衣“实无有不及

 张书才主编:《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29册,江苏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第455页。

 刘小萌:《清代北京旗人社会》,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年版,第40页。

 杜家骥:《清代八旗官制与行政》,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年版,第196页。

旗下之处”是有道理的。

如前所述,内务府包衣三旗与八旗(又称外八旗)是两个独立的组织体系。八旗佐领(旗分佐领)统属于各旗都统,分驻在京师和全国近百处重要城镇和水陆要冲。内务府包衣三旗隶属于内务府,居住在皇城内。与外八旗相比,内三旗居住地与皇帝距离更近。内务府包衣或在内廷专供驱使,或被外派重要差使,行事都与皇室利益休戚相关。高斌所谓“远近内外之分则相去迥别”,或即指此。

再,高斌一家世受主恩,祖父子孙豢养于院内(内务府)已逾百年,且其家族一直是雍正帝高看的“院内奴才”,若出旗,于院内似觉疏远。这应是高斌对土生土长的“院内”犬马依恋之情的真实表露。高斌先祖是汉人,汉人自古即有鸟恋旧林、鱼思故渊、安土重迁的传统思想。虽然高斌及祖辈长养院内已有五世,满洲化程度很高,然他“读书于经史外,博通先儒诸集”,好读性命之言,于宋儒所著若胶投漆,世之所谓熟烂者,一经公之手而新发于硎”。足见其对儒家经典领悟至深。由此推断高斌或怀有安土重迁之情结,不愿离开“院子”也在情理之中。

从乾隆帝角度考虑,即使高斌“不愿出旗”,他也不会遂其所愿。乾隆帝宠爱高斌之女,将其封为贵妃,令其母家抬旗,提升她在宫中地位,这是皇帝维护其九五至尊地位之举。即使高斌“实有不愿”,但皇帝一言九鼎,已行之旨,岂可收回?况高斌又向为父皇欣赏,乾隆帝令其抬旗,也不无倚重之意。这在高斌奏折中,完全可以窥见。先是,雍正十三年八月十二日,高斌奏谢雍正帝赏赐荔枝一折尚未到京,雍正帝驾崩,新帝御批“汝向为皇考赏鉴之人,故用至大员,当尽心竭力仰报圣恩,不可以汝女侍朕而稍存意念,国法不汝贷也”。又谕:“南省督抚并各大员优劣品行,朕实不知,可密奏来。再者,朕即位以来,舆论如何,人情如何,访闻速奏。此皆汝应奏事件,何以未奏?”从文字表面上看,乾隆帝是在批评高斌未奏应奏之事。而从深层考虑,自清初统治者就非常重视江南之地,高斌久任江南,对当地情况非常熟悉,因此乾隆帝希望能从高斌那里得到最真实有用的讯息,此番批评恰恰反映出皇帝对高斌的特殊倚重。

三 抬旗对高氏家族的影响

抬旗是一种无上的荣耀,对于高氏一族而言,抬旗使其脱离包衣籍,成为旗分旗人,而“赐为满洲”则使其具有“满洲人”身份,不但在任官升转方面占有优势,选官亦多占满缺。

内务府用人制度,自成体系,与其他系统互不统属,带有明显的民族特点和机构特点。内务府包衣缺,自为一系统,升降不与他途一例。”内务府包衣仕途多以内务府为起点,大多在为宫廷效力,其升转途径亦较为特殊。“府属文、武职官,皆不由部铨选,其不兼隶于吏、兵二部,亦不入吏、兵二部品级考。”又有定制:“内府人员惟充本府差使,不许外任部院。”雍正四年之前,高斌一直供职内务府。此后至雍正六年,任苏州织造,亦属内务府缺。雍正六年至十年,任职浙江布政使和河东副总河,为外官。雍正十年至十三年,管理两淮盐政,为内务府缺。高斌侄高晋,雍正

 (日)铃木真:《乾隆帝の后妃とその一族》,《史境》第52号,2006年3月,第39页。

 (清)钱陈群:《香树斋文集续钞》,《清代诗文集汇编》262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版,320页。

 (清)高斌:《固哉草亭集》,《清代诗文集汇编》273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版,第515页。

 《宫中档雍正朝奏折》第25辑,台北故宫博物院1978年版,第177页。

 张书才主编:《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29册,江苏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第456—457页。

 祁美琴:《清代内务府》,辽宁民族出版社2009年版,第84页。

 王锺翰:《清史续考》,台湾华世出版社1993年版,第343页。

 (清)昭梿:《啸亭续录》,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474页。

十年开始外任山东泗水县知县,此后一路升迁,官至文华殿大学士,礼部尚书。由此看“内府人员惟充本府差使”之例执行并不严格。乾隆十四年,高晋署两淮盐政,十五年,兼江宁织造,补内务府缺。可见抬旗后,高氏成员任官升转较为随意。

清制,“凡内外官之缺,有宗室缺,有满洲缺,有蒙古缺,有汉军缺,有内务府缺,有汉缺”。光绪以前,汉人不可占旗人缺,偶有充任者亦属特例,而旗人和宗室可占汉缺。高佳氏一族在抬旗后任官情况,可参见下表。

表1 高佳氏成员占满缺任官简表

官  职

任职人员

任  职


任职时间

协办大学士、大学士(衔)

高斌

协办大学士


乾隆10—12年

文渊阁大学士


乾隆12—13年

高晋

文华殿大学士


乾隆36—43年

书麟

协办大学士


嘉庆4—6年

六部尚书

高斌

吏部尚书


乾隆10—12年

高晋

礼部尚书


乾隆36—?年

书麟

吏部尚书


嘉庆6年

军机处行走、军机章京

高斌

军机处行走


乾隆10—?年

高杞

军机章京


乾隆37—?年

内务府总管

高斌



乾隆10—?年

高恒



乾隆30—?年

西宁



乾隆46—?年

广兴



嘉庆10—11年



嘉庆12—?

高杞



嘉庆18年

内大臣(衔)

高斌



乾隆20年

高晋



乾隆27—?年

(副)都统、领队大臣、办事大臣

高恒

正白旗汉军副都统


乾隆31—32年

正白旗满洲副都统


乾隆32—33年

书麟

西安副都统


乾隆36—41年

领队大臣


乾隆38—?年

正红旗汉军都统


嘉庆4年

伊桑阿

副都统衔


乾隆51—56年

哈密办事大臣


乾隆51—55年

正红旗汉军副都统


乾隆56—嘉庆?年

库车办事大臣


乾隆58年—嘉庆4年

广厚

正红旗汉军副都统

(署)

嘉庆年间

广兴

正红旗汉军副都统

(兼)

嘉庆9—?年

正蓝旗满洲副都统


嘉庆9—11年

 (光绪)《钦定大清会典》卷7《吏部》。

 杜家骥:《杜家骥讲清代制度》,天津古籍出版社2014年版,第86页。

        ③ 本表参考《清代职官年表》《清实录》《清史稿》《清史列传》《国朝耆献类征初编》等书编制。

官  职

任职人员

任  职

任职时间

(副)都统、领队大臣、办事大臣

高杞

镶红旗汉军副都统

嘉庆5—?年

镶白旗满洲副都统

嘉庆5—?年

正红旗蒙古副都统

嘉庆6—?年

喀什噶尔帮办大臣

嘉庆9—?年

乌鲁木齐领队大臣

嘉庆9—?年

叶尔羌办事大臣

嘉庆12—14年

热河都统

嘉庆18—?年

乌鲁木齐都统

嘉庆19—22年

将军

高晋

荆州将军(署)

乾隆33—?年

江宁将军(署)

乾隆37—?年

上表所列9人,二品以上任职28人次。高佳氏虽包衣出身,但抬旗使其具有“满洲”人身份,选官也多按满人出身,多占满缺。上表所列9人,均为高佳氏成员占满缺职任者,最高任职品级皆在二品以上,总共任职28人次,时间相当长。其显赫虽不能与同为因后妃抬旗的“佟半朝”家族相提并论,但在众多内务府家族中亦屈指可数。

高斌一家在院内生活百余年,深得皇帝信任和赏识。高斌之兄述明曾作为护军跟随康熙帝出征噶尔丹;高斌之弟高钰“年十九考选笔帖式引见,圣祖仁皇帝嘉之,命在粘竿处行走,出入扈从十三年”。而高斌、高晋、书麟等人为官几十年,皇帝对其赞赏有加,生前显赫,死后荣光。即使其家族已出包衣籍,但家族成员仍被派往“特殊用处”的职位,成为管理皇帝私家财物的成员和皇帝的“密探”。

乾隆帝曾称“各省盐政、织造、关差皆系内府世仆”,意指此三种职任多由内府人员充任。清皇室财政隶内务府,与掌管国家财政的户部不相统属,表面看二者各行其事,互不干涉,实则皇帝有意派遣内府人员充任盐政、织造、关差等职,以皇帝名义为皇室敛财,染指国家财政。高佳氏一族抬旗前后任盐政、织造、关差等职情况,参见下表。

表2 高佳氏成员出任盐政、织造、监督简况表

官  职

任职人员

任  职

任职时间

备  注

盐政

高斌

两淮盐政


雍正10—13年

兼署江宁织造龙江关税务、布政使

高恒

两淮盐政


乾隆22—29年


两淮盐政


乾隆29—?

上驷院卿兼署

长芦盐政

(署)

乾隆年间


西宁

河东盐政


乾隆?—16年


长芦盐政


乾隆35—46年


长芦盐政

(署)

乾隆47—?年


高诚

长芦盐政


乾隆28—?


伊桑阿

河东盐政


乾隆50—?年

山西巡抚兼管

 (清)高斌:《固哉草亭集》,《清代诗文集汇编》273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版,第550页。

 (美)史景迁:《曹寅与康熙———一个皇室宠臣的生涯揭秘》,上海远东出版社2005年版,第216页。

 《清高宗实录》卷1189,乾隆四十八年九月乙卯。

 本表参考《清代职官年表》《清实录》《清史稿》《清史列传》《国朝耆献类征初编》等书编制。

官  职

任职人员

任  职

任职时间

备  注

织造

高斌

苏州织造

雍正4—6年

兼理浒墅关税务

江宁织造

雍正10—?年

两淮盐政兼署

高恒

苏州织造

乾隆28—?年

两淮盐政兼署

高晋

江宁织造

乾隆15—?年


西宁

江宁织造

乾隆8—?年


基厚

江宁织造

乾隆40—43年


杭州织造

乾隆54—?年


税关

高恒

山海关监督

乾隆年间


淮安关监督

乾隆17—?年


张家口监督

乾隆20—?年


淮安关监督

乾隆21—?年


西宁

湖广荆关监督

乾隆?—8年


?兼管龙江关

乾隆8—?年


?兼管西新关

乾隆8—?年


南新关(兼)

乾隆23—35年


北新关(兼)

乾隆23—35年


天津钞关

乾隆35—46年


天津钞关(署)

乾隆47—?年


基厚

北新关监督

乾隆年间


南北新关监督

乾隆年间


南新关监督

乾隆年间


据上表,高佳氏成员出任盐政、织造、监督,除高斌在雍正十三年其家族抬旗之前任职外,其余族人任职都在抬旗以后。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现象。如前所述,织造与盐政和部分税关监督属内务府缺,高氏家族抬旗后,已脱离内务府包衣籍,但乾隆帝仍令其家族成员担任织造和盐政职务。上表所列高氏成员任职时间虽多不能确指,仍可大略看出,乾隆一朝,多有高氏成员继续担任上述三种要职。尤其高恒与西宁,大部分时间都在此三种职位上任官。由此可见,高氏虽已抬旗,但其家族与皇帝的关系不仅没有疏远,反而更加密切了。高氏成员亦“不辱使命”,为皇室聚财敛物,勤慎恭谨,敏于任事,忠于职守。终乾隆一朝,其家族尊显无比。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4103号-1京ICP备19034103号-2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40053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