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史研究 > 专题研究 > 经济
自诚公皮房账簿及其社会经济史价值
作者:徐俊嵩 责编:

来源:《清史研究》2012年01期  发布时间:2021-03-17  点击量:154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一、 引言

皮毛是内地与边疆贸易以及中俄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彼以皮来,我以茶往”,正是对明清以来皮毛贸易的生动概括。作为万里茶路上的两大对流商品之一,皮毛的地位丝毫不逊于茶叶。山西作为连接中原农耕文明和草原游牧文明的中间地带,拥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山西商人充分利用这一优势,自明清以来便是皮毛贸易的中坚力量。然而,既有的皮毛商人研究主要集中在西北回商及内务府商人,山西商人的研究除部分论著零星提及外,相关研究则稍显薄弱。a此外,既有研究中,多数成果所用资料仍是民国时期的调查报告、杂志、地方志和文史资料等,而这些资料数据出入较大,真伪难辨,致使研究越发纷杂不清。缺乏对皮毛商人自身留存的一手文献的利用,必然无法全面真实地揭示他们的面貌。

收藏于山西省图书馆的《自诚公皮房账簿》,共计 360 余册,起自清道光八年(1828),止于 1955 年,是迄今所见时间跨度最长,数量最大,内容最丰富,系统、完整且归户性较强的山西皮毛商人账簿。这批账簿的发现,为系统全面地认识山西皮毛商人提供了切实的依据。

二、自诚公皮房及其账簿

自诚公皮房账簿(以下简称自诚公账簿)主要包括交城、平遥和张兰镇三处自诚公的账簿,其中平遥号账簿最多。这批账簿是对自诚公皮房的生产、经营和管理活动全面、系统、连续的记载,完整地呈现了自诚公皮房一个多世纪的兴衰变迁。

自诚公账簿中最早的一册为《道光八年吉日立·自诚公记借贷老账》,从文献生成时间来看,自诚公设立的时间应不晚于道光八年。

a 相关研究主要有解光启:《晋商大军中的交城毛皮业》,《沧桑》1997 年第 6 期;赖慧敏:《清乾隆朝内务府的皮货买卖与京城时尚》,张国刚主编:《中国社会历史评论》第 5 辑,商务印书馆,2007 年;袁纣卫:《包头回族皮毛贸易(18791945)》,《回族研究》2007 年第 3 期;袁纣卫:《回商与晋商的比较研究——1833-1954 年包头皮毛行业案例分析》,《回族研究》2009 年第 1 期。

自诚公的创立者为交城县梁家庄村人阎际昌,皮房最初设于梁家庄村。在皮房存续的百余年间,阎际昌祖孙三代接连出任经理,总管各项业务。就账簿所见,阎际昌为皮房首任经理,主要活跃在同光年间;第二任经理阎士相为阎际昌长子,在民国初期至中期任皮房经理;最后一任经理阎瑷为阎际昌长孙,在民国中期出任经理直至公私合营后皮房被收归国有。

交城县的皮毛业早在明末清初时已初具规模;乾嘉以降,经营皮毛者愈众,当时的交城县,

“商则贸迁异域,工则习于皮革”,a可见从事皮毛业者人数已不少。逮至晚清和民国初年,交城皮毛业发展至鼎盛,时有“东方皮都”之称。民国八年(1919)时,交城县有皮坊 120 多家、皮店 16 家,固定工及临时工共计万余人,而当时交城县的总人口仅有 105994 人,皮毛从业者大致占到全县人口的 9.4%。b晚清交城县皮毛从业人数虽然没有明确记载,但应该与民国八年时相差不大。

在皮房林立的交城县,自诚公属于资本和规模都相对有限的中小皮房,经营业务也并不理想。据账簿记载:自诚公在同治年间的原本钱为 3000 千文,股东除包括阎秉聪、阎秉睿、阎秉善、阎际昌、阎际康、阎际熙组成的阎家六股外,还有庆余堂、百忍堂、务本堂和三义堂。由于皮房经营效益欠佳,连年折损,以致阎家六股之一的阎秉善最终在同治十年(1871)退出皮房,并抽出身股余利钱 240 千 240 文。为了增加股本,自诚公又先后吸收了积诚公、积诚恒、万诚公、天诚公、三和盛等 5 家商号共计 1250 千文的本金。c

为了求得更好的发展,自诚公在同治年间将主要业务迁至平遥县。之所以选择平遥,除了自诚公在交城县的众多同类产业竞争中无丝毫优势外,更重要的是平遥便利的交通与广阔消费市场的吸引。明清时期,平遥已成为山西中部和南部重要的商品流通枢纽;加上平遥城中富商大贾云集,客观上也为自诚公提供了一个较大的消费市场。

然而光绪初年的“丁戊奇荒”,无疑使原本就经营维艰的自诚公更是雪上加霜。“丁戊奇荒” 除了造成山西人口的锐减外,给工商业和手工业也带来了沉重的打击,自诚公也不例外。光绪元年分(1875)年底盘点时,皮房尚净存实在钱 3541 千 555 文。此后的数年中,皮房连年亏欠,债台高筑。光绪二年分年终盘点时,皮房净外亏钱 681 千 303 文;光绪三年分,皮房净亏本钱 48 千 788 文;光绪四年分,皮房净亏本钱 244 千 773 文。d大灾经年,随之而来的亏损连年,使得皮房人心惶惶,股权再次发生变动。最终,三义堂抽股退出,幸而其所持股份全部由务本堂承接。彼时为了推接股份,务本堂等与三义堂还特意立接推约为证。兹将接推约直录如下:

当日同中人说合,与庆余堂钱一十五千文。至五年九月十五日,自诚公生意有利有害,与三义堂毫不相干。当日立庆余堂、百忍堂、务本堂、立三义堂中人说合,情愿接与务本堂承受,各执接推约为据。

至九月十五日,顶身力众掌柜元年十一月起至五年九月十五日共应支钱,不俱(惧)多少,一笔勾消(销)。日后生意利害,与身力、堂名毫无干涉,自诚公该外、外该,同中人接与务本堂。

各立约为证。e

务本堂承接三义堂股份后,自诚公又先后于光绪五年、六年向务本堂、兴隆堂借钱 456 千 632 文。然而灾荒余威犹存,光绪五、六两年皮房的经营状况仍旧不佳,分别欠下了 135 千 64 文、99 千 530 文的外债。光绪七年以后,随着灾后山西社会经济的渐次恢复与发展,皮房经营状况才有所好转并渐趋稳定,开始盈利。

a      光绪《交城县志》卷 6《赋役》,《中国方志丛书·华北地方·第三九八号》,成文出版社,1976 年,第 345 页。

b     田瑞:《近代晋商交城志》,政协交城县委员会,2005 年,第 7 页;《山西省第三次人口统计·民国九年分》,殷梦霞、田奇选编:《民国人口户籍史料汇编》第 8 册,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09 年,第 24 页。

c      《同治四年闰四月立·复诚公清抄宝账》,山西省图书馆藏。此账封皮题名虽为复诚公,但内容基本都是自诚公。

d     《同治四年闰四月立·复诚公清抄宝账》,山西省图书馆藏。

e      《同治七年闰四月立·复诚公清抄宝账》,山西省图书馆藏。接推约中小字为批注。

三、账簿的性质、形制及主要内容

自诚公账簿主要年代分布及收藏情况见表 1。

1 自诚公皮房账簿保存数量及分布情况

时期


保存册数

备注

道光朝(1820-1850

5


最早的账簿为 1828  

咸丰朝(1850-1861

2



同治朝(1861-1875

3



光绪朝(1875-1908

158


缺元、四、六年

宣统朝(1909-1911

9



中华民国(1912-1943

178


缺二十一、二十七、三十年

解放初(1950-1955

4


19511953  

光绪——民国时期

若干


银折、清单、盘单、发货单等

共计

360 余册


无题名者 20  

注:1. 有数册账簿的题名虽非自诚公,但与自诚公有密切的业务往来,且与自诚公账簿同属一个归户系统,也归入自诚公账簿系列。部分无题名账簿,可据其内容确认归属时代。

2. 宣统四年及以后的账簿皆归入民国年间账簿。

据表 1 可知,自诚公账簿前后历时 120 余年,共 360 余册(含无题名者 20 册),其中清代部分 177 册,民国部分 182 册,1949 年以后的 4 册;银折、清单、盘单、发货单等若干。此外,部分账簿中还夹有收货单、借据、契约等。

清代自诚公账簿中,仅光绪朝就有 158 册,占总数的 89. 3%。光绪朝除光绪元年、四年、六年的账簿缺失外,其他年分都有账簿留存,平均每年留存的账簿多达 5 册。

以下,笔者主要从账簿的性质、形制及主要内容出发,对自诚公账簿作一简要论述。

1. 账簿的性质

作为民间文献,文献的生产者、使用者和收藏者都是必须加以考察的对象,也是更好地研究和利用文献的必要前提。自诚公账簿的生产者即自诚公皮房的三任经理阎际昌、阎士相和阎瑷。就账簿来看,阎氏祖孙三人皆以皮为生业,既是自诚公皮房的经理,也是深谙皮毛鞣制的技工。

作为商业账簿,自诚公账簿既是对自身业务的记录,也是与其他商家商号债权、债务关系的凭证。因此,自诚公账簿的使用者既包括股东,也包括与其有业务往来的商家商号。

自诚公账簿自产生后,一直由阎氏家族收藏。“文革”期间,阎士相之妻荣玉兰为了保护账簿不被焚毁,将其从平遥运回交城老家,才使之幸免于难。1989 年,前交城县史志办主任田瑞从荣玉兰手中购得这批账簿。1996 年,田瑞又将这批账簿无偿捐赠给山西省图书馆。a此后,账簿一直收藏于山西省图书馆。尽管自诚公账簿几度易主,现为省级图书馆收藏,但我们仍可将其归入家族商业文献和行业文献的范畴。

2. 账簿的形制

自诚公账簿除少数封皮或尾页残破外,大都品相良好。账簿多用棉纸线装,封皮或为棉纸,或为皮纸,以棉纸居多。从同治七年到光绪六年(1868-1880),皮房的盘点清单中,每年所用账纸钱可达 100 千文,而皮房这段时期的原本钱也仅有 3000 千文。一年的账纸费用如此之

a 田瑞访谈录,访谈时间为 2019 5 12 日。

高,除了业务繁多,生成的账簿众多外,皮房出于对账簿的重视,而采买优质账纸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从账簿形制来看,封皮的中部皆红纸墨书立账时间,如“光绪某年新正月吉立”;封皮左侧一般会标明字号名称及账簿种类,如“自诚公记支使人工账”,有时为了区别各号也会刻意加上地名,如“平邑自诚公西南路走账”。总之,账簿的封皮一般都会标明立账年月、字号名、账簿属性等要素,如“光绪十五年新正立·自诚公卖货总账”。当然,部分账簿的封皮有残破或缺失的情况,但根据账簿的具体内容仍可判断出该账簿所立时间及归属类别。

自诚公账簿的书写形式较为统一,所用纸张多为空白棉纸,部分账簿采用统一印制的腰格斗方账和腰格通天条账。以支使账为例,其书写方式一般先用较大字体书写股东或伙友姓名,即首立户头;再采用上“收”下“取”的垂直型账户格式记录股东及伙友的具体收支情况。当一个户头记录完后,每个户头后都会有面挽部分,即对该户头的账目进行汇总。账簿中,收入都用“收”(或“入”)表示,支出都用“取”(或“出”)表示。每笔收支除详载何月何日收支时银钱多少外,还会以小字旁批的方式附载用钱事由及商品单价等内容。

就记账方法来看,自诚公账簿所采用的主要还是我国传统的存该记账(结册),即前半部分为该外(欠),后半部分为外该(存)。作为龙门账的两大部分,进缴清单是商号的利润表,存该清单是资产负债表。不过就清单本身来看,虽然具备了龙门账的一部分,但仍不能将其归为龙门账的范畴。如光绪三十四年,自诚公该外 4 宗,共计该外钱 4731 千 533 文,净存资产 6628 千 966 文,当年的余利钱 1897 千 433 文正是两者相减的结果。a

3. 账簿的内容

自诚公账簿的主体部分主要是各类商业账簿,包括出入流水账、定皮账、加工账、脚账、来往账、借贷账、买货账、卖货账、肉房账、屡年账、清抄宝账、万金账、收皮账、银钱账、暂计账、支使账、杂计账、熟皮账、日存账、走账等,此外尚有一些借约、发货单、点货单、清单、银折簿等。具体参见表 2。

2 自诚公皮房账簿分类表

账簿类型

册数

账簿类型

册数

账簿类型

册数

卖货账

82

熟皮账

8

走账

19

银钱账

48

借贷账

8

买货账

14

收皮账

42

来往账

7

暂计账

10

支使账

25

定皮账

4

杂计账

9

流水账

24

脚账

3

起皮账

2

肉坊账

20

清抄宝账

2

下活账

2

收货账

19

日存账

2

羊皮加工账

2

万金账

1

浮记账

1

准记底账

1

由于自诚公皮房业务颇为繁杂,账簿也因之种类繁多。如表 2 所示,自诚公账簿涉及的账簿种类共计 24 类,大体上又可分为以下三种:

流水账:流水账也叫日行流水,因是逐日记载,故而内容最为丰富。按照具体业务的差异,流水账又分为银钱出入流水、起货出入流水、买皮出入流水等。其中,银钱出入流水主要记录银钱收支情况,如某日收入或支出银钱多少。起货流水专记买卖货物及皮毛的收支银钱情况,买皮流水则记录买皮张数及所费银钱数额。

a 《光绪二十三年新正初四日立·自诚公清抄宝账》,题目系笔者自拟,山西省图书馆藏。

细户账:细户账多由流水账转记而来,目的是为了结算、检查账目时更便捷。细户账按流水账的各个抬头分别设置登记,如银钱账专由银钱流水移入,收货账、收皮账专由流水账中关于收货、收皮项汇集而来。账簿中较常见的是在批注中说明“移”至某账或“抄”自某账,有时会加盖“移”、“抄”的戳记。在自诚公账簿中,属于细户账的主要有银钱账、借贷账、买货账、卖货账、收皮账、定皮账、肉坊账等。以借贷账为例,该账专记各类借贷事宜,包括某年某月某人某号借银钱多少,何时归还多少,利息几何等,一一登载在账。总之,无论何项细户账,多是由相应的流水账转记而成。

以上两种是主要账簿,此外还有各类补助账,包括暂计账、浮记账、日存账、脚账、万金账、支使账、清抄宝账等。暂计账与浮记账都是不记入流水的临时账目,与水牌的功能相近,目的都是为节省时间,提高工作效率。日存账也是主要按日记录活期存款情况,脚账则主要记录车马拉人驮货的次数、重量以及所付脚钱等事项。万金账主要包括三部分内容:首先是商号创设时订立契约的主要内容,包括设立原因,各人所占银股及身股比例以及号规等;其次以银股和身股为单位分设账户,记录各账期的经营绩效及利润分红情况;最后是各伙友身股的增减、股权变动下银股的相应变化情况以及部分持股者殁后的分红情况等。a支使账主要记载股东及伙友的工资、预支银钱、工作时间等内容,等到账期分红时再结合支使账进行统一结算。清抄宝账是汇总历年清单的账簿。清单是皮房年终呈报给股东的总结报告,即皮房的会计报告。清单一般包括外该、该外以及盈亏三大项,有的清单还会有利润分配项。股东一拿到清单,就可以对该年的经营状况一目了然,洞若明火。

总之,自诚公账簿种类繁多,各种账簿记载的内容也会有所出入,造成部分账簿可以同时归入两类或多类账簿中。如何对账簿进行准确的归类,是研究中无法回避的问题。除了对各类账簿的内容做到心中有数,还需要从整体着手,综合把握,将其归入最合适的类别中。

四、账簿的社会经济史价值

近年来,新文献的陆续发现和公布,极大地推动了社会经济史研究。利用这些文献,学界不但发表了大量新成果,而且进一步深化和细化了相关研究。如《徽州文书》和《清水江文书》的发现和利用,极大地促进了社会经济史的研究;而《巴县档案》和《南部档案》的发现和利用,无论对社会经济史,还是对法制史研究,都有着积极的促进作用。

自诚公账簿无疑正是此类新文献。这批账簿的发现和利用,势必会对清代及民国时期山西区域社会经济史研究,山西商人的商业网络,城乡金融体系,商人、商业、家族在不同社会环境下的发展演变,皮毛商人及皮工群体的收入、消费和日常生活等问题的研究有促进作用。尤其对于近代中小字号的研究更具有重要学术价值,可以作为官方文献和其他文献的有益补充。

历史上,知名大商号毕竟属于少数,中小字号才是主流。但是,学界的关注点多在大商号,而由于文献的制约,忽略了中小商号。自诚公账簿的发现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弥补这些缺陷。某种意义上来说,作为中小字号的自诚公,较之一些知名大商号更具代表性。借由百余年的商业账簿,我们可将自诚公视作近代中国皮毛业或手工业的一个代表,从而对其产生、发展、衰落的脉络与轨迹,以及生产、经营和管理活动进行长时段的考察。

在自诚公账簿中,账簿与清单、银折簿之间都有着较强的内部逻辑关系。以清单为例,年总清单除了呈交给各股东验视外,皮房还会专门将历年的清单誊抄汇总成清抄宝账。自诚公账簿中共有两册清抄宝账,共 47 年的年总清单,时间跨度从同治七年至民国三年(1868-1914)。

a 李锦彰:《晋商老账》,中华书局,2012 年,第 7-8 页。

这些清单不但包括皮房的本金、该外、外该、存货等内容,而且对皮房的股权、盈利、分红也有详细的记录。以下,笔者仅从一份清代清单出发,尝试揭示自诚公的经营管理实况。为了便于了解清单全貌,现将清单内容完整抄录如下:大清宣统元年新正月初四日开账鸿喜

1. 一宗原本钱 1600 千文;

2. 一宗银钱账该外钱 1290 千文;

3. 一宗阎永富护身钱该外钱 80 千文;

4. 一宗李守银护身钱该外钱 45 千文;

5. 一宗众伙计支使账该外钱 30 千文。

以上五大宗护身、原本、银钱、支使账该外钱 3045 千文。

6. 一宗存熟股皮 2 张,共合钱 2 千文;7. 一宗存白板股皮 865 张,400(文),合钱 346 千文;

8. 一宗存白板前截皮 41 张,300(文),合钱 12 千 300 文;

9. 一宗存硝前截皮 78 张,300(文),合钱 23 千 400 文;

10. 一宗存成黑皮 60 张,500(文),合钱 30 千文;

11. 一宗存拔湾皮 1640 付,20(文),合钱 32 千 800 文;

12. 一宗存黑碎皮 100 斤,50(文),合钱 5 千文;

13. 一宗存骡马皮 42 张,700(文),合钱 29 千 400 文;

14. 一宗存驴皮 57 张,300(文),合钱 17 千 100 文; 

15. 一宗存干牛皮 129 张,1500(文),合钱 193 千 500 文;

16. 一宗存胎湿牛皮 35 张,1500(文),合钱 52 千 500 文;

17. 一宗存条胶、方胶 1 500 斤,100(文),合钱 150 千文;

18. 一宗存黑白面水胶 1300 斤,50(文),合钱 65 千文;

19. 一宗存心儿皮 21 块,共合钱 1 千文;

20. 一宗存茭禳子,作钱 30 千文;

21. 一宗存茭棍,作钱 10 千文;

22. 一宗存皮硝 10 石,150(文),合钱 15 千文;

23. 一宗存硬硝 2 千斤,共合钱 10 千文;

24. 一宗存白箱皮 1 250 张,70(文),合钱87 千 500 文;

25. 一宗存口箱皮 70 张,100(文),合钱 7 千文;

26. 一宗存白羔皮 156 张,100(文),合钱 15 千 600 文;

27. 一宗存黑羔皮 78 张, 50(文),合钱 3 千 900 文;

28. 一宗存站羊皮 600 张,250(文),合钱 150 千文;

29. 一宗存年白皮 1537 张,150(文),合钱 230 千零 550 文;

30. 一宗存黑羊皮 620 张,200(文),合钱 124 千文;

31. 一宗存狐狸皮 11 张,1000(文),合钱11 千文;

32. 一宗存狗皮 20 张,共合钱 1 千文;

33. 一宗存毛边皮 3 斤,共合钱 300 文;

34. 一宗存红面牛皮底 38 张,3 000(文),合钱 114 千文;

35. 一宗存黑面底皮 1 张,共合钱 1 千文;

36. 一宗存胶毛 1 千斤,共合钱 5 千文;

37. 一宗存驴毛 300 斤,共合钱 3 千文;

38. 一宗存马宗[ 鬃 ]5 斤,共合钱 500 文;

39. 一宗存灰牛毛 400 斤,共合钱 4 千文;

40. 一宗存驼皮 1 张,作钱千文;

41. 一宗存牛胶皮 100 斤,30(文),合钱 3 千文;

42. 一宗存鹅全胶皮 300 斤,50(文),合钱 15 千文;

43. 一宗存熟皮条 400 斤,30(文),合钱 12 千文;

44. 一宗存二查胶毛 200 斤,共合钱 2 千文;

45. 一宗存稠浮油 300 斤,30(文),合钱 9 千文;

46. 一宗存猪油 200 斤,50(文),合钱 10 千文;

47. 一宗存黑烟梅 [ 煤 ]20 斤,作钱 1 千文;

48. 一宗存五寸底皮 34 块,30(文),合钱 1 020 文;

49. 一宗存羊胶皮 1 千斤,20(文),合钱 20 千文;

50. 一宗存马尾 5 个,共合钱500 文;

51. 一宗存生牛胶皮 600 斤,50(文),合钱 30 千文;

52. 一宗存肉查 [ 渣 ] 胶皮 100 斤,30(文),合钱 3 千文;

53. 一宗存猫儿皮 13 张,作钱 1 千文;

54. 一宗存熟牛胶皮 2 千斤,30(文),合钱 60 千文;

55. 一宗存真鞋条 25 把,200(文),合钱 5 千文;

56. 一宗存黑羊皮 43 张, 200(文),合钱 8 千 600 文;

57. 一宗存张兰白羊皮 119 张,150(文),合钱 17 千 850 文;

58. 一宗存白二股条 2 斤,作钱 1500 文;

59. 一宗存豹皮 1 张,作钱 5 千文;

60. 一宗存红面马前截

(皮)8 张,作钱 4 千文;

61. 一宗存皮羢 100 斤,作钱 5 千文。

以上五十六宗共合实存货钱 2 千吊文。

62. 一宗交城账外该钱 2020 千文;

63. 一宗银钱、卖货账外该钱 909 千文;

64. 一宗西南路、东北路、暂计账外该钱 180 千(文),按 5 扣,合钱 90 千文;

65. 一宗张兰、本号肉坊账外该钱 200 千(文),按 5 扣,合钱 100 千文;

66. 一宗四乡、本城、肉坊账外该钱 560 千(文),按 5 扣,合钱 280 千文;

67. 一宗累年账外该钱 1 吊文;

68. 一宗四行傢倨,作钱 150 千文;

69. 一宗现存钱 892 千 851 文;

70. 一宗现存银 745 两 7(钱)5(分),按 1000(文),合钱 745 千 750 文;

71. 一宗阎记三年共支钱 623 千零 44 文;

72. 一宗张记三年共支钱 147 千 624 文;

73. 一宗阎永富三年共支钱 344 千零 59 文;

74. 一宗李守银三年共支钱 262 千 789 文;

75. 一宗吴振元三年共支钱 175 千 364 文。

以上十五宗,一应支使、现存、银钱、买卖、暂计、肉坊、傢倨、实存货钱8 741千481文,提清原本该外钱 3045 千(文)。

76. 蒙天赐获利钱,三年共合余利钱 5696 千 481 文;

77. 五月十八日下账,每股应开钱1100 千文;

78. 务本堂应开钱 1100 千(文);

79. 闫 [ 阎 ] 际昌应开钱 550 千(文);

80. 闫 [ 阎 ] 永富应开钱 1100 千(文);

81. 昌发堂应开钱 1100 千(文);

82. 张朋 [ 鹏 ] 举应开钱 550 千(文);

83.李守银应开钱 770 千(文)。

84. 吴振元应开钱 440 千(文)。以上俸股 5 个 1 厘,应开钱 5610 千(文)。

85. 下余钱 86 千 410(文),卜 [ 拨 ] 众伙喜钱。以上俸股 5 个 1 厘,应开钱 5610 千(文)。

85. 下余钱 86 千 410(文),卜 [ 拨 ] 众伙喜钱。a

之所以选择这份清单,原因有二:首先,宣统元年(1909)皮房的经营状况较好,当年盈利 2447 千 515 文,仅次于宣统二年的 2541 千 623 文;其次,光绪三十三年至宣统元年(19071909)为一个账期,也是清代自诚公盈利最佳的一个账期,因此该清单不仅有账期盈利情况,更包含了当时的股权及分红信息。严格来说,该清单其实是这一账期的会计报告。

这份清单共四部分:一、该外项,即资产负债情况,包括 1-5 宗,共计负债 3045 千文;二、外该项,即资产情况,包括 6-75 宗,共计 8741 千 481 文;三、盈亏项,即外该与该外两项之差,共计 5696 千 481 文;四、利润分配项,包括账期的分红以及扣除分红后的剩余资金再分配情况。

通过这份清单,我们可以对宣统元年自诚公的经营管理情况有如下了解:

企业绩效:宣统元年原本金为 1600 千文,当年盈利 2447 千 515 文,盈利约是本金的 1.5 倍。

护本情况:护本即护身钱,是经理及顶身股伙计在账期时,从分红中提留一部分存入皮房的资金。护本不参与分红,可得利息,但不能随意抽取。护本的设立,主要是为了保证资本安全,提高资本信用度。本清单中,阎永富与李守银二人共投入护本 125 千文。

疲账处理:由于外该款存在收不回来或无法尽数收回的可能,为了如实反映皮房经营损益,皮房在编制清单时,需要通过“打厚成”的方法将疲账扣除。在 64-66 的三宗外该项中,原本940 千文的外该钱就通过打五折的形式来撇除疲账,从而仅以 470 千文计入资产项。

股权及分红情况:本账期中,自诚公共有 5.1 股,其中务本堂和昌发堂各占银股 1 股,阎永富、李守银、阎际昌、张鹏举和吴振元分别顶身股 1 股、0.7 股、0.5 股、0.5 股和 0.4 股。分红时,银股与身股平均分配,所以务本堂、昌发堂与阎永富各得分红 1100 千文;李守银得分红 770 千文;阎际昌与张鹏举各得分红 550 千文;吴振元得分红 440 千文。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充分调动员工积极性,皮房将分红剩余的 86 千 410 文钱作为喜钱,分配给皮房的员工,这对于未顶身股的其他员工来说,无疑是一种额外的激励。

目前国内已发现的商业账簿多为盐、布、粮、典当、五金、杂货等行业,尚无皮毛业账簿的出现,毋庸说大部头的皮毛业账簿。自诚公账簿的发现极大地丰富了我国商业账簿遗产的类型,具有重要的文献价值和意义。

a 《光绪二十三年新正初四日立·自诚公清抄宝账》,题名        系笔者自拟,山西省图书馆藏。为便于阅读,笔者对清单作了以下处理:每行前添加阿拉伯数字以示区分;与数字相关的内容,无论是汉字还是苏州码,都直接转录成阿拉伯数字;错字或俗字,用[]中加文字标明;缺失的文字,用()加文字标明。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4103号-1京ICP备19034103号-2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40053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